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生得越厲害,這時候更要念佛

這是對女弟子意安的開示:念佛卻病。可見這個意安在生病狀態,生了病被病苦所纏繞,很難提起念佛的正念。所以就根據這個情況來指點:「你因為有病就不念佛嗎?噫!」噫,就是讓她注意。有一點:你生病生得越厲害,這時候你更要念佛;病越重的時候你念得更勤快,這個病就能好。

這個事情對癥下藥:我們大家都生過病。平時可能也念念佛,等到生病的時候,是不是就被這個生病的痛苦所籠罩了?發高燒哇,疼痛不已呀,心裡就是「哎喲、哎喲、哎喲」,這時候念佛的念頭就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這時候想到的:趕緊請醫生,趕緊吃藥,趕緊做這個治療、那個治療。可能這個佛號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這是一般人的常態。

但對於一個真正的念佛人來說,這時候一定要覺照到:一定要把佛號提起來。在我們疼痛的當下,你得要思惟:我們的心性當中有不疼痛的東西。可能開始這個痛苦很難忍,但你要思惟到:這個身體是假的——四大假合的身體。既然身體都是假的,身體所感受的痛苦它也不是真的。

何況我們的身體和我們的心性是離開的。就由於我們太執著這個身體為我,所以我們的心性都在這個身體裡面去了,所以它才會有很強烈的疼痛感——受不了。你要知道身體和心是分開的話,那身體自然痛苦跟我的主人翁——我的妙明真性,有什麼關係呀?!它痛它的,我的心——我自己——在念佛。

當這個身體在痛苦的時候,好像我這個心奈何不了它。但是我當下提起正念念佛的時候,這個身體的痛苦又能奈何了我們這個心嗎?它也奈何不了。

所以開始覺得疼痛的身體和不疼痛的心好像是一個對待。漸漸的你去念佛,念念念,你全身都靠倒在這個佛號當中,你只知道有這個心,不知道有這個身體了。這時候你的痛苦就會減緩,甚至你就感受不到這個痛苦。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就能治療好疾病。

因為疾病或者是四大不和,或者是多生多劫的業力,那麼這句佛號可以調節四大、臟腑的和諧,也可以消除宿世乃至今生的業障。它就能夠治療好疾病;如果命終已到,他愉快地跟阿彌陀佛往生。

那古往今來很多念佛人都有這個體會。好像是清代有一個念佛人,他病好了以後說他一個經驗,說:「我這次病得很厲害,只能叫‘哎喲、哎喲、哎喲’。」幸好有個善知識開示:「你別忘了念佛啊!」他說:「哎喲!我念不起來。」「那你就‘哎喲、阿彌陀佛’嘛!」

他一聽有道理,他就:「哎喲!阿彌陀佛!哎喲!阿彌陀佛!」反正他就是拖一下:哎——喲,阿彌陀佛!最後念到:「哎喲、哎喲、阿彌陀佛」,慢慢的這句佛號越來越有力量了,最後就「哎喲」沒有了,剩下了「阿彌陀佛」了——病就好了。

你看這個人:開始病得只有「哎喲、哎喲、哎喲」,結果「哎喲」裡面加了「阿彌陀佛」,最後是「哎喲」沒有了,「阿彌陀佛」有了。所以我們千萬要注意,不要被這個「哎喲」完全「哎喲」掉了,要打上「阿彌陀佛」的這個佛號進去,它就能夠治療疾病。

如果認為:「哎呀!我病得沒辦法,病到念不得佛號的時節。」你這個觀念完全是錯的。這就要平時加強信、願、行的力量,一定要有堅固的信心。無論病苦、急難的時候,這句佛號一定要現前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