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律法師《淨土心要》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慧律法師 發佈時間:2010-12-16 21:06:06 简体字 

現在翻開一百一十一頁,往生居士第三,清朝甘露寺,江蘇鎮江縣的甘露寺。<役>就是勞動,甘露寺有一個很勤勞專門在做苦工的僕役。一向不識字——所以才會跟你們說,不識字也不要緊,了生死跟識字與否無關。平日在寺院服務做事,非常勤勞謹慎,我們這裡的師兄師 姐發大心,來講堂清掃地下室廁所五樓六樓,分工合作,大家都很認真的做,把地板拖的一塵不染,我非常的讚歎。我那時候就告訴他們,法師少,就要用人少的方法去處理,道場修行的人多,不一定就有用,就像五祖的座下,只有成就一個六祖,可是成就一個六祖就不得了了,不可思議了!從六祖開始一直衍生出來,又分出了臨濟宗、曹洞宗等等宗派。所以論修持,道場人多不一定好,人少也不一定不好,要看領導者如何處理事情,我們一發起大家來領養三寶道場,來領養清掃文殊講堂,一星期來一天或兩天,現在整棟都掃的一塵不染了,讓法師可以好好的修行,因為法師少,光是打掃這一棟,就要忙的昏天暗地了,大家就需要吃B群了,因為身體不好嘛!

這個僕役非常的勤勞與謹慎,並虔誠持念阿彌陀佛聖號。清宣統三年(西元一九一一年),有一天,身穿海青禮佛,且一一地向寺中和尚諸師禮拜完畢之後——去向和尚告假啦,向諸位法師告假啦他就這樣說,我要與和尚諸位法師永別了!」永遠的離開了,永別了!我們常常在喪禮上看到,或亡者出殯時,會寫上:「一別千古」,有的人比較不會寫,寫得比較不合適,寫一個:「駕鶴西歸」那只鶴怎麼可能飛那麼遠呢?要是飛到極樂世界,不就吐血而死了嗎?怎麼可能靠駕鶴西歸呢?只要零點一秒就可以到極樂世界了,就算你騎著千里馬,坐噴射機也沒有辦法,你還寫「駕鶴西歸」?因為極樂世界是唯心淨土,它是心影現出來的一個淨土,心淨則國土淨,我們若是心淨,極樂世界就在我們眼前,就在我們的四週圍。所以過去有一個要往生的人:「咦?極樂世界怎麼就在我家廚房,怎麼就在我們家的走廊?」一朵朵蓮花一直浮現....因為心就是佛啊,佛就是心,心就是淨土,淨土就是心,他念佛已經證到唯心所造,事相與理體已經打成一片了,所以臨命終一躺下時,就看到蓮花一直浮現,彌陀現身滿虛空,為什麼呢?極樂世界從他的心中影現出來,他的心清淨啊!所以我才跟諸位說:想修行——說句老實話——說簡單很簡單,說難也很難。為什麼說很簡單呢?我只要把握住這一念,其餘的事都隨它去,不管別人怎麼欺負我們,倒了我們多少錢,我們的心中照常很堅定,就是一句阿彌陀佛念到底,我至死都不改變,這樣就保證往生了,修行很簡單,因為你們潛意識會一直轉變,你現在在表層意識,阿彌陀佛……你現在愈轉愈深……你的潛意識中都是佛號,心如同江河大海,裡面佈滿了你的蓮華種子。

再來,若要說修行很難,也的確是很難,為什麼說很難呢?因為潛意識的業力很可怕,為什麼說很可怕呢?光說一個不發脾氣就好了,大家也知道要和平相處,不要說人家的閑話,我們大家都知道啊,可是你修行十年的,我真的不曾說過人家一句是非,我真的都守口如瓶,真的做到了,而且從不曾發過脾氣,來!舉手讓我看看,你十年都不曾發過脾氣的……十年,十年,沒辦法的啦。很困難的啦,所以我才說,若要說修行難,確實很難很難,因為那是隱藏在我們內心,八識田中深處的種子,現在還沒有遇緣,大家都會說:我現在的境界不錯了,我很久沒發脾氣了。明天一遇到惡緣,立刻就爆發了,所以說,那是因為沒有遇到境界,我們的潛意識沒有影現出來,我們一開始修行,要先學習什麼呢?開始要學習三件事:第一忍辱,第二寬恕,第三無諍。我們如果想轉變我們的潛意識,深入意識,潛意識就是深的內心,我們白天這樣看,叫做表層意識,晚上睡覺時,那就完全無法控制了,在夢中,它的力量就產生了,我們潛意識的力量很大,它就一直推動你,若是喜歡打架的人,就會夢到跟人家吵架,一直吵到醒過來,真的呀,若是貪財的人,夢中就會夢到揀很多錢,怎麼會夢到揀這麼多錢?若是念佛的人,譬如以我來說,我還算是不錯,我若是夢見有鬼要抓我,或是有魍魎出現,讓我看了覺得很恐怖——因為鬼怪的臉很難看,我就會拚命的念:阿彌陀佛.....覺得很恐怖,夢見很恐怖的事,我就會一直念佛。

