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的過患

《楞嚴經》上佛說:「如我按指,海印發光,汝暫舉心,塵勞先起。」我們和佛就如此不同。《楞嚴》一經,由阿難發起,做我們的模範。全經著重說「婬」 字,由這婬字說出很多文章來。最初由阿難示現,因乞食次,經歷婬室,遭大幻術,摩登伽女,以娑毗迦羅,先梵天咒,攝入婬席,婬躬撫摩,將毀戒體,如來知彼婬術所加,齋畢旋歸。王及大臣,長者居士,俱來隨佛,願聞法要。於時世尊頂放百寶無畏光明,光中出千葉寶蓮,有佛化身結跏趺坐,宣說神咒。敕文殊師利將咒往護,惡咒消滅,提挈阿難及摩登伽歸來佛所。

阿難見佛,頂禮悲泣,恨無始來,一向多聞,未全道力,慇勤啟請,十方如來,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禪那,最初方便。佛應阿難之請,就說出一部《楞嚴經》來。阿難遇摩登伽女,並非做不得主,這是菩薩變化示現世間,非愛為本,但以慈悲,令彼舍愛,假諸貪慾,而入生死。《圓覺經》說:「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由有種種恩愛貪慾,故有輪迴;若諸世界,一切種性,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皆因淫慾而正性命;當知輪迴,愛為根本!」所以說:「三界輪迴婬為本,六道往還愛為基。」

世人有在家,有出家,有為道,有不為道,凡自性不明的,都在五欲中滾來滾去。五欲就是財、色、名、食、睡。由此五欲,生出喜、怒、哀、樂、愛、惡、欲七情,七情又捆五欲,因此生死不了。如經所說:「南閻浮提眾生,以財為命!」人的投生起首由於淫慾,及至出生後,就以「財」為主。廣慧和尚勸人疏於財利,謂「一切罪業,皆因財寶所生。」

所以五欲第一個字就是財,人有了錢財,才有衣食住,才想女色娶妻妾。人若無財,什麼事都辦不成,可見財的厲害了。世人總以有財為樂,無財為苦,無財想有財,少財想多財,有了白銀,又想黃金,不會知足的。既為自己打算,又為子孫打算,一生辛苦都為錢忙,不知有錢難買子孫賢,無常一到,分文都帶不去,極少能把錢財看穿的。

從前有三個乞丐,一人手上拿一條蛇,一人手上拿一個「蓮花落」,一人手上拿一個糞袋,同時行路,看見地上一文錢,頭一個乞丐看見,就拾起這文錢。第二個說:「我先看見的,這文錢應該歸我!」第三個也說:「我先看見的,這文錢應該歸我!」三個乞丐就為這一文錢,在路上打起來。衙門差人經過,看見他們打得凶,恐怕打出人命,就把三人帶進衙門見官,判斷是非。官坐堂上,問明原由。便說道:「這一文錢作不得什麼用,不要爭了。」三人都說:「我窮到一文錢都沒有,對此一文怎能不爭?」

官說:「你們各自說出窮的情形,待我看哪個最窮,就判這文錢歸哪個!」第一個說:「我最窮了,‘無溜見青天,衣破無線聯,枕的是土磚,蓋的是草墊!’」第二個說:「我比他更窮:‘青天是我屋,衣裳無半幅;枕的是拳頭,蓋的是筋骨!’第三個說:「他們都不如我這樣窮,我‘一餓數十天,一睡大半年;死得不閉眼,只為這文錢!’」官聽了大笑,這齣戲是譏貪官污吏的。世尊說法,講錢迷人的多得無比,出家也很多被錢迷的。從前是錢,現在是紙,更累死了。離了它就不能過日子,你要生產就要工具,沒有錢買不到工具,就種不出東西。我們整天忙,是不是也為這文錢呢?

