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明心見性的方法。

夢參老和尚答:明心見性方法都是什麼?這些天有很多道友都在聽楞嚴經。楞嚴經是佛在說了般若部之後說的。一般地說,我們在家道友都能夠進入的話,你不但了生死,你在社會上,它都會起變化的。因為在社會上講究物質,在我們佛教徒可不講,我們佛教徒講精神世界,我們心生種種法生,一切物質是由心而生出來,這個道理大家明白了。

現在社會上災害很多,水災、風災。在我們大陸上風災很少,但我在美國那些年,幾乎年年都有風災。它那風災不是像我們一般的風,叫龍卷風,那風來的時候像個柱子一樣,攪到一起,直上直下。它這一過,時間不長,幾秒鍾時間,什麼都給摧毀了。我那時候在加州,我只是到佛羅里達州,它那遭一次龍卷風,那次龍卷風非常厲害,幾千年的大樹都給翻過來了,什麼都吹沒有了,樓房,風一過樓房沒了。這是風災。

還有像地震,大家都時常感受到的,像汶川大地震。但是我們中國最大的地震是在唐山,因為它死的人太多。我在四川,就是在這個地區的時候,這個地區也是發生了一個八點幾級地震,大概是有十幾座山陷下去了。不像這個是分裂,那是往下陷。

這些個例子就是說凡是一切災害怎麼產生的?我們對任何事物發生,都要找個原因。地震的原因是什麼?還有那年印尼的海嘯,到印度尼西亞在那海岸上的海島上旅遊的,海嘯時那個海整個陷下去了,究竟死了好多人沒辦法調查,都是各個國家旅遊的人,哪個國家都有,怎麼調查?

今天台風襲擊福建,叫鳳凰颱風,跟我們香港那個鳳凰台同名,這個颱風在台灣登陸之後,今天進入咱們福建。風災、水災、火災,乃至於地震災害,但是我們找些個地震原因是什麼,大家想過嗎?在報紙上說是地殼什麼,這都不是原因。真正原因是眾生的業,業是什麼?就是造作義,就是我們所做的事情。因為現在的人心,大家可以知道,你左右鄰居,在香港也好,在台灣也好,不論在哪個地區,看看現在的人心,總想害別人。這個大家想過沒有?但是我們佛弟子(佛教徒)不想害別人,總是求別人平安,希望一切人都能平平安安的。

我們平常聽到的世間所說的話,說這個社會(現在社會)極不平等,兩極分化,富者過於富裕了,窮者非常貧困,但是他不找原因。就是今年我在香港路過的時候,在香港大學很多學生問我為什麼社會上這麼不平等,他們說:老和尚,你怎麼看?我說我看很平等,非常平等。那些學生就讓我解釋,為什麼?我說他自己做的事自己受,在佛教講就是自己做的業自己去受,這有什麼不平等的!為什麼有些人很困難、很貧窮?為什麼有些人很富有,非常富有,一存多少億?他前生修的,他過去生修的福報,他今生來享受;你過去做了很多壞事,做了很多的業,你今生就受。所以叫自己作業自己受,那有什麼不平等的!所以在佛所教導我們說自作業自受。

落迦找個原因,說凡是一切災害怎麼產生的?我們對任何事物發生,我們我們想扭轉這種現象,在社會上沒有辦法扭轉。說我該死了,或者下半年、或者下半月我就該死了,我想不死,那你得按他的方法,有不死的方法,社會上還沒有。佛教教我們能夠延緩,透過長壽法、消災延壽法、吉祥法。我想陞官發財,那你得去修,你按照佛所教授的方法去做。這是小事,這叫世間法,你要是一修都可以做得到。但是我們學佛的人另外有一個求解脫、了生死的方法,這個方法世間就沒有了。那就不是像我求陞官、求發財、求消災免難了,求解脫、了生死你得自己去修。例如我們今天講的,你就依照佛所教導的。現在我們大家所用的都是識,知識那個識,不是我們的心,我們連心還不知道呢!你再從頭看看楞嚴經吧!佛問阿難叫七處征心,這個我們已經講完了,心究竟在什麼處。

我們修道能夠明心見性,大家可能聽說過,見你自己的本性,明心見性這是佛教高深的。像我們在家的道友們,你們還不理解,除非你研究佛經真正深入。如果你光受過三皈,跟一般出家師父接觸接觸,你理解不到的。楞嚴經這個教義,還不是我們普通一般的出家人所能理解到的。我們就知道什麼?怎麼樣能使我們生老病死轉換一下,這四種苦難無論誰,只要生存在這個世界上,誰也免不了。生時的苦難,你已經忘記了,誰還能回憶自己受生的時候那個苦難?這個看佛經大概都知道,當你生下長大了,你從小學到中學讀書,孩子感覺很苦。咱們培養孩子的知識,為什麼要這麼做?不這麼做怎麼生存?你沒有知識,怎麼會有財富?但是社會上的知識,這是世間相。像我們剛才說的,我們要了生死、求解脫,這個知識就不同了,這是超世的知識,這只有入了佛門之後,你才理解到生老病死能免的,它都能轉換,病苦、災難都能轉換。

我舉我個人的例子,我今年九十五歲了。當我八十歲的時候,我在美國到加拿大,在加拿大的時候,我一個皈依弟子,因為他是醫生,他說:師父,你現在得了癌症。

我就笑,我說:我沒感覺。

他說:你已經得了癌症初期,趕快治療,還能挽救活幾年。

我說:如果不治呢?