但是我還是有一個缺點,如果夢見地上全是錢,就會忘記念佛了,這必須實話實說,臨命終時,要保證別讓錢現前,因為我還會有一個念頭:把這些錢撿一撿,可以拿去印經典。發的心是不錯啦,不過還是有一個貪心。因此我才說,若要說修行難,實在是很難,光是要改變內心的意識,內心的習氣,你就很難做到了!譬如說男眾喜歡看美女,美女經過時,他馬上就會說:哦!這個女孩很漂亮!美女經過時,男人總會有心無心的瞄上一眼,當然還說不上是豬哥(色狼)來投胎的,不過也算是豬哥的阿公來投胎的了!最妥當的就是像我這樣,眼睛散光又近視,我的眼睛若是沒戴眼鏡,什麼也看不清楚,這樣就可以完全視而不見了,所以近視眼也有一個好處,因為都看不清楚,再加上有散光,現在不曉得是視力衰退還是怎麼樣,以前戴這副眼鏡看書還算清楚,現在戴這副眼鏡看書,好像更模糊了,老了,漸漸的老了!因此我常說,你想修行的話很簡單,只要你真正有志氣,我絕對要往生,直到我死也不改變,不論我是車禍身亡;不論我是吐血死亡;無論是水腫,或是身體膿爛;或是患了口腔癌;不管是乳癌,子宮癌,不管是得了其他癌癥,病得很痛苦,我還是要往生!有這樣的決心,病苦放一邊,往生排第一,然後平時念佛不要減少,阿彌陀佛……這個人就決定往生!

我們再繼續看下去,他便向大眾一一告別,隨即自己坐入缸中,馬上氣息斷絕,馬上就斷氣了。寺眾慢慢地把缸口封好,抬至寺院後山。經過兩天,大家都聞到異香,但不知從何而來。異香,異香就是不同於世間的香味。這種跟世間不同的香味,為什麼會一天比一天更香呢?一天比一天濃郁。後來,有一位僧人,依循其香氣,按照香氣飄來的方向,一直追蹤……尋至後山缸邊,才知道這個香氣就是那個不識字但很勤勞的人,很認真做事,很認真念佛的人。所以我跟諸位講過,你今天發大心,來文殊講堂掃地,我告訴你,你是非常偉大的,西方極樂世界的蓮華已經有你的份了!我們認真的做,多做一點也不會吃虧,有的人因為今天其他人沒來,因此工作量增加,他就開始嘮叨了,這樣就沒有功德了,功德就變少了。如果說,今天其他人沒來,我們就這樣想:我正好多修一分福,我來,我的體力夠。你看看這個僕役,他就是在寺廟作務,虔誠念佛,這樣他就往生了。你也不必是個有錢人,家裡也不必有賓士車,或是住高樓大廈,或是擁有幾千百萬億,都不必,他就是在道場中發心,做些工作,認真念佛,這樣他就往生了,很簡單,就是這麼簡單。但是要修養自己,一定要漸漸降伏自我,我們若是無法降伏自己,我們的日子會過得很痛苦。

