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的時候能做主,在夢中你能不能做主

「夢想」,這個好懂,大家可能都理解。如果要拿它來形容我們一天的具體事實,或者我們夜間睡覺做夢,我們白天醒著,夜間的夢,你到了白天還能醒,但白天這個夢,你永遠不能醒。

夢想,是你所想的都像是做夢一樣,水月空花,不要當成真實的。

我們用功如何轉變我們的煩惱,或是克服困難?

經常有種罣礙,想把這種罣礙消失了;經常有一種恐怖感,想把這種恐怖感消失了。我能做得主了,不恐怖了,罣礙不住我了,這是醒的時候。

夢裡頭還罣礙得住,罣礙不住呢? 醒的時候能做主,在夢中你能不能做主?

我們只有在苦難境界來了,最恐怖的境界來了,那時候你就相信念佛了,或者念佛號,或者念觀世音,隨念哪一聲佛號,或者念一些大乘經典,那些境界馬上就沒有了。而且,你能夠在做夢中不造三業,醒了再不害人、再不殺生。

做夢有時候夢到喝酒、吃肉,你是吃長齋的,你說:「我是吃素的,我可不能吃肉。」但在夢裡頭你就忘了,有這個時候嗎?可能有。醒的時候自己做得主,決不干壞事;做夢就不知道了,做不了主了。

你現在醒的時候所想的,也是在做夢啊!你要是用功夫,在夢裡頭做得主,就晝夜一如了。

佛經上經常講「晝夜六時」,晝三時如是,夜三時還如是。現在我們這個末法,身體也不是那麼健康,白天晝三時也支持不了。晝三時是十二個小時,日出四個小時,日中四個小時,日沒四個小時,就是十二時;初夜、中夜、後夜,又是十二個小時,總共二十四小時。印度是用六來分,我們是用二十四小時來分。

我們自己能做得主的,屬於真我的,能佔幾個小時?例如說,你坐在那兒打坐念經,打佛七或打禪七,你坐在那兒念佛的時候,中間還有許多妄想,還是不屬於你的,這就已經很可以了。但是你一天能用多少時間在三寶上,用在了生死上?另外在生死上頭,你用多少時間?那你就很清楚自己的功力如何了。

夢參老和尚:般若波羅蜜多心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