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最後住世一百年的佛經

佛教的法運分三期——正法五百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萬年,所以這種懸記也就是符合著佛陀所說的成住壞空,一切法無常。佛教亦復如是,它的誕生之日,也就意味著有終結之時,就好像一個人生下來,必定有他的死亡之日一樣,不可避免。

佛教的流傳是要靠眾生的善根的,靠眾生的信心的。當眾生都是業障很重,煩惱很深,貪慾心很大的時候,他就不會有一念的繫念三寶的心了,那信心就會消失。當這個信心消失的時候,表現的外相就是出家人也不像出家人了,袈裟自然變白了,佛典裡面自然沒有文字了,這就是經道滅盡,一切大乘經典都滅盡了。那釋迦牟尼佛很慈悲,就在這個末法的時候,一切經典都沒有的時候,「我以慈悲哀愍」,特別地加持這部《無量壽經》住世一百年,最後住一百年。

末法時候的眾生,那已經是經歷了饑饉災、瘟疫災、刀兵劫,苦不堪言,壽命極短。就在那個時候的眾生,如果遇到這部《無量壽經》,還能夠生起一念的信心,去書寫這個經典,供養這部經典,讀誦這部經典,受持、依教奉行這部經典,還能夠為他人去演說。這時候演說,很難想像他會講高深的道理,那是講不出來了,真空妙有、中道了義,那是聽不明白的。

那個時候的眾生連「南無阿彌陀佛」六個字都念不完整,業障到這個程度。但是為人演說,哪怕演說「你念阿彌陀佛就能解脫苦難」,就說這句話,都是不得了的功德。這種依教奉行、為人演說的眾生,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這個念佛人的面前,親自來接引,彈指間、須臾間就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這叫「隨意所願,皆可得度」,得度生死苦海。

末法的眾生是最苦的,苦到什麼程度?刀兵劫,就是那種心的殘忍、猛利,能夠感得一根草就是一把匕首,隨手抄起一根草,就可以相互殘殺了。而且,六親眷屬見面都起殺心的。為什麼呢?因為有一個觀念控制他,叫先下手為強,為了保存自己,我就必須要殺他。你說,人已經到了那個狀態了,還有人會感覺到快樂嗎?完全都是恐懼,極大的恐懼!這就是由於這個地球沒有聖人的教化,沒有信仰,沒有道德,整個的邪知邪見日益地演化到這個無可收拾的程度。

這時候,縱然是各種聖人來到這個地球再講道理,已經是沒法說了,他沒有時間聽了,他沒有心情來聽了,他要保命了。所以就有一批比較心軟一點的眾生,為了怕被人殺,就逃啊,像兔子逃命一樣地逃到深山老林裡面躲起來。那些沒有逃、不逃的人,相互很剛強地對峙,你殺我,我殺你的情況,結果是都殺完了,叫無有噍類,全都殺光。這是刀兵劫,人壽平均十歲,我們整個人類面臨的場面。

那逃到深山裡面的,只有一萬人,再見面的時候,相互痛哭,看到整個的都是屍體如林。痛哭,他就生起了上品的厭離心,由這個厭離心產生了一點善根了。這善根就是:我們不能再殺了,我們相互有一個約定了。這個約定就是戒律,就是持不殺生戒,相互不要殺了。就由於這一念的善心所感,使這個減劫的最痛苦的地方有一個轉機。一切命運都是由人心來轉的,有一念的慚愧心、厭離心和持戒意識,馬上從減劫就轉為增劫了——每一百年增一歲,人的身高長一寸。

到了增劫,就往好的方面走了。那持不殺生戒,大家生命有安全,有保障,就至少離開了相互之間的恐懼,慢慢地可能相互還比較關愛對方,還有點仁愛心,慢慢地,那仁愛心,我們再做一個約定吧——不偷盜戒,我不偷你的東西,你也不要搶我的東西。慢慢地,這麼持戒,命運開始好轉了。如果不這樣,刀兵劫的眾生在相互殘殺當中都是要下地獄的,因為他都是猛利的殺心。

兩土世尊的極大的悲愍,是要對最苦難的眾生給予最後的救度。這個最後救度的方法就是念佛法門——念南無阿彌陀佛,求生淨土。誰能相信這個法門,誰能念,馬上阿彌陀佛的悲善根力,極大的悲愍,就會前來接引這個苦難的眾生,離開這個相互殘殺的,恐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