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一起至誠懇切,向師父拜年。向師父頂禮三拜,一拜。禮佛一拜。阿彌陀佛!

請就座,坐下來,首先讚歎諸位,在這個農曆年來這裡拜佛、念佛、拜三千佛,在座諸位!堅持下去,好好修行,將來一定成佛,師父先祝福大家。

今年是牛年,牛是很有耐力的。農曆年懂得來這裡用功拜佛,是最聰明的人!為什麼呢?外面都是擠車啦、堵車啦,世間人,每一個人的嗜好都不一樣。但是,我們有佛教信仰的人,知道外面堵車浪費很多的時間,不如來這裡拜佛,這是最聰明的!所以,在座諸位!拜佛的人是最有智慧的,既有福德,又有功德,又省時、省錢,又省力,又能夠修行,所以,農曆年這三千佛好好地拜,諸位功德無量!

我們今天非常高興,能夠請到我們法觀法師回來為我們領眾,我們感謝法觀法師!同時也感謝學榮師從印尼坐飛機回來,我們感謝學榮法師!也感謝在座諸位法師一起領眾,我們居士應當敬佛、敬法、敬僧,我們為法師鼓勵!那麼,最感動的,就是各位慈悲、各位尊敬的護法居士大德,能夠在這裡齊聚一堂,好好地用功,好好地拜佛,拜這三千佛。

我們拜佛的人,就應當參究最究竟義,我們不能一直停留在念佛、吃素、放生、戒殺、三皈、五戒、八關齋戒,我們應當往無上大涅槃挺進,這個才是真正的佛弟子。一切眾生所有的痛苦,出自於哪裡呢?有四個字,就是:堅固執著。

一切眾生的痛苦,來自於哪裡呢?就是無知,就是沒有智慧。世間人執著,修行人也很執著,對自己所修的法門,認為是最好的,認為自己是最有修行的,這個就是法上的執著。如果我們拜佛、念佛,不能悟到究竟義的時候,我們這個堅固執著,無論是法執,或者是對自己的法門上的執著,仍然放不下。為什麼?因為無量劫來,我們那個執著從來沒有放下。正因為處處執,堅固的執著,所以,我們的痛苦也就沒有停止,而且從來沒有停止過痛苦。

所以,佛陀告訴我們:執著像一把利刃,刺向自己的心,愈執著的人,這一把利刃就拔不出來,令心靈淌血。也就是我們的心靈一直在滴血,也就是痛苦、煩惱,到最後憂鬱癥,要靠藥物來控制,精神崩潰,把自己逼上死角。正因為我們的思想鑽牛角尖,堅固的執著。

有一次我們去蓮因寺,參加大專齋戒學會,有一個初學佛法的人,就在大眾這樣問了,問懺公說,因為他初學佛法,什麼都不懂,就問懺公說:「師父,師父!在大殿裡面有佛、法、僧,那麼,請問師父,大殿裡面的佛、法、僧,是不是佛最大?佛像最大?」懺公跟他講:「不是!不是佛最大。」他一直想,想不通:「咦?師父講:佛、法、僧,佛陀排在第一啊,為什麼佛像不是最大呢?」他是想不通,說:「師父,為什麼佛像不是最大呢?請問師父,那什麼最大?」所以,懺公就說:「佛像不大,我相最大!」說:「為什麼我相最大呢?」懺公就跟他回答:「人一生氣起來的時候,佛像擺一邊;人一憤怒起來的時候,什麼佛?我管他什麼佛,一切都拋在腦後了!所以,佛像不大,我相最大。」

換句話說,我們修行第一個步驟,如果不懂得要降伏自我,把這個我相好好地破除,我們的痛苦還是會繼續下去。所以,因此我們要了解,修行要修對地方。修錯地方,徒自疲勞,收不到效果,沒辦法解脫!我們要轉識成智,要從心性上轉,我們要轉煩惱成菩提,從心性上轉。我們轉的地方如果對了,懂得在心性上用功,一剎那之間就見道;修行方向錯了,就很麻煩!

舉一個例子,有一個人,小姐,沒幾歲,二十多歲,但是,體重太重了,一百多公斤,公斤喔,不是斤喔,太重了!大家就叫她說:胖妹,胖妹!就叫她胖妹,因為她很大、很粗,也很壯,二十幾歲而已,很壯!他說:「胖妹!你最近做什麼?」她公司的同事就問她說:「胖妹!你最近做什麼?」她說:「我現在運動減肥。」人家就問她說:「減肥?那你用什麼運動減肥呢?」她說:「我騎馬!」結果這個一百多公斤的小姐就騎馬減肥,經過了三個月,同事問她說:「你騎馬騎了多久?」她說:「我騎了三個月。」「那減肥成功嗎?」她說:「成績卓越,非常好!」為什麼績效卓越呢?她說:「因為那匹馬瘦了三公斤!」因為她不分日夜一直騎,騎到那匹馬瘦了,人沒有瘦,瘦到那一匹馬。就是說:減肥減到那一匹馬,好像減錯了地方,我們減肥,本來是要減自己的肥。

這個就是說:你修行如果修錯地方,那麼就是徒勞無功,虛度光陰,方向錯誤;修行修對了地方,單刀直入,契入心性,一念之間,即得解脫!所以,會修行跟不會修行,有天壤之別。