簡單來說,只要你會受人影響,就代表我們的修持力還不夠,除非是師父在教導徒弟。從前師父在教徒弟時,都是叫過來打的,不然就是拿著棍子,從後面就打下去了,你不能說你師父沒有修行啊,不是這樣子的,那是為了教導徒弟,發慈悲心教導徒弟,要讓徒弟懂事,師父偶爾也要發威一下,否則徒弟就不安分守己,還凶巴巴的,懶惰,四點半打板還不起床,就必須拿香板去打人了。這時你不能說:我師父怎麼這麼殘忍?師父不是說要學忍辱嗎?忍辱你個頭啦!去做早課!他就將師父講的道理反過來教師父了,人家若是要打他時就說:慧律法師講的,要無諍,你不能打我,應該寬恕我。就算他做了再大的壞事也無所謂,道理是用在別人身上的。我們這裡的法師就是這樣,過去有一個法師,他總是誤會人家的意思。他有時吵到人家修行,人家若是對他擺臉色,或講他,他就拿我的話當擋箭牌:師父不是說嗎,改變別人不如改變自己,你只管改變你自己,你修你的就好了,何必改變我呢?完蛋了!真是糟糕,我說這句話,是要叫你自己迴光返照,他卻把這句話用在別人身上,要別人這樣對待他,這樣就完蛋了!所以說,改變別人不如改變自己,這是指應該迴光返照,要修行自己,要改變自己,徹底的改變自己,可是他卻用錯地方了。

繼續講下去,聞到香味後尋至後山,才知道香氣是從缸中散發出來。於是邀請寺眾一起打開缸蓋,此時香氣更加濃烈。見其屍體一如生前,跟在世時一樣,我相信這個掃地的僕役,一定是沉默寡言,絕對不造口業。所以我們學佛的人,不要說博士就很看得起他;看到不識字的人,你就很瞧不起他,佛法不是這樣,要慢慢的改變這種心態,但是不必急於一下子,一下子改變不過來,想一下子改沒辦法,眾生的根機不夠利,所以要一次又一次的來聽經,每個禮拜來聽經,共修念佛,天天熏習……一次又一次,才能夠改變自己,否則沒辦法,沒有那麼簡單,佛陀也是修三大阿僧祗劫的人,你看我們要修多久?我們今生就要去西方極樂世界了,所以要趕快,要記住,要修寬恕,要修忍辱,要修無諍,要記住,我們的嘴巴若是不說話,我們嘴巴不開口,閻羅王都拿我們沒辦法;而你的嘴巴若是經常講是非,閻羅王就有辦法治你了!我們如果不講,我嘴巴閉起來,蒼蠅飛不進來,意思就是說,是非就惹不上身,我的嘴巴若是沉默不語,我就保持清淨,什麼都不講,我們就是一心一意的念佛,這樣徹徹底底的從心地下手,那麼你念佛,味道會念得出來。然後聽自己心中的聲音,阿彌陀佛……念佛時要聽自己心中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這叫做返聞聞自性。所以修行以前,要先學修養,否則一個學佛的人學到後來,跟每個人都吵架,總是大呼小叫的,那麼還稱得上在學佛嗎?我們到底在學什麼佛呢?對不對?我警告你,你若是不墮三途,這樣就算很幸運,很有福氣了!

下面說:面貌容色顯得很光彩,證實知道其念佛往生西方淨土,一時之間很多人受其感動。你看一個不識字的人,只是在道場掃地,念佛而已,就有這種功夫了,所以說,做不做就全看自己了。

沈善長 ,這沈善長號用九,浙江海鹽縣人,出生後父親就去世了,平時侍奉母親很孝順。生平樂善好施,喜好念佛,持守戒律非常嚴謹。與舅舅吾芝眉先生——這種姓很少,姓吾的人很少——一起探究大乘佛法,闡釋發揚淨土法門。1912年秋天,得病,家人為他尋求醫生,沈善長阻止之,並回頭告訴旁邊的人說:哎呀!我們這個污穢的身體,假合的身體,四大:地火水風,我們的這個身體就是這樣,"地"譬如說骨頭,比較堅硬的部位叫做地,骨頭啊,指甲啊,頭髮啊,比較堅硬的部位。四大,第一叫做地大,第二就是水大,水大就譬如我們的尿液,唾液,還有血液,這就是水大。再來,火大,火大就是我們的體溫。再來就是我們的呼吸,無形的呼吸,我們的身體除了這四樣東西以外,找不到第五樣。如果是密宗,就多一個意識的"識",地水火風識。如果是依<<楞嚴經>>所說就不同了,<<楞嚴經>>上講,地水火風空根識,<<楞嚴經>>就講得比較多。因此四大是方便說,地水火風,身體就是由這些組成而已,都是假相。所以人死後送進火葬場,棺材推進去再出來時,只剩一點骨頭,敲碎之後也揀不到幾塊,若是磨成粉末,拿去當耕作的肥料,價值二塊八,只有二塊八,我們人的身體死後,死後將他火化,燒完之後磨成粉末,把磨成的粉末拿去當肥料,稱得的價值多少呢?價值二塊八!你可別認為自己很值錢,不過值個二塊八而已,你看人是多麼不值錢!可是為了這個臭皮囊,女人就拚命的設計髮型,男人就穿西裝,打領帶,為了稱頭,西裝是一套又一套,你看!尤其是女眾,哇!我的媽啊!到百貨公司一看,到三洋或是SOGO,上次去法國,阿彌陀佛!化妝品陳列了一整排,整個部門都是,整間百貨公司,從這一頭到那一頭,全部都是化妝品,什麼廠牌的口紅都有,種類多的嚇死人!化妝後紅一塊,紫一塊的,活像霓虹燈亮起來了,沒辦法,真的就是這樣。

