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父母往生西方是為大孝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大安法師 發佈時間:2013-2-3 1:42:01 简体字 

勸父母往生西方是為大孝

念佛之人,當勸父母念佛求生西方。然欲父母臨終決定往生西方,非預為眷屬說臨終助念,及瞎張羅,並哭泣之利害不可。故欲父母臨終得眷屬助念之益,不受破壞正念之害者,非平時為說念佛之利益,令彼各各常念不可。如是,則不獨有益於父母,實有益於現生眷屬,後世子孫也。臨終助念,無論老少,均當如是。詳看《飭終津梁》,自知。

——印光大師《一函遍復

這一段講有關臨終助念的開示。念佛行人,他的大孝要表現為勸自己的父母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自古以來,出家在家的這些高僧大德們,都為我們做出了很好的榜樣。的榜樣。的榜樣。的榜樣。

宋代有一位禪師,叫宗賾禪師,他出家以後,只有母親還在世,他就把母親迎到寺院來長期居住。他母親開始住在寺院還不是很習慣,總是想回老家,宗賾禪師就勸她念佛。她老是念不下去(一般的人剛念佛不一定念得下去),就常常還會想她的兒子。宗賾禪師為了想讓她一心念佛,就很長時間避開不見他的母親,就讓她念,這樣經過兩三年的時間,他的母親才慢慢地念佛。念佛以後她就在佛號當中找到了安心,找到了生活的充實和快樂,這樣就在寺院住了七八年。最後,在宗賾禪師的助念之下,預知時至,帶著微笑往生了。宗賾禪師是那個寺院的住持和尚,所以宗賾禪師作為一位比丘、法師,他就為大家做出了榜樣。

宗賾禪師自己對念佛一法也特別有信心。他母親往生之後,他就啟建了一個蓮花勝會,也好像我們的一個佛教團體一樣的,大家自願參加。主要的宗旨就是一天規定數量念佛(一天念一萬聲佛號以上),他有一個表格,要登記下來。然後大家就集中,有定期的集會。念佛的目的是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蓮華就是西方淨土的象徵。他是發了這一念的心,組織了這麼一個念佛團體。結果呢?有一天晚上做夢,夢到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穿著白衣,戴著青黑頭巾,相貌非常清美的男子過來,說:「法師組建蓮花勝會,我也要報名參加,是不是可以?」宗賾禪師說:「好啊,報名參加我就歡迎啊,你叫什麼名字?」他說:「我叫普慧」。宗賾禪師就把這個記下來:普慧。剛記下來,這位普慧男子又跟他說:「家兄普賢也要參加。」他就把普賢也記下了。唉!這樣猛地一下醒過來了,覺得這個場景依然非常清晰,他就問長老,結果得知這個普賢、普慧原來就是《華嚴經》中的兩位大菩薩。

組建這個蓮花勝會,卻得到了華嚴大士普賢、普慧兩位菩薩的幽讚,可見念佛功德何其殊勝。

那麼,我們現在已經念佛了,一定要用種種善巧方便,讓父母也發起念佛的信心。如果要讓父母臨終決定有把握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還一定要注意父母周邊的家親眷屬的行為一定要如法,不能給父母帶來障礙。

比如:在家裡你只是子女成員之一,還有哥哥、姐姐、七姑八姨等,到父母臨命終的時候,這些人都來幫忙,在這些人裡面,誰說話最能服眾。這些人裡面也許有信天主教的、基督教的、伊斯蘭教的,在信仰上各有不同。這次我們在新加坡,有一位居士的父親正好往生,居士林的同修說我們是不是可以去幫忙助念。結果家屬通知來:不需要助念,我們要按照道家的方法來處理後事。那他那位居士在家裡是老三,他作不了主啊!此外,還有一些幫倒忙的,人一斷氣馬上就換衣服,就號啕大哭,就這樣那樣。

這些都是對亡者極為不利的,所以要了解一些臨終助念的方法。要知道亡者在臨命終時他是什麼樣的情況,你一動他的身體,這時候他盡管斷氣了,但神識還殘留在身體上,你一動他,他還有疼痛,一有疼痛就會起瞋恨心,這個瞋恨心一來,那可能就到三惡道裡面去了,或者變成一條大蟒蛇了。

