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底至誠懇切念佛,才能感佛相應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本昌大和尚 發佈時間:2019-1-28 11:30:11 简体字 

從心底至誠懇切念佛,才能感佛相應

我們修行要了生死、成佛道。首先我們要發長遠心、精進心,要吃得苦中苦,方能成為人上人。我們現在是貪瞋癡三毒充盈的罪惡生死凡夫,如果想要了生死,就要下一番苦功,要精進用功辦道。

雖然說我們的修淨土法門是方便、捷徑的法門,但是還是要下苦功夫。我們要從心底下功夫,從心底稱念這一句佛名。只有我們心靈裡的至誠懇切與阿彌陀佛的願力相應,才能感得阿彌陀佛慈光攝受,威神加倍。不經三冬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雖然說梅花一開非常香,但是要經過寒冷徹骨的寒冬,梅花才能綻放出令人陶醉的香氣,花瓣開得才能更加鮮艷。因此我們只有下一番苦功,老實地稱念佛名,精進地辦道,才能感召阿彌陀佛慈光攝受。

說到這裡,讓我想起一些居士,念佛十分虔誠,也經常自己發願在明年什麼什麼時候往生,發過願後並散播出去,讓人知道他那一天要往生了。結果到那一天,召集來了好多人來給他助念,但是念了一天,最後人也沒有走。

因此說我們念佛要從心底下功夫,我們又不是演員,為了表演給大家看。往生是要你從心底上的下功夫,你心底沒有真實地下功夫,還在那兒許願,然後自己表演,召集大家看你,你這是為了出名而去演示,不是真心為了生死去念佛,所以說這樣的心是虛的、假的,不是真實的,你心底的「機」跟阿彌陀佛的「感」沒有相應。我們念佛就要機感相應。阿彌陀佛的願力對的是我們的機,我們的機則要感召阿彌陀佛的願力,這是相應的。阿彌陀佛慈光攝受,我們才能往生。

同時,我們凡夫眾生不是說走就能走了,不是說走就可以走的。並不是我們今天在香積寺,想到西安市韋曲街道上轉一圈那麼簡單的事情,說去就去了。我們有好多的因緣,我們名利心沒有放下,在娑婆世界的這段緣份還未盡,我們的心念還不專一,往生的信心不是十分具足,是去不了的。我們至誠念佛,因緣成熟,信願行具,此方緣盡,自然往生,一切光明自然而然現前。

我們娑婆世界的眾生好多都喜歡求神通,誦個什麼咒能得到什麼神通。念阿彌陀佛,如果說我們功夫到那個程度上了,自然而然也能得神通。就像我們前面講過,善導大師念佛,口放無量的光明,感召得周圍人都能吃素念佛。

今天給大家講一則關於念佛得神通的故事。明朝時期有一位國師,叫龍褲國師,這位大德出家前是出身於一個貧困家庭。出家之後也是很苦惱,就像我們現在這些沒有文化的窮苦人。出家之後就在一個寺院裡每天做苦工,什麼活苦就幹什麼活,打柴、擔水、挖地等等,給大家種菜、打掃衛生,做好多的苦工活,一天是非常的忙,也是非常的辛苦。

一天,從外面來了個掛單的法師,看到這位師父一天到晚忙前忙後,非常的辛苦。這個法師問他:「你一天這麼苦,忙前忙後,你在做什麼呀?」師父說:「為大眾服務。那請問法師修什麼行?」掛單法師說:「我就念佛,只念阿彌陀佛。」師父一聽,問:「你為什麼要念阿彌陀佛?」掛單法師答:「念阿彌陀佛能了生死、成佛道。

只要我們至誠稱念,就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見阿彌陀佛。」他聽了之後非常的歡喜,便專心專一地稱念阿彌陀佛,念著念著,他感覺到在大叢林裡受到干擾,無法專心持名念佛,於是就入山不受干擾得專心念佛,一念就是很多年。

在世俗中他的母親和姐姐還在世,剛好離他入山的地方不是很遠,他姐姐知道他在那裡修苦行之後,就給他帶了一包棉布,讓他有件好的衣服穿。送到之後姐姐和許久沒見的弟弟說話,他也不理會,就只管念阿彌陀佛。他姐姐問他為什麼不說話,他還是只管念佛,於是一氣之下把包袱一扔就回家了。他還是無動於衷,只是在那專心地念佛。