諸位!佛法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簡單。譬如說,為什麼念東方藥師佛?為什麼?為什麼我們要念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諸位!有一個修淨土宗來,我第一句話就問他,我說:「你修什麼宗?」他說:「我修念佛淨土宗。」我說:「《金剛經》講: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三心不可得,你用哪一顆心念佛?你說西方極樂世界,西方在哪裡?」西方在哪裡呢?方位是人定位出來的,如果極樂世界在西方,那麼,跑到極樂世界更西的地方,極樂世界就變成東方;如果跑到極樂世界的北方,極樂世界就變成南方;如果跑到極樂世界的南方,極樂世界又變成北方。諸位!西方到底在哪裡?法師回答不出來。

我們在佛學院的時候,一些法師在探討,我就提出問題,我說:「極樂世界是生滅法,還是不生不滅法?如果極樂世界是生滅法,那麼,我們去那邊做什麼?因為它也會毀滅啊。如果極樂世界是不生不滅法,極樂世界是不生不滅法,就當體即空,就無所謂來去、生滅、增減的東西,又為什麼要求生極樂世界?」有一個法師就回答,說:「生即是無生。」我說:「既是無生,為什麼要求生?為什麼?」旁邊有一個法師就說:「極樂世界是不可思議法!」我就說:「你用‘不可思議’幾個字,能度一切的大專生、知識份子、大學教授嗎?可以讓各階層的領導接受嗎?」嗯?諸位!您念佛念了幾年?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我就問:「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金剛經》講的: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諸位!現在正在念佛,念佛就是音聲。」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金剛經》是佛講的,淨土法門也是佛講的,這經典有更深一層的含義,諸位懂嗎?佛法不是拜迷迷糊糊的,是非常理性的,《金剛經》是佛講的,淨土法門的思想也是佛講的,這當然要有交會點,一定要有交會點!——它的交會點就是心性,就是佛心!

沒有交會到佛的心性,你講到哪裡也會卡住,你講到哪裡也會卡住,會卡住,講到哪裡你都會卡住!為什麼?不悟如來的心性,沒有證量,你不知道佛法的真實義,跟究竟的真實義是什麼。師父唱,我們就跟,師父講,我們就相信。因此,包括法師,我們要互相勉勵,佛法有它的深入義、究竟義,有它的善巧方便義。我們要好好地來冷靜一下,淨土宗、禪宗,它一定有交會點,沒有交會點,為什麼統統是佛說的?它的交會點就是佛的心性!只有悟到心性、融入心性,萬法才講得通。

我這一次去馬來西亞弘法,也是跟他們這樣講,南傳、北傳、藏傳,共一個佛祖,八大宗派共一顆佛心。離開了佛的心性講法,是外道,哪一宗都要會歸心性,叫做正法。沒有一宗,不是會歸到佛的心性。所以,佛教界的混亂,乃至於出家跟出家、在家居士,發生種種不愉快,統統是人的問題,跟佛陀沒有關係,跟法也沒有關係,都是人在搞的!今天的這個道場哪個比丘,或者是合不來,有不愉快的事情,哪個人…這只是修行方便,種種不同,他能夠離開佛的心嗎?所以,爭執其實沒有任何意義,爭執是自我心性的分別,無關餘處。

好!心性是交會點,我們慢慢來理解,西方是什麼意思。西方,它的重點,這個‘西’。白天我們來工作,到下午傍晚的時候,太陽西下,大家萬物就要休息了。喔!西方是表法的,是表示歇即是菩提,一切修行人所應當去的地方,就是極樂世界,它是表法的。那麼,為什麼說十萬億佛國土呢?那就是表示十惡,意思就是:造十惡的眾生,就離西方極樂世界愈來愈遠……方位本是人所定位的,方位本是不固定的,這邊是東邊,這邊是西邊,這一轉過來的話,你這邊又是東邊,那邊又是西邊,我看出去的,跟你看進來的,方位又不一樣,因為定位不一樣。所以,我們一定要有透視的觀念,就是講東、南、西、北這個定位,那只是一種方便而已,這是表法的。知道嗎?慢慢地去理解這個道理,才是不愧為一個真正的佛弟子。

佛陀講的,《金剛經》講【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這一句話的意思就是說:如果有人用看得見的色法、緣起的色法,要去看佛,或者是用音聲求我,或者是用這個音聲來求佛······因為音聲是剎那生滅的,色相也是剎那生滅的,色相是剎那生滅的,緣起的音聲也是剎那生滅的,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這個人,邪道就是心外求法,因為在緣起緣滅迷失了,是人行邪道。為什麼?不是佛道,不能見如來,沒有辦法見到自己的清淨自性。見如來不是見到外面的佛。

再講一遍:如果有人想要用色法來見佛,或者是用音聲來求佛,這個人走錯路了,是行邪道,絕對看不到真正的佛!為什麼?音聲是如幻的。諸位!好,聲音,譬如說右手沒有聲音,左手也沒有音聲,對不對?沒有音聲。我如果把二個手掌合起來,啪!音聲就跑出來,音聲,因緣,啪!因緣生,聲音就顯現。緣起就如幻,就不是實在的東西,知道嗎?音聲一拍,啪!右手也沒有聲音,左手也沒有聲音,對不對?啪!聲音顯現,因緣生了聲音顯現,可是,剎那生,剎那就怎麼樣?就滅,萬法也是這樣子的。那麼,這個音聲加上音樂的話,砰恰、砰砰恰……我們又覺得說它好像有生命一樣,我們隨著節奏會舞動,其實我們迷惑了,在每一個剎那之間,其實都是永恆,只要你不住著。