所以說!此四大假合的色身,本來就不是我所有的,要醫治它作什麼呢?我只期願迴向究竟菩提,遠離塵世垢穢,解脫生死痛苦,回複本來面目,盡除一切障礙,面見阿彌陀佛,我就心滿意足了。所以真正聰明的人,沒有人會喜歡在這個世間打滾,那是最愚癡的人,聰明的人,個個都想去見阿彌陀佛,神通自在,又沒有病苦,去極樂世界,你也不可能看到西藥房,也不必吃維他命,生到極樂世界,皆是金剛不壞身,全身清清靜靜的,根本不用洗澡,光是不用洗澡這件事,對我就非常非常方便了,洗澡是很麻煩的事,因為我的肚臍上貼了一塊膏藥,人家說貼那種膏藥,皮膚會變得很漂亮,肚子也比較不會脹氣,比較容易放屁通氣,所以我就貼了一塊,結果這一帖,慘了!等到要洗澡時,如果要把它撕起來嘛,藥膏黏在皮膚上,變成黑黑的,還要慢慢的擦,要忙上老半天;若是不把它撕下來,洗澡時整塊膏藥就全濕了。如果生到極樂世界,既不用洗澡,我也不用貼膏藥,這樣就很值得了。經典上寫的,西方極樂世界的八功德水,你觀想要到膝蓋,水就到膝蓋;觀想要到腰部,水就到腰部,極樂世界的八功德水,其深淺一一隨眾生意,很厲害!那不是三度空間,那是多重,重重無盡的華嚴世界,雖然說你跟我分站兩邊,面對同一個方向,可是我如果觀想,想看東方琉璃世界,我所看到的,就是東方琉璃世界;而你若是想看南方某個世界,你就會看到南方某個世界,所有世界,都在極樂世界的寶樹間影現,都在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中影現出來,整個宇宙如在眼前。

所以說你生到極樂世界,就等於生到華藏世界一樣,華藏世界就是無量無邊的極樂世界,無量無邊的三千大千世界,叫做華藏世界,那就是釋迦牟尼佛的本尊,釋迦牟尼佛是化身,千百億化身,本尊叫做盧舍那佛,<<六十華嚴>>上稱為盧舍那佛,<<八十華嚴>>上稱為毗盧遮那佛,後來我們慣用為三位一體,也就是說毗盧遮那佛也是釋迦牟尼佛的本尊,盧舍那佛也是釋迦牟尼佛的本尊,而釋迦牟尼佛就是盧舍那佛的分身,千百億的分身之一,所以受菩薩戒第一句就是:皈命盧舍那,盧舍那就是毗盧遮那佛,毗盧遮那佛就是盧舍那佛,是因為我們後代的人慣用,習慣用法,將毗盧遮那佛當作法身無相,把盧舍那佛當作圓滿報身,然後把釋迦牟尼佛當作化身。三身佛就是一佛,一佛就是三佛,法身,報身,應身。照理說應該有四佛,法身就是毗盧遮那佛;報身就是盧舍那佛,還有一種應身,應身就是專門度二乘人,應你的境界而顯現,譬如說你是二地菩薩,你所見的佛身就很高大,若是像我們凡夫,我們大家都是凡夫,所見到的就是丈六金身。丈六就是釋迦牟尼佛出生在印度之身,他有父親也有母親。而佛若是要度阿羅漢,他的應身就更高大了,佛若是要度初地菩薩,那就要三禪天,才能夠見到佛的報身,否則看不到。所以佛成道的地方,有兩個地方。第一,是在痛苦的娑婆世界;第二,就是在九禪天裡面的第五禪天,示現報身佛。所以佛有兩尊,一尊是專門度阿羅漢跟菩薩,一尊是專門度凡夫的,一尊是無相,毗盧遮那佛是無相。這樣知道嗎?這樣講聽不懂嗎?這就是研究<<華嚴>>,經教要通達,我們才能了解,原來佛經確實很深。

