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一法,勝異方便,速疾解脫

釋尊一代時教,應機隨緣宣說權實漸頓種種法門,眾生隨修一法,皆可入道,法法平等,無有高下。然就濁世眾生根機而論,八萬四千通途法門,或崎嶇難行,或迂迴曲折,或高玄難入。而持名念佛,無論根機利鈍皆可持念,夷坦而易行;念佛速超生死,直捷而易到。

《觀經》韋提希夫人遭逢兒子悖逆之苦難,哀請求生無憂惱處。釋尊酬請,放眉間光,還住佛頂化為金台,於中攝受映現十方諸佛淨妙國土。韋提希徧觀十方淨剎,惟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所。這是韋提希得釋尊加持密遣,見證到彌陀悲願威神與念佛一法方便究竟之特質而作出的最佳選擇。韋提希夫人的選擇與祈請,惠利末法眾生的功德甚大。

念佛法門內具的勝異方便之德用甚為深廣,於茲略陳有四:

一、不值佛世,得常見佛方便

釋迦文佛滅度,彌勒菩薩當來下生成佛尚遙。於此無佛興世的時代中,孤苦眾生將以誰作恃怙?須知今現在說法的阿彌陀佛堪為吾輩浪子作良導、作慈濟、作大安穩處。慈悲的阿彌陀佛與吾輩娑婆眾生甚具法緣,天性相關,如磁吸針。吾人信願持名,或於禪觀之中得睹聖相(如遠公大師、楚石大師、劉遺民居士等),或於夢中見佛顯現(淨業行人預知時至,大多在夢中蒙佛預示),或於臨終之際,見佛前來接引。往生彼剎後,恆常得見阿彌陀佛。克實而論,當吾人持念佛名時,阿彌陀佛相好光明便會現前,水清月現,感應道交。是名最勝第一方便。

二、不斷惑業,得出輪迴方便

按通途法門自力斷惑修道,名豎出三界,斷盡見思惑,方可出離生死。或先修根本四禪,方出欲界;次修四空定,方離色界;次修滅盡定,方超無色界。如螞蟻爬高山,稱難行道。念佛法門不斷惑,不參禪,但信願持名,得蒙佛願加持攝受,便可帶惑往生,名橫出三界,似風帆揚於順水,稱易行道。如蟲在竹,豎則歷節難通,橫則一時透脫。是為最勝第二方便。

三、不修餘行,得波羅蜜方便

通途法門中,諸菩薩眾廣修六度萬行,動經恆河沙劫,未能圓滿究竟。而今一心念佛,萬緣自捨,即佈施波羅蜜;一心念佛,諸惡自止,即持戒波羅蜜;一心念佛,心自柔軟,即忍辱波羅蜜;一心念佛,永不退墮,即精進波羅蜜;一心念佛,餘想不生,即禪定波羅蜜;一心念佛,正念分明,即般若波羅蜜。推而及之,不出一心,萬行具足。

蓮池大師一心念佛具足六度萬行的開示,深得淨宗念佛法門之奧秘,彰顯念佛至極圓頓之理則。念佛法門內具《華嚴》主伴圓融具德的玄境,一法圓具一切法的功德,隨舉一法為主,其他諸法即伴起而趨之,互融相攝。六字洪名圓具阿彌陀佛全體果地功德,當吾人執持名號時,便將名號內具的功德召喚出來,將阿彌陀佛的功德全然轉化為念佛行人的功德(猶如慈父的財產轉給孝子),是故但能一心念佛,便可圓滿菩薩六度萬行。是為第三最勝方便。

四、不經多劫,得疾解脫方便

《大智度論》云:有諸菩薩,自念謗大般若,墮惡道中,歷無量劫,雖修餘行,不能滅罪;後遇知識,教念阿彌陀佛,乃得滅障,超生淨土。證知念佛具有懺除罪障的殊勝德用。又按通途法門,菩薩修因證果,須經三大阿僧祇劫。歷經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諸階位,備經多劫,遠之又遠。而今淨土法門,不越一念(能念彌陀佛名之一念),疾超生死;不出片言(所念之六字名號),頓與聖眾齊等。一念頓超,片言即證,至哉妙用,何可思議。是為最勝第四方便。

綜上所述,念佛法門方便而究竟的特質,體現出阿彌陀佛普度眾生的大悲心與方便智。在四十八大願中,十念皆生我國願(第十八願)彰顯出阿彌陀佛的方便智,正定必至涅槃願(第十一願)表達出阿彌陀佛欲令一切眾生圓成佛果的本懷。方便(手段)與究竟(目的)相資而行,悉令九法界眾生入彼涅槃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