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順的人,總是處處感召萬物成全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佈時間:2015-11-29 20:52:33 简体字 

孝順的人,總是處處感召萬物成全

我的公公有兩個兒子,我老公是他的小兒子。我和我老公談戀愛的時候,我的婆婆因病去世了。按我們的習俗,家裡有親人過世,當年是不能擺喜酒的。所以我和老公雖然在婆婆過世的那年冬天就領了結婚證,但沒有擺酒席,準備在第二年國慶節辦喜事。

第二年夏天,公公生病住院了。我老公讓我請假回來照顧公公,我說有哥嫂在家,我不用回吧。老公說:「嫂子沒有去看爸爸,你回來吧,你幫我照看下,我上班太忙了。」我說我今年的年假休完了。老公說:「那你辭職吧。」家裡有哥嫂,怎麼卻要我這個沒過門的兒媳婦辭職回家照顧?老公又語焉不詳,我雖然不太情願,最後還是辭了職,回家照顧公公了。

到了醫院我才得知,哥哥沒有怎麼管公公,嫂子更是完全不管。親戚們都打電話了,嫂子才在醫院出現了一次,站了一會兒就走了。一到醫院,想著公公沒有女兒,哥嫂也不管,我看著挺心酸的。公公睡不慣醫院的枕頭,我到超市買了一個枕頭。因為我們還沒有擺酒席,我不在老公家住,暫時住在老公單位的宿舍裡。我在宿舍支起了鍋灶,做好飯給公公送去。公公出院時,我們正在收拾東西,聽到哥哥打來電話,說嫂子家出事了。她父親突發腦溢血,她急著趕回娘家了。我聽到時心裡一嘆,公公住院不管,她父親病了,就這麼快就跑回去了,這對比也太明顯了。

我們家現在住的房子,是我老公自己2005年買的毛坯私房,200多個平方,分期付款,花了十三萬。當時公公幫忙在銀行貸了三萬元的款,後來這個貸款公公只還了七千,其它的錢都是我們自己還銀行的。婆婆的住院費、喪葬費,是我公公和我老公一起平攤的,哥嫂沒有出一分錢。倒是之前買這個房子時,哥嫂借了一萬塊錢給我老公。

我們準備要結婚,裝修房子時,哥嫂住在家裡什麼也不管。還是我自己請假回來裝修的,好像嫂子從來都不是這個家裡的一份子。公公出院後三個月,我們在家裡擺了酒席,按當地風俗,這才算正式成婚了。新婚三個月後,老公調離老家,升職去了河南,我也回武漢上班了。

我們在一起住了三年,只要我在家,生活費都是我出。平常我一回家,米油全部買好,她是從來不買的。一切家裡共用的日用品,包括洗頭洗澡的東西,都是我買的。她東西就放在房間裡,從來不拿出來公用。公公有一次說起家事,他說:「家裡的事,我都看在眼裡,我還沒有老到是非不分。」

第三年,我跟公公說,這個一大家子長期擠著住,不是個事,我出點錢給哥嫂他們買個房子,分開住吧。公公說,那有那麼多錢。我說不用怕,我爸媽那邊我可以借點。所有的親戚都出來說,那怎麼行,在我們農村,長子是不出門的。我跟公公說,這房子是我們自己出錢買的,以後等他過世後,兄弟倆早晚還是要分開過的,他們終究要有自己的房子。何況這房價只有漲的,沒有跌的,晚買不如早買。

在我的撮合之下,我和老公出了五萬,公公出了二萬,哥哥自己出了一萬塊錢,總共八萬,把房子買下來了。房子是個小產權房,剛建的,我老公幫他們看的房子,談的價。裝修也是老公和公公跑前跑後,把他們的新家安頓好。幫他們把房子弄好後,嫂子不願意走,說我們的房子她有一半,憑什麼只給五萬!搬家前幾天,嫂子在家裡破口大罵,詛咒我肚子裡的孩子是死胎,生下來就會沒命。還跟我這裡的鄰居說,我是個很壞的女人,把公公和嫂子都給趕走了。

房子弄好後,公公誰也沒說,請人把哥嫂所有的東西全部搬去新家了。公公搬完了,才跟我打電話說:「我走了,你就一個人在家好好養胎。爸爸對不住你了,我想跟你過,可是你嬸嬸他們都說你哥嫂能力差些。我有些退休工資,可以貼補一下他們家用。」

分家後的第三年,我女兒兩歲多時,公公中風了。快要出院的時候,公公跟我說:「我現在人不行了,一隻腳動不了。我想去你那裡,你哥嫂我是指望不上了。」我二話沒說,把賬給結了,把他接了回來。經過一年多的調養,公公恢復了正常,兩腳走路也便利了。恰好侄子馬上也要過十歲生日了,公公又回到哥嫂那裡住,說是要去給侄子慶生。