就這樣又過了幾年,一個打柴的樵夫路過。這時趕上肚子非常餓,想找東西吃,看到了這位師父便問:「師父,有什麼東西吃嗎?」師父說:「我給你煮土豆吃。」於是師父在山裡撿了一些圓石頭,放進鍋裡面,開始燒。過了一會兒「土豆」熟了,就盛給樵夫吃。樵夫不明所以,但是吃得很香,最後吃完準備走的時候,師父告訴他:「今天的事你不能告訴任何人,只有你一人知道。你不告訴別人,下次你來我還給你煮土豆吃,但是你要告訴別人,那麼下次你就沒得吃了。」樵夫聽完就走了。

之後師父又念了好多年佛,感覺因緣成熟了,是時候與眾生結緣,普度他們。於是師父下山到了一個村莊附近燒茶,一邊燒茶一邊修行念佛。

一天,有好多的僧人前往京城,他就問他們:「你們這麼多的法師是要去哪裡呢?」有人回答:「皇上下詔,需要漳州的眾多僧人去京城做法事。」之所以皇帝請這些僧人去超度他的母親,是因為他母親給皇帝託夢說自己在惡道受苦,需要有修行、成就道業的法師幫她做法事,超度她,但是只說了漳州那邊有高僧。

所以皇帝下詔,專程召集漳州的所有法師。他問道:「你們能不能帶上我?」那人說:「你這麼苦惱的一個人,你去能幹啥?」師父說:「我可以給你們挑挑擔子呀,給你們搬搬行李呀。」那人說:「那好吧,你跟著我們走。」到了皇宮門口,大家看到了皇宮宏偉的建築,便整理衣衫昂首闊步的走了進去。而這位師父到了門口卻不走了,卻跪在門口,向著門檻禮拜。

看守大門的侍衛看到這位法師在門口不進去,就提醒他起身進宮,但他不理會。於是侍衛前去稟告皇帝,皇帝一聽,說是高僧到了,然後去接見這位師父。問:「法師為何不進門?」師父說:「下面有金剛。」原來,皇帝為了考驗哪一位是真正成就了道業的大德,暗中派人在門下埋了一部《金剛經》。皇帝就說:「你何不倒立而入?」師父一聽,心想「對」,於是翻了一個跟頭就進去了,意思就是說頭頂著《金剛經》進來的,沒有直接踩上去,這也是對法寶的恭敬。

說到這裡,我們以後聽法師說法的時候還是需要注意。已經成就道業的法師對佛經都是如此懇切、恭敬、至誠,而我們現在有一些人看了幾本禪宗的公案就狂妄自大了。過去有好多禪宗的大德修行非常好,開悟了之後,看到一些人機緣成熟了需要得度的時候,會說一些話來做引導,在我們當代人看來好像是很過激,但是人家能夠說這一句話,就能使一個人開悟、明心見性,那說什麼話都是對的。

如果我們不能觀機緣去說法,那麼我們說出來的話就是在造口業。譬如說,有些法師看了幾則公案就隨便說:「那三藏十二部都是擦屁股的紙。」我們以後若是聽到這樣的話,最好還是把它過濾掉不要聽。像龍褲國師這樣開悟、神通如此廣大的大德對經都能夠這樣恭敬禮拜,何況是我們普通凡夫?

龍褲國師進皇宮之後,皇帝對他非常恭敬,讓師父給皇帝母親做超度,問師父第二天超度用的壇城應該怎麼佈置。師父的要求很簡單,搭一個檯子,上面佈置一些水果,然後供上兩盆花就可以了。皇帝一聽心想到,「我母親是皇太后啊,怎麼可以這樣隨便?」於是為了試驗師父真正的修行就讓宮女為他沐浴。之後宮女稟告皇帝,他是真正的修行,他一點心思都沒有動。說明了他的修行到了一定的極處,我們普通凡夫是不能學的。

