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時節世道,只可自守本分

原文:

當此時世,只可自守本分。其喪心病狂者,任彼所為,絕不與彼相爭相詰。以明理人少,糊塗人多,一有爭端,若魔黨勢重,則反增彼勢。知好歹者,勉令勿入。

若不知邪正者,只可放棄。譬如狗子吃屎,以為香美。若以臭穢阻令勿吃,必懷瞋恚,謂欲奪彼佳餚。不唯無益,或招大禍。

外道之法,秘而不傳。欲說而恐污我口,欲書而恐污我手。但以至誠念佛念觀世音,為轉彼之法。即不能轉,豈為彼所轉乎?外道之得以徧行全世界者,以秘密及發惡咒二種。使去此二種,則冰消瓦散矣。

復龔宗元居士書二

譯文:

在這個時節世道,只可以自守本分。那些喪心病狂的人,只好隨他去做什麼,絕不與他斗諍質問。因為明理的人少,糊塗的人多,一有爭端,如果魔黨的勢力強,那麼反而增長他的勢力。知道好歹的人,努力讓他不要加入。

如果不知道邪正的人,只可以放棄。如同狗吃大便,認為香美。如果說大便臭穢,阻止不讓它吃,它必定心懷瞋恚,認為你是想奪走它的美味佳餚。不僅沒什麼利益,或許還招來大禍。

外道之法,秘密而不外傳。想說,恐怕髒了我的口;想寫,恐怕髒了我的手。只要以至誠心念佛念觀世音菩薩,作為轉化他們的辦法。即使不能轉化,哪會被他們所轉呢?外道之所以徧行全世界,就是用秘密不外傳以及發惡咒這二種手段。假使去掉這二種手段,外道就冰消瓦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