所以佛不是一尊而已,如同釋迦牟尼佛者,有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有千百億,若是講到盧舍那佛本尊,則是一尊而已,但是應身就有千百萬了,應阿羅漢,應初地菩薩,二地菩薩,三地菩薩,位次 越高的菩薩,所見的佛身越高大,到等覺菩薩時,快接近佛的圓滿了,唯獨無見頂相,佛最頂上的這個地方還是看不到。十地菩薩沒有辦法看到佛的無見頂相,到十地菩薩,還是無法看到佛的頂相,就算他能飛天鑽地,飛上極高的空中,還是無法看到佛陀的頭頂。這樣知道嗎?慢慢慢慢的了解一些.....我知道我們這裡也有年紀較大的人,看到的佛身一定比較小,也不可能看到多大的佛身,那是不可能的,那就必須見應化身,要證空,證我空就見應化身,證法空就見法身,見佛的法身,法身就能於無盡的世界示現一千尊佛的世界,初地菩薩可以示現千尊佛的世界。所以這是因為講到,面見阿彌陀佛,而衍生出這麼多來解釋給大家聽,讓大家有個知識,因此這本書不是你自己在家裡看看,了解內容就行了,還有很多你不了解的。

九月三十日,這個沈善長的病苦更嚴重了,凡是前來探病的人,都叫他們要安靜,都告訴大家:你們都要為我念佛。皆為他念佛,因此室中念佛的聲音不斷。因此我們要謹記在心,若是去幫人家助念時,有事情的話就打個暗號,叫到外面來說。不能當著亡者面,大家都在助念,你卻在那裡說話,這樣是大不敬,助念當中不能有雜音。沈善長也一心跟著大家念佛,求生西方淨土,臨命終時,忽然告訴旁邊的人說:「五彩色的蓮華,顯現在我面前了!」若是只見到蓮華,品味就比較低,如果看到阿彌陀佛品味就高,見佛品味高,見蓮華品味就比較低。說完就安然往生。此時神情臉色絲毫不變,一時異香充滿室中。時年二十五歲。二十五!我今年四十.....我今年還不只四十哦,我今年是十,十,十,十八,四個十,十,十,十,十八,人家要是問我:慧律法師你幾歲?我十,十,十,十八,剛好四個十,人家二十五歲就可以走了,就往生了!要是按照這個例子來說,我已經死了二十三年了,按照沈善長的歲數來說就是這樣了。