所以,見性之人、大悟之人,於剎那間,即見永恆。也就是說,開悟的聖人,於剎那之間,就見到清淨自性。清淨自性就是亙古以來、無量億劫以來,它就是一直存在,解脫的真實相。佛陀為什麼叫做實相?諸法實相,佛陀當時在世是用「諸法實相」,用今天的名相叫做「真相」,事情的真相。

人生宇宙的真相是什麼?人生宇宙的真相,就是萬法都是假相,沒有一法是真相,每一種相,都是顆粒微塵所構成的緣起的假相

這個世間,沒有一種東西是真實性的,因為它是剎那生滅的,它是緣起緣滅的。換句話說,萬法都是敗壞之相。一定會毀滅,一定會毀滅!

好!回過頭來,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為什麼我們現在統統要念佛?為什麼我們鼓勵人家念佛?為什麼?很簡單,就是因為眾生的妄想太多!諸位!我們要求的很少,但是,想的太多,我們的需求其實很少,可是,我們的妄想太多,這個就造成理想跟現實的落差,會產生種種的痛苦。我們之所以產生種種的痛苦,其實是我們「需求」是很少的。意思就是:我們人生的食衣住行,要用到的東西其實是很少的,一碗飯吃就飽了,那個床鋪一睡就夠了。可是,我們不是,我們每天那個妄想啊,我們需求的其實很少,需要的東西其實不多,但是,我們的妄想太多。因為妄想太多,所以,現實跟理想太嚴重的落差,我們的痛苦一直沒有辦法擺平,每天都在幻想當中這樣過日子,今天不好好地過日子,一直想在明天,明天不好好地過日子,一直想到明年。一切眾生都是這樣子,往前一直存在著一個幻想,卻忘記了現在的日子好好地過,很可惜!

所以,在座諸位!念佛,這一句,就是因為佛陀知道眾生的妄念太多,所以,你要想色聲香味觸法,住著那個,不如你就執著這一句阿彌陀佛。所以,執著這一句阿彌陀佛,理事統統兼顧!為什麼?你妄想太多,不如念佛,這一句佛號,你既然沒有見性,沒有辦法達到無念,那就用這一句佛號來攝心,身口意慢慢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妄想因為太多,所以就集中火力,念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

但是,我告訴諸位:只有念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並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今天家庭所發生的問題,絕對不是念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解決所有的問題,要用佛的大智慧!諸位!不可以把三藏十二部經典的大般若智慧丟掉,只有念這一句佛,那個不行!也不可以把經教統統丟掉,只有念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也不行。除非說我們的年紀真的很大很大了,實在是沒有時間,來不及了,否則我們對佛的心性,應當好好地理解跟體悟,要不然處處講不通!

所以,有一個人就來問師父,就說:「慧律法師!你只要證明極樂世界確實存在,我就相信!」我跟他講:「要相信極樂世界,那個是需要有證量的,佛法裡面分四個步驟,要信、解、行、證,你講這一句就不相信了,信心就不具足。」信心,第一個,要對佛的語言相信,深信不疑。第二個,要解,你要懂得經教上,自己要真正地下功夫去解。要行,要真正地念佛、禪修,攝心念佛,今天真正地觀想念佛、觀像念佛、實相念佛都可以,或者是出聲大聲念佛。要去實證。信、解、行,深信淨土,要解淨土法門,要去行,正行,還有助行,要行善。最後到證,證,當我們心達到一心不亂的時候,原來西方就在目前,就在當下。所以,多少人見到西方大的境界,這麼莊嚴的境界,偉大的境界,就發現說:「喔!佛語不虛,佛語不虛! 」

以前有一個人專心地念佛,專心地念佛,他專心地念佛……很用功,非常用功地念佛,結果很奇怪,他房子的四週圍都長滿了蓮花,再來,長滿了一些藥草,可以救人的藥草,他就是一直專心念佛……就是很不可思議!大陸有一個人來感謝師父,感謝得不得了!他怎麼感謝呢?他說:「師父!非常不可思議!」他說:「我爸爸一生一世從來不念佛,也從來不信佛,有一天突然間往生了,突然間倒下去了,全家人措手不及,倒下去的時候,嘴巴開得很大,眼睛睜得很大,全身跟臉都發黑,全身都發黑!」全家人都不信佛,也沒有人念佛,怎麼辦呢?他正在很傷心的時候,因為這個人信佛也不是很深入,「我爸爸死相這樣難看,那怎麼辦呢?」也沒有人助念,全家人也不信佛。後來他就想到說,我們那個同參道友,有一天告訴他說:「這個是慧律法師加持的咒輪,很不容易從台灣請回來,這個跟你結緣!」他也漫不經心地把它收下來,就放在口袋,回去的時候抽屜裡面亂放。他突然想到說有咒輪,突然有這個咒輪,去想到有這個咒輪,在沒有人助念,莫可奈何之下,他就把這個咒輪請起來,這個時候試試看,他也不懂得咒輪有什麼功德,他就試試看,就把這個咒輪在他爸爸前後左右這樣晃,晃一晃,沒有人教他這樣,他就劃來劃去。最後他這個動作做對了,把這個咒輪放在他爸爸的胸口,放下去,沒有人念佛,他就自己念,阿彌陀佛……自己一個人念喔!奇跡出現了,眼睛閉起來,嘴巴閉起來,他這個氣色,經過了十二個鐘頭這樣一直念,因為他很孝順,面貌如生,整個村莊的人統統信佛,說:「喔!這個咒輪這麼偉大、這麼厲害!」——只有這樣的因緣而已喔,更何況說大家在座諸位,你在這裡拜三千佛,在座諸位來解佛意,悟明心性。在座諸位!往生沒問題!(眾鼓掌)

