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法師答念佛600問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佈時間:2015-8-10 18:14:22 简体字 

印光法師答念佛600問

卷一 淨土法門的緣起

第一章 阿彌陀佛與極樂世界

1、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含義是什麼?

南無,此翻恭敬,歸命頂禮等。阿彌陀佛,此翻無量壽,亦無量光。

南無阿彌陀佛,乃西方極樂世界教主之號。

汝何不知《阿彌陀經》云:「舍利弗,於汝意云何,彼佛何故號阿彌陀?舍利弗,彼佛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是故號為阿彌陀。又舍利弗,彼佛壽命,及其人民,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故名阿彌陀。」此是釋迦佛所說。

南無阿彌陀佛六字,通是梵語。南無(音na mo),亦作有曩謨者,經中通作南無。此翻恭敬,歸命頂禮等。此二字,乃直示恭敬歸依之意。阿彌陀佛,此翻無量壽,亦翻無量光。謂此佛之壽命光明悉皆無量。(《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三第20頁 復應脫大師書三)

2、阿彌陀佛有什麼大願?

阿彌陀佛有四十八願,願願度生。不但上善稱名,可以嚮往,即五逆十惡,發露懺悔,無論一念十念,佛亦必攝受之。

阿彌陀佛,大慈大悲,有四十八願,願願度生。不但上善稱名,可以嚮往,即五逆十惡,苟能起大慚愧,發露懺悔,無論一念十念,佛亦必攝受之。時雨潤物,萬物無不沾益。大海納川,百川悉足匯歸。萬修萬去,的實非謬。(《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十一第1731頁 上海法藏寺念佛開示)

四十八願度眾生,逆惡歸心也來迎。

非是混濫無簡擇,憐彼是佛尚未成。

(《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一第850頁 阿彌陀佛像讚)

3、阿彌陀佛第十八願如何攝受眾生往生?

阿彌陀佛有大勢力,誓願度生。其中第十八願說:「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阿彌陀佛於往劫中,發四十八願,度脫眾生。有一願雲,若有眾生聞我名號,求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阿彌陀佛誓願度生,若眾生不求接引,佛亦無可奈何。倘志心稱名,誓求出離娑婆者,無一不蒙垂慈攝受也。阿彌陀佛有大勢力,能拔娑婆無底而廁坑不赦牢獄之人,直下出離其中,悉皆安置於極樂本有家鄉,令其入佛境界,同佛受用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一第93頁 與陳錫周居士書)

4、阿彌陀佛何能以一身一時普遍接引十方念佛眾生?

阿彌陀佛,煩惑淨盡,福慧具足,心包太虛,量周法界。眾生之心如水,阿彌陀佛如月。眾生信願具足,至誠感佛,則佛應之,如水清月現也。

或曰,阿彌陀佛,安居極樂。十方世界,無量無邊。一世界中念佛眾生,亦復無量無邊。阿彌陀佛,何能以一身,一時普遍接引十方無量無邊世界之一切念佛眾生乎?

答,汝何得以凡夫知見,推測佛境。姑以喻明,使汝惑滅。一月麗天,萬川影現,月何容心哉。夫天只一月,而大海大江,大河小溪,悉現全月。即小而一勺一滴水中,無不各現全月。且江河之月,一人看之,則有一月當乎其人。百千萬億人,於百千萬億處看之,則無不各有一月當乎其人。若百千萬億人,各向東西南北而行,則月亦於所行之處,常當其人。相去之處,了無遠近。若百千萬億人,安住不動,則月亦安住不動,常當其人也。唯水清而靜則現,水濁而動則隱。月固無取舍,其不現者,由水昏奔騰,無由受其影現耳。眾生之心如水,阿彌陀佛如月。眾生信願具足,至誠感佛,則佛應之,如水清月現也。若心不清淨,不至誠,與貪瞋癡相應,與佛相背,如水濁而動,月雖不遺照臨,而不能昭彰影現也。月乃世間色法,尚有如此之妙。況阿彌陀佛,煩惑淨盡,福慧具足,心包太虛,量周法界者乎?故《華嚴經》云:「佛身充滿於法界,普現一切群生前。隨緣赴感靡不周,而恆處此菩提座。」故知徧法界感,徧法界應。佛實未曾起心動念,有來去相,而能令緣熟眾生,見其來此接引以往西方也。懷此疑者,固非一二。因示大意,令生正信雲。(《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五第916頁 初機淨業指南)

5、如何理解阿彌陀佛「身復現身,土復現土」?

維摩詰雲,以一切眾生病,是故我病。阿彌陀佛既已證窮法界,舉凡法界中事,無不隨意化現。

夫彌陀既已證窮法界,舉凡法界中事,無不隨意化現。正報則佛身,菩薩身,二乘身,六道身,隨類備現,以行教化;依報則樓台殿閣,飲衣服,但有利益,無不化現。怡山所謂「疾疫世而現為藥草」,「饑饉時而化作稻梁」。以常寂光土,身土不二,理智一如,身能現土,土能現身,身復現身,土復現土。彌陀經云:「是諸病」。夫彌陀身土交現,何妨現永明而復現文憲。且永明之現文憲者,乃乘悲願以示生,將謂永明生死未了,復隨業力以受生乎?眾生病故,菩薩亦病。欲度眾生,若不俯順機宜,示生世間,和光同事,以行教化,則凡聖異趣,教莫由施。白鶴孔雀等奇妙雜色之鳥,尚肯變化,豈雅思淵才文中王,制禮作樂輔聖主之純儒,便有所妨乎?永明乃彌陀所現,文憲乃永明所現,即身復現身之豎證。其《無量壽經》等,謂光中化佛及諸菩薩,無量無邊,乃遍該橫豎二義。以佛光橫遍豎窮,無時無處不週徧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四第794頁 重刻明宋文憲公護法錄序)

6、如何理解阿彌陀佛是法界藏身?

十方法界諸佛功德,阿彌陀佛一佛,全體具足。

須知阿彌陀佛,是法界藏身。所有十方法界諸佛功德,阿彌陀佛一佛,全體具足。如帝網珠,千珠攝於一珠,一珠遍於千珠。舉一全收,無欠無餘。(《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一第69頁 復高邵麟居士書二)

7、為什麼說極樂世界無有眾苦但受諸樂?

說極樂世界無有眾苦但受諸樂者,是由阿彌陀佛福德智慧,神通道力,所莊嚴故。

《阿彌陀經》云:「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又曰:「彼土何故名為極樂?其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其無有眾苦但受諸樂者,由阿彌陀佛福德智慧,神通道力,所莊嚴故。(《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五第914頁 初機淨業指南序)

8、西方極樂世界也會樂極生悲嗎?

世間以因是生滅,果亦不能不生滅,所以世間會樂極生悲。極樂世界,乃阿彌陀佛徹證自心本具之佛性,隨心所現不思議稱性莊嚴之世界,故其樂無有窮盡之時期。

世間所有若根身(即吾人之身),若世界(即現所住之天地)皆由眾生生滅心中同業(世界)別業(根身)所感,皆有成壞,皆不久長。身則有生老病死,界則有成住壞空。所謂物極必反,樂極生悲者,此也。以因既是生滅,果亦不能不生滅也。極樂世界,乃阿彌陀佛徹證自心本具之佛性,隨心所現不思議稱性莊嚴之世界,故其樂無有窮盡之時期。譬如虛空,寬廓廣大,包含一切森羅萬象。世界雖數數成,數數壞,而虛空畢竟無所增減。汝以世間之樂,難極樂之樂,極樂之樂,汝未能見。虛空汝雖未能全見,當天地之間之虛空,汝曾見過改變否?須知一切眾生,皆具佛性,故佛(指釋迦佛)令人念佛求生西方。以仗阿彌陀佛之大慈悲願力,亦得受用此不生不滅之樂。以根身則蓮花化生,無生老病死之苦;世界則稱性功德所現,無成住壞空之變,雖聖人亦有所不知,況以世間生滅之法疑之乎!(《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三第600頁 復馮不疚居士書)

9、往生極樂世界的人怎樣出生?

