星雲大師《我怎樣走向世界》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星雲法師 演講地點:揚州講壇 發佈時間:2011-11-17 16:32:16 简体字 

各位鄉親,各位父老兄弟姐妹,大家好。

我是揚州人。

過去幾十年來,我也有幾十次回家的經歷,盡管有時候,頗盡周折。

以前,「揚州三把刀」走遍天下,如今也有一個和尚,在鑒真大師之後,也在世界上走動。今天,我來到鑒真大師的地方,也是我的故鄉。鑒真大師在日本,被尊為「文化之父」,日本的服裝、字體、建築,很多文化都是鑒真大師傳過去的,他所弘揚的,也是揚州的文化。在他面前,我只是小卒,也在世界各地,想把揚州人的精神繼鑒真大師之後傳播開來,算是傚彷先賢。

今天,我要講的,就是我如何走向世界的。

童年:忍耐力、勞動心、慈悲心

我出生在江都仙女廟後的一個貧苦家庭,84年前,我出生;72年前,我在南京出家;60年前,我到了台灣,並從台灣走向了世界。

我人生的第一階段在揚州,是喝著長江水長大的。雖然家庭很貧苦,但是父母培養了我很好的性格,讓我和一般的兒童有所不同,那就是有忍耐力、勞動心、慈悲懷。

我在七八歲的時候,家裡沒有錢讓我念書,我就在家幫著做事。每天看到父母為了家庭的負擔愁眉苦臉,我就想為他們分擔。但是年幼的我,又能做什麼呢?每天清晨,天矇矇亮的時候,我就出門撿狗屎,堆積起來,賣幾塊錢。一天晚上,我看到牧童回家,牛將糞便拉到路邊,我也去撿起來,用草灰、水和起來,貼在牆上。賣到的錢,父母就讓我去念書。那時候沒有學校,只有私塾,私塾先生要4塊錢,才能讓我進去讀書。在家的時候,我也幫忙做家務,讓父母很是感動,比如倒鍋灶裡堆積的灰,有時候反而撒了一地,但是沒有關係,父母總是很高興,因為我很勤勞。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慢慢成長。

我算是一個一生勤勞的人,我今年84歲了,沒有禮拜天,沒有過年的假期,別人假期的時候,我反而更忙碌。以前在寺院的時候,我很喜歡燒飯,揚州的飯菜世界聞名,我就想把揚州的飯菜推廣到全世界去。

一江春水向東流,我出家外出。幾十年後,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回鄉,回到揚州。有人問我到哪裡去,我說是揚州。當然也有中國台灣、美國、澳洲。我在台灣住了60多年,他們還把我當是外省人。我從台灣來到揚州,也有人說我是台灣來的和尚。其實,台灣是中國的,我們都是中國人。現在世界上有很多中國人,徧佈全球,到處都是中國人。有陽光的地方就有中國人,有海水的地方就有中國人。而我們,又都是地球人。

出家:不忘初心、不請自有、不念舊惡、不變隨緣

出家這一條路不是好走的,和尚不是好當的。我當時年紀還小,12歲的小孩,整天在20多歲的孩子中,受到愛護,也沒少受欺負。在這段經歷中,我用四句話來概括:不忘初心、不請自有、不念舊惡、不變隨緣。

不忘初心

初心是每個人最初想要做的事情,夫妻相處要記住最初的愛情,朋友相處要記住最初的信服。記者、商人、工人、農民,無論你從事什麼職業,都不要忘記你最初的興趣。我當初做了和尚,開始是因為貧苦。

記得我去受戒的時候,師父問我,為什麼要來受戒,是自己要來的,還是師父叫你來的。我就說是自己要來的,結果被打了,被打得天旋地轉的,師父說,沒有得到老師的同意就來受戒,好大的膽子。後來換了一個師父,又問同樣的問題,我就說師父讓我來的。結果又被打,師父說沒有出息,如果師父不讓來就不來了?想想也對。再來一個師父,又問時,我就回答,師父讓來的,我自己也想來。結果還是一頓打,說我「調皮調皮」。

還有一個師父,問我殺過生沒有,殺生是很嚴重的罪過,我回答說沒有。師父就打我,說一隻螞蟻、一隻蚊子都沒有殺過嗎?後來又一個師父問,我就說殺過,又被打,因為殺生是罪過啊。到了最後,再有師父問,我就說你想打就打吧。