那麼,這個是舉個例子。接下來我們經典,《金剛經》或者是禪學,都叫我們【離一切相,即名諸佛】。既然離一切相,我們為什麼又要念佛呢?念佛就是音聲相囉!是不是?念佛就是音聲相囉!諸位,離一切相,即名諸佛,這個是站在究竟本體角度講的。離一切相,即名諸佛,如來者,即諸法如義,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是如來。離一切相,即名諸佛。那麼,為什麼我們現在一直在念佛?念佛的重點在哪裡?就是叫你離一切相,心中只有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知道嗎?這個就是一體兩面,當你專心念佛的時候,一心一意求生極樂世界的時候,你就不會在意這些鑽石、名牌、這些玩樂,你統統不會在意這個。所以,用這一句念佛,執著這一句佛號,記得!其他什麼統統不要執著,這個就等同不執著,能夠理解這個道理嗎?當我們全力以赴地執著這一句佛號,就等於其他的東西都不執著。所以,因此念這一句佛號,也是會歸心性。因此淨土宗跟禪宗,其實是一不是二,禪是佛的心,念佛也是佛的心,我們用心性在念佛。

所以,要了解,即心即佛,就是我們所講的一心不亂。即心即佛,就是我們淨土宗所講的一心不亂,南無阿彌陀佛……我們的心在念佛,嘴巴把這個音聲念出來,心再想回來,再攝受回來,對不對?南無阿彌陀佛……一心不亂,諸位!現在的心中全部是阿彌陀佛,難道不是即心即佛嗎?所以,就是佛的心性。因為我們淨土宗有善巧、有方便,眾生堅固的執著,佛就知道讓你執著,你執著這一句佛號,其他什麼統統不要執著,你的財產帶不走,你的美貌帶不走,你一定會變成一堆骨頭!在座諸位!你只要牢牢記住:世界上沒有一種東西是我的。

佛陀在經典裡面講,說那些愚癡的人,每天都會講:這是我老婆,這是我妻子,這是我的房地產,這是我的首飾、金銀財寶,這是我的名牌,這是我的車·······以前的車就是馬車、牛車、羊車、大白牛車、鹿車或者是象。佛陀說,愚癡的人,每天都會講,這是我妻子,這是我老婆,這是我的房地產,這是我的車子,我的金銀財寶!世尊說:此人尚不了解自己,臨命終的時候,四大分離,五蘊崩散,崩散了,一切慌亂無主,‘我’在何處?智者不作如此之說,智者知一切法無我。

所以,智者不作如此說。不說:這是我的老公,這是我的金銀財寶。諸位!這個世間,沒有一樣東西是我的。這個世間,沒有一樣東西是你的,不然你說來聽聽,這個世間,哪一樣東西是你的?你冷靜一下,這個世間,哪一樣東西是你的?冷靜一下,你會發現,沒有!沒有。

那麼,我們今天念東方藥師佛,藥師佛,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東方,那是表法的。我們早上起來,看到了東方太陽出來,見到了陽光,太陽是表示萬物所依,也就是東方藥師佛就是表新的希望,一日之計在於晨,早上起來,我們充滿活力,洗洗臉、刷刷牙,準備上班,充滿活力,我們一天的開始,表示新的希望,我們向著陽光,所以,念藥師佛表示向著陽光,要消災,要延壽,能夠得福也得壽。所以,東方藥師佛表福跟壽,消災延壽。

諸位!先保命,再談佛法。一定要先保命,你才有辦法談這個佛法。我們很多人修學佛道,吃素以後把身體搞砸了,去年來看的時候,他的臉色還好,今年來看的時候,哇!這個臉看起來好像快要往生了,怎麼會吃素吃到這樣子的臉有菜色呢?是不是?健康第一,佛法第一,諸位!你要記住師父這一句話:先保命,再談佛法,你沒有命,談什麼佛法呢?你沒有這個健康的身體,你怎麼拼呢?哪有辦法呢?諸位!吃素不是叫你吃得昏頭轉向的,不是這樣。我以前也實在不太了解、不太重視,像我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因為逢甲大學它有素食團,那時候還沒有,大二的時候才建立,我大一就開始吃素……那就隨便吃了,我媽媽也沒寄多少錢給我,家裡也窮,身上也沒錢,就簡單吃簡單吃。我告訴你:簡單到最後就會不簡單!每天都腹瀉,東西隨便吃,吃得很少、很簡單,還要課業要用功,還要去李炳南老居士那邊(慈光圖書館),還要去懺公那邊幫忙,就這樣子,結果造成營養不良,多麼地嚴重啊!上廁所的時候一起來,哇,真的入佛的境界,分不出東西南北,暈頭轉向的,真的是這樣,真的是這樣。