蓮華化生。以念佛力因,生後見佛聞法,必定圓成佛道。十方世界,唯此最為超勝。一切修持法門,唯此最為易修,而且功德最大。

極樂世界無有女人。女人、畜生,生彼世界,皆是童男之相,蓮華化生。一從蓮華中出生,皆與極樂世界人一樣,不是先小後漸長大。彼世界人無有煩惱,無有妄想,無有造業之事。以仗佛慈力,且極容易生。但以念佛為因,生後見佛聞法,必定圓成佛道。十方世界,唯此最為超勝。一切修持法門,唯此最為易修,而且功德最大。(《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七第961頁 複葉福備居士書一)

10、怎樣理解娑婆一大劫,極樂一晝夜?

佛菩薩神通道力,能促長劫為一念,能延一念為長劫。此方利根或鈍根誠懇至極之人,即能數十日或數年,或大徹大悟及親證三昧。所謂娑婆一大劫,極樂一晝夜,此顯示極樂時間耳。

娑婆一大劫,極樂一晝夜,此顯示極樂時間耳。至雲一日一夜,七日一劫,十二大劫等,皆約此方之時期言之。何以知之?此主利根或鈍根誠懇至極之人,即能數十日或數年,或大徹大悟及親證三昧。豈往生西方,住於佛菩薩不思議神通威德所常加被之勝妙境界中,其得益比此方更遲得日劫相倍乎?此事此理,豈待智者方知乎?以諸位不善會意,顛倒說話,故有此失。況時劫不定,佛菩薩神通道力,能促長劫一念,能延一念為長劫乎!執定五年不當來此,是執經文而悖經義也。得光此一說,群疑自釋。況始往生即來報示者,皆承彌陀威神,欲藉此以開導迷濛,實非自力專擅者可比也。計公即時生西,不逾時回報,皆屬此義。

11、往生品位為什麼有無量無邊之不同?

生者工夫功德,各有無量無邊之差別。其往生品位,亦有無量無邊之不同。然西方九品,乃大概而論。但得往生,即已超凡入聖,了生脫死。雖在下品下生,已高超生天百千萬倍矣。

《阿彌陀經》,所說簡略。然生者工夫功德,各有無量無邊之差別。其往生品位,亦有無量無邊之不同。言九品者,不過略指大綱耳。若至一心不亂,則與觀經上品上生同。其未至者,與惡業重而將墮者,固亦當與觀經中中下品同也。非上經專接引一心不亂者,餘皆非此經所攝之機也。如是,則三經固是一經;否則,便是執文悖意,其過非小。淨土橫超,有圓證者,有未能即圓證者。然雖未能圓證,其已了生死,更無輪迴生死之事,亦於此一生得預補處,得成菩提,較此方仗自力者之未圓證者,則天淵懸殊矣,故亦可名圓證也。汝謂即於彼土,得證方便、實報、寂光,蓋有遲速之異,固無不一生即證者,觀觀經九品往生之文,可以知矣。然西方九品,乃大概而論。實則一品,俱有無量百千萬億品。但得往生,即已超凡入聖,了生脫死。雖在下品下生,已高超生天百千萬倍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八第1055頁 復馬宗道居士書一)

12、西方極樂世界有哪四土?

凡聖同居土,方便有餘土,實報無障礙土,常寂光土。

(一)凡聖同居土者,娑婆世界雖屬穢土,亦有佛菩薩二乘聖人同生其間。然凡聖所見之境,與所受用,天淵懸殊。西方約帶業往生之人論,則生凡聖同居土。然此土清淨微妙,如《彌陀經》,《無量壽經》所說。此土雖屬帶業往生之人所居,亦有法身菩薩及佛同居其中,為其說法,故亦名凡聖同居土。但此為淨土往生之人,雖未能如佛菩薩所見所受用之殊妙,然其氣類相同,不比娑婆之條然各別也。此土亦分九品,若中下六品,則多須時劫,若上三品,則速得悟(悟無生,方能入實報)無生忍,登不退地,證入實報、寂光矣。

(二)方便有餘土者,乃已斷見思,未破無明之人所居之土。言方便者,以其所修系入真實之前方便。言有餘者,雖斷見思未破無明(塵沙無體,說不說俱可。若說,此九方便人,正破塵沙惑耳。),故言有餘。若破無明,可稱分證無餘。若無明淨盡(九方便,即藏教二乘,通教三乘,別教三賢,圓教十信。此九種人,同斷見思,未破無明。),則是究竟無餘矣。

(三)實報無障礙土者,即佛菩薩不思議福慧莊嚴所感之報土。

(四)常寂光土者,即佛菩薩所證之理性也。

此二土本屬一土,約所感之果報土言,則名實報。約所證之理性言,則名寂光。圓教初住,初破一品無明,證一分三德,即入實報土,亦得名分證寂光。若至妙覺佛果,則是上上實報,究竟寂光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三第50頁 復恆漸法師書一)

13、極樂四土各居住何人?

帶業往生者,居同居。斷見思惑者。居方便。破無明者,居實報。無明淨盡者,居寂光。

極樂四土,帶業往生者,居同居。斷見思惑者,居方便。破無明者,居實報。無明淨盡者,居寂光。又實報,約所感之果報說。寂光,約所證之理性說。本屬一土,講者冀人易曉,故以分證者屬實報,滿證者屬寂光。實則二土中,俱有分證滿證。文鈔中亦說述之。同居雖具三土,而未斷惑者,止受用同居之境耳。雖屬帶業往生之人,不可以凡夫定名之,以皆得三種不退故。此乃以常途教理,與極樂往生所證者,相比較,細閱自知。(《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三第495頁 復馬契西居士書九)

14、以何種因緣往生同居淨土?

生同居,由信願而念佛,蒙佛接引而生。帶業往生之人,由內承心佛自性之力,外蒙彌陀慈悲之力,感應道交。雖未斷煩惑,而煩惑不複用事,故得往生最極清淨之同居土。

實報土,唯破無明證法性者得見。何得以帶業往生之人,便擬生實報耶?生同居,由信願而念佛,蒙佛接引而生。蓋彼雖未斷煩惑,由內承心佛自性之力,外蒙彌陀慈悲之力,感應道交,雖未斷煩惑,而煩惑不複用事,故得往生最極清淨之同居土。汝疑所生之土,當不能清淨,並阿彌陀之勝妙色身,此等眾生不當即見者,乃以汝所見者為是,以彌陀之誓願,釋迦之言教,諸菩薩祖師善知識之發揮著述皆錯也。唯汝所見為最的確最高超,汝作此見,乃謗佛謗法謗僧,將來當與提婆達多同享極樂於阿鼻大地獄中。其為樂也,莫能喻焉。恐盡未來際,尚不間斷其受用於種種樂事。汝欲享此樂,請依汝知見而說,如不欲享此樂,縱令勢促威逼亦不可說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三第52頁 復恆漸法師書一)

15、極樂世界無有眾苦但受諸樂之境界如何?

