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肯仗佛力了生死,怎能不反思

參禪一事,不是小根基的修行人做得到的。即使大徹大悟,只要煩惱尚未斷盡,仍然無法出離生死。現在的人暫且不說,就說宋代的五祖戒、草堂清、真如喆等禪師,他們的悟處,名揚天下。五祖寺的住持師戒禪師(五祖是寺院的名稱,師戒禪師住持五祖寺,故名五祖戒),來生做了蘇東坡。蘇東坡才華橫溢,卻時常出入妓院婬坊,可知戒禪師悟處雖高,並不曾證得初果。

因為初果聖人即證得道共戒,自自然然不再犯戒。開悟而未證初果的,必須常常覺照,才能不犯戒。初果聖人下田耕地,所耕之處,蟲子自動離開四寸遠,這是他們的道力使之然。假如不出家,他們也會娶妻;然而,即使以命相逼,要他們行邪婬,初果聖人寧肯舍命,也絕不會依從。東坡既然出入婬坊,戒禪師必定尚未證得初果,又談何了生死?

據說真如喆禪師,住持京師大剎,四十年不倒單(躺下睡覺),坐禪精苦。坐化後,紙襖都燒出舍利,不想來生轉世到大富貴的人家,一生多受憂苦。我們只知道他生在大富貴處,史傳並沒有指明是哪一個,莫非就是宋欽宗?想當年,金兵相逼,徽宗傳位太子欽宗,總共才二年,徽欽二宗就被金兵擄去,俯首稱臣,最後客死他鄉。以真如喆禪師的功夫,生到皇宮這樣的大富貴處自然不成問題,然而這等富貴,也不過是虛名,宋欽宗一生飽受憂苦,堂堂一個大國皇帝,被金兵捉去當臣子,真是可憐萬分。

宋代高僧草堂清禪師,一生精進。晚年,見宰相告老還鄉,十分榮耀,忽動一念羨慕之心,來生作了曾公亮,因前世的修行,少年功名成就,五十歲拜相,封魯國公,雖換來一世功名,然而對佛法已十分疏遠,尚不及蘇東坡的慧性。

海印寺的信禪師,也是宋代禪宗大老,常受朱防禦(武官名)家供養。一天,正值朱家夫人臨盆,家人看見信禪師走進屋內,夫人立刻生下一個女兒。家人奇怪,命人前往海印寺打探,果然在女兒出生的同時,信禪師圓寂。此事傳遍杭州,滿城皆知。等到孩子滿月,圓照宗本禪師來到朱防禦家,請人將女孩抱來,女孩一見他就笑。宗本禪師搖頭:「信長老,你怎麼成女孩了呢,錯了啊。」女孩一聽,當場哭得斷了氣。死雖然死了,畢竟還要轉生,卻不知又要生到何處!

至於遺臭萬年的奸相秦檜,他的前生也是出家人,是雁蕩山的僧人,靠著前生的修行,轉世成為宋朝的宰相。由於接受金人的賄賂,事事為金國謀劃,殺害了金人懼怕的抗金將領岳飛。那些與他意見不同的人,不是被貶就是被殺。秦檜死後永墮地獄,百姓仍不解恨,用面粉搓了兩條,作為秦檜及其夫人,捆在一塊扔進油鍋炸了吃,名叫油炸檜。百姓們還鑄了秦檜夫妻的鐵像,跪在岳墳前,凡有拜岳墳的人,都拿著木板痛打鐵像,還有人向著鐵像劈頭蓋臉地撒尿泄恨。

後來有個姓秦的當了浙江巡撫,覺得鐵人在岳墳前被人撒尿,弄得岳墳污穢不堪,就把鐵像投進西湖,岳墳才暫時乾淨一些,不料西湖水卻因此發臭,不能再食用。常有人看見湖中漂著死尸,前去打撈,又沉了下去,最後集合很多船隻共同打撈,撈上來才發現,原來是鐵鑄的秦檜夫婦,還有金兀朮。人們知道他們罪業深重,將三具鐵像仍然安置在岳飛墳前,被人棒打撒尿,弄得烏七八遭。

以五祖戒、草堂清、真如喆的修持,尚且不能了生死,轉世成為大文豪、當宰相,已遠遠不如前生。真如喆禪師雖然當皇帝,卻被番邦虜獲,非常可憐。秦檜的下場,更是令人膽寒而心痛,他多年修行的禪定工夫,來生成為宰相,一旦被金人賄賂所迷,竟變成不分是非善惡的蠢貨,死了還遭受杖打尿淋,自己的形象更被油炸吃掉,千百年來都不得翻身。參禪人以禪宗自居,不肯仗佛力了生死,看了以上的例子,怎能不反思:仗自力與仗佛力相差太遠,為什麼不專修淨業,得以當生了脫?宋朝大名鼎鼎的禪宗大佬,來生尚且比前生退步,再一轉生,更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