所以,還是懇請諸位,把身體照顧好,先保命,再談佛法,這個是很重要的觀念。吃素很好,師父讚歎你、隨喜;但是,你一定要把這個營養顧好,還沒有進入聖果,還是要按部就班來。如果你是證聖果,已經是聖人了,有那個超強的定力,那個就沒有話講,就另當別論了。

再來,我們每天念的西方極樂世界,這個西方,它是表法的,重要是講:歇即是菩提!晚上大家下班了,太陽西下了,晚上要休息,下班的時間到了,西方就表示一切修行人所應當去的,止息的地方,是一個很莊嚴的地方。所以,西方就表示歇即是菩提,一切眾生、萬物止息的地方、歸止的地方,所以,西方極樂世界也是表法的。所以說:真正的西方在心性,只要不造十惡業,要行十善業,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同時懂得放下,用佛的智慧,歇、放下,西方就到!所以,許多人不了解:悟明心性以後,念佛更猛、更利,猶如帶角虎。懂得禪法的心性,能破除一切無明煩惱,再來念佛,這個生死就得自在,往生更有保證!

太多人的觀念嚴重地錯誤,就是我這個圖書館一放,統統放淨土宗的。再來就是念佛的,你只要這一本書寫個「禪」,一個字都不行,統統收掉,統統排斥!只要拿到VCD、DVD,一講到禪,統統燒掉,統統放掉。他認為這個不是真實的修行,只有這老實念佛,老實,南無阿彌陀佛……這個才是真正的老實修行。諸位!是這樣嗎?你今天如果念佛念得煩惱不斷,算老實念佛嗎?有一個在家居士來到這個地方,我說:「居士!你拿那個念珠做什麼?」他說:「我念佛啊!」我說:「你每天都做什麼?每天都在做什麼?」他說:「我就傻傻地念佛啊!」我說:「傻傻的不是佛!」誰說是傻傻地念佛?傻傻的不是佛!誰說是傻傻地念佛?應該要聰明地念佛,要大智慧念佛,傻傻的怎麼會是佛?傻傻的是愚癡,怎麼會是佛?不是這樣的!對不對?

要用大智慧念佛、大自在的心念佛。真正念佛的人,是大智慧的人!所以,淨土宗跟禪宗是一,它不是二!諸位,你說:「我專修念佛!」真的嗎?「我老實念佛!」真的嗎?你真的老實念佛嗎?你專心念佛,真的很專嗎?他說:「我專修!」我說:「沒有妄念叫做專修。」你懂嗎?

沒有分別心叫做專修。妄想不起,專修,時時刻刻統統是專,不是經典念少一點叫做專修

我看了那個日本,日本有傳到台灣來,傳到台灣來,傳到台灣的那個書籍,我拿到,也看了,台灣也有人這樣一直弘揚,我們對不同的種族跟文化,都非常地尊重。但是,那裡面寫的那個知見,我們不敢認同!他寫的那個書非常地極端,極端到就是說,你只要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三藏十二部經典都可以丟掉,你只要念這一句……日本傳來的,你只要這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大般若智慧也不需要,統統不需要。寫到非常地極端,看了難過,這樣佛教不滅亡才怪!佛教這樣下去,你一個佛弟子,只知道念南無阿彌陀佛,人家一問三不知,你佛教怎麼興盛呢?

我不是說念佛、念南無阿彌陀佛不好,我本身也念佛,對不對?我們念佛要經教通達,悟明心性,要了解整個大格局、來龍去脈,歷史、背景,整個都非常清楚,我們講起來鏗鏘有力!對不對?有所本。若不見性,說法無本,我們說法有所本。

所以,很多人學佛都用感性,而且寫出來的註解也很(讓人)難過!日本的這一本還很好的,還不錯,有一天我看到一本註解,《大珠和尚頓悟入道要門論》,你不知道,寫這本書的中間,他把它隔開來,也不曉得是哪一個天才,中間把它隔開做什麼?用自己的知見註解,用自己的知見這樣註解,寫的實在是……不會講!是邪魔外道,那穿梭進去的,完全一點正法思想都沒有,他把大珠和尚的寫一段,再來,把自己的知見加進去,再來,大珠和尚又一段,又把自己的知見加進去,我在101室打開一看,完了!我告訴101室:統統放火燒掉,一本都不可以留!末法時期已經很可怕,為什麼?只是想表現一點,表現一點沒有關係,依法不依人嘛,如果你有能力,表現一點,這何妨呢?但是,你寫的那個根本就是邪知邪見,壞佛的正知正見,壞佛的正法,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所以,看了讓人心疼,看了讓人難過。因此書寄到這裡來,統統要師父先過濾,統統要先師父過濾,那個把大珠和尚,這麼好的一個祖師大德的這一本論典《入道要門論》,搞得這樣四不像,加一些儒家的、加一些神教的,加這是什麼東東呢?很可憐!