思衣得衣,思食得食。樓閣堂舍,皆是七寶所成,不假人力,唯是化作。則翻娑婆之七苦,以成七樂。

既得往生,則蓮華化生,無有生苦。純童男相,壽等虛空,身無災變,老病死等,名尚不聞,況有其實。追隨聖眾,親侍彌陀,水鳥樹林,皆演法者,隨已根性,由聞而證,親尚了不可得,何況有怨?思衣得衣,思食得食,樓閣堂舍,皆是七寶所成,不假人力,唯是化作,則翻娑婆之七苦,以成七樂。至於身則有大神通,有大威力。不離當處,便能於一念中,普於十方諸佛世界,作諸佛事,上求下化。心則有大智慧,有大辯才,於一法中,徧知諸法實相,隨機說法,無有錯謬。雖說世諦語言,皆契實相妙理。無五陰熾盛之苦,享身心寂滅之樂。故經云「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一第91頁 與陳錫周居士書)

16、生極樂者為什麼還要常念三寶?

《華嚴經·十地品》,地地皆不離念佛,念法,念僧。況初生彼土之人乎哉。

生彼國者,常念三寶。彼雖已是僧,猶有上位之僧,如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豈無俗,便不可立僧之名耶?僧者和合為義。心與理和,心與道合,兩無差別,故名為僧。又清淨為義。貪瞋癡等雜念妄相,了不可得,戒定慧等功德利益,具足圓滿,是名真清淨僧。《華嚴經·十地品》,地地皆不離念佛,念法,念僧,況初生彼土之人乎哉?(《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七第812頁 復卓智立居士書一)

17、為什麼說知有彌陀聖號,亦為不可思議善根?

知有彌陀聖號,遇境逢緣,便能提起。如陳企被所殺之怨鬼見逼,由念佛而鬼遂不現,因茲畢世念佛,臨終往生。

不但此也,即絕無信願,絕不修持,知有彌陀聖號,亦為不可思議善根。何以故?以由知故,遇境逢緣,便能提起。如陳企被所殺之怨鬼見逼,由念佛而鬼遂不現,因茲畢世念佛,臨終往生,且能歸而敘述前因,親現生西本身妙相。使先未預聞,則便被鬼奪命,永劫沉淪矣。所以觀經三福,初則世善皆堪迴向;及至九品,末則獄現尚獲往生;至於一心不亂,妙觀圓成,證三昧而往生者,更不須言矣。是知淨土法門,普攝群機,了無棄物,猗歟大哉!(《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四第802頁 重刻龍舒淨土文題詞並序)

第二章 淨土法門的弘傳與淨土經典

18、什麼是淨土法門?

即信願念佛法門。至頓至圓,徹上徹下。超越一代時教所說一切法門之特別法門也,為諸法之本源。

淨土法門者,如來一代時教之特別法門也。為諸法之本源,舉凡聖而悉度。上、中、下三根普被,禪、教、律一道同歸。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允為九界眾生歸真之捷徑,大暢本師釋迦出世之本懷。(《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一第809頁 無錫西方殿緣起碑記)

淨土法門者,如來徹底悲心、普度眾生之法門也。令彼無力斷惑具縛凡夫,信願持名,現生了脫,與觀音勢至同為伴侶。上而至於等覺菩薩,位鄰佛果,尚須往生,方成正覺。至頓至圓,徹上徹下,超越一代時教所說一切法門之特別法門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四第799頁 重刻龍舒淨土文題詞並序)

淨土法門,三根普被,利鈍全收。乃如來普為一切上聖下凡,令其於此生中,即了生死之大法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八第1頁一函遍復

19、是誰建立了淨土法門,欲令眾生能帶業往生?

兩土世尊之所建立。蓋欲眾生,即於現生出生死苦,證真常樂。

然此法門,兩土世尊之所建立。釋迦在娑婆,詳示淨土,遣其歸去。彌陀在極樂,待彼臨終,接其歸來。蓋欲眾生,即於現生出生死苦,證真常樂。其哀憐保護之心,窮劫難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一第787頁 靈岩山篤修淨土道場啟建大殿記)

須知吾人自無始以來,所作惡業,無量無邊。《華嚴經》謂:「假使惡業有體相者,十方虛空,不能容受。」豈泛泛悠悠之修持,便可消盡也?所以釋迦、彌陀兩土教主,痛念眾生無力斷惑,特開一仗佛慈力,帶業往生之法門。其宏慈大悲,雖天地父母,不能喻其恆河沙分之一。(《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一第46頁 復鄧伯誠居士書一)

20、佛為什麼要特開淨土法門?

吾人以煩惱惑業,無力斷除。釋迦、彌陀真慈大悲,特開一信願念佛法門,令其仗佛慈力,橫超三界。俾上中下根,同得往生西方。

吾人一念心性,直下與釋迦、彌陀,無二無別。而釋迦、彌陀已成佛道於塵點劫前。又複數數示生,數數示滅,以行化導,欲令吾人,繼其芳蹤。而吾人以煩惱惑業,無力斷除,直至今日,尚在生死輪迴中,頭出頭沒,渺不知其何所底止。縱令往劫曾聞佛法,依教修行,但以自力劣弱,不能斷惑,依舊常沉溺於生死苦海中,莫之能出。靜言思之,能不愧死?釋迦、彌陀,有鑒於此,特開一信願念佛法門,令其仗義佛慈力,橫超三界。俾上中下根,同得往生西方。可謂真慈大悲,至極無加矣!其教起因緣,修持法則,具見於淨土三經。(《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五第965頁 阿彌陀經直解序)

21、佛從何時開始講淨土法門?

肇始實在華嚴。華嚴明一生成佛之法,而歸宗於求生淨土。是知淨土一法,乃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上成佛道,下化眾生,成始成終之無上大法也。

淨土法門,其大無外,三根普被,利鈍全收。九界眾生,舍此則上無以圓成佛道;十方諸佛,離此則下無以普度群萌。一切法門,無不從此法界流;一切行門,無不還歸此法界。若論大機所見,肇始實在華嚴。以善財徧參知識,末後於普賢座下,蒙其威神加被,所證者與普賢等,與諸佛等,是為等覺菩薩。普賢乃以十大願王,勸進善財,及與華藏海眾四十一位法身大士,迴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以期圓滿佛果,而為華嚴一經歸宗結頂之法。然則華嚴明一生成佛之法,而歸宗於求生淨土。是知淨土一法,乃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上成佛道,下化眾生,成始成終之無上大法也。此殆大機所見,二乘尚不見聞,況具縛凡夫乎。(《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第530頁 淨土五經重刊序)

22、古今知識,為什麼極力宏揚淨土法門?

時當末法,人根陋劣,匪仗如來宏誓願力,其誰能斷煩惑以出生死,見本性而證無生乎?唯以真信切願,持佛名號,求生西方,最為合機。以故古今知識,極力宏揚此法,以期上報佛恩,下度同倫也。

藥無貴賤,愈病者良;法無淺深,合機者妙。時當末法,人根陋劣,匪仗如來宏誓願力,其誰能斷煩惑以出生死,見本性而證無生乎?譬如病入膏肓,雖和緩亦無從措手。然肯服此阿伽陀萬病總持之藥,則所謂斷煩惑以出生死,見本性而證無生者,固人人皆可親得,而了無所難焉。何也?以其以真信切願,持佛名號,求生西方,決於臨終蒙佛接引,即獲往生也。既往生已,長時親炙彌陀,參隨海眾,尚當圓滿菩提,徹證究竟涅槃,況所謂斷煩惑以出生死,見本性而證無生乎?是知當此時節,唯此一法,最為合機。若舍此仗佛力之法門,而修仗自力之法門,勿道中下根人,莫由冀望,縱令上根,亦斷難以一生成辦,多皆但種來因,難得實益。以故古今知識,極力宏揚此法,以期上報佛恩,下度同倫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第562頁 淨土輯要序)

23、蓮宗祖師是如何確定?

