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定念佛功課,信願才算堅定

問曰,念佛之門,多承開導,群疑盡釋,正信現前矣。但上文所謂抖擻身心,撥棄世事。今世網中人,間有境緣順便,身意安閑者,則可依此而行。其有世事不容撥棄者,又當何以教之?

答曰,世網中人,若是痛念無常,用心真切者。不論苦樂逆順,靜鬧閑忙。一任公私幹辦,迎賓待客。萬緣交擾,八面應酬。與他念佛,兩不相妨。不見古人道,朝也阿彌陀。暮也阿彌陀。假饒忙似箭,不離阿彌陀。又云,竹密不妨流水過,山高豈礙白雲飛。其有世緣稍重,力量稍輕者。

亦須忙裡偷閑,鬧中取靜。每日或念三萬聲,一萬聲,三千聲,一千聲。定為日課,不容一日放過。又有冗忙之極,頃刻無閑者,每日晨朝,必須十念。積久功成,亦不虛棄。念佛之外,或念經禮佛,懺悔發願。種種結緣,種種作福,隨力布施,修諸善功以助之。凡一毫之善,皆須迴向西方。如此用功,非惟決定往生,亦且增高品位矣。

上面的開示,摘自元代天如禪師《淨土或問》。大意是說:

世網中的人,若是能夠痛念無常,用心真切者,他雖在苦樂逆順、靜鬧閑忙、公私事務紛繁、迎賓待客、八面應酬交攝中,和他念佛還是兩不相妨。

假使有的人念佛功夫較淺,力量稍弱,而世緣又較重,也必須忙裡偷閑,鬧中取靜,每日或念三萬聲、一萬聲、三千聲、一千聲,定為日課,不可一日放過。

再如有人繁忙到了極點,沒有片刻空閑,但在每日早晨必須十念,積累日久,也有一定的功德。

念佛以外,或誦經禮拜、或懺悔發願,種種結緣作福,隨力布施,修眾多善的功德,作為助行。

所有極微小的善都要迴向西方。如果能這樣無間斷地用功,不但決定往生,而且必然增高品位。

此段論文淺顯易懂,針對日趨忙碌的現代人,此處只將「定為日課,不可一日放過」一句話展開。有人說:「往生與否全憑信願之有無,我信願堅固就好了,何必設立定課?」以下分二方面闡述這個問題:

一、《八大人覺經》中一句經文:「心是惡源,形為罪藪」

「心是惡源」中的「心」指凡夫的妄心,是我們造業的根本;「形為罪藪」中的「藪」,本指積水的低窪處,比喻我們的身體是集中一切罪惡的地方。殺、盜、淫、妄、酒,都是為了放縱身體各個感官的慾望。因此身體被稱為罪藪,也就是造業的集中地。

引用淨界法師的講解:「我們的修行並非從零開始,每個人從降生之日起,我們的生命就不是一張白紙,而是畫著無始生死輪迴的圖案。等到我們有緣聽聞佛法,想修行時,便開始對抗我們的業障、報障、煩惱障,可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二、印光大師的棒喝:「訂定念佛功課,信願才算堅定」

趙茂林先生在《追述學佛因緣並以紀念印公恩師》一文中講述自己拜見印光大師的場面:「逕往報國寺拜請明道師,叩關看見師父。仰之彌高的風采依然,行禮後,開口先問我,這一兩年來信願堅定嗎?念佛的功課訂定嗎?我嚇得張口結舌,囁嚅地說:‘因為經理大江南飯店、天瞻玻璃廠等事務繁忙,念佛功課還未訂,可是信願已深切的堅定不移了。’恩師正色地說:‘訂定念佛功課,信願才算堅定;不定念佛功課,信願未夠堅定。還得要痛切的用功念佛!’真是未開口三十棒,這一頓棒喝,使我提高了警覺不少。」

可見,「信願堅固」的評判不是由凡夫所謂「我信願堅固就好了」來作標準的。《佛說四十二章經》一句經文「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以凡夫帶著感情色彩的生滅心來判斷「信願堅固」與否,顯然靠不住。當一個人意氣紛發時的豪言壯語,是否經得起長時間的堅持,老病死的考驗,臨終四大分解的苦痛?既然凡夫的自我認定不可靠,以什麼來判定呢?

「訂定念佛功課,信願才算堅定」,由一個人日常的身口意造作中,善、惡、淨業所佔的比重,通過日積月累形成定業,來看生命的大致趨向。佛在世時,一位馬車伕每天精進修持,卻擔心自己如果在駕車時死亡,因沒有憶念三寶的功德,而墮入惡道。佛安慰他說:「如果一棵大樹天天向西方生長,突然有一天遭遇被砍,它會倒向哪裡?」馬車伕說:「一定向西而倒!」佛說:「你每天的精進修持,亦復如是!」。

總結以上兩方面分析,可見「每天訂定念佛功課」決定了我們生命的趨勢,我們凡夫的生命只有兩種趨勢,不是向輪迴中傾斜,便是向極樂世界舒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