尤其在我們這個時代,要修行,找一個善知識還真的很難!所以,我在馬來西亞就跟他們講:跟著一隻野狗跑,你會發現一堆屎;跟著一隻老虎後面跑,你會發現一大片的森林。一大片的森林就是佛的知見。在座諸位!我們就是跟著佛陀的知見在跑,這樣跟對了才是重要!初學佛法的人,自己沒有能力分辨的時候,一定要跟從善知識,選擇一個優良的、好的善知識、環境,這樣契入,一輩子都不能離開,要不然的話,會死得很慘!你根本沒有能力分辨哪個是正,哪個是邪。

再來,我們今天初一,是誰的生日呢?彌勒佛的生日。其實那個是表法的,彌勒佛有沒有再出世到我們人間呢?沒有的。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普賢菩薩,也沒有出生到我們的世間,阿彌陀佛也不是我們這個世間的,這個都是釋迦牟尼佛介紹的,「當來下生彌勒尊佛」,就是釋迦牟尼佛介紹的。釋迦牟尼佛介紹的彌勒,我們一般的畫像,就是肚子大大的,背個包包,好像萬應袋,你有所求,他有所應!對不對?畫像都是這樣畫的,這是表法的。所以初一,因為大家統統是歡喜來拜佛,因此佛教就把農曆一月一日定為彌勒菩薩的生日,令眾生歡喜。知道嗎?所以,這個生日是表法的。那麼,像觀世音佛誕日,阿彌陀佛誕辰日,這個都是表法的而已。阿彌陀佛也不是出現在我們娑婆世界,哪有生日?觀世音菩薩也不是出生在我們這個世界,他哪裡有生日啊?大勢至菩薩有生日啊?他哪裡有生日?佛弟子要先釐清這一些觀念,不要只是傻傻地拜佛,傻傻地吃,傻傻地回去,又傻傻地來。從頭到尾都傻呼呼的,搞不清楚狀況。是不是?

拜佛的人,要有智慧,要有正見。我們八大宗派,完全不能離開佛的心性來修行,南傳、北傳、藏傳,共一個佛祖,八大宗派共一顆佛心。修行,知見決定一切;處世,態度決定一切。修行,知見決定一切,也就是說:你這個起步一定要正,要有正知正見的大善知識引導。所以,修行,知見決定一切;處世,態度決定一切。我們待人要誠懇、要真誠,在事相上必需如此。

好!若論究竟義,諸位!求佛失佛,求法失法,求僧失僧,求大涅槃,得生死業。真求法者,二六時中無所求。

體會得出來嗎?真的悟明我們的心性,求佛失佛,求法失法,求僧失僧,求大涅槃,得生死業。不造生死業,即得大涅槃。求法者,二六時中無所求。為什麼?一、從理上來說,我們的覺性就是佛,般若就是法,和合無諍就是僧,自性本自具足三寶,這是理上來講。再講一遍:覺性是佛,般若是法,和合無諍就是僧。所以,真正的僧,是我們心性當中那一顆無諍的心。所以,在座諸位!我必需告訴你,一輩子你要記住的話,底下這二句話你背得起來,一輩子修行就立刻立竿見影,就會成功。第一句話:大修行人不見眾生過;第二句話:大居士絕不說僧過。二句話,你要刻在你的腦海里面,時時刻刻這樣提醒自己。

為什麼大修行人不見眾生過呢?因為見眾生過會污染我們自己,別人的是非恩怨,跟我們清淨自性是完全沒有關係的。所以,真的修行人,別人的缺點,看到當作沒看到;是非聽到,當作沒有聽到,統統不知道。放下,守本真心,守住這一顆心,這個是真修行人,這個就是真修行人。

大居士絕不說僧過,因為我們出家人還不是聖人,你一定要記得:所有的出家人,他不是聖人!僧團裡面會有一些意見,或者是不愉快的看法,這個是難免的。再來,出家的素質良莠不齊,就像計程車司機,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計程車司機統統是好的,可是,你出一個司機是品行不好的,作奸犯科,報紙一登、電視一放送,明天沒有人敢坐計程車!這是為什麼?少許的惡劣的份子,會破壞司機的形象。出家也是這樣子,你不可能說百分之百的所有的出家人都是聖賢,這個沒有辦法這樣子的!

從清朝廢掉出家人的制度,以前的出家人要考試的,要考試的,要嚴格的篩選,後來在清朝,大概在雍正皇帝的時候,廢掉僧伽的制度,從此以後,三教九流統統可以出家。所以,這樣子就很麻煩了,有好處,就是萬法平等,但是,沒有好處就是說,三教九流,龍蛇混雜,魚目混珠,我沒有飯吃,我也來現個僧相,混一口飯吃,這個就麻煩了!可是,我們沒辦法,他這樣,法令上沒有說這樣不可以啊,就混在佛門當中。但是,有的人習氣,雖然剃度了,習氣也很難改,有時候亂做,亂做以後,出一個,一萬個人裡面出一個,你就麻煩了!對不對?在台灣媒體一報,麻煩了!

