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關念佛二十一天的感悟

二〇一五年的暑假,我有幸參加了淨土文化夏令營。在七天的早課中,我沐浴著東林清暢哀亮、微妙和雅的念佛聲,如飲醍醐,身心都得到了淨化。

母親修學淨土多年,常讓我多念佛,我則藉口學業繁忙,沒放在心上。二〇一三年暑假,母親拿出《地藏經》,讓我讀一遍,說業障重的人,一遍都讀不下去。被母親這麼一激,我當時就捧著《地藏經》,對著佛像恭恭敬敬誦讀,果然業障深重,讀著讀著就睡著了。第一天沒有讀完,第二天堅持讀完後,為地藏菩薩的慈悲願力所感動,地獄裡的種種情形更讓我大為震驚,從此對佛法漸漸感興趣了。

手機乃修行之魔,毫無趣味

今年畢業後,暫時沒有工作上的煩擾,每天玩玩手機、電腦,偶爾看看書。母親看我不務正業,很是嫌棄,經常數落我的各種缺點。對於父母的斥責,我常以言語反抗,口舌間,總不經意地衝撞到父母,經常鬧得不歡而散。我在家裡感到十分壓抑,感覺自己業障深重,便想好好反思一下。恰巧看到東林寺年底還有最後一次閉關的消息,便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起早打閉關電話,沒想到幾下就通了,聽到那邊接聽的師父慈祥的詢問聲,也沒管十天還是二十一天閉關,張口就報名了。此後一想到長達二十一天的閉關,就覺得壓力很大,因為沒有任何閉關經驗,平時以學業為藉口,疏於念佛,但冥冥中又覺得機緣到了,潛意識裡有個聲音告訴自己,此次你非閉不可。

我們這一代,俗稱九〇後,物質條件跟上去了,精神危機卻與日俱增。只知好好學習,考個好大學,找個好工作,最好還能賺很多錢。深受西方各種文化觀念的衝擊,對於中國傳統文化,反而覺得糟粕居多,無需學習,自然不懂何謂仁、義、禮、智、信。我們大多都是獨生子女,不懂孝順父母,習慣自私自利,也不懂感恩和布施分享。而今信息爆炸時代,手機上的信息五花八門,「低頭族」隨處可見,行也玩手機,躺也玩手機,負面獵奇花邊娛樂偏多,毫無營養。對於每天瀏覽大量信息的我們,看似什麼都懂,潮言潮語張口就來,其實是讓無孔不入的五欲六塵污染了眼耳鼻舌身意,結果自然就是貪、瞋、癡、慢、疑五毒俱全。長久下來,我們對於未來感到迷惘,身心沒有寄託,內心常感煩惱不安。

關房法師說,每人要自覺拿出房間裡最能誘惑自己貪心的東西,思慮再三,我依依不捨地交出了平日一天七八小時都不離的手機。閉關第一天,沒有手機,感到悵然若失,噹一聲聲佛號提起,心裡便覺得越來越清淨安然,才頓覺手機真乃修行之魔,且毫無趣味可言。

老實念佛,莫做文章

二十一天閉關下來,我深深體會到「老實念佛,莫做文章」這八個字的深切含義。閉關前幾天,還比較老實,一聲佛號一聲心,字字分明,聲聲清楚,與之對應的妄念也不多,讓初念佛的我,越念越歡喜,口念佛號,如手握摩尼寶珠,讓自性澄澈清淨。一天的佛號念完,一顆心定在那裡,什麼也不用思考,無比的從容悠然。冬日關房雖然寒冷,窗外細雨霏霏,偶有風吹門動,卻只感到整個身心皆徜徉在大慈父阿彌陀佛和煦溫暖的無量光裡,心裡暖洋洋的。

幾天後,無意間看到《東林百萬佛號閉關規約》,慚愧無比,感嘆自己念佛數量太少,速度太慢,便著意加快速度。對於末學這種念佛基礎很差的人而言,追求數量往往容易丟了質量,二者無法達到平衡,中間又突發奇想,改成金剛念誦,配合「阿」字觀想,覺得會更攝心給力。折騰下來,開始幾天的清淨蕩然無存,紛飛而至的妄念如空中飄揚飛舞的雪花,將聲聲佛號打得七零八落。後來決定不去管妄念,不去管呼吸,不去加觀想,放棄了所有的花哨式念佛,老老實實,懇懇切切,至真至誠。

