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小的時候,對於姥姥,一個27歲便守寡,獨自在艱苦卓絕的上個世紀四五十年代撫養了三個子女長大成人的農村老太太,不吃肉食,不近葷腥的生活習慣,曾經產生過深深的疑問。那個時候,自己是熱愛肉食的,甚至經常憧憬著「紅燒肉」。只是自己成長的20世紀六七十年代,生活環境依然艱苦,沒有那麼多美味的肉食可以讓我大快朵頤,因為能夠填飽肚子就已經算不錯了。

終於盼來了好日子,實施改革開放的政策以後,曾經為普通中國老百姓所嚮往的所謂的「大魚大肉」的生活,所謂的「吃香的(吃肉)、喝辣的(喝酒)」的日子,逐漸開始與中國的普通百姓「親密接觸」了。而在這時,對於尚屬於青春年少的我而言,肉食不僅不再讓我喜歡讓我憧憬,反而甚至讓我有意無意地「逃避」了。

我自己真正告別肉食生活始於20世紀80年代末期。起因是兩件小事。其一是聽說了「牛會哭」的故事。一天我與一位朋友聊天,他說他們的單位旁邊是個養牛場,養牛場的旁邊是個屠宰場。他說道,每當牛被從養牛場牽往屠宰場的時候,牛是知道自己的命運結局的,但是牛並不反抗,依然是溫順地被人牽著走向它自己的生命終點,但是牛會感到很悲傷和痛苦,所以它的眼睛裡常常會充滿了淚水,甚至會流出來。可是人並不理睬牛的痛苦,食牛肉,寢牛皮,不亦樂乎。我自從知道了「牛會哭」,便永遠告別了牛肉。其二是看了一個「火腿腸」的廣告。還記得大約是1990年,我在一張著名大報上看到了一條火腿腸廣告。廣告的畫面是一個小豬的前半部身子,後半部身子便變成了一排被切成片狀的火腿腸。大概有一個星期,我一閉眼便是那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廣告畫面。我想豬的命運也是如此的淒慘,它不僅生來便是讓人來吃的,而且人還專門發明瞭一個「嚎叫」的詞來形容它被殺時的叫聲。自此,我便對所有曾經愛吃的與「豬」有關的食物也統統不喜歡了。

事實上,我堅持的素食主義的道路也並不是很順暢的,或者說也有過反覆和曲折。首先是家人的不理解。母親由於自小受苦,所以很自然把食肉作為美好的生活享受。她在世時,看我不食肉很是不放心,總怕我學習、工作勞累而營養不夠。所以,每當我回家裡看她時,她便會做許多她認為的「好吃的」來犒勞我。自然,所謂的「好吃的」,必是「雞鴨魚肉」。我不能總讓母親失望、傷感,所以有時候還要象徵性地吃幾口,並說「好吃」,讓她高興。好在自己結婚以後,妻子也不是對肉食感興趣的人,這樣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持我「素食者」的立場。最讓我動搖「素食主義」的時候,常常會發生在各種應酬的場合——這也是每一個現代人所無法逃避的。燈紅酒綠,歌舞昇平之時,自然葷腥也無法避免,盡管許多時候自己總是盡量找些蔬菜來食,卻無法防備別人對你的「主動進攻」,誰讓我們中國人在餐桌上還有為別人佈菜的傳統來的。

盡管有諸多妨礙自己堅持素食的因素,而且自己確實也有過許多不慎「失足」、「落水」的時候,好在我的立場還算基本堅定,信念也還算基本牢固,所以素食主義成為我個人生活的信念與人生的信條,至今也已經有十餘年的歷史了。1993年母親因病早逝,我便發誓與酒告別,從此戒酒(一些被動的場合仍然不能免俗);2002年為了考驗自己的意志力,索性將煙也戒掉了——這對於我這樣一個以寫作和文字為生的人而言,實乃一件痛苦的選擇。然而我做到了。我為自己能夠戰勝自己的人性弱點感到高興。

我知道,聖雄甘地有一句名言:「素食從來是以道德作基礎的」。就我自身而言,盡管自己欣賞和堅持素食主義,既不是出於宗教的原因(自己目前不信仰任何宗教),也不是出於「強身健體」的一己私念考慮,但卻仍然與自己的道德理念有關。素食一旦變成為素食主義,就會發生一場「形而下」至「形而上」的裂變。我自己是深深地感受到了發生在自己心靈上的那場裂變的。

事實上,素食主義最本質的東西就是尊重、敬畏每一條生命。作為世間萬物靈長的我們人類,的確有智慧也有能力駕馭一切低於我們的動物,乃至於發生食其肉、吸其血、寢其皮的事。但是,人類是有道德感和自省意識的,來自我們心底的道德感和自省意識告訴我們,如此做並不是一件好事情,而是一件殘忍的行為。人類的童年時代,本來是相食的,後來隨著人類道德感和自省意識的完善,便不再相食了。如今,不相食似早已經成為動物界的普遍法則。這是不是說明了,動物界也有著它們的「道德感」和「自省意識」呢?「虎毒不食子」——是不是也是虎「自覺」的一種「自律」行為呢?當然,「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我們也只是做這樣的猜想。可是,人是明明確確地知道不相食的道理的。我們不食自己,為什麼又一定要食比自己弱小的動物呢?動物之於人的關係,雖然不是同類的關係,至少是「朋友」的關係,這是科學所證明了的,人並不能脫離動物界而獨立存在。而且科學更證明,人食動物,並沒有真正的健康好處,相反是有壞處的。說到底,食肉唯一的好處可能就是滿足了人的那點口腹之慾;這便彷彿吸煙,也只是滿足了人的那點感官的刺激而已!

所以,堅持素食主義,對於人類提陞道德素質與文明水平是有明顯的益處的。特別是今,天的人類已經進入到了21世紀的文明社會,素食主義也正在從一種少數人的、貴族式的、宗教性的生活態度和理念演變成了一種大眾的、平民化的、世俗性的社會思潮與理想。因此,今天的素食主義又可稱之為「新素食主義」。世界上每年不是都有越來越多的人們加入到素食者的行列嗎?我為自己能夠與那樣一些道德高尚、靈魂淨化的人們為伍而感到欣喜。佛家有「行菩薩願」一說,我雖非佛家之人,可「菩薩心腸」卻是擁有的;我相信,素食主義者都是擁有「菩薩心腸」的。正所謂,熱愛動物、熱愛生命、熱愛自然,也就是熱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