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無常到,君向何處去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佈時間:2014-7-13 20:13:39 简体字 

不期無常到,君向何處去

二〇一三年舊曆新年之後,我先後遇上三位有緣老人去世。春節本為歡聚日,卻有傷心離別事。足見世事無常!

古人說:斗甚狠來爭甚強,百年渾是戲一場。頃刻一聲鑼鼓歇,不知何處是故鄉。

不知何處是故鄉,這就慘了!人一生下來,就注定了要「去」,也就是所謂離世——離開這個曾經生活的人世間。雖說都是離世,但是各人離去的種種經歷以至於所去之處,差別就大了!

這三位去世的老人,一位是我二舅,七十四歲;一位是我的蓮友劉宏信老居士,八十六歲;另一位是在他離世後我才「結識」的文善幫老人,一百零五歲。我將他們的事蹟略記於此警醒眾人,同時勸勉蓮友:此生遇淨業,當勤修行之。不期無常到,君向何處去?

匆忙而去的二舅

二舅的父親在他的子女還很小的時候,就被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抓了做壯丁,外公一直杳無音信。二舅曾對我說:「老的(即二舅父親)託夢來叫我把他收好埋了。」但是,二舅不知道父親的屍骨在哪兒,所以一直無法完成這個任務。我外婆去世時,子女四人中年紀最長的是我母親,也才十來歲。二舅經歷了怎樣的苦難,不難想像。二舅從小木訥,不愛說話,早年挖煤,辛辛苦苦幹了很多年,存了幾千元錢。但是娶不上媳婦。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他已年過四旬,才經人介紹與一位帶了兩個小孩的寡婦結婚。好歹也算成家了,我們都很高興。去年七月,二舅媽去世,考慮到二舅一人在鄉下,生活不方便,我們當晚輩的才把他接到城裡住進老年公寓。進城後,我便勸他念佛。(說來慚愧,我本人雖念佛但並不精進,只是明白自身是生死凡夫,唯有念阿彌陀佛,仰仗佛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此生才能脫離生死苦海。)我還給他講了些因果的道理,並把《佛說阿彌陀經》的內容說給他聽。我勸他念佛,我問他:「二舅,極樂世界好不好?」

「好。」

「二舅,想不想去極樂世界呀?」

「想。」

我每次看到他,問:「二舅,您念佛沒有?」

「念了。」

這期間,我曾帶他參加過一次放生,也參加過一次助念。每次碰上他,我問他念佛沒有,他都說「念了」。二舅因從事挖煤得下職業病,瘦小的身體日益衰弱,我生怕他一不小心就會有閃失,所以時時刻刻提醒他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但是,他能不能明白我說的道理,能不能真正對生死輪迴的痛苦產生真切感受,是否堅持至誠地念佛?這些,我實在不得而知。

二〇一三年臘月三十這天,我打算去看二舅,我給他打了電話,我才知道,原來他已經離開城裡,到了鄉下的繼子家去了。正月初二的早晨,又接到二舅繼子家的電話,說二舅已經去世了!

聽人說,初一這天,二舅去祖墳上燒了香,人們見他有些累和喘氣,但也沒什麼大礙。初二的早晨,繼子煮好面條,去床邊請他起床。大聲呼喚卻沒聲音,用手探鼻孔,發現二舅已經沒了氣息,又摸心口,僅存一絲熱氣。據推算,二舅去世於初二凌晨三時左右。

人生就是這般無常!

前段時間,我們永川的師兄物色好一處農家三層小樓,打算辦一個老年蓮友安養院。我想等它建好後,就把二舅接到那裡去與蓮友們終日念佛,然後就在那裡舍報,大家助念,去西方極樂世界。然而,二舅卻匆忙而去。我不知道他臨終時有沒有憶佛念佛。

二舅的喪事是按農村的風俗:匆忙換衣、殺生宴客、道士吹打、燈戲熱鬧等方式安排的。後來在清理敬老院二舅的寢室時,我們見到了他為自己和老伴摺疊的用來「寄庫」(寄庫,一種民間祭奠活動,指於生前預先焚紙錢、作佛事,寄託冥官,以冀死後取用。此時所焚之紙錢,稱為寄庫錢)的金元寶;而以前我見過的他的三張銀行存單,卻不見蹤影,他的繼子們去問了家鄉幾家銀行,可對方都說二舅沒來存過錢。

可憐的二舅,他就這樣去了,而我只能念佛為他迴向。我領教了業力的可怕。二舅「信、願、行」三資糧備辦得如何?他能夠去向哪裡?我則無法知曉了。

殊勝舍報的劉老居士

八十六歲劉宏信老居士的離世,是讓人十分羨慕讚歎的。

我甚至覺得,劉宏信老居士是一個奇人,她奇在哪些地方呢?

第一奇:被醫生判了重刑,她卻好轉成正常人。幾年前,劉宏信老人摔傷了,醫生根據當時的情況,判定老人「即使能活下來,也只有躺著」。然而,老人卻以實際行動推翻了醫生的科學論斷,又活了幾年,並且繞佛念佛不輸青年人!