賀國昌字菶(ben)生,江西萍鄉人。其祖父,父親都擔任官職,皆以廉潔著稱。賀國昌擔任知縣,經數次調職,至江西民政長,其行政績效詳載於國史本傳。國史本傳都有記載,也就是歷史都有記載。俗話說:為官清廉,吃飯就得拌鹽,所以為官清廉者,非常了不起!民國二年秋天,因參與預謀討伐袁世凱的事件,為了避禍,,、而遷居於湖南南嶽衡山的某寺院——不然會被抓去砍頭——改名衡樵,衡山的一個樵夫,樵就是擔柴,扛柴的叫做樵夫。去撿柴,綁成一捆捆的,然後從山上扛下來,這種人叫做樵夫。每日持念准提神咒,唵折戾主戾准提娑婆訶唵折戾主戾准提娑婆訶,楞嚴咒等諸咒語。民國四年春天,獲得有力的人士為他疏通人事,解決困境,但是那年夏天又受縣令誣衊侮辱。縣令,那時候當官的人,像我們經常在戲劇節目裡面看到,演那些官吏,縣令,也就是頭戴烏紗帽的,有一些心腸狠毒的官,硬是屈打成招,誣陷別人,電視上經常會看到這種劇情。所以很少看到像包公那麼清廉的,任何人他都敢審判,他握有尚方寶劍,可以先斬後奏,官位算是很大了,從宋朝至今仍受人稱頌,你看包公的故事,在電視,電影上都很吃香,也許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厲害,只是戲劇節目裡將他神話了。若是像歷史所記載的包公,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人了,現在已經找不到包公了,不曉得去哪裡找像包公那麼清廉的官了,不畏強權,膽量奇大,就算摘掉他的烏紗帽,他還是要辦到底,碰上現在的壞人,你敢辦他的話,馬上就讓你一槍斃命了!從前是因為沒有槍,所以包公才能這麼威風,包公高居中間,一旁有護衛展昭,兩邊還有侍衛保護著,誰殺的了他呢?對不對?現在這個時代,拿刀已經難以護身了,你的手才拔起刀,子彈已經打進你胸膛了,所以現代人比較不敢當包公了,比較不敢了,因為可能會引來烏茲槍對付自己,誰會等你去辦他?對不對?所以說要查緝犯罪,現在的人也有苦衷,有時候不得不保護自己。

下面說,每日就是持念咒語,民國四年春天,得到有力人士為他化解困境。後又遭誣衊,於是親自前往京城自我申訴,牢獄因此而化解,當時有一位羅傑居士,與賀國昌,皆是此次患難之後才彼此相遇,賀國昌樂於和他交往。常常見到羅傑吃素修禪,怡然自得。有一天,賀國昌於靜坐中入定,聽聞有人叫他"寥空子"。其中有句話說:"廖空識得來生路,又作人寰二次看。"在座諸位,你們會解釋的人舉手,這句看得懂的人舉手,不然獎賞十萬好了,看不懂嗎?枉費我教這麼久了,還是沒辦法,這個意思就是說,廖空,寂空,意思就是我們的本性,我們若是能夠了解本性,就能夠了解我們為什麼會來出生,我們這一回來出生,算是再來走第二回了,「又作人寰二次看」,再來人間第二次,這個意思並沒有說無量劫,意思就是說,你若是不了解本性,你來世就要經常再來,他只有說這樣子而已.....所以才說:"人寰二次看"也就是還要再來投胎。後來因此專修淨土法門,每日持誦<<華嚴經>>二卷,念佛兩萬聲,禮佛一百拜。並且編寫"持齋""念佛""觀心""簡出"簡出就是簡單,簡單的抓住重點的意思。等四種規條來作為自我警策。這是很有心要修行的人,會規定自己。民國八年(西元一九一九年)春天,返回家鄉,適逢大旱災,很久都沒有下雨了,這個賀國昌道行真的很深,賀國昌祈禱後即下起雨來,水深達數尺。設立祭祀,超薦拔度祖先的時候,常常於虛空中見到諸佛菩薩聖像。這實在是很不簡單,在家人的修持比出家人更厲害,說到這個,我們出家人就很慚愧了,我們都不曾見過諸佛菩薩在虛空中飛來飛去的,我們只看到蚊子,蒼蠅到處嗡嗡叫而已,自嘆不如,真的很慚愧,自嘆不如,輸人家一大截。又為南北各地戰爭死亡的人,設立祭祀拔度,施食時,大家都見到佛身湧起徧滿整個虛空,無數鬼魂作禮,向西方而去。

所以我跟諸位說過,道力不夠的,死後就要靠超度了,人家問:師父!這個人去世這麼久了,還能夠拔度嗎?我問:去世幾年了?十五年!我說:十五年的鬼,我們陽間十五年,才陰間的一分鐘而已呢!我們陽間三千七百五十年,才只不過是第一層地獄的一天而已,還只是第一層哦!地獄一天,人間三千七百五十年,所以十五年算什麼?對不對?我們陽間十五年算什麼?這個時間對鬼來說,是很短的時間,所以超度怎麼會沒有用呢?所以說知道要來這裡參加拔度,消災解厄的,都算是很有智慧,很聰明的人。所以不論那個人往生多久了,我們都不用管,不用擔心,諸佛菩薩自有安排,諸佛菩薩自有超度法,我們講堂這麼多人,共修,念佛,作水陸,也是一樣,瑞相徧滿虛空。沒多久,他的病情就快速減輕。

