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個小道友,勞動的,她突然間看到我,看看左右沒有人,她才問我幾句話,不然她不敢問。

她看沒有人了,她問我,她說:老法師啊!我想修禪怎麼入定啊?

我說:你在干什麼?

她說:在勞動呢!

我說:在入定!

她嚇了一跳,她說:我在這勞動怎麼入定呢?

我說:心啊!你觀想,心不二用。勞動,你住在勞動上,這叫禪定啊!這叫善用其心。你干什麼事情,就住在什麼事上,這個就是真如。

但是這個義理呀!一時你還轉不過來。什麼叫定?什麼叫三昧?就是你全心全意,把這個心吶!心無二用,不要干這個事想那個事,干那個事想那個事,永遠成就不了的,拜佛想參禪,參禪又去想念經,這是不行的。制心一處能離諸垢,這才叫清淨意。意清淨就是沒有雜念,那叫意清淨。

這是一念,連一念也不生。當你作這一個事情,作成熟了,到了無功用道。無功用道自然而成的,不假功用,到無功用道的時候,那就叫清淨意。

我們是因為什麼呢?分別心,不能夠把你心吶,制心一處,你不能制心一處,你干這個事想那個事,就是思想的很複雜,這叫意不清淨。心在顛倒,意不清淨。

沒有雜念的,清淨一念,乃至於最後,連這一念都沒有了,這叫作無所作,這叫無相法。

沒有能作的我,也沒有所作的事,全是一真法界,就是真如。你在平常的時候生活當中,隨時這樣體會,不是另外離開你現在所作的,另外有一個什麼清淨法,另外還有個真如,那就麻煩了,那沒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