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

佛在這裡非常懇切、非常悲憫地說出如來與眾生的關係,尤其是母子關係——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我們怎麼去體會佛心?佛心是大慈悲心,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心,是把一切眾生看作自己的親生子女這樣的心。

我們對佛心有時候是非常的隔膜、非常疏遠,所以要了解佛心需要先理解父母的心,父母對孩子的那份愛。就像世間有一句話:有一種愛能夠讓我們淚流滿面。母親十月懷胎歷盡種種辛苦,生下來還要無微不至的呵護。孩子尿床了,她寧願自己睡在濕的地方,也要把孩子放在幹的地方。孩子生病了,她痛苦、焦慮,恨不得病痛都到自己身上來!

有一個研究力學的教授,知道高空的物體高速墜落時具有很大的動能,將難以阻擋,就像空中的小鳥撞擊飛行中的飛機能夠把飛機厚重的鋼板撞成一個大洞一樣。他常常跟學生講述這個道理。

有一天,他的妻子非常恐懼地跑過來說:「不得了!」他有一個四歲的女兒大概都還不懂事,就爬到最高的一層樓頂上去了,就在樓頂的邊緣,在那裡走來走去,想學小鳥飛翔。他的妻子一看見就趕緊去找她的丈夫。這個父親一聽,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光著腳就往外跑。看到他那四歲的女兒站在高樓頂上,在那裡非常危險的走動。這個女兒一看到父母在下面就很高興,就從樓下真的跳下來了。這個教授的旁邊有幾個學生,知道危險都挽著他的手不讓他動,都怕他衝過去。但這個教授在這關鍵時刻掙脫了他的學生的手,衝過去伸手接他的那個四歲的女兒。「噶當」一聲,胳膊就斷了,腿也斷了,一下子就昏過去了。到醫院去搶救,兩天後才甦醒過來。他的妻子、他的學生都在旁邊等候著,看到他甦醒過來就說:「我們等你等了兩天兩晚,你終於醒過來了,知不知道這太危險了!」這個教授說:「我知道危險,我搞了半輩子的力學,怎麼能不懂這個呢?但是父親和女兒之間只有愛,沒有力學!」

我們再來看個母愛的例子。1999年土耳其大地震,大地震以後各地的救援人員都去了,在殘牆斷壁裡面找人。兩天之後,救援人員正在找人的時候,忽然在一個障礙物下面看到了這麼一個場景:有一個母親用手撐著地,她的背上有很多大石塊壓在她的背上。她的一個七歲的小女兒就在她的身體下面。她用整個身體支撐著那麼重的重量,整整支撐了兩天。她一看到救援部隊來了就趕緊哭著喊:「趕緊救啊!我已經頂不住了!」救援人員一看到這個場景都很感動,光是搬那上面的石塊用了大半天才搬開。人們把她的那個七歲的小女兒先扯出來,這扯出來一看,她的小女兒已經斷氣了。但是她的母親還在問:「我的女兒怎麼樣?我的女兒怎麼樣?」這時候救援人員都在安慰她說:「你的女兒沒事,我們已經送到醫院去了。」生怕說她女兒去世了有可能她當下就完了。然後就把她送到醫院,但是她僵直的胳膊今後就沒有辦法再彎曲了。這就是母愛!

父母對子女的愛是無條件的、是全心全意的,是願意把子女的痛苦擔荷在自己的身上,而作為子女是常常不了解的。小時候在父母的恩愛當中他不了解,認為理所當然,然後到了青少年時還叛逆,有段相當長的叛逆時期。等到他父母年老了去世了,這時候他也做了父母了。當他做了父母的時候,他才有點理解他父母的恩,等到理解他父母的恩想報恩的時候,他父母已經去世了。所以我們這個世間的子女一般都很難去報答父母的恩德。

一個作家寫文章回憶他的母親。這個作家二十歲的時候有一個事故,雙腿高位截肢,坐上了輪椅。青春年華之時遇到這樣的災禍,他心裡異常煩躁,總覺得老天不公,天天發牢騷。他就每天坐上輪椅到那個公園裡面,找一個最僻靜的地方去消磨時光。當他每天走的時候,他的母親希望他不要走,但又不敢攔阻他,因為他脾氣不好。她只能默默的給他準備輪椅推他,推到門口他的兒子也不需要他的母親跟著,要自己出去。他不知道他走了之後他的母親要站在那裡,站一兩個小時看著他。他是偶爾有事回來拿點東西的時候,一看,他的母親怎麼還在門口張望?他發現了之後,到了傍晚都不想回來,因為他覺得太痛苦了,想一個人呆著。但是他的母親看到時間到了他還沒來就得去找他。那個公園很大,他有時還很倔強,坐在那個樹木最繁茂的地方,讓他母親看不到。他母親呢還是個近視眼,就到處找,所以最後他才知道他的輪椅的每一個印子旁邊都有他母親的腳步。等到母親四十九歲去世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由於自己的緣故,他的母親比他自己更痛苦!這時候他深深地懺悔。

我們每個人都有這樣的一個體會,在我們青少年的時候,追求事業、追求五欲六塵,我們是很少想到父母的。所以我們在這個世間就是一個不知恩、不報德的這樣的眾生。那我們知不知道有一個比父母對我們還恩德的一尊佛——阿彌陀佛。他在因地發無上菩提之心,棄國捐王,行作沙門。於無量劫,廣行菩薩六度萬行。在無量劫的無量的生命過程當中,都為眾生獻出生命,給眾生廣結法緣。為完成這樁救度眾生的大願,阿彌陀佛獻出的鮮血多於四大海,屍骨高於須彌山。對眾生的恩德,百千萬億倍勝過父母對子女的恩德。

但是,對於這些情況我們不了解、不知道啊。這十劫以來,阿彌陀佛就像慈悲的母親,在門口每天的張望,看著這個輪轉了無量劫的浪子,什麼時候能回頭?這個慈母思念子女的心早已成就。眾生在那裡受苦,阿彌陀佛就如箭入心!我們在無明的大夢裡面不斷地做著各種惡夢,不知道去何處求救,以為在輪轉的過程當中只有自己孤獨、無助。實際在法界當中早已成就了一種救度我們的力量就在當下!十劫以來阿彌陀佛那雙接引的手就在我們的手邊。這種拯救是無條件的,就好像父母幫助小孩不會談交換條件一樣。只要我們能夠信願具足,我們這個浪子能夠也像母親思念子女一樣去思念我的母親,那這樣這兩種思念就耦合起來了,就互動起來了,這就叫感應上了。感應是很容易的,因為母子的天性是那樣的密切相關啊,這種相關、這種感應,一方面是靠佛已經成就的慈悲,另一方面要靠我們眾生的純孝之心——孝心。如果這兩者具足,就感應道交難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