 

下面,無數的鬼魂作禮,向西方而去。有一天要返回京城,將起程時,表示不再還鄉,同時告誡家人他往生之後,不可殺生祭祀。等到了京城,身現疾病,你看他能夠見到諸佛現於虛空的人,照常會生病呢!在座諸位!有的人說:奇怪!慧律法師看起來很會講經,很有修行啊,為什麼還常常生病呢?怎麼會講這種話呢?你難道都沒有看過佛經嗎?佛經上說 到世尊,世尊哦,世尊走在路上的時候,突然有一根木柴,很粗大的木柴,從世尊的腳直接刺過去,直接刺過去,穿過腳底,你是不是也要笑佛:哈!堂堂一尊佛,還會被木柴刺到!你是不是也要跟佛這樣講?那是業報,業報本來就應該償還的,業報本來就應該償還的,不是這樣嗎?再來說佛陀的腳,佛右腳的大拇指長瘡,蓄膿,佛一開始叫耆婆為他開刀,耆婆說:您是佛陀,我怎麼敢為您開刀?這是出佛身血,我豈不是要墮無間地獄!佛陀就安慰他:不是這樣子,,、因為你是發善良的心要治我的病。來!開刀!所以開刀之後,就將佛陀腳上的膿血一直擠出來....擠出了很多膿血,因為佛陀的腳掌很大,長瘡蓄了很多膿,,、他就拚命的把膿血擠出來,佛的腳傷就好了,痊癒了!人家就問世尊:您是如此偉大的世尊,為什麼還會這樣呢?世尊就回答:世尊業報照常不可減。雖然作佛,因果照常存在,還是要償還,只不過佛有定力,佛只是演一齣戲給你看,如果是我們的腳長膿,早就痛的大叫了,怎麼可能受得了呢?

可是佛陀有定力,他坐著就入定,耆婆就開始一直幫佛把膿血擠出來....他也沒有什麼感覺,佛知道果報是一定要受的,但是佛陀在償還果報時,等於沒有受報一樣,不覺的是在償還,就像億萬富翁,欠人家一百萬,他也不覺的怎樣,很輕易的就還你一百萬了,對不對?佛陀就是這樣,福慧雙修的人,成就最圓滿。他雖有他的業報,可是業報能奈何得了他嗎?奈何不了他啊,佛說要入涅槃,就入涅槃,說入定就入定了,神通自在,來去自如,你怎麼奈何得了他呢?所以業本來就應該償還,不過佛陀還得起,我們還不起,我們光是一點病痛,像我光是腸子抽筋,哎喲!就沒辦法了,定力就很難保持了,阿彌陀佛.....還是會念佛啦,但是會多一句:好痛!肚子好痛哦!阿彌陀佛....好痛!阿彌陀佛...都會多一句:好痛!你若是能夠像佛陀這樣,根本就不須要大費周章,佛有定力。以前印度都用藥草治病,把藥草拿來煎一煎,喝下去就好了。所以說,最重要的還是我們的心。

下面這幾句很重要,這幾句話很重要,賀國昌阻止這樣說,因為他生病了,眾人延請醫生,賀國昌阻止說:我的心非常安詳舒適,你看他的境界已經跟佛一樣了,他的心非常安詳舒適,對生死清清楚楚,他的心已經如佛一般了,對生死清清楚楚, 哪裡還要用藥呢?這是他已經要入涅槃才這樣說的。佛陀也是這樣,佛是如何入涅槃的呢?有一個年青人看到佛很歡喜,於是就去摘些水果,要來供養佛陀,佛也吃了他的供養,佛吃下之後,就開始生病了,因為那種水果是有毒的,要經過處理,可是這個年青人不懂,不曉得要先處理,就拿來給佛陀吃了,結果佛一吃中毒了,所以佛陀是中毒死亡的,中毒而入涅槃。弟子們就急忙要去取藥,要趕緊去取藥來為佛陀解毒,佛陀說:不須要!我的心已經沒有貪瞋癡了,內毒都攻不了我了,外毒如何傷害我呢?我是藉著這個因緣要入涅槃的。原來佛是藉著吃下有毒的水果,而入涅槃的。不然佛陀怎麼會死呢?佛是神通自在的人,壽命長短,任運自如。