所以臨終助念有個原則,他斷氣了,你不要去動他,至少要八個小時。如果助念,你這八個小時佛號不要斷,八小時以後再來處理這些事情。

至於哭就更不應該了。本來人都是舍不得家親眷屬的,家親眷屬一在旁邊哭,就讓他有一種眷戀之心,情愛之心。這個心一起來,那是不能解脫生死的。

說有一對學佛的夫妻,夫妻感情非常好。當丈夫臨死的時候,妻子就在旁邊哭,盡管丈夫平時也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面對妻子的哀哀痛哭,他就舍不得走。他就一下子到哪兒去了呢?他斷氣了,他的妻子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在那裡哭,這時候擤一把鼻涕下來的時候,鼻子裡面有一條蟲,妻子就想把那條蟲甩下來。這時候,有一位比丘是有神通的,說你「注意注意,這條蟲就是你的丈夫啊。你哀哀痛苦,你的丈夫因為舍不得你,就到你鼻孔裡面做了一條蟲了。」

所以,在父母臨命終時,這時候就像爬山,能夠有人推一把,他就上去了;有人在下面拉他,他就摔倒了。臨命終時這一念是非常非常關鍵的,家親眷屬等一切人絕對不能哭泣。

臨終一定要令他始終保持正念。

現在家庭成員關係很複雜,為了避免一些糾紛,是不是可以在他沒有生病之前,就立好一個協議,要他親自簽字:我的後事交給誰來處理,按照臨終助念佛教的方法來處理。

如果他的子女是佛教徒,他放心交給他,或者對一個助念團、助念小組很信任,那就委託給助念小組來解決這個問題。你賦予了他處理後事的權利,就不至於到臨命終時被周邊的人瞎張羅,破壞了正念。

這些在平時就要跟家親眷屬說清楚,最好這些子女眷屬都能夠念佛,如果他是佛教徒,他念佛了就好辦。反之,要想保持臨終正念就會很麻煩。

所以,平時就要勸導子女常常念阿彌陀佛名號,如果能這樣勸勉家親眷屬,不僅有利於父母,對這些現在的家親眷屬也會有極大的幫助和利益,而且更會澤被子孫後代。

阿彌陀佛在他的無量光裡面,有一道是見佛光,只要至心稱念彌陀名號,就能夠在臨命終時透過這束光見到阿彌陀佛。也就是十九願:「臨終接引願」的展示。我們一定要用至誠心感通阿彌陀佛前來接引,只要阿彌陀佛現前了,那一切問題就好解決。阿彌陀佛的光明一加持,就能使一切內在的魔障,外在的障礙都能夠解決。

那麼,現在西方的醫學界也在注重臨終關懷這個問題,尤其對那些患絕癥、癌癥的病人。人都是貪生怕死的。我們有一個這樣的錯誤觀念:得了癌癥,尤其是癌癥晚期的,分明是不能治療,治不好的病,都還要傾家蕩產,花費很多的金錢去治療,渾身插滿管子,實際上是絕對不能解決問題的。這樣對各方面都不利,所以西方的臨終關懷就看到這一點,他就可以終止治療,去考慮怎樣關心他的精神,他的情感。

但是他僅僅停留在精神層面,還最終不能給病人以究竟的安心立命和歸屬,這裡的歸屬就是指他死後到哪去的問題。

淨土法門,給臨終關懷提供了一個最究竟的理念——你只要信阿彌陀佛,你就會得到大的安心,大的安慰,大的自在。有這個信心,再來念這句名號,這是最好的臨終關懷,也是最好的止痛劑。

有很多晚期的癌癥病人病重時確實很疼痛,可能一個小時要打一針嗎啡,才能解決疼痛問題。但是打多了對他神識的昏迷、顛倒也加劇了,其實是很不好的事情。如果這時候他專心在佛號上,他的家親眷屬也幫他念,這句名號就能解決他的痛苦。因為名號裡面有無量光,他能夠把無量光顯發出來,自身的心光顯發出來,他就超越了疼痛。因為當下有一個不疼痛的東西,他把不疼痛的自性透過名號顯發出來,他就超越了疼痛。

這一點在我們中國內地也有公案表明,比如說肝癌晚期病人,本來就很疼痛的,因為他全身心地念佛,他就超越了疼痛,非常安詳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所以,我們做子女的對父母的臨終關懷,首先考慮清楚周邊的關係,為父母解除障礙,以幫助父母保持正念。這就是一個子女為父母行大孝,也是成就一個眾生往生西方淨土,去成佛的一件殊勝的佛事。這一點大家可以看《飭終津梁》和印祖寫的《臨終三大要》,有關助念注意事項——怎麼輪班,怎麼提起亡者的正念,這些都有好些方法,包括開示,開示些什麼內容。大家可以去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