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退休婦產科醫生的懺悔

以下所述,是發生在我母親身上的真實故事。

因為母親退休前是一名婦產科醫生,所以我從小就在醫院長大。對於母親從事的工作,耳濡目染,至今猶有記憶。雖說我學習佛法已三年多了,但今年在母親身上發生的一切,才讓我開始真正見證了現實中的無常和因果,由此相信地獄就在身邊。

母親於二〇一三年五月在西園寺正式皈依,法名善保。這幾年,她有空就在家念佛、聽法、誦經。雖然認識一直在提高,但對於自己曾經的那段從業經歷,以及將會招感的果報,一直沒有深刻的認識,也沒有徹底地進行懺悔。她於二〇〇七年切除結腸癌腫瘤後,進行過三次化療。從二〇一五年七月到現在,因消化道出血,曾兩次入院搶救,病情危急!每次從死神手裡逃脫,對她來說都是一次懺悔往昔罪業和洗滌心靈的機會。

為了幫助母親早日懺除罪業、減輕痛苦,我一直努力修學,以所修功德至誠迴向給她及她的冤親債主,共修的師兄們也將每天所修的功德至誠迴向給她。我清楚,以母親目前的情況,隨時可能舍報。

隨著善根的成熟,母親終於認識到自己所造的惡業深重。帶著深深的懺悔心,以及勸人止惡行善的願心,她真誠地寫下了以下文字:

我已年逾花甲,退休前在蘇中地區一所中型醫院從事醫療工作。一九七二年,因醫護人員緊缺,醫院領導安排我到上級醫院進修婦產科。由於我比較敬業,誠實能幹,所到之處,帶教老師要做的人流手術都讓我操作,還手把手地教我。連中期妊娠、晚期妊娠、大月份引產也不例外。進修期間具體殺胎多少個,現在已經記不清了。

一九七六年前後,我回到自己工作的單位,小月份的人工流產手術已經可以獨立操作了。那個年代,我所在的地區和醫院執行計劃生育政策非常嚴格,未婚先孕及二胎等不符合計生條件的,一律要處理。大月份引產下來的孩子具體有多少個,我也記不清了。有的胎動都有,大點的連手術室的痰盂也放不下……記不清多少胎兒死在我的刀下。做婦產科醫生期間,經我手或配合其他醫生所墮的胎兒有近百個。我自己在生下一個孩子後因帶環懷孕,也兩次墮胎。以上種種殺胎、墮胎的罪行,真是數不勝數,回憶起來心情非常沉重。

一九八〇年後,因醫院缺少麻醉人員,我改做麻醉工作。四十八歲時,因老公患癌去世,我提前辦理了退休手續。光陰似箭,轉眼五十四歲,我患了結腸腫瘤,動了手術並進行化療。當時的經歷真是生不如死,特別是化療,讓我幾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自己真像身處地獄,倍受煎熬。

幸運的是,蒙三寶加持,當時在醫院認識的一位居士讓我誦《地藏菩薩本願經》,以懺悔罪業。因不懂教理,心不虔誠,幾年下來才讀誦了四十部左右。而癌癥康復後的數年間,我一直往返於家和醫院之間,去年體檢,又查出肝、脾、胃都有問題,且病情日益加重。在今年七月初的一個深夜,我因上消化道出血而入院急診,當時血色素僅剩三克多,住院期間又經兩次搶救。所幸有三寶加持,這幾次均得以平安度過。

出院後,我在家一心念佛、聽經、誦經、懺悔,並開始嚴格吃素。休養了幾個月後,在十一月初的一個早晨,又因嘔血被送到醫院搶救,再一次從鬼門關前經過。

現在,我才深刻認識到,自己遭遇的這一切全是因果報應。我的殺胎之罪實在是太深重、太殘忍了!殺了那麼多的胎兒,讓他們不能來到人間,讓他們慘遭碎尸、流血的痛苦!這些都報應到了我的身上……當年的同事中,做婦產科的總共四人,連我在內,患癌的就有三個,其中兩個是子宮癌,有一個四十多歲就去世了。

在此,我真誠勸請廣大婦產科從業者,請珍愛生命吧!放下屠刀吧!墮胎、殺胎的罪業是很深重的啊!同時也奉勸年輕的孩子們,請善待腹中的胎兒吧,這可是在戕害自己的骨肉啊!……

我目前在家休養,雖然看似與常人無異,但身體的那種痛苦是他人無法理解的,感覺到現在就處在無間地獄中,這就是我的報應!如果不是佛力加持,我是不可能支撐到現在的。在感受無量痛苦並真誠懺悔的同時,我也能感受到三寶的加持一直都在!感恩三寶,讓我能寫下這篇文章!阿彌陀佛!

母親形容自己的疼痛時,經常說自己是咬緊牙關在忍受,而每次誦經、聞思,就像給她的生命注入了新的力量,讓她能夠賴此減輕痛苦。母親幾次能從死神手裡逃脫,我覺得都是三寶加持的結果!這其中,師兄們的迴向也功不可沒。對此,我和母親都深深地感恩!

母親患病的經歷,讓我越來越感受到無常的真實存在,平時無法起用的法義,開始在心中有了力量。母親患病後,我參加了兩次臨終助念培訓。通過學習臨終關懷的相關流程,我對母親往生的信心也越來越強了!

在此,我特別希望母親在剩下的日子裡能夠精進修行,一心念佛,求生淨土,最終蒙佛接引!

謹以此文迴向給我母親曾經殺害過的所有嬰靈,我代她向你們真誠懺悔!願你們都能蒙佛慈悲接引,離苦得樂!同時,也勸勉世人皆能積德行善,減少殺胎、墮胎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