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間做賽跑,與生死做鬥爭

跑香也是用功,催得你飛起跑,可以調伏你的身心,但要看情況,時間不能太長,催香時間長了會傷氣,行香就可以慢慢行。用功如法要靠參話頭,話頭參得如法,就容易上路。

那時候,老和尚在上海,開示用功要「落堂」,信眾不懂這個道理,何謂落堂?好像母雞孵蛋,蛋窩像鍋一樣,中間低一些,周圍高一些,母雞坐在上面舒舒服服的,這就叫落堂。

你坐在這裡用功,一句話頭提起,綿綿密密,清清楚楚,什麼都不想,就能「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這個時候就可以入道,開悟了才能調理大眾,統領大眾。

你用功少一點生死就多一點,一寸光陰一寸金,我們在這裡就是與生死做鬥爭,與時間做賽跑。人一老起來很快的,死起來也快,你們現在是壯年,是青年,青年就是春天,春夏秋冬,生老病死,所以時間就是生命。

在家人的時間就是金錢,現在火車由廣州到韶關是一個半小時就到了,就是為了趕時間。我們也是要掌握時間努力辦道,不努力辦道將來死後往哪裡去呢?

若不用功,今天放逸一點,明天放逸一點,放逸就牽著你走,世俗的攀緣心就重了。若肯用功,修行多一點,定力就增長一點,開悟就有希望了。

我們在這裡過著太平安樂的日子,現在外頭很多人要下崗,衣食住都沒有保障,所以我們要愛惜這個環境,好好學習,好好鍛煉,一天天要有少許進步,不能把光