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苦海,非念佛莫出離

【原文】:

娑婆世界,以音聲作佛事,生死苦海,非念佛莫出離。而芸芸眾生,迷真逐妄,背覺合塵。久經長劫,輪迴生死。於是動我釋迦世尊同體悲心,特開信願念佛求生西方一門,俾上中下根,若聖若凡,同於現生,往生西方。其成就大機,頓證法身,俯提劣機,速出生死,一代時教,皆莫能及。

以故西天東土之出格高人,莫不以此自行化他,由其為入道之妙門,成佛之捷徑故也。二林居士,取佛菩薩立法度生之因緣,與歷代古德僧尼王臣士女,下及物類,念佛往生之事蹟,兼錄其宏揚淨土之切要言句,以成一帙,名為淨土聖賢錄。蓮歸居士,又為續錄,皆所以為迷背家鄉者作指南,為不識自己者作寶鑒也。

但以卷帙浩繁,不利初機。對鳧(fú)居士欲令初機易生信向,於彼正續錄中,略錄事蹟顯著者,二百餘條,附之以讚,名曰生西金鑒。冀閱者鑒古而懷景仰,詠嘆而悉興起焉,其意固甚深且遠也。昔子房欲破楚軍,遍令軍中同唱楚歌,楚軍聞之,皆動歸思。

況當此天災人禍,相繼降作,國運危岌,民不聊生,加以邪說縱橫,魔侶熾盛,邪正莫辨,無所適從之時。一聞極樂世界之劫外風光,本有莊嚴,能不同賦歸歟,以期樂我天真乎哉。倘閱者洞鑒夫娑婆極樂之利害,而反覆詠嘆之,吾知其求生西方之心,若決江河,沛然莫之能御矣。

【如誠法師譯文】:

娑婆世界,以音聲作佛事;生死苦海,不念佛不能出離。而芸芸眾生,迷惑真性,追逐妄塵,背離覺性,合於塵境。經長久劫,輪迴生死。於是觸動我釋迦世尊的同體大悲心,特別開啟一個信願念佛,求生西方的法門,使得上中下根,無論聖者凡夫,同在現生,往生西方。這個法門,成就大根機眾生,頓時證得法身,向下提攜劣機眾生,快速出離生死,一代時教,都比不上這個法門的殊勝。

所以西天東土傑出的高僧大德,沒有不是以這個法門來自行化他,因為這個法門,是入道的妙門,成佛的捷徑的緣故。彭二林居士,摘取佛菩薩,建立法門,度化眾生的因緣,與歷代古德、僧尼、王臣、士女,以及動物之類,念佛往生的事蹟,又錄出他們宏揚淨土真切緊要的言語句子,集成一冊,名為《淨土聖賢錄》。

蓮歸居士,又加以續錄,都是為了迷背家鄉的人作方向指南,為不認識自己的人作明鏡寶鑒啊!但因為卷冊浩繁,不方便初學之人。潘對鳧居士想使初學之人,容易生起信心嚮往,在彭二林的正錄,蓮歸居士的續錄中,大略摘錄出事蹟明顯昭著的,二百多條,附加上讚文,名為《生西金鑒》。

希望閱讀的人,鑒照古人而心懷景仰,讚歎歌頌而全都感動奮起,這個用意是非常深遠的啊!秦末,張子房想要攻破楚軍,命令全軍將士同唱楚歌,楚軍聽到之後,全都觸動了歸鄉之思。何況在這天災人禍,相繼而來,國運危急,民不聊生,加上邪說流行,魔友熾盛,邪正不辨,無所適從的時候。

一聽到極樂世界的劫外風光,本有莊嚴,能不同歸極樂家鄉,以期望樂我天真佛性嗎?倘若讀者洞察鑒照到娑婆與極樂的利益與災害,而反覆吟詠讚歎,我知道他求生西方之心,如同決堤的江河,洶湧盛大而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抵禦了啊!

生西金鑒序(後改作淨土清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