蓮宗祖師非各宗之一一親傳,乃後人擇其宏淨功深者而稱之。

淨土法門,絕無口傳心授之事。任人於經教著述中自行領會,無不得者。蓮宗九祖,非各宗之一一親傳,乃後人擇其宏淨功深者而稱之,實則尚不止九、十也。光出家後,發願不收徒眾,不作住持,不作講師,亦不接人之法。當唐宋時,尚有傳佛心印之法,今則只一歷代源流而已。名之為法,亦太可憐,淨宗絕無此事。(《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三第27頁 復明性大師書)

十二祖,即世稱蓮宗九祖,於八祖蓮池大師下,加蕅益為九祖,截流為十祖,以思齊賢九祖為十一祖,下又添徹悟禪師為十二祖。(《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七第939頁 復張覺明女居士書十)

24、遠公為什麼結蓮社念佛求生西方?修行情況如何?

迨至大教東來,遠公大師秉承兩土世尊旨意,遂以淨土為宗。竭盡極能而發揮倡導。創建東林寺,與緇素一百二十三人,結蓮社念佛,求生西方。命劉遺民作文勒石,以明所誓。三十餘年之內,其入蓮社而修淨業,蒙接引而得往生者,則多難勝數也。遠公則跡不入俗,專志淨土,澄心繫念,三見聖相,而沉厚不言。臨終又見阿彌陀佛身滿虛空,觀音、勢至,左右侍立。對身邊弟子說:「吾始居此,三暏聖相,今復再見,必生淨土。」

迨至大東教東來,遠公大師,遂以此為宗。初與同學慧永,欲往羅浮,以為道安法師所留,永公遂先獨往。至潯陽,刺史陶范,景仰道風,乃創西林寺以居之,是為東晉孝武帝太元二年丁丑歲也。至太元九年甲申,遠公始來廬山,初居西林,以學侶浸眾,西林隘莫能容,刺史桓伊,乃為創寺於山東,遂號為東林。至太元十五年庚寅,七月二十八日,遠公乃與緇素一百二十三人,結蓮社念佛,求生西方。命劉遺民作文勒石,以明所誓。而慧永法師,亦預其社。永公居西林,於峰頂別立茅室,時往禪思,至其室者,輒聞異香,因號香谷,則其人可思而知也。當遠公初結社時,即有一百二十三人,悉屬法門龍象,儒宗山鬥,由遠公道風遐播,故皆群趨而至。若終公之世,三十餘年之內,其入蓮社而修淨業,蒙接引而得往生者,則多難勝數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三第575頁 廬山青蓮寺結社念佛宣言書)

25、遠公大師之後諸位祖師如何弘揚淨土法門?

自遠公後諸祖師大德,極力倡導,自行化他。如曇鸞著《往生論註》,妙絕古今。智者作《十疑論》,極陳得失,著《觀經疏》,深明諦觀。道綽講《淨土三經》,近二百遍。善導疏《淨土三經》,力勸專修。清涼疏《行願品》,發揮究竟成佛之道。永明說四料簡,直指即生了脫之法。自昔諸宗高人,無不歸心淨土。而蓮池、幽溪、蕅益,尤為切摯誠懇者。清則梵天思齊、紅螺徹悟,亦復力宏此道。

自後若曇鸞、智者、道綽、善導、清涼、永明,莫不以此,自行化他。曇鸞著《往生論註》,妙絕古今。智者作《十疑論》,極陳得失,著《觀經疏》,深明諦觀。道綽講《淨土三經》,近二百遍。善導疏《淨土三經》,力勸專修。清涼疏《行願品》,發揮究竟成佛之道。永明說四料簡,直指即生了脫之法。自昔諸宗高人,無不歸心淨土。唯禪宗諸師,專務密修,殊少明闡。自永明倡導後,悉皆顯垂言教,切勸修持矣。故死心新禪師勸修淨土文云:「彌陀甚易念,淨土甚易生。」又云:「參禪人最好念佛,根機或鈍,恐今生未能大悟,且假彌陀願力,接引往生。」又云:「汝若念佛,不生淨土,老僧當墮拔舌地獄。」真歇了禪師《淨土說》云:「洞下一宗,皆務密修,其故何哉?良以念佛法門,逕路修行,正按大藏,接上上器,傍引中下之機。」

又云:「宗門大匠,已悟不空不有之法,秉志孜孜於淨業者,得非淨業見佛,尤簡易於宗門乎?」又云:「乃佛乃祖,在教在禪,皆修淨業,同歸一源。入得此門,無量法門,悉皆證入。」長蘆賾禪師,結蓮華勝會,普勸道俗,念佛往生,感普賢普慧二菩薩,夢中求入勝會遂以二菩薩為會首。足見此法,契理契機,諸聖冥讚也。當宋太真二宗之世,省常法師,住持浙之昭慶,慕廬山遠公之道,結淨行社,而王文正公旦,首先歸依,為之倡導。凡宰輔伯牧,學士大夫,稱弟子而入社者,有百二十餘人,其沙門有數千,而士庶則不勝計焉。後有潞公文彥博者,歷仕仁英神哲四朝,出入將相五十餘年,官至太師,封潞國公。平生篤信佛法,晚年向道益力,專念阿彌陀佛,晨夕行坐,未嘗少懈。與淨嚴法師,於京師結十萬人求生淨土會,一時士大夫多從其化。

有頌之者曰:「知君膽氣大如天,願結西方十萬緣。不為自身求活計,大家齊上渡頭船。」壽至九十二,念佛而逝。元明之際,則有中峰、天如、楚石、妙葉,或為詩歌,或為論辯,無不極闡此契理契機、徹上徹下之法。而蓮池、幽溪、蕅益,尤為切摯誠懇者。清則梵天思齊、紅螺徹悟,亦復力宏此道。其梵天《勸發菩提心文》,紅螺示眾法語,皆可以繼往聖、開來學,驚天地、動鬼神。學者果能依而行之,其誰不俯謝娑婆,高登極樂,為彌陀之弟子,作海會之良朋乎?(《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三第576頁 廬山青蓮寺結社念佛宣言書)

26、淨土法門有哪些根本經典?

淨土法門的根本經典包括《佛說無量壽經》、《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佛說阿彌陀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和《普賢行願品》,名為《淨土五經》,是印光法師親自選定。

《淨土五經》乃念佛法門之根本。當送通文理、有信心、能恭敬者。詳閱光二序一跋,即可知淨土法門之所以然。再閱此五經,則知其廣大高深,凡聖同歸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六第673頁 復拜竹居士書四)

前日接手書,知汝少年發心修淨業,不勝欣羨。昨本欲復,以有人客未暇。今為寄《淨土五經》(一本),此淨土法門之根本,詳觀光前後兩序,自可知其大義。(《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四第320頁 復徐志一居士書)

光老矣,目力精神均不給,不能詳為開示,今為各寄甲乙兩包經書。甲包系《淨土五經》(一本),此淨土法門之根本,宜常受持。(《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五第473頁 復岳明壽居士書)

27、佛說《淨土三經》的緣起是什麼?

