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醫學中,除了在生理上分有許多學科,如內科、外科、心臟科、腸胃科、泌尿科之外,更把心理醫生和生理醫生分得更遠。但是中醫就不同了,中醫的理論心理和生理是一體的,是互相影響的,根本不能分科。

肝主怒、心主喜、脾主思、肺主悲、腎主恐。這是中醫對於五種主要的情緒和五臟之間關係的陳述。也就是說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悲傷肺、恐傷腎。而怒傷肝,肝傷了人更容易怒,多數情緒都很容易進入這種惡性循環圈,愈來愈容易發怒。

開始時可能偶而發怒,隨著「怒傷肝」肝火愈傷癒旺後,發怒的頻率愈來愈高,本來一星期一次,慢慢的進展到兩三天一次,最終演變成每天發怒,甚至經常處於怒氣充盈的狀態。這樣的人實際上是無時不刻不在「傷肝」,這時得肝癌的機會就很大了。實際上怒和急都會傷肝,肝癌的人不是很容易發怒,就是性子很急。

脾主思,思的情緒就是我們常說的生悶氣,而且還時時記掛著。同樣的開始時只是略有這種傾向,偶而生悶氣。隨著時間的推移,生悶氣的頻率愈來愈高。最終發展成天天甚至時時都在生悶氣,這時就有很高的機會演變成胃癌。

每一種情緒都會發展成這種惡性循環圈,而形成一個人強烈的情緒特徵,俗稱為習性。大多數重病症患者,都有很重的特定習性,就算找到了正確的調養方法,也只能略為提陞人體的能力,其功效難以和特定習性所造成的傷害相抗衡。

以肝癌為例,假設生一次氣所造成的傷害,調養十天能消除。如果平均十天生一次氣,那麼身體不斷的在受傷和康復之間達到平衡。由於這種情緒會進入不斷惡化的惡 性循環圈,因此,生氣的頻率會逐漸加快,當快到五天生一次氣,那麼前次生氣在肝所造成的傷害還沒有復元,又有新的傷害出現,肝的問題自然一天比一天嚴重。 最糟糕的是許多內臟的傷害,在相當長的時間,身體並不會有不適的感覺,只在氣色或外觀上有些微的變化。情緒上的變化,由於是漸進式的,自己和周圍的人不太 容易發現。在現有的健康檢查手段,通常都必需到非常嚴重時才會被檢查出疾病。

身體在很長的時間裡,不斷的在調養和傷害所形成拉鋸戰中度過,除非患者改變了習性減少生氣的頻率,否則再好的調養手段都注定了失敗的命運。幾乎所有的慢性病都是如此,患者必定在生活中執著於某種特定的習性,不斷的在身體同一個臟腑造成傷害而不自知。

佛家有云:人生如道場。從情緒和疾病的觀點看來,一點都不錯。在佛家的多世人生觀裡,人在不同的人世,會有不同的身世和命運,但是習性卻是相同的。在不斷輪迴的人世裡,習性會不斷的被強化,形成了執著而無法改變的性格,在人生道場裡不斷修行的目的,就在去除這種對習性的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