他說:不治,大概一兩年就死了。

正在這個時候,台灣我一個弟子叫黃明和,黃明和他在台灣有個大醫院叫秀傳醫院,他到他兒子女兒在美國讀書的、在加拿大溫哥華讀書的地方,他去看他的兒子,他給我診斷,他就領我到溫哥華威密西大學檢查,說我已經直腸癌症。我又回到美國,辦了護照,他把我接到台灣去開刀,開刀過程很長,我不講了。開刀的手術大概是上午的八點半到下午的五點半,做手術那幾個醫生也是我皈依弟子,做完了手術,他跟我說:他們不敢欺騙師父,師父,手術之後你只能活五年。

我說:為什麼?你手術不成功嗎?

他說:手術不成功,你現在就活不出來了,手術是成功的。

我說:那為什麼只能活到五年?

他說:以你的年齡與這個病的關係,只能活到五年。

八十歲開刀,只能活到八十五歲。現在我九十五歲了,我上次到台灣就去找他,我說:你再看看師父,你說我活不到五年,八十歲,現在活了十五年了,你再給我檢查一下,看看我這個癌細胞還有嗎?檢查說沒有。大概從各部分檢查到三個小時至四個小時,各種儀器,用最新的儀器檢查。

他問我,他說:師父,怎麼沒有了?你現在每天還不停地在各地方講經。害這個病的不能到大眾場合,它這控制不住,大便一天在流,那味道多大?

我說:我有我的方法,不是你們醫生的方法。從開刀過後,我自己想了種種辦法,改變了很多。他們讓我把這個方法跟他們醫院裡說,其他的人害這種病是不是也可以用。我說:他們是用不上的,因為我們和尚的生活跟他們的生活不同,他們是沒有辦法用的。我說:我一天洗一次,每天五點到六點,或者延長一點六點到七點,這個時間是我洗腸胃的時間,定時。同時吃的飲食要定量,同時我們是吃素的,我們一天吃兩頓,早晨吃點粥而已;還有生活起居都不一樣,他們學不了,沒辦法,這種方法到社會上去一般人用不上。我說人家也看不出來我是害癌症的,直腸癌的。我們大便在肚子上打個洞,肚子上打個洞你控制不了它,它一天要流。我把它控制住了,我一天只一次,但是還得灌進水。

這就叫方法。佛也告訴我們了生死他有方法的,不過那個方法不是咱們社會上生活的方法。你聽到佛經告訴你了生死的方法,所以現在一些道友問我明心見性、開悟的方法,你把楞嚴經聽完了你就知道了,這是一部,大概這部經得講半年以上。佛的七處征心,十番顯見,這就是開悟的方法。現在咱們用的都是識,你連你心在哪你還不知道,哪是你的心?內裡頭你這個心臟那個心,那是肉團,不是心,我們一般人把它當成心。這個我們能講到十來座了,專門破這個心。等你明白了,你就成了。我還沒明白,我出家今年八十年了,我現在還沒明白我的心,我又怎麼能開示給你呢?

那我們現在所學的什麼?現在我跟大家講的,你依照佛教授的法則去做,都是明心的方法。你先把你心找到,哪個是你的心?你還沒有認識心呢!我們這講了有十幾座了,問問我們這些個聽經的道友們,能夠聽到佛這麼說了,阿難是證了初果的聖人,還不知道心。現在我們所用的是妄想,不是心,是識。不是那麼簡單就明心見性了,得有那個善根,都有過去的修,你才能夠得到。我出家八十年了,我還沒有明白。我現在給別人講,講的是經,佛說的,不是我的,我是講佛所說的。如果你能照佛所說的,用這個方法,你就能夠明白了。

什麼方法?楞嚴經。人家說開悟的楞嚴,成佛的法華。但是這個楞嚴經比華嚴經是淺多了,我講華嚴經什麼是心?盡虛空徧法界都是我的心,草木、森林,乃至於你們所有的都是我的心,咱們是一體的。等你學佛學得深入的時候,沒有什麼男女相,什麼老的小的、男的女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你才見到你的真心。你現在看什麼相執著什麼相,你怎麼見到你的心?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但是這個方法你得去修,不是誰跟你說。阿難說我是佛最寵愛的小弟弟,用不著我自己修, 「將謂如來,惠我三昧」,我等待佛給我三昧,豈知身心本不相待,我是我,佛是佛,佛也沒辦法給我智慧,現在在楞嚴會上他才明白了要自己去修。明心見性的方法佛說得很多,大方廣佛華嚴經、楞嚴經、楞伽經都是明心見性的方法,這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