華嚴獨被大機,二乘、凡夫,莫由稟受。故於方等會上,特說《淨土三經》,俾彼若凡若聖,同事修持,以期現生出此五濁,登彼九蓮也。

又復以十大願王,導歸極樂,以期圓滿佛果。此如來以自證之因果,普示一切眾生,令其各各親證之一大軌範也。華嚴獨被大機,二乘、凡夫,莫由稟受。故於方等會上,特說《淨土三經》,俾彼若凡若聖,同事修持,以期現生出此五濁,登彼九蓮也。佛在摩竭提國,靈鷲山中,說阿彌陀佛最初因地,棄國出家,發四十八願,又復久經長劫,依願修行。迨至福慧圓滿,得成佛道,所感之世界莊嚴,妙莫能名。十方諸佛咸讚歎,十方菩薩,與回小向大之二乘、具足惑業之凡夫,咸得往生,等蒙攝受。是為《無量壽經》。於摩竭提國王宮中,說淨業三福,十六妙觀,俾一切眾生,悉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徧知海,從心想生。

則是心作眾生,是心是眾生,眾生煩惱業海,從心想生之義,已著於言外。果能深明此義,誰肯枉受輪迴?末明九品生因,以期各修上品。是為《觀無量壽佛經》。於舍衛國給孤獨園,說淨土依正妙果令生信,勸聞者應求往生以發願,令行者執持名號以立行。信、願、行三,為淨土法門之綱宗。具此三法,或畢生執持,已得一心。或臨終方聞,止稱十念,均得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是為《阿彌陀經》。此三,乃專說淨土之經。而《阿彌陀經》,言簡義豐,攝機尤普。以故禪、教、律諸宗,皆奉為日課焉。諸大乘經,帶說淨土者,多難勝數。而《楞嚴經·大勢至念佛圓通章》,實為念佛最妙開示。果能如子憶母,都攝六根,淨念相繼而念,豈有不現前當來、必定見佛,近證圓通、遠成佛道乎哉?(《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一第785頁 靈岩山篤修淨土道場啟建大殿記)

28、《淨土四經》中無量壽經有何問題?

《淨土四經》中《無量壽經》,係魏承貫刪削,又依餘經增益,理雖有益,事實大錯,不可依從。

《彌陀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亦名十六觀經),此名《淨土三經》,加《普賢行願品》,名《淨土四經》。仿單中有《淨土四經》一本,其《無量壽經》,係魏承貫刪削,又依餘經增益,理雖有益,事實大錯,不可依從。(《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一第78頁 復高邵麟居士書三)

29、為什麼不敢流通《無量壽經》會集本?

流通佛法,大非易事。翻譯經論,皆非聊爾從事。王龍舒、魏承貫所編《無量壽經》會集本,皆有不恰當處,故後人不敢流通。

流通佛法,大非易事。翻譯經論,皆非聊爾從事。故譯場之中,有主譯者、譯語者、證義者、潤文者,豈敢隨自心裁,傳佈佛經?王龍舒《大彌陀經》,自宋至明末,人多受持。由雲棲以猶有不恰當處,故此後漸就湮沒。魏承貫之學識,不及龍舒,其自任過於龍舒。因人之跡以施功,故易為力,豈承貫超越龍舒之上耶?蓮池尚不流通王本,吾儕何敢流通魏本?以啟人妄改佛經之端,及闢佛之流,謂佛經皆後人編造,初非真實從佛國譯來者。然此經此論,若真修上士觀之,亦有大益,以但取其益,而不染其弊。若下士觀之,則未得其益,先受其損,以徒效其改經斥古之愆,不法其直捷專精之行耳。觀機設教,對癥發藥,教不契機,與藥不對癥等耳。敢以一二可取,而遂普令流通,以貽下士之罪愆乎?(《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一第146頁 復永嘉某居士書二)

30、王龍舒無量壽佛經會集本的主要錯誤是什麼?

王龍舒死執三輩即是九品,違經失理,竟成任意改經,其過大矣。王氏尚有此失,後人可妄充通家乎?既有《無量壽經》(指康僧鎧譯本),何無事生事?王氏之誤,蓮池大師指出,尚未說其何以如此。今為說其所以,由於死執三輩即九品也。書此一以見會集之難。一以杜後人之妄。魏默深,更不必言矣。膽大心粗,不足為訓。

《無量壽經》中,有三輩。《觀無量壽佛經》,有九品。下三品,皆造惡業之人,臨終遇善知識開示念佛,而得往生者。王龍舒死執三輩即是九品,此是錯誤根本。故以下輩作下三品,其錯大矣。故上輩不說發菩提心,中輩則有發菩提心,下輩則云不發菩提心。《無量壽經》三輩,通有發菩提心。在王居士意謂下輩罪業深重,何能發菩提心。不思下輩絕無一語云造業事,乃係善人,只可為九品中之中品。硬要將下輩作下品,違經失理,竟成任意改經,其過大矣!

在彼意謂,佛定將一切眾生攝盡,而不知只攝善類,不及惡類。彼既以善人為惡人,故云不發菩提心,死執下輩即是下品,故將善人認做惡人。不知九品之下三品,臨終苦極,一聞佛名,其歸命投誠、冀佛垂慈救援之心,其勇奮感激,比臨刑望赦之心,深千萬倍。雖未言及發菩提心,而其心念之切與誠,實具足菩提心矣。惜王氏尚有此失,後人可妄充通家乎?既有《無量壽經》,何無事生事?王氏之誤,蓮池大師指出,尚未說其何以如此。今為說其所以,由於死執三輩即九品也。書此一以見會集之難。一以杜後人之妄。魏默深,更不必言矣。膽大心粗,不足為訓。(《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七第958頁 復王子立居士書三)

31、如何受持《無量壽經》、《觀經》、《彌陀經》?

果真至誠,於一瞻一禮一稱名,皆可消無量罪,增無量福,非一定須作麼修方可耳。

而圓人受法,無法不圓。無量壽、觀經、彌陀,雖文相不同,而義意則互融耳。佛為九法界眾生說,吾人何可不自量,而專主於最勝者觀乎?丈六八尺,佛已為我輩說過矣。下品將墮地獄之前,大開持名之法,是觀經仍以持名為最要之行。無量壽,詳說佛誓,及與淨相,是為依小本修者之要訣。由有此二經,則知小本之文,但撮要耳。是知雖依小本,不得以二本作不關緊要而忽之。至於修時,果真至誠,於一瞻一禮一稱名,皆可消無量罪,增無量福,非一定須作麼修方可耳。(《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第430頁 復濟善大師書)

32、為何把《楞嚴經·大勢至念佛圓通章》列入《淨土五經》?

《楞嚴經·大勢至念佛圓通章》,實為念佛最妙開示。眾生果能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以念,豈有不現前當來必定見佛,近證圓通,遠成佛道乎哉?

諸大乘經,帶說淨土者,多難勝數。而《楞嚴經·大勢至念佛圓通章》,實為念佛最妙開示。眾生果能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以念,豈有不現前當來必定見佛,近證圓通,遠成佛道乎哉?故將此章,列於三經之後,而以《普賢行願品》殿之,以成淨土法門之一大緣起。令諸閱者,知此一法,大暢佛懷,較彼仗自力斷惑證真以了生死者,其難易奚啻天淵懸殊?以故九界同歸,十方共讚,千經俱闡,萬論均宣也。金陵《淨土四經》版,已經模糊,修淨業者,苦無最清爽之讀本。因為鑄版,以勢至念佛圓通章,附於三經之後,稱為《淨土五經》。若論法門緣起,宜以《無量壽經》為首。今為便於讀誦,故以《阿彌陀經》為首。閱者諒之。(《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第533頁 淨土五經重刊序)

33、《無量壽經》有哪五譯?

