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以來,出家的大德,一天都要算幾回賬。早上起來摸摸頭,我把頭髮剃得光光,當出家人,為的了生死,究竟生死了幾分沒有?到中午又摸摸頭自問自,又過了半天,生死了幾分沒有?到夜晚又摸摸頭,如是盤算。如果生死未了,煩惱宛然現前,就要痛哭流涕,如喪考妣。生死究竟怎樣了法呢?妄想漸少,煩惱減輕就是了了幾分生死。現在的人善根淺薄,即不能一日三盤算,也應該一日一盤算。我常說出家人猶如擦檯布,給人家做佛事,求懺悔消罪過,好像是人家的檯子污穢了,我們要替人家擦洗乾淨。可要善擦,把人家檯子擦淨,我們用的擦檯布還不染污。不然的話,擦來擦去,別人的檯子雖然乾淨,我們的擦檯布也就穢污破亂不能用了。雖是一個譬喻,卻甚恰當。我們怎樣才使這擦檯布不髒呢?就是給人家做佛事時,至誠懇切,心地清淨,妄想不生。仗佛力,仗法力使施主及其所追薦之人,咸得利益,這就是自利利他。要是無誠心,一邊在念經,一邊在打妄想,而受人家的恭敬供養,那就成了髒檯布了。

諸位同學,究竟盤算了沒有?此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果能放下萬緣,真實用功,得力很快。古人云:「用在千日,悟在一朝。」哪裡定規要許久功夫?譬如這一七間功夫用得不得力,打這時起就起覺照,精進專一用功。用得恰當,一枝香也能悟道。古時大德謂:「用功千朝,悟在一時。」就是說積千朝的功夫,因為不得力,到末後才豁然覺悟,雖頓實漸。大家要知我們的心體,猶如古鏡本來光明,只以埋沒泥中不得顯現。一經出土,而又擦磨,便能顯出光明本體。就功用上說,就在各人隨時不忘覺照,善用其心。

再說到事相上,像淨蓮寺四眾共修的道場,干的是很危險事。四眾共修道場,佛在世時頗為盛行。每次法會,皆有四眾弟子。到了末法時代,這樣道場建一個倒一個,佛法受了很大影響。印光老法師不贊成建四眾道場,就是這個原因。究竟四眾共修能否舉行,完全系屬在人的知見正大與否,規矩嚴肅否。按律來說,所有方丈客主及各寮房,均不容許女眾久坐久談。雖自信心地光明,要行菩薩道,但亦要善護譏嫌。無論當眾背人,均非佛法不說。諸位聽了以後,在參加道場,和自己辦道場時,都要格外注意這一點。對於四眾共修,界限要嚴,大家要遵守才好。

淨蓮寺這種規矩是天然的,到這裡來的居士都是正知正見,為佛法而來。我們自己仗佛冥薰加被,正念時刻現前。仗佛法光明加被,依賴戒法維持身心,並靠大眾僧力,互相監視,不令有犯戒的舉動。必須這樣在微細上注意,護持佛法。諸位的眼如收不住,我就要管束的。三業俱不得掉舉,身非佛法不行,口非佛法不說。身口七支能護住,意業縱未清淨,亦足以減其勢力。意如樹根,身口如枝葉。伐去枝葉,雖有根在,不易生長。再加修行以佛法轉意業,顧不得起顛倒妄想,或轉念或歇念都是功夫。已有功夫的人,以歇念為貴。設不能歇念則令轉念,總要自家做得主,向正念上念。轉念,歇念,下手不同,歸原無二,總要假淨念除染念。辦道場既有許多顧慮,閉門自修又落於小乘,佛呵為焦芽敗種,所以定規要自利利他。一舉一動,不違佛的教誡,向護持佛法上著眼,這是出家人應遵守的。

在居士一方面呢?請人修行,自己也不在修行之外,亦是自利利他。這一層看諸位有擇法眼否。在堂中隨喜念佛,出堂以後,仍要正念相續不斷。敲起鍵椎如是念,歇下鍵椎仍持正念不失。出入往返,常常如是。久之三業即可清淨,降伏舊日習氣。一談閑話,即失去正念。應當注意的,我們都是站在一條戰線上,與魔軍共戰。古人云:「三人同心,其利斷金。」所以要群策群力,共同修行。我們能懇切至誠,為護法檀越迴向。利益眾生,即是利益自性眾生;好了人家,即是好了自家。諸佛如來,就是利益眾生而成佛的。借一人為發起之端,普為一切眾生迴向,則發起之人得益更大。一人發真歸原,十方世界消殞。願一切眾生入法界,即是法界心現前。功夫不在久,只在得力不得力。雖然只剩一枝香,在這一枝香能息念,好好用功,用得應,就能了生死。說多話打閑岔,還是好好地用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