師父這樣,就是以無理對有理,我們喜歡講理,凡事都要講理,這不是很好的習慣,對長輩,自己在犯過錯的時候還要講道理,這就是無理了。師父只有打我的道理,把我的道理打得沒有。這樣一來,我就要帶著慚愧認錯的心與人交往,我出了師門,來到世間,就覺得到處都是公平,到處都是和平,這是一個多麼溫暖的世界啊。

人與人相處,要為對方服務,必須還要心甘情願。交朋友要心甘情願,念書要心甘情願,夫妻結婚要心甘情願,生兒育女要心甘情願………人生還有什麼不好呢?一切都是難遭難遇的。丈夫覺得妻子不夠溫柔體貼,想像當初戀愛的時候,就會覺得不容易了。兒女不聽話,就會想當初為何要生下他們,就會更愛他們了。

不請自有

現在在社會上,經常有人埋怨,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沒有請我幫忙?總是以我為中心。其實在社會上,只要是好事、美事、有功德的事情、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都要做。這些事情,不請自然也就來了。

正如大家今天來看我,也是不請自來,讓人覺得非常美好。

不念舊惡

人與人在一起,難免有些衝突。特別是家人和朋友之間,好事容易忘記,壞事卻難以忘記。當初我也是這樣的性格,我去借別人的錢,時間一長就會忘記了。而我借給別人的錢,天天都記著。當時的我,就不好,總想著自己的利益,不考慮別人。

不念舊惡,就是過去的壞事就讓它過去吧,不要再計較了,人只有把舊惡放下,心裡才會坦蕩蕩。

不變隨緣

在棲霞寺的時候,我整天誦經詠佛,勞苦工作,沒出過山門,也不與人講話。我就想,一生就會這樣下去嗎?我長大以後,總要出門的,總要和社會交往,那時該怎麼辦?總不能見著人就念經打坐吧。

於是,我學會了不變隨緣,這句話,可以成為大家的座右銘,遇到什麼樣的事情,就兩個字:隨緣。世界不是只有你一個人,要學會尊重人權,尊重大眾,隨緣一點。開課晚了五分鐘,開飯遲了十分鐘,有什麼關係呢?不要太計較。並非一就是一,二就是二這樣較真。

孔子有個弟子顏回,有次路過布店,看到店主和顧客正在爭吵。原因是顧客買布,一尺3塊錢,他買了8尺。店主就是三八二十四塊,但這名顧客偏偏說三八二十三塊。顏回看不下去了,就說三八二十四塊。這個顧客很生氣,就說關你什麼事,偏要你來摻合。顏回就說自己是孔子的學生。顧客就要和顏回打賭,說到底是二十三還是二十四。倘若自己輸了,就輸掉頸上人頭。如果是顏回輸了呢?顏回就說輸掉自己的帽子。於是兩人來到孔子面前,孔子聽完後,就對顏回說,你輸了,還是把帽子給人家吧。顏回很聽孔子的話,輸掉了帽子,但內心非常委屈,心想孔子是明理的人,怎麼會不知道三八二十四的道理呢?到了晚上,他再次求問孔子。孔子就說,是人頭重要還是帽子重要?顏回自然就明白了。所以說,事有輕重。

我23歲那年,以救護的名義來到台灣,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盡管沒有淪落到做乞丐,但也經常餓到發抖。我有幾十年的糖尿病,家族並沒有遺傳,現在醫生也沒法找出病因。後來我自己感覺,糖尿病是餓出來的,胰島素被餓壞了,當然,這並沒有醫學證明。

走向世界:以退為進、以眾為我、以無為有、以空為樂

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一無所有地來到台灣,卻辦起了佛光山,還在世界各地辦學。仔細想一想,其實就是結緣。我以佛光山為基點,把佛教文化帶向全世界,在這個過程中,也有四句話,那就是以退為進、以眾為我、以無為有、以空為樂。

以退為進

人生往前的世界很大,但是只有半個世界,前面的門很窄,很多人都碰得頭破血流。其實,後面還有半個世界,卻沒有人注意得到,所以說「回頭是岸」。

我開始到台北的時候,整天叫我去開會,去吃飯,不去就是看不起對方,每天都是這樣過的。我想不對,這和我原先的理念不對,我就來到了南邊的高雄,這下沒有人找我開會、吃飯了。所以我可以安心教學,創辦佛光山。台北的天氣經常是陰雨連綿,而高雄則是陽光普照,幾萬人的集會都在這裡,天時、地利、人和,這就是以退為進。

曾經有首詩歌描寫農夫的,詩是這樣寫的:「手把青秧插野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六根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一味往前,可能會鼻青眼腫。有時候,退後也是向前。

以眾為我

每個人都有父母,還有同學、同道、同友,我們要常想,別人的也是我的,我的也是別人的,我和別人都是一樣的。遇到事情的時候,多換位思考一下,你還有什麼不能釋懷的呢?