《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佛說阿彌陀經》、《大阿彌陀經》、《佛說無量壽經》、《無量壽如來會》。皆以康僧鎧之《無量壽經》為準則焉。

《無量壽經》有五譯。初譯於後漢月支支婁迦讖,三卷,文繁,名《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次譯於吳月支支謙,有二卷,名《佛說阿彌陀經》,故外面加一大字以別之。又有趙宋王龍舒居士,會前二譯及第三譯,並第五趙宋譯,四部取要錄之,名《大阿彌陀經》。當時大興,後因蓮池大師指其有不依經文之失,從此便無人受持者。大藏內有此經,各流通處均不流通。有謂另有一種者,即此經也。第三譯,即《佛說無量壽經》二卷,現皆受持此經,即曺魏康(國名)僧鎧譯。第四,即《大寶積經》第十七《無量壽如來會》。此經王龍舒未見過,乃唐菩提流志譯。前有無魏名菩提留支,非唐人,世多將留支訛引之。第五譯,名《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經》,趙宋法賢譯。原本二卷,以宋人以所譯經多為榮,故分兩卷,於絕不宜分處而分,今刻書本作一卷。就中《無量壽如來會》,文理俱好,而末後勸世之文未錄,故皆以康僧鎧之《無量壽經》為準則焉。(《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七第958頁 復王子立居士書二)

34、《無量壽經》的要義是什麼?

大啟願輪,深明緣起,其唯《無量壽經》。

佛在摩竭提國,靈鷲山中,說阿彌陀佛,最初因地,棄國出家,發四十八願。又復久經長劫,依願修行。迨至福慧圓滿,得成佛道,所感之世界莊嚴,妙莫能名。十方諸佛咸讚歎,十方菩薩,與回小向大之二乘,具足惑業之凡夫,咸得往生,等蒙攝受。是為《無量壽經》。(《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第531頁 淨土五經重刊序)

乃於方等會上,普為一切人天凡聖,說《無量壽經》,發明彌陀往昔因行果德,極樂境緣種種勝妙,行人修證品位因果。此經乃說華嚴末後歸宗之一著,說明雖在方等,教義實屬華嚴。華嚴唯局法身大士,此經遍攝九界聖凡。即以華嚴論,尚屬特別,況餘時乎?使如來不開此法,則末法眾生,無一能了生死者。(《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一第721頁 無量壽經頌序)

大啟願輪,深明緣起,其唯《無量壽經》。(《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四第772頁 重刻佛說阿彌陀經序)

35、《觀無量壽佛經》的要義是什麼?

蓋由阿闍世王,乘大願輪,示為惡逆,囚父禁母,而為發起。其母厭離娑婆,願生極樂,並為未來眾生,求往生法。世尊乃為說此觀想西方依報國土,種種莊嚴,正報佛及觀音勢至,相好威德,以及九品往生,若因若果之十六觀。於第十三觀,特為劣機眾生,開方便門,令觀丈六八尺之相。第十六觀,又令惡業重者,直稱名號。由稱名故,即得往生。是知相有大小,佛本是一。觀不能作,稱即獲益。於此諦思,知持名一法,最為第一。末世行人,欲得現生決定往生者,可弗寶此持名一行哉?

《觀無量壽佛經》者,普令一切若凡若聖,同於現生,往生極樂,或頓或漸,證無生忍,以至圓成佛道之大法也。以聖則自力具足,兼仗佛力,故所證入,最為直捷,以故華藏海眾,同願往生也。凡則仗佛慈力,帶業往生,即已超凡入聖,證不退位。從茲漸修,必至圓滿菩提而後已。此經中品戒善世福,下品作眾惡業,及五逆十惡,將墮地獄,由稱佛名,遂得往生也。如是力用,最為洪深。蓋由阿闍世王,乘大願輪,示為惡逆,囚父禁母,而為發起。其母厭離娑婆,願生極樂,並為未來眾生,求往生法。世尊乃為說此觀想西方依報國土,種種莊嚴,正報佛及觀音勢至,相好威德,以及九品往生,若因若果之十六觀。

於第八像觀之首,發明宗要云:「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徧知海,從心想生。是故應當一心繫念,諦觀彼佛。」須知法身入想,理實甚深。心作心是,事本平常。平常非常,甚深非深。能圓悟者,方名達人。於第十三觀,物為劣機眾生,開方便門,令觀丈六八尺之相。第十六觀,又令惡業重者,直稱名號。由稱名故,即得往生。是知相有大小,佛本是一。觀不能作,稱即獲益。於此諦思,知持名一法,最為第一。末世行人,欲得現生決定往生者,可弗寶此持名一行哉。(《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五第993頁 觀無量壽佛經善導疏重刻序)

36、《阿彌陀經》的要義是什麼?

說淨土依正妙果令生信,勸聞者應求往生以發願,令行者執持名號以立行,信,願,行三,為淨土法門之綱宗。

於舍衛國給孤獨園,說淨土依正妙果令生信,勸聞者應求往生以發願,令行者執持名號以立行。信,願,行三,為淨土法門之綱宗。具此三法,或畢生執持,已得一心,或臨終方聞,止稱十念,均得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是《阿彌陀經》……《阿彌陀經》,言簡義豐,攝機尤普。以故禪、教、律諸宗,皆奉為日課焉。(《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一第786頁 靈岩山篤修淨土道場啟建大殿記)

求其文簡義豐,詞約理富,三根普被,九界同遵,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篤修一行,圓成萬德,頓令因心,即契果覺者,其唯《佛說阿彌陀經》歟?良由一聞依正莊嚴,上善俱會,則真信生而切願發,有若決江河而莫御之勢焉。從茲挙挙服膺,執持萬德洪名,念茲在茲,以至一心不亂。能如是,則現生已預聖流,臨終隨佛往生,開佛知見,同佛受用。是知持名一法,括囊萬行。全事即理,全妄即真。因該果海,果徹因源。誠可謂歸元之捷徑,入道之要門。古德謂餘學道,如蟻子上於高山;念佛往生,似風帆揚於順水,良有以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四第772頁 重刻佛說阿彌陀經序)

寶塔巍巍聳太空,無邊法藏悉包融。

極樂莊嚴全顯現,彌陀光壽總形容。

六方諸佛常讚歎,九界眾生盡朝宗。

歸根結頂高深處,只在洪名一句中。

(《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一第851頁 阿彌陀經塔讚)

37、《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的要義是什麼?

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

《楞嚴經》大勢至菩薩云:「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注重在聽。六根,即眼、耳、鼻、舌、身、意。心,即意根。口,即舌根。聽,即耳根。心念、口念、耳聽,此三根一攝,眼也不會東張西望,鼻也不會聞別的氣味,身也不敢放逸懈怠,故名都攝六根。都攝六根而念,自無污雜妄念,故名淨念。淨念,必須要常常相繼不斷,故名淨念相繼。能淨念相繼,久而久之,則得念佛三昧。此都攝六根,淨念相繼。為得三昧之第一妙法。故云,得三摩地,斯為第一。三摩地,即三昧之別名。如此念之,決有淨念常存,妄念全無之一日。(《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第522頁 復修淨師書)

38、《普賢行願品》的要義是什麼?