所以,要先守住,為什麼大居士絕不說僧過?因為少許的個人行為,無關於正法的真理的弘傳。所有的是非恩怨,跟佛沒關係。知道嗎?所有的這些,出家人少許的這些讓人不敢苟同的舉動,也無關於我們的正法。所以,我們依法不依人,要對佛有信心,對法有信心,對多數的僧寶要有信心。這樣子的話,觀念就正確!所以,大修行人不見眾生過,大居士絕不說僧過,這個是很重要的!我們沒有辦法轉大法輪,做大功德,但是,我們也不可以作為佛教的罪人,到處傳是非,到處這個道場批評這個道場,這個法師批評……居士這個話‘提來提去’,這個‘提來提去’國語我就不會講,提來提去?這個國語也不曉得怎麼講?就是說搬弄來搬弄去。是不是?搬弄來搬弄去,喔!這個罪很重,這樣會斷了眾生的法身慧命的。

所以,諸位!弘法、護法,從我們本身自己做起,記得!一個眾生的法身慧命都不可以斷,你碰到這個初學佛法的眾生,你只可以講正面的,不可以講反面的。你講正面的,他有信心,你講反面的,他就對三寶失去信心,你斷了他的法身慧命,你負責!要不然誰負責?當然你負責啊!是不是?佛教要愈來愈興盛,要愈來愈旺,諸位!要講好話,尤其今天是新春,我們準備了二○○八年的義工開示《「我」不屬於這個世間》,目前在台灣、大陸反應都非常地好,有那一片,我們等一下請出來跟大家結緣,結緣。

在事相上來講,有佛、有法、有僧。佛就是我們的佛像,佛已經入涅槃了,佛已經入涅槃了。在佛經上有一個名詞,叫做‘出佛身血’,說佛在世的時候,如果讓佛陀出一滴血,這個就是逆罪,無間地獄的罪,讓佛滴一滴血。那麼,我們現在佛不在世,我們就用佛像,今天用噁心毀壞佛像,等同出佛身血!所以,這個處理佛像,你要好好地處理,處理經典,毀壞的經典,你要好好地處理/很多人很不好的習慣,這佛像壞了、舊了,颱風後,一大堆統統寄到文殊講堂來。經典壞了、不念了,他去請新的,那些自己寫了種種的字,像鬼畫符一樣,還貼了膠帶,那個又颱風的水浸到、浸泡到了,要爛又不爛,佛像要爛不爛,統統給你寄到文殊講堂來!是什麼?怎麼可以這樣子自私自利的?你不要的東西寄到講堂來,你有罪。

我教你好好地處理就好。佛像不可以隨便火化,除非你壞到實在是很嚴重了,恭敬心火化,這是不得已的。佛像的處理,還有經典的處理,這是佛像,是我們依止的聖人,為何我們對佛像敢不恭敬呢?我們對經典,這是我們解脫生死的法寶啊,怎麼可以對經典不恭敬呢?知道嗎?好!那我們怎麼處理佛像跟經典呢?

諸位!從古大德有二種處理方法,還有一種不得已的處理方法。第一個,你要處理這個佛像,毀壞的佛像,還有經典,第一個,就到山上,要到很遙遠的山上,山上沒有人到的地方,把它挖一個洞,就是說你把它打包裝箱,挖一個洞,就是人家不可以踏到的地方。把佛像,毀壞的佛像、經典,毀壞到不能看了,把它裝箱,拿到山上埋起來。有的人講說:「我去哪裡找這種山上?我家只有十幾坪,你叫我放哪邊啊?」如果你家有四合院,或者比較寬的地方,打包起來暫時放著,等因緣,放著等因緣,不可以隨便丟棄、毀壞,像垃圾車來,你就是跟著垃圾車丟,這個有罪的,不行的!

來,再來,第二點處理的方式,處理的方式就是說:也是一樣打包裝箱,毀壞到很嚴重,沒辦法看,沒有辦法拜的佛像、經典,第二點,怎麼處理呢?把它打包,打包以後,請這個船到海邊,僱一艘船,船,記得那個包,包包,要扣上重的石頭,扣上重的石頭,很重的石頭,不能讓它浮上來,扣上重的石頭,綁上很重的石頭,到河的中間,虔誠心地念佛。我們的心,這樣子怕人家踏到,或者怕人家不恭敬,我們是用最恭敬的心,怕人家毀壞佛、法、佛像,還有這個經典,到河的中間,恭敬心念佛,推下去,讓它沉下去,自古以來,都是這樣處理的。

好!那麼,有的人不得已的處理的方式,就是說佛像不小心毀掉,燒掉一半了,小朋友亂玩燭火,結果把他家的佛像燒掉一半,或者是燻黑了,或者是經典,實在是破爛不堪了,我們也沒有山上,也沒有去海,那就是很不得已的處理,那就是非常恭敬心地用一個盆子,用一個盆子把它火化,這是至誠恭敬心地火化,這是很不得已的處理。最好不要這樣處理啦!印光大師也沒有這樣子,印光大師的觀念是說:再怎麼樣破舊的佛像,都不可以燒,不可以破壞。那這樣的話,我們現代印刷很發達,一天就印很多很多……你沒辦法恭敬心地把它銷毀的話,那麼多毀壞、破壞的佛像怎麼辦?我們不是對佛不恭敬,對不對?我們是真的很恭敬,可是,印光大師還是反對,他還是反對,反對的時候,這個就是要好好地處理。

我已經教你們怎麼處理方式了,你們不要一直把它寄到我這裡來,拜託,拜託,拜託,拜託!真的!我們再幾分鐘就要給大家午供了。那麼,不可以噁心壞佛像,不可以噁心壞了大藏經,不可以起噁心譭謗僧寶。壞了佛、法、僧,就像壞了樹木的根,這一棵樹是沒有辦法成長的。諸位!壞佛、壞法、壞僧,整個佛教就直接宣佈死亡,沒有三寶,這個世間就昏天暗地,宇宙當中就沒有真理,就沒有真理。