到現在為止,我沒有一張桌子,沒有一處房產。佛光山不是我的,是大眾的。大眾有了,我也有了,我就很高興。在佛光山,我也不懂管理,但是看下來,我是實行了社會主義了。

很多人都說,我有很多徒眾。我說我沒有一個徒眾,他們都是同學、朋友,三分師徒,七分道友,都是有緣人,他們比我了不起。

以無為有

無是沒有,實際上比有更大更多。我最怕別人說我很有錢,很有能力,才能四處辦道場,這是對我最大的傷害,因為這些都不是我的。

曾經有個老和尚,在道觀的旁邊修了一個寺廟。道觀裡的道士不樂意,就呼風喚雨,撒豆成兵,但最終老和尚還是留下來了,道士們走光了。有人問老和尚,有什麼本領。老和尚就說了一個字:「無」。道士們會法術,有變化,所以有窮有盡。我不會法術,自然無窮無盡。

有和無之間,正如一張紙的正反兩面,「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無」真好,我沒有錢,就有人幫忙出錢;我沒有茶水,就有人給我倒上;我沒有麥克風,就有人借給我。

以空為樂

「空」也是一個很奇妙的字,鼻孔有了空間,人才能生存。沒有空間,就沒有存在。揚州是一個放在世界上都算一流的都市,道路寬廣,交通有則,還很注重傳統的建設。我回到家,就看到家鄉的變化,改頭換面了,有了空間,就有了大地,就有了成就一切的可能。

一江春水向東流,如今,我又流回來了。

世界旅行的「十年級」

人生如同一場戲,我到四處旅遊,看各個地方,我也把世界分成了「十年級」。

我幾十年居住在台灣,花個幾天時間,環島旅遊一下,這就是「一年級」。

「二年級」是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這些國家都不大,但是都很乾淨,而泰國更是佛教的勝地。

「三年級」是日本、韓國,這兩個國家也很值得觀光,因為有很多中華文化的脈絡,可以在日本、韓國找到,比如說早期的寺廟、建築等。

「四年級」是非洲,非洲的高速公路很好,但是是給野生動物們跑的,森林中的動物,河流中的魚兒,都在自由生長。

「五年級」是澳洲,我在澳洲吃飯的時候,會有鳥兒飛過來,把我手中的食物搶走。我在吃面包,鳥兒就飛到我的肩膀上,把面包啄走。我在睡覺的時候,袋鼠會扒在窗戶上,看我睡覺。我在海邊的時候,很大的魚也會游過來,對著我張嘴。人和大自然的和諧,在澳洲體現得很好。

「六年級」是美國、加拿大,美國很大,一個黃石公園,走幾天才能出來。美國還有很大的沙漠,就算是飛機飛幾個小時,也還沒飛出來。此外,美國很開放,全世界的青年學子都想到美國進修,所有的商人都想到美國投資。

「七年級」是歐洲,西方文化的發源地,法國人的浪漫,德國人的實事求是,包括對於人生的態度。現在歐洲國家組成歐盟,更加自由。

「八年級」是俄羅斯,莫斯科的道路非常寬廣,足足有16車道。冬宮博物館,逛一天都逛不完。現在在中國台北,建一棟大樓的地皮都很難找到。但是在俄羅斯,所有的建築都很大氣。

「九年級」是印度,未來的印度會很強大,因為印度人最了不起的是頭腦。盡管現在的印度並不先進,坐車七八個小時都找不到一個廁所。但是科技發展不可小視,印度有一所大學,每年有幾十萬人報考,最終只錄取5000人。畢業的時候,美國、日本的企業坐到學校裡,來搶這些畢業生。

「十年級」,當然是偉大的中國。中國不光是地大物博,景色秀麗。桂林山水、湖南張家界的鬼斧神工、四川九寨溝的人間仙境,都是豐富的遺產。

如今的中國,是一個和諧的國度。只有和諧和平,才能萬年長遠。21世紀,必定是中國人的世紀。未來的世界上,還有哪個國家能和偉大的中國相提並論呢?我看是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