華藏世界海,淨土無量無邊。而必以求生西方,為圓滿佛果之行。可知念佛求生西方一法,原自肇起華嚴。

及至末會入法界品,善財以十信後心,受文殊教,徧參知識。最初於德雲比丘處,聞念佛法門,即證初住,是為法身大士。自此徧參諸知識,各有所證。末至普賢菩薩處,蒙普賢開示,及威神加被之力,所證與普賢等,與諸佛等,是為等覺菩薩。普賢乃為說偈,稱讚如來勝妙功德,勸進善財,及與華藏海眾,同以十大願王功德,一致進行。迴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以期圓滿佛果。並不一說彌陀誓願,淨土莊嚴,往生因果。以此諸大士咸皆備知,無庸復說。又華嚴一經,初譯於晉,只六十卷。次譯於唐則天朝,八十卷。二譯皆文來未盡,於普賢說偈讚佛後未結而終。(從前無紙,西域之經,皆寫於貝多樹葉。以寫之不易,或有節略。又葉用繩穿,或有散失。文未來盡,由此之故。若今經書釘作一本,則無此弊。)至德宗貞元十一年,南天竺烏荼國王,進呈《大方廣佛華嚴經·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四十卷之全文。前三十九卷,即八十卷華嚴之入法界品,而文義加詳。第四十卷之全文。為晉唐二譯所無者,乃普賢稱讚佛功德後,勸進往生西方之文。當時清涼國師亦預譯場,八十卷經,早已親制疏鈔流通矣。物為此一卷經,制別行疏。圭峰造鈔,為之弘闡。又為此四十卷全經制疏。以屢經滄桑,致久佚失。近由東瀛復回中國,故知此一卷經,為華嚴一經之歸宿。華藏世界海,淨土無量無邊。而必以求生西方,為圓滿佛果之行。可知念佛求生西方一法,原自肇起華嚴。(《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十一第1749頁 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願品流通序)

39、《往生論》和《往生論註》的意義是什麼?有何特點?

詳示淨土莊嚴,如來法力,菩薩功德。凡見聞者,悉願往生。其特點,文義顯豁直捷。真能上繼匡廬,下啟天台、西河、長安等。

天親菩薩廣造諸論,宏闡佛乘。復宗《無量壽經》,作願生偈論,示五門修法,令畢竟得生。具顯禮拜、讚歎、作願、觀察、迴向之法。於觀察門,詳示淨土莊嚴,如來法力,菩薩功德。凡見聞者,悉願往生。曇鸞法師,撰注詳釋,直將彌陀誓願,天親衷懷,徹底圓彰,和盤托出。若非深得佛心,具無礙辯,何克臻此。(《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六第1113頁 往生論註跋)

往生論註,閱一遍。文義顯豁直捷。真能上繼匡廬,下啟天台、西河、長安等,宜細看之。(《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第209頁 與康澤師書)

卷二 淨土法門與教義教理

第一章 特別法門與通途法門

40、什麼是通途法門?什麼是特別法門?

仗自力修戒定慧,以迄斷惑證真,了生脫死者,名為通途法門。具真信切願,持佛名號,以期仗佛慈力,往生西方者,名為特別法門。

竊維修持法門,有二種不同。若仗自力修戒定慧,以迄斷惑證真,了生脫死者,名為通途法門。具真信切願,持佛名號,以期仗佛慈力,往生西方者,名為特別法門。通途全仗自力,特別則自力佛力兼而有之。即有深修定慧斷惑之功,而無真信切願念佛求生,亦屬自力。今以喻明,通途如畫山水,必一筆一畫而漸成,特別如照山水,雖數十重蓊蔚峰巒,一照俱了。又通途如步行登程,強者日不過百十里,特別如乘轉輪聖王輪寶,一日即可遍達四大部洲。(《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五第1031頁 近代往生傳序)

仗自力者,名通途法門。

仗佛力者,名特別法門。

(《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二第1016頁 楹聯·講堂)

41、淨土法門的功德力用有什麼特別?

此法上至等覺菩薩,下至逆噁心罪人,皆當修習,皆可仗佛慈力,現生往生西方。其功德力用,與佛一代所說一切大小乘法,迥然不同。

了生脫死,是人生最大的一件事。念佛法門,是佛法中特別的一法門。此法上於等覺菩薩,下至逆惡罪人,皆當修習,皆可仗佛慈力,現生往生西方。其功德力用,與佛一代所說一切大小乘法,迥然不同。何以故?一切大小乘法,皆仗自己戒定慧力,了生脫死。勿道具縛凡夫不能了,即已證初二三果之聖人亦不能了,四果阿羅漢方了。此約小乘說,若約圓教說,五品位所悟,與佛同儔,而見惑尚未能斷。五品後心,斷見惑即證初信。此位菩薩,約斷惑,與小乘初果相同,其功德智慧,神通道力,超越初果千萬億億倍。直至六信後心,斷思惑盡,則證七信,此位菩薩,方了生死。了生脫死,豈易言哉?是知仗自力了生死之難,難如登天矣!六信位菩薩,尚不能了,況具足惑業之凡夫乎?唯淨土法門,仗阿彌陀佛大慈悲願力,無論老幼、男女、貴賤、賢愚、在家、出家,若肯生真信、發切願,至誠懇切念佛聖號,無一不於現生臨終得往生者。(《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三第193頁 復獨山楊慧芳居士書一)

42、普通教理與特別教理有什麼區別?

普通教理修心,全仗自力。唯有淨土,是兼仗佛力,是特別的教理。具足惑業之凡夫,可不慎所擇哉?

所以淨土法門,有如是之高上者,因為普通教理修心,全仗自力。唯有淨土,是兼仗佛力,是特別的教理,非是普通的教理。以普通的眼光,來觀特別的教理,自然不得其當矣。普通教理,仗自力,如同功名上進,逐步高陞。淨土仗佛力的特別教理,譬如生在王家,出胎便為國儲。其難易曲直,不待智者而知之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十一第1713頁 世界佛教居士林開示法語)

以淨土法門,仗佛慈力,其餘法門,皆須已力。一為通途教理,如世之士人,由資格而為官。一為特別教理,如世之王子,一墮地即為一切臣宰所恭敬。二種法門,不可並論,而具足惑業之,可不慎所擇哉?(《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第321頁 復周智茂居士書)

念佛一法,重在佛慈加被。雖屬具足惑業之凡夫,亦可承佛慈力,帶業往生。餘一切法,則絕無此義。(《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八第1101頁 復溫光熹居士書六)

43、為什麼念佛求生西方叫做橫超法門?

古人說,餘門學道,如蟻子上於高山,念佛往生,似風帆揚於順水。不斷煩惱,一生成辦,直捷簡易,名曰橫超。

為什麼念佛求生西方,叫做橫超法門?古人有個譬喻,拿來解釋。就把我們具足惑業的凡夫,比做一條蟲,生在一根竹裡最下的一節。這根竹子,就比做三界。這個蟲子要想出來,只有兩個法子,一個是豎出的,一個是橫超的。豎出的,是自下至上,一節一節的次第咬破,等到最上的一節 破了,才能夠出來。這是比修別的法門,定要斷盡見思煩惱,才能出三界的。見惑有八十八使,思惑有八十一品,這許多的品數,就比做一根竹子的節數。那蟲向上直鑽出來,就叫做豎出。例如一個斷見惑的初果聖人,要經過七生天上,七生人間的長久時劫修習,才能證阿羅漢,了生死。二果,亦要一生天上,一反人間,才能證四果。三果欲界思惑已盡,還要在五不還天,漸次修習,才能斷盡思惑證四果。這才算是出三界的無學聖人。

如果是鈍根的三果,還要生到四空天,從空無邊處天,以至非非想處天,才能證四果。這豎出的法子,是如此艱難久遠的。橫超的,就是這條蟲子,不向上面一節一節咬,只向旁邊橫咬一孔,便能出來。這樣的法子,比那豎出的,是省事得多了。念佛的人,亦復如是。雖沒把見思煩惱斷除,但能具足信願行的淨土三資糧,臨終就能感動阿彌陀佛來接引他生到極樂世界去。到了這個清淨國土,見思煩惱,不斷而自斷了。何以故?以淨土境勝緣強,無令人生煩惱的境緣故。如此便得三不退,一直到破塵沙、無明,成就無上菩提,何等直捷簡易的事。所以古人說,餘門學道,如蟻子上於高山,念佛往生,似風帆揚於順水。(《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十第1652頁 由上海回至靈岩開示法語)

44、豎出和橫超有什麼不同?