那麼,我們修行人總是要修一些福報。諸位!見性大悟之人,是眾生的良田;意識心分別修行的人,是眾生的劣田,這是指出家人;邪知邪見,壞佛正見是惡田。諸位!佛陀告訴我們:連佈施都要用智慧。再講一遍:見性大悟之人、聖者,是眾生的良田。也就是說,同樣供養,種下這個種子,這是良田,就能開花結果,譬如說佛陀。所以,在座諸位!我們初一、十五有因緣,我們家裡如果有供佛像,不要忘記了就說:「哎呀!佛也不吃這個!」也不可以這樣,我們家裡有佛像,就應當買一些水果、鮮花表示,因為我們要求福啊,心中有佛啊。所以,初一、十五,記得!要買水果、鮮花、水來供佛,因為佛是見性大悟之人,是眾生的良田啊!是不是?佛雖然離我們遠去,可是,他的法身永存,他的智慧、法身永遠存在。

因此我們要如此地修福,初一、十五,或者是佛菩薩聖誕,買水果、供花。如果實在是沒有錢,沒有錢也沒關係,用三杯水,用三杯水,說:「師父啊!我連那三杯水都沒有,那怎麼辦?」我說:「你騙誰啊?你每天都要喝水,你連三杯水都沒有?」礦泉水沒有喔!對不對?那你不要喝,給佛喝!連那三杯水都沒有,你開什麼玩笑?要用三杯水,好好地在佛前念佛!知道吧?因為見性大悟,是眾生的良田,我們要常常禮佛、拜佛、修福。那麼,祖師大德有大修行、見性,我們應當恭敬供養。

第二點,意識分別心修行,是眾生的劣田。雖然出家,可是,不見性;雖然修行,可是,某一個角度,他還是很執著。可是,他現出家相,還是眾生的福田,只是種下去,他將來的善果還沒有那麼強大。如果說今天佛在世,大家搶著要供養,不得了,一粒種子萬粒收啊!可是,佛不在世,佛不在世,找大修行人供養、找僧團供養。

再來,如果是邪知邪見,偽造沙門,壞佛的正見,諸位!這個不行,這個不能供養!佛陀說:包括佈施,統統要用智慧抉擇。有的人講說:真佈施不怕假和尚。錯了!你搞錯了!真佈施才要怕假和尚,真佈施要怕假和尚。

什麼是佛?寂滅的心是佛!就是佛的心,寂滅,薩婆若海。寂滅的心就是佛的心,佛的心就是一心,一心就是如來藏心。所以,守本真心是修行第一要法。

離一切語言、文字,清淨自心是離語言、文字相。諸位!禪宗有一句話很重要:【解縛從心,無關餘處。】一針見血!‘解’就是解脫,‘縛’就是束縛。解脫也是心,束縛也是那一顆心。解脫是智慧心,束縛是無明心。但是,同是一顆心,會用是智慧心,不會用就是無明心。叫做解縛從心,無關餘處,跟其他地方都沒有關,無關餘處。

但是,我們現代的人,大部分都是依人不依法。譬如說,這個法師貌相長得比較莊嚴,人又高大,讀到博士,他講法,好不好都其次,我來,我就喜歡看他。喔!我們這個博士的法師,長得帥,又高又莊嚴,他講的法到底對不對,那是其次。所以,現在這個末法時代,我看到的,依人不依法的比較多,依法不依人的比較少。大部分的人都看著假相的東西,譬如說他的身體很健康,貌相莊嚴,或者是學識淵博,他講的話到底對不對?有沒有依法講?不管了!

所以,在座諸位!你親近哪個法師,不管,你親近哪個道場,師父沒有意見。但是,記得!你要用正知正見。我們是走在解脫的路上,不是講感情啊,對就對?不對就是不對,你要是親近了那個上人講的法不對,諸位啊,你要趕快走,不是開玩笑的!不符合佛陀的正道,沒有正知,也沒有正見,沒有正知見,就是不能讓你解脫啊,你跟了一輩子也很慘啊!所以,我們要用智慧抉擇善知識,自己冷靜。檢視師父也是一樣,我今天慧律法師上台講的,我講的符不符合佛陀的本意?有沒有符合祖師的本意?你們可以檢驗師父,講的不對,你們一樣要離開啊。你在這裡做什麼?我講的都不對,你在這裡做什麼?師父來這裡是要讓大家解脫的!

好!最後一句:萬法總歸生滅,畢竟空寂

這個世間,每一個人到最後都要毀滅,世間沒有東西可以執著,執著也沒有用。所以,在這裡,要幸福,要快樂,什麼叫做happy牛year?快樂的牛年;happy牛year喔,不是happy new year,happy牛year。這意思就是說:你怎麼樣過著快樂的牛年呢?把堅固的執著徹底地放下!不要說:哎呀!我讀到什麼博士,或者是我家有幾千億。那個沒有用的!你家那個財產,所有的財產幾百億,不夠我慧律法師講一句話!你幾百億,你不能解脫,有什麼用?我這一句話,抵得過你全家的財產,我告訴你。來,給我鼓掌一下!好!我們耽擱大家十分鐘的時間,跟大家抱歉。我們接著,諸位不要離開,我們第三天結束以後,再留一點點時間給師父,來跟大家講講法,農曆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