不久得知我公公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我是事後才知道的。我問他為什麼,他說跟我嫂子吵架了,嫂子把他趕了出來。我說:「你為什麼不來我這裡,為什麼要到外面住?」公公說:「孩子,我實在是對你有愧啊!我動得了的時候,幫你哥帶孩子去了,把你一個人扔在那裡,一個人帶著個剛出生的娃兒。你哥嫂現在住的房子,錢也是你出的,你來我們家就沒有輕鬆過……」我怎麼勸他,他都不回來。他說他租金也交了,他現在能自理,如果生病了,不舒服就打電話,過來住幾天。後來這兩年,他一直堅持這樣,我們也勸不動他。平時來玩一下、吃一頓飯就走了,生病了就住幾天,好了就走了。我平時把一些不易壞的菜多做點,隔幾天給他送一點。有好吃的,接他來嘗個鮮。公公的厚衣服、床上物品都是我定期清洗。他平時就住在自己租的小屋裡,幫著接送我侄子上下學,輔導一下侄子的作業。

從租房到現在為止兩年多了,嫂子從沒有去過。聽公公一次偶爾說起,以前婆婆在世時,嫂子對婆婆就不好。婆婆身體不好,先後中風四次。婆婆臥病在床時,嫂子叫婆婆癱子;好一點後,行走不便時,叫婆婆跛子。

我實在不想別人誤會我,以為我是誇自己、貶低別人。所以好多事,我都不想寫得那麼詳細。只是希望隨之而來發生的事,能引起更多人的警醒。

這幾年我哥嫂一直過得不順。剛開始把我公公趕走的那一年,她晚上下班時,被街上的小混混把腰撞斷了,大半夜的,那人想跑了了事。還是我和老公找了各種關係出面協調,最後那人才認了賬。嫂子在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年。再後來我侄子,一個九歲的男孩子,身高卻只有七歲孩子的骨齡,好好的一個孩子,一下就不正常了。靠打激素長高了一點點,花了十萬多,個頭兒還是比同齡的孩子矮一截。去年我嫂子懷二胎,生產時挺好的一個孩子,生下來兩個小時後突然夭折了。我同學在我們這裡市醫院上班,聽她說本來出生後,阿氏評分有8分,體重也有八斤半,很正常的一個小女孩。過了兩個小時後,孩子突然就不行了。她們幹這行也有十五六年了,這種情況還真是罕見。聽我同學說起這事,我突然想起分家時,她詛咒我「肚子裡的孩子是死胎、生下來沒命」的話,一時後背發冷!這般詛咒別人,最後卻應在自己身上,這後果真是太嚴重了。今年九月,噩運又一次降臨,我準備去參加司法考試的那天晚上,哥哥被機房的電擊中,左臉被毀容,腿部大面積挫傷。臉部修復做了兩次,其它的小手術也都做了兩次。當時植皮在武漢三醫院做的,主刀的都是很有經驗的主任醫師,但第一次還是以失敗告終,只得重做。又多花了很多錢,還多受很多苦。這般接連不斷的疾病與災難,要說都是偶然,你會相信嗎,親?

再說我家。我老公去年八月份從河南跨省份調回老家上班,一分錢沒有花,也沒有動用任何關係。當公務員的人可能都了解,這種跨省調動有多難。今年也是沒有走任何路子,老公提了正科,並且留在了機關。整個單位裡,像我們這麼走運的,僅此一家。我女兒與規定的入學年齡相差一個月,明年才能上一年級。一位老同學主動打來電話問,給我女兒安排學號入學,我女兒也順利地上了學。很多同學以為我給她送了東西,其實當時我在準備司法考試的複習,我連飯都沒有請她吃一頓,水都沒有請她喝一口。想想這些我心裡總是感覺生活充滿陽光,也很感恩諸位佛菩薩對我的加持。

點評:

同樣一個家庭,同樣一位老人,一個相處如冰炭,一個相待如親人。生活就像一面鏡子,在這些家長裡短的瑣事中,照出各人的心性,心性又不斷地左右著各自命運的軌跡,漸漸地很俗套地應了善惡有報的老理。

在家族之中,若是計較的人,總能找到無數計較的理由,說起來無數的委屈與不公。若是不計較的人,總能理解與體諒別人的難處,感覺到別人的善意。計較與不計較,看站在哪個角度去想的。什麼都圍繞著自己轉,種種小事就能導致矛盾的不斷累積;處處將心比心,推己及人,事事為別人著想,哪怕同一個圈子,人際關係也會好得多。只為自己著想,路就會越走越窄,乃至天地之間都沒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嚴重的還會導致種種心理問題、精神問題。說起來是別人逼的,實際上路是自己走絕的。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路越走越寬,心性也會越來開闊,生活也會越來越平安喜樂。

在家族中,因處處計較而對老人的不孝,如同樹木沒了根,這生命之樹是很難繁茂的,往往在外容易招人輕賤,在單位受領導打壓,在生活中天災人禍不斷,百事不如意。孝順的人,總是處處感召萬物成全,即使是平常的命,也能活得更順一點,再順一點。

作者:心上蓮花群/小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