豎出,唯仗自力,修者縱有億億,出者難得一二。橫超,但依生信發願,念佛名號,求生西方,兼以敦篤倫常,恪盡已分,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則萬不漏一,咸得往生。

若論豎出,非力修戒定慧道,斷盡煩惑不可。倘煩惑稍有未盡,則三界依舊莫出。況末世眾生,善根淺薄,壽命短促,修者縱有億億,出者難得一二。以其唯仗自力,是故難得實益。若論橫超,但依淨土法門,生信發願,念佛名號,求生西方。兼以敦篤倫常,恪盡已分,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則萬不漏一,咸得往生。既往生已,則了生脫死,超凡入聖,永離眾苦,但受諸樂矣。功夫成熟者,固登上品,臨終方念者,亦預末流。此則全仗佛力,其利益與唯仗自力者,天淵懸殊。(《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六第1078頁 橫超蓮社緣起序)

45、為什麼以橫超法作豎出用,得益淺而受損深?

真修淨土人,用不得禪家開示。未斷惑業,欲了生死,則夢也夢不著。

淨土法門,以信願行三法為宗。有信願,無論行之多少淺深,皆得往生;無信願,即到能所兩忘、根塵迥脫之地步,亦難往生。以真證到能所兩忘、根塵迥脫之實理,便可自力了生死,則不必論。若但有工夫見此理,尚未實證,若無信願,亦難往生。禪家說淨土,仍歸於禪宗,去信願說,果能依之而做,亦可開悟。而未斷惑業,欲了生死,則夢也夢不而著。以凡夫往生,由信願感佛,故能仗佛慈力,帶業往生。今既不生信願,又將佛一一說歸自心,何由感佛?感應不符,則生自生、佛自佛,以橫超法,作豎出用,其得益淺而受損深,不可不知。得益者,依彼所說,亦能開悟;受損者,既去信願,則無由仗佛慈力。吾故曰,真修淨土人,用不得禪家開示,以法門宗旨不同故,祈為慧察。如不以為然,請求之大通家,庶可契汝心志矣,光固不執著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三第555頁 復何慧昭居士書)

46、為什麼說淨土法門超勝一切法門?

自力何可與佛力並論乎?當今之人,欲於現生了生死大事者,舍淨土一法,則絕無希望矣。須知淨土法門,法法圓通,如皓月麗天,川川俱現;水銀墮地,顆顆皆圓。

淨土法門,超勝一切法門者,在仗佛力。其餘諸法門,皆仗自力。自力何可與佛力並論乎?此修淨土法門之最要一關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九第376頁 復陳慧新居士書)

如來聖教,法門無量。隨依一法,以大菩提心修之,皆可以了生死,成佛道。然於修而未證之前,不無難易疾遲之別。求其至圓至頓,最簡最易,契理契機,即修即性,三根普被,利鈍全收,為律教禪密諸宗之歸宿,作人天凡聖證真之捷徑者,無如信願念佛,求生西方一法也。良以一切法門,皆仗自力;念佛法門,兼仗佛力。仗自力非煩惑斷盡,不能超出三界;仗佛力若信願真切,即可高登九蓮。當今之人,欲於現生了生死大事者,舍此一法,則絕無希望矣。須知淨土法門,法法圓通,如皓月麗天,川川俱現;水銀墮地,顆顆皆圓。不獨於格物致知,窮理盡性,覺世牖民,治國安邦者,有大裨益,即士農工商,欲發展其事業,老幼男女,欲消滅疾苦者,無不隨感而應,遂心滿願。於是各處有心之士,群起而提倡佛法,明三世之因果,顯六道之輪迴;示娑婆之惡濁,表極樂之嚴淨,以期斯世之人,克已復禮,生入聖賢之域;了生脫死,沒歸極樂之邦。(《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十四第252頁 潮陽佛教居士林緣起序)

47、為什麼不能以念佛之特別法門,修通途之自力觀行?

身業專禮,口業專稱,意業專念。念至其極,則心佛外佛,一如不二。善導專修念佛證道,非自力證道之所能比。

善導專修,身業專禮,口業專稱,意業專念。念至其極,則心佛外佛,一如不二。其證道也,非自力證道之所能比。古人謂劣夫乘輪寶力,一日可以遍游四大部洲。何得以念佛之特別法門,修通途之自力觀行?光雖下愚,不敢肯許。倘以此一塵不染之清淨心,圓發三心,則現生親證三昧,臨終往生上品,便可豫為座下賀。一得之愚,尚祈矜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三第525頁 復法海大師書)

48、修淨業與學教有什麼不同?

學教注重開解,修淨業注重實行。

修淨業,與學教不同。一注重開解,一注重實行。縱有不知者且置之,再三看幾次,多有前後發明處。即令不瞭然,且體貼上下文義,當可以意會。(《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三第189頁 復穆宗淨居士書四)

49、禪宗與淨宗的宗旨有什麼不同?

禪宗以開悟為事,淨宗以往生為事。

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乃見自性天真之名字佛,非究竟涅槃、福慧圓滿兩足尊也。明心見性,是悟非證。悟後當須經歷十住、十行、十迴向,以迄十地、等覺,而了生死,學者切莫妄會。

古人謂西方極樂世界有一樂字,惜世人不能全身靠倒。大眾聞法有素,深望至誠懇切修持去。吾保將來,成佛有分。勉之哉,勉之哉!

宗門以開悟為事,淨宗以往生為事。開悟而不往生者,百有九十,往生而不開悟者,萬無有一。此義認不準,或致因求悟而反不以往生為事,則其誤大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五第592頁 復張曙蕉居士書八)

日者有居士詢餘祖師西來意、庭前柏樹子,彼實毫無心得。祖師之意,庭前柏樹子,巍巍大樹,學人當下即見,令人參而自得。不然,本明心地,無所發明,即見不過柏樹子而已。宗門所有言句,一一皆指歸即心自性,初無義路可以思量。明心見性,見性成佛,乃見自性天真之名字佛,非究竟涅槃、福慧圓滿兩足尊也。明心見性,是悟非證。悟後當須經歷十住、十行、十迴向,以迄十地、等覺,而了生死,學者切莫妄會。古人謂西方極樂世界有一樂字,惜世人不能全身靠倒。大眾聞法有素,深望至誠懇切修持去。吾保將來,成佛有分。勉之哉,勉之哉!(《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十四第365頁 世界佛教居士林觀音成道日開示法語)

下篇:印光大師傳戒煙妙方 上篇:至誠念佛,則雜念妄想悉漸消滅 歡迎轉載 聯繫方式 手機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