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失西方的「高僧」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佈時間:2019-1-23 21:56:11 简体字 

錯失西方的「高僧」

悟開法師宿世善根深厚,然而好勝心切,志在參禪,藐視淨土。後來參加念佛法會,對淨土漸漸生起信心。可他眼高手低,修行無法相應。印光大師對他嚴厲批評,可他固執己見,不肯聽勸。

一年冬天,悟開抱病回山,和師兄聊起外面的事,還沒講完,就突然說不出話,第二天就去世了,也沒什麼祥瑞的感應。楊次公道:愛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極樂。悟開也不是不相信有西方極樂,但他執著的愛根在心中牢固糾結(求明心見性,求臨終現瑞相,這些都是他愛根發露的表現),致使念頭不一,平生雖求生西方,最終卻成畫餅。

天台宗祖師諦閑法師的徒弟顯蔭,人很聰明,十七八歲就出了家。二十歲任上海《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編輯部主任。顯蔭氣量太小,一點委屈都不能受。初次講經完畢,師父並沒說他講得不好,只說聲音太小,就這一句話,顯蔭立刻病倒。諦閑法師心疼徒弟,從此不敢說一句重話,顯蔭變得越來越傲慢。

印光大師也委婉地勸他:你年紀還輕,最好韜光養晦,致力修持,等到功夫深入,再出來弘法,利益人天。顯蔭不僅得到諦閑法師天台宗的真傳,又去日本學習密宗,成為灌頂大阿闍黎,也就是說,人們只要接受他的灌頂,都能即身成佛。

顯蔭在日本考察日本佛教現狀,草擬「遠東佛教協會組織大綱」。學成回國,諦閑法師說:「你名聲很大,可惜沒有真用功,應當閉關三年,好好用功才行。」一聽這話,顯蔭心如刀割,當天就病了。第二天帶病前往上海居士林,過了一年就去世。

顯蔭平時,舉手投足之間,都把自己定位在法身大士的標準;而他平常又不常念佛,因此臨終時雖有多人為他助念,顯蔭本人已經糊里糊塗,不省人事,佛也不會念,咒也不會念,還不如肯老實念佛、不識字的老太婆,顯蔭還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顯密圓通、舉世無雙的大法師。印光大師惋惜顯蔭不自量力,仗著宿有慧根,枉作二十三歲的短命糊塗鬼,如果他肯謙卑好學,定能成就一番偉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