以彌陀願做我願想,以彌陀心做我心想,將印祖的訓導放在心中。漸漸清淨重新現前,似乎無味的佛號重新念出了幾許味道。此刻頓悟何謂「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智若愚——真正有智慧的人,看起來很平常,不露鋒芒,不聰明的樣子,甚至謙遜無比。就像印祖總自號「常慚愧僧」;大巧若拙——真正高明的方法技巧看起來好像很笨拙的樣子,其實卻是最實用相應的。佛號功德力不可思議,只要仰靠阿彌陀佛,老實念佛,念茲在茲,便是蘊含著「大巧若拙」這個道理。

一聲佛號便調頻到了彌陀的頻道

我體悟到,念佛應與生活相結合,用生活中出現的各種境相來增加自己的厭離心、菩提心、願心,如此則能達到「行也阿彌陀,坐也阿彌陀,縱饒忙似箭,不離阿彌陀」的境地。譬如,如廁時用不淨觀增加厭離心;洗臉時,想此水乃彌陀之甘露淨水,可洗淨眾生的三毒煩惱;吃飯時想飯來之不易,願所有眾生都能無飢餓之苦;中午過堂時,看陽光照耀走廊,便想此乃彌陀大悲願光,在此光的攝取之下,所有的閉關人員乃至有情眾生,臨終均蒙彌陀接引,得不退轉;關窗時望天空中的太陽在烏雲背後,便想太陽乃我原有的自性光明,烏雲乃後天之五欲六塵,而佛號便是破開烏雲、掃盡霧靄的萬道金光,可還我原本真如自性寶藏。如此下來便可漸漸增強一聲聲佛號的信願之力。

如果說人是信號接收器的話,一聲阿彌陀佛便是調頻到了彌陀的頻道,可以接收到他老人家的強大能量,妄念和不足的信願便是干擾信號接收的風雨雷電,抑或是遮擋物。一旦雜念紛飛,信願不強,即使調頻到了正確的頻道,在諸多信號干擾之下,也只能聽到雜音,如此便不能與阿彌陀佛感應道交。而菩提心、厭離心、願心,乃至平日日誦一部的《佛說觀無量壽佛經》或《佛說阿彌陀經》等,都是我們這台機子與阿彌陀佛接收通話的信號增強器,就像兩根天線一樣。信號強了,信願滿了,淨心便漸漸現前,淨念便能相繼,一句句佛號便能感應到阿彌陀佛那種強大的磁場,得到能量加持。

清淨心是最大的感應

有很多同修喜歡求感應,聊感應,我以前便是。當有師兄閉關之後,我見面第一句話就問她:「快說說,你這次有什麼感應?」恨不得她當下就給我顯現神通,那感應是越神越好。現在我明白了,「清淨心才是最大的感應!」其餘的諸多感應,反而讓人容易著相,一味地求感應,便是最大的捨本求末,也易障礙念佛和修行。

此次閉關前,我心裡每天都被煩惱習氣所充溢,內心時常感到莫名的痛苦不安,甚至有段時間看誰都不順眼。閉關後,只覺心裡清淨無比,法喜充滿。天是藍的,樹是綠的,看誰都和藹可親,看誰都像阿彌陀佛。如此才明白「一切法從心想生」,一切境緣都是自己心的變現!

懺悔不孝,感恩雙親

我此次閉關最大的收穫,便是懂得了感恩父母。閉關期間,每天早上喝著義工菩薩盛的熱乎乎的粥,想到這些天來,他們不管風吹雨阻,每天按時為我們準備齋飯,心裡十分感動。而母親給我做了二十多年的飯菜,我竟絲毫不懂感恩,不知回報。過去,我是個不孝女,常常出言頂撞父母,還偶爾惡語相向,這不僅傷了父母的心,還大大損耗了自己的福報。

父母是家裡的兩尊佛,世尊說「假使左肩擔父,右肩擔母,行到百年,複種種供養,猶不能報父母之恩。」父母生我養我,二十餘年來,我卻以惡言惡語傷害他們,在家好逸惡勞,不懂幫助父母分擔家務。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父母都無法孝順,又怎麼會恆順眾生、關愛眾生呢?

閉關中,每每想起,便潸然淚下,後悔不已,我深深懺悔自己的不孝。回家後便向父母磕頭髮露懺悔,從此洗心革面,不再頂撞父母,努力恆順父母。爭取做一個敦倫盡分、閑邪存誠、安分守己的真念佛人。

《淨土》雜誌2016年第1期  文/黃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