第二奇:一說淨土法門,她就信,並且認真念佛,具足信、願、行。二〇〇九年,老居士經女兒、女婿介紹接觸佛法,女兒、女婿教她念佛,她說:「好!」從此堅持吃素,聽大安法師等法師的講法光盤,專修淨土,念阿彌陀佛。而且,她還勸孫輩跟她學佛。念佛堂一些六七十歲的老人常常為繞三圈還是七圈爭論不休,她卻以八十多歲的高齡跟著我們年青人念三個小時!一個七老八十的人,平生沒接觸過佛法,人一說,她就信。這奇不奇?

第三奇:真能放下。劉老居士每月工資兩千六百多元,她蓋舊被子,穿補了再補的衣服、襪子。除了每月兩百來元的生活費,以及春節給孫輩們壓歲錢,陞學發點獎金之外,餘下的錢都用作善款,放生、印經、供僧、助建寺院、資助貧困學生。她醫保卡上的錢大多數也佈施了。二〇一二年,她在北大讀書的外孫女考上了研究生,老人家獎勵外孫女一萬元,外孫女就用這一萬獎金供養三寶。可見,外孫女受老人的影響是多麼深。

經歷了一生滄桑,一向節儉的老人,能把自己好不容易攢的錢沒有任何所求地佈施,這算不算奇?

第四奇:雖死猶生,度化眾人。

劉宏信老居士在二〇一三年臘月二十七晚上摔倒,頭部受傷,送醫院急救後,她的後輩們完全尊重老人之前的意願,放棄進重癥監護室治療,回家進行臨終關懷。從臘月二十八開始,家人和蓮友們晝夜輪班助念。老人病重之際,人們從她粗重的喘息聲中,能很清楚的聽出「阿……」。大家都說,老人沒失去正念。

正月初二凌晨三點左右,老人舍報。筆者在正月初四的凌晨三時,夢中見到劉宏信老人,我見她坐在一張椅子上,穿著一身潔白的衣裙,她的臉白裡透紅,整個人,就像一個少女,美麗極了!然而奇怪的是,我就知道她是八十六歲的劉宏信老人,我問她:「劉老菩薩,你的皮膚怎麼這麼好喲?!」夢中,老人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對我笑了笑。我猛地醒來,有一個強烈的感覺:「老人往生西方了!」

記得二〇一二年的一天,我們在一起念完佛,我忽然對老人開玩笑說:「老菩薩,你生西方肯定有把握。我們永川還少有見到真實瑞相的,您往生以後要做個表率,示現示現!」

「呵呵,那當然好喲。」老人笑呵呵地回答,既不否定,也不肯定。現在想起來,老人的回答,頗具智慧。

從臨終關懷算起,蓮友們為劉宏信老人助念了七天七夜。助念期間,多位蓮友見到瑞相。其不可思議之處,這裡無法一一敘述。初四的下午,蓮友用紅外線測溫儀檢測,老人頭頂十七攝氏度,其他部位十一攝氏度。老人全身柔軟,手上的毛細血管泛出紅色,頸部、臉部的皮膚比在生時還要光滑細膩!

劉宏信老人往生的瑞相吸引了很多人前來參觀。蓮友們更堅定了念佛成佛的信心,一些沒有接觸過佛法的人,也不得不感嘆佛法的神奇。

一句彌陀念到底——無疾而終的百歲老人

一百零五歲的文善幫老人,家住重慶市江津區,聽說老人的故事時,他已離世。據了解,文善幫老人在八十餘歲才經兒子引進佛門。一位出家師父曾對他說:「除了一句阿彌陀佛,沒得哪個救得到你!」老人深信不疑。此後,他就一句佛號不離口。同時,老人也勸其他人念佛,「除了一句阿彌陀佛,沒得哪個救得到你!」文善幫老人常常用師父的話告誡別人。

據了解,文善幫老人一輩子不整人害人,有時候自己沒有經濟條件時,也要先幫助他人,難怪他入佛門如此容易。雖進了佛門,但老人的全部「學問」就是一句「阿彌陀佛」!連佛門中一般人都會念的《往生咒》,他也不會。經論對他來說,那更顯得遙遠。他常勸人念佛,也常勸人要行善、要正直、要忠厚。

「父親那句佛號,除開睡著了也許沒念,其他任何時候,都沒停。」文善幫的小女兒說。

一月十日,文善幫老人的小女兒回到娘家,老人就留她別走,讓她陪他念佛。一月十九日一大早,老人叫小女兒為他備辦後事,但他沒有生病。一月二十日上午九時,老人指著胸口說:「這裡不舒服。」「然後,他躺著吹了三口氣,就落氣了。」老人的小女兒告訴筆者。

這也太從容了吧!一句佛號,你還敢小覷嗎?

老人去世後,他的後輩們請了附近江津、永川的蓮友為其助念。舍報後,老人全身柔軟。三天後,鬍子長得更長,鼻孔中的細毛也伸長了出來,其面容是完全是一副「咧嘴而笑」的情景,讓人看了莫不歡喜。

「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只要念得熟,成佛尚有餘裕!不學他法,又有何憾?」文善幫老人的示現,讓人相信,這是真實不虛的!

《淨土》雜誌   文/能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