世人衣食足了之後,又貪色,這個色字不知害了多少人。古來帝王由於貪色而致亡國的也不少。昔夏桀伐有施,得妹喜為妻,由此荒婬無道,為商湯所滅。商朝的紂王愛妲己,嗜酒好色,暴虐無道。周武王伐之,兵敗自焚死。古時沒有電話電報,邊防告警,則舉烽燧。其法:作高土台,台上作桔皋,桔皋頭上有籠,中置薪草,有寇即舉火燃之以相告曰「烽」。

又多積薪,寇至即燔之,望其煙曰「燧」。晝則燔燧,夜乃舉烽,此台烽燧既作,鄰台即相繼遞舉,以告戍守之兵。周幽王寵褒姒,不好笑,王百計悅之,仍不笑;王乃舉烽火以征諸侯,諸侯至而無寇,褒姒乃大笑。後西夷犬戎入寇,王舉火徵兵,諸侯不至,犬戎遂弒王於驪山之下,並執褒姒以去。這事叫烽火戲諸侯,貪色之禍無量無邊,說不完了。

利和名是相連的,名有好有壞,或是流芳百世,或是遺臭萬年。三皇五帝是聖君賢王的典型,禹受治水之命,八年於外勞心焦思,三過家門而不敢入,開九州,通九道,陂九澤,度九山,遂竟全功;乃定九州之貢賦,立五服之制,四夷賓服。湯王出,見羅者方祝曰:「從天下者,從地出者,四方來者,皆入吾羅!」 湯曰:「嘻,盡之矣!」乃命解其三面留其一面,而告之曰:「欲左者左,欲右者右,不用命者,乃入吾網。」這就是聖君賢王流芳百世的德澤。王莽、曹操、秦檜等就遺臭萬年。

諸佛菩薩,諸大祖師,有真道德,雖不求名而名留千古;善星比丘,寶蓮香比丘尼,生墮地獄,罪業深重,自然遺臭萬年。這個名真害人,說你好,有道德,難行能行就歡喜,就是好名;被罵不高興,也是為名。說好不好,總被名轉。眼前槍易躲,背後箭難防;從前禪堂午後吃了點心粥,有禮佛的,有到「監值寮」開茶話會的,說你的功夫用得好,就生歡喜;說不好,臉就放下來了。講小座也是一樣,說你好就歡喜,說你不好就不願意,也是被名轉。

食也有利有害,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古人一心在道,野菜充飢,心定菜根香。如潭州龍山和尚那樣:「一池荷葉衣無數,滿地松花食有餘;剛被世人知住處,又移茅屋入深居。」世人貪食,專在酸、甜、苦、辣、咸、淡、甘、辛裡打滾,務求珍饈美味,肆意傷生害命,以資口腹;也有吃素的人,弄齋菜還叫葷菜名,什麼捆雞、油肉丸等等名目。這是習氣不忘,殺心還在,雖不是真吃葷也犯了戒了。好好丑丑,到肚都變為屎,何必貪求美味、爭奪不休呢?好的吃得多,屁也多屎也多,有什麼好處呢?

睡覺更了不得,貪睡的人更多了,一年三百六十日,一天二十四小時,白天做事,夜裡睡覺,平均一年睡了一百八十天,可見睡覺這事浪費不少光陰,真害死人。真修行人愛惜光陰,《佛遺教經》說:「晝則勤心修習善法,無令失時;初夜後夜,亦勿有廢;中夜誦經,以自消息;無以睡眠因緣,令一生空過,無所得也。」故有睡用圓枕及不倒單等法克服睡魔的。不發道心,不知慚愧,好吃懶做的人特別貪睡。左邊睡醒了又右邊睡,而且日以繼夜地睡,看經聽法,坐香念佛都睡,把大好光陰全都浪費了。究竟出家所為何事呢?古德云:「聞鍾臥不起,護法善神嗔,現世減福慧,死後墮蛇身。」

溈山老人云:「如斯之見,蓋謂初心慵惰,饕餮因循;荏苒人間,遂成疏野!」又說:「感傷嘆訝,哀哉切心,豈可緘言,遞相警策!」希望有心求道、願出生死的人,切勿再被五欲七情所轉,努力勤修,莫空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