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宗是他力還是自力呢

唯有信願、持名,仗他力故,佛慈悲願,定不唐捐,彌陀聖眾,現前慰導,故得無倒、自在往生。佛見眾生,臨終倒亂之苦,特為保任此事,所以慇勤再勸發願,以願能導行故也。

臨命終的時候,就算我們衝過了煩惱關,我們能夠保持善念,甚至於正念,這個時候要趕緊的依止信願的善根,還有持名的福德,以多善根、多福德的力量,能夠感應彌陀的攝受,使令佛慈悲願,能夠現前慰導,使令我們心不顛倒,自在往生。佛陀見到眾生在臨終,有這種生死業力這一關,還有煩惱生死這一關的痛苦,所以特為保證此事,所以慇勤再勸發願,以願來導行故也。這個「願」就是一種善根力——發願求生淨土,發願願離娑婆。

我在佛學院有個老師,他老人家叫做上性下梵老和尚,他作了很多淨土宗的著作,他往生的時候我們在身邊,我們所有的弟子都在身邊。他老人家是得到兩個癌癥,但是好像沒有太多的痛苦,他大概知道他是癌癥的時侯,又活了大概三個多月就往生了。他往生的時侯,剛開始,是有一點罣礙,有一點痛苦,看他的表情,當然一個有善根的人,我們稍微開導一下,誒,就把善根給啟發起來了。啟發起來以後他就提佛號,提佛號以後呢,誒,他的相貌就改變了——非常安祥!我們感到佛光的照射,我們真的感受到彌陀本願的攝受、對他身心世界的攝受,看他安祥的樣子,所以他果然在安祥的樣子中往生了。

所以我從性公的實際例子,我得到一個答案:臨終它是兩種力量的結合——自力跟他力的結合。你自己要先衝過煩惱這一關,你自己要先提起善根。那麼只要我們把佛陀的光明,引到我們身心世界,那後面就簡單了,後面就是佛力的問題了。但是前半段是你自己的力量,我們臨終的時候,前半段是靠自力,後半段就是靠佛力了。但是你前面的自力,如果沒有做好,佛力就不會現前了,就沒有佛力可言了。

所以你說淨土宗是他力呢?還是自力呢? 兩個都有。我認為淨土宗應該合理來說是自力跟他力的結合,兩個力量的結合。因為你起顛倒,阿彌陀佛想進來都進不來,你的心根本沒有準備好,「眾生心垢淨,菩提影現中」,你的心亂七八糟的,他怎麼進得來呢?兩個磁場不一樣——一個是顛倒妄想,一個是清淨莊嚴,這兩個怎麼能夠隨順呢?我們達不到佛陀的境界,起碼你要隨順、相應,你的心要隨順於清淨、相應於清淨,就算我們不清淨,至少要跟清淨的法隨順,所謂的正念分明。所以淨土宗是自力而帶動他力,以心力帶動佛力,這樣的解釋比較全面。我們做好準備,把佛陀的功德引進來,然後剩下就是佛陀,幫我們攝受、開導,把我們帶走,我們做的是前半段,後半段是佛陀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