第二天,師父站到檯子上,「南無阿彌陀佛」念了幾句之後告訴皇帝:「你母親已經超度。」皇帝不相信,他想著可能要做什麼大的法事,怎麼念了幾句「阿彌陀佛」就可以了。正在皇帝懷疑的時候,他母親忽然現身空中,坐在蓮台上,告訴他:「你要感謝眾位法師對我的超度,我現在已經解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

於是皇帝對師父更加佩服,在皇宮裡設宴招待他。這個時候,師父多看了幾眼皇帝的褲子,皇帝發覺後就問:「聖僧是不是喜歡這條褲子?」師父答:「喜歡。」於是,皇帝把自己的褲子賜給了師父,拜他為國師,號為龍褲國師。後來皇帝帶龍褲國師去皇宮裡遊覽,經過一座寶塔時。因為皇宮內的這座寶塔修得非常莊嚴,龍褲國師看著寶塔很是喜歡,於是皇帝問:「國師是不是喜歡這座寶塔?」龍褲國師說:「喜歡」。

皇帝說:「那我安排工匠在漳州給國師重新修一座這個寶塔。」龍褲國師說:「不用,把這座送給我就行了。」皇帝問:「這個你怎麼能帶的走?」龍褲國師微微一笑,然後騰空而起,袖子一張開,於是寶塔就裝入國師的袖子中帶走了。

所以說我們不要去求神通,只要我們專心用功辦道、念佛、了生死,只要我們的生死了了,道業成就了,不需要求什麼,什麼都是現成的。那時的神通運用就如我們吃飯、睡覺、走路一樣,絲毫沒有區別。所以說我們要了脫生死,還是一心修行,至誠稱念這一句佛。只要我們至誠懇切,那麼我們人人皆可得道,人人皆可了生死。

善導大師說:「歸去來,魔鄉不可停,曠劫來流轉,六道盡皆經,到處無餘樂,唯聞愁嘆聲,畢此平生後,入彼涅槃城。」我們住的娑婆世界就是魔鄉、魔道,我們在修行道上,障礙是非常的多,在修行的時候,有種種的障礙與煩惱。家裡有不如意的事、修行過程中遇到這樣那樣的煩惱,有人會誹謗譏嫌而我們凡夫眾生又好面子,人家一說不好聽的話,我們心。即使正在誦經,別人一說,就不敢誦,就怕人家看不起我們。

所以講我們修行要用心去修,不要只是停留在表面,更不要想著給大家去演示,走到哪兒就說「你看,我是修行人、我是念佛人、我是居士。」處處標榜自己,這樣很是不好。有人的時候,我們可以心裡面念;無人的時候,我們可以出聲念。我們在家裡也可以禮佛、拜佛、誦經、修行的同時也不要干擾他人。吃素固然是件好事,家人如能隨順是最好,若是不能隨順,我們也不能勉強。不能說我吃素了,你們必須要跟著我吃素,這樣會搞得家里人很是厭煩。

「魔鄉不可停」,因此我們要發出離心,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曠劫來流轉」,我們從無始劫以來在六道裡面輪轉生死,生生死死,從天界到地獄,從地獄到餓鬼,從餓鬼到畜生然後到人身等等,我們已經轉了好多圈。從各個道方面說,一切眾生皆是過去的父母,我們不知道給多少眾生做過兒女,也不知道給多少眾生做過父母。

那麼今天我們有這樣的善緣,一定要發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定要了生死。「曠劫來流轉,六道盡皆經」我們把每個道都經歷過了。「到處無餘樂,唯聞愁嘆聲」。娑婆世界哪裡有真正的歡喜?前幾天也同大家講過,前面有些事情可能是使我們歡喜的,但後面的因果帶來的是痛苦與煩惱。譬如說,兒女好就罷了,兒女要是不孝順,我們會更加的難過;兒女若是有個無常,我們就會更加煩惱。就像平常時候好車坐習慣了,忽然坐個普通車,心裡面也是不舒服的。

平常時候住一個非常華麗的房子,忽然住進一個破爛不堪的房子,好像也是很難安住的。所以說世間的事情,前面看著是件好事,然而後面帶來的煩惱與痛苦誰又可知。

「畢此平生後,入彼涅槃城」。所以我們要盡這一生之形壽,一定要去見阿彌陀佛,一定要去了生死、成佛道!

南無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