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大德們,大和尚們,他個人如何,你不要管。特別是白衣,你不要評論。出家人跟出家人可以說?一個人也不能說,要請大眾把他擯除,乃至於製定他,看他屬於七法之中的哪一法,該什麼罪、該怎麼處罰就怎麼處罰。但是僧眾的事,在家的道友,你把他當成佛弟子,當成僧寶,把一切比丘都當成聖僧,你心裡就是聖僧了,你的功德一點兒也不泯滅的,不因為他破戒而影響到你,佛教講的很清楚。因此,大家千萬莫說三寶過。如果你輕視僧人,謗毀了、打罵了、斷肢節,你應當受什麼報,後面會說。

「於我法的出家人,常樂伺求所有的瑕隙」。他不做別的,就追求伺求,看著出家人的過,他得到一點兒,「才得少相」,他沒有審查是真的是假的,他就「輕毀訶罵謫罰」,這就錯了,這是大惡。這種人還不聽人勸說,其心剛強,難調難伏。「很戾迷亂」,凶狠凶狠,心是很迷亂的。所以他的目的就是「常喜觸惱諸出家人」。看這和尚出家人煩惱,他高興,他的目的就是常想找出家人的過,使你煩惱,使你修行不成,這就是魔鬼。魔王波旬的子女來到這兒惱亂出家人,完了他還要出家,穿了出家衣服,他就是不做佛事,他更進一步的破壞。

所以學三乘法的時候,或者學顯教的時候,我們為了種福,不要謗毀其它的乘。不論哪一個法師講經,你都讚歎隨喜,莫要生謗毀。你不必評論他講的好、講的壞,你要是跟他有緣,高興聽你就聽,不高興聽你可以不聽,那沒有什麼錯。你要是謗毀,無緣無故給自己找些煩惱,找些罪受。沒罪,你要找些罪受,又何必呢?不論對人,對法,你心裡總有一個佛法僧三寶。我們講《占察善惡業報經》,念佛、念法、念僧的功德大得很,你念法的時候,三藏十二部一切經,十方諸佛所說的法都在裡頭,沒有揀擇的。

這類人很多,當善蟲子當不成了,就到了裡頭,吃裡扒外。到了佛教來破壞佛教,毀滅佛教,永遠不想自己的錯誤,總是譏毀別人,譭謗他人,找人家的缺點。聽到讚歎了大乘的功德,他也知道這是好事,人家一聽到讚歎大乘功德,他也發心要想去求大乘,想去求。但是他心裡頭所好的,殺盜婬妄,他從來沒有寂靜過,沒有停止做惡過,靜不下來,散亂得很。為什麼?業使他迷亂了。業障!業障!這叫真正的業障。你看那些人,業障很重,可不能勸他,你要是勸他,他就跟你發脾氣,使你觸惱。所以釋迦牟尼佛跟閻羅王說,這個娑婆世界眾生,剛強難調難伏,習氣深重得很。做重大的惡事,從來沒寂靜過,欺騙誑惑別人,盡作假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