佛陀就告訴大眾,因為有人問:您為什麼要示現入涅槃?佛說:有些比丘懈怠,不精進,是一些不受教的比丘。佛就開始訶責了:一些比丘出家幾十年了,還不能證得阿羅漢果,如今世尊要離開了,才知道要傷心,哭泣,世尊在世時,不趕緊來問(請教),懈怠,一天到晚就是貪睡,娛樂,等到我要入涅槃了,才知道傷心,以後再也無人可問了,所以有些弟子,要等到我入涅槃之後他才能夠證阿羅漢果。所以佛陀就右脅而臥,最後問弟子們:你們還有沒有什麼問題?大家都默默不語,阿難在當時尚未證果,因此哭的很傷心,一旁已經證阿羅漢果的人提醒他,你先別哭,趕緊去問世尊: 佛若是往生之後,經典之首,應該安那些語句?佛陀就告訴他:你要記住!我往生之後,你們要結集經典,經首應該安: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某處,與弟子阿羅漢若干人,有哪些人,以此作證明。所以你們有沒有印象,我們誦經一開始都是: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某處....就像我們要開會,開會前必須先說明:這次開會的主席是什麼人,要在文殊講堂開會,要在幾樓開會,參加開會的有那幾個人,把那些人的名字都列出來,以此作證明,所以佛很了不起,佛真的了不起!佛恐怕後代的人不相信,所以經首就安上: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某處,與若干阿羅漢,然後把重要的名字列出來,列出來。

下面,把這一段講完,說完依然念佛拜佛,一如平常。從此,無論睜開眼睛或閉上眼睛,常說:「見到佛菩薩,現廣大化身,充滿虛空,分散開來則無量無邊。」不久病情快速減輕,而念佛更為精進。臨命終時,家人眷屬站立於四週,賀國昌用眼睛巡視一回,對每個人都看一眼,然後吉祥而往生。在此之前,賀國昌最初發菩提心時,見到蓮華徧滿虛空。我相信,他不是只修一世而已,我相信他是極樂世界菩薩再來度眾生的,否則怎麼會如此厲害,看到蓮華徧滿虛空,見到整個虛空都是佛身,我相信他是西方極樂世界菩薩再來的,我相信是這樣子,至於我也是很有來歷的哦!我是病貓再來的,經常生病,吃藥。

下面說:每朵蓮華都有一人乘坐其中,惟獨其中一朵無人乘坐。賀國昌問其原因,他問:那朵蓮華,為什麼沒有人坐呢?旁邊一人說:「留著等待你乘坐」。後來,才剛剛返回京城,他的女兒賀瀠(jing)就夢見賀國昌乘坐蓮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而去。賀國昌雖然是在家人,但持守戒律特別嚴謹,將要往生之時,他的弟子彭憲等人請求訓示,賀國昌告訴他們說:我們眾生夙世業障深重,如果想斷除生死輪迴的根本,必須要求生西方極樂淨土,但是發願要真心,懺悔要懇切——我們現在都是在佛陀面前懺悔很懇切,懺悔時淚如雨下,哭的傷心欲絕,一出講堂之後,回到自己家裡時:「臭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煩了!」馬上就忘記了,又恢復原狀了。所以我們的懺悔沒有力量。持戒,尤其是要精純嚴密。若能身口意三業清淨,許你立刻親見阿彌陀佛。又說:「戒是無上菩提,萬善之本,正法之根,此是汝等之大師。身口意三業,謹慎護持,勿令有犯,此即是學佛入處!」由此可知賀國昌的行持是如此恭敬謹慎。所以我說這個在家人不是平常人,我認為他是西方極樂世界的再來人,否則一般在家人無法修持到這樣,不容易修持到這樣,可以看到千百億化身的阿彌陀佛,我們經常在念:阿彌陀佛身金色....這樣一直念....念到最後就是:盡虛空,徧法界,都是阿彌陀佛,千百億分身阿彌陀佛,最後我們就會唱誦這樣一段。好!我們下個禮拜再來開示。

摘自《淨土聖賢錄》講解

下篇:慧律法師《楞伽經大綱》節錄 上篇:慧律法師《包容異己》 歡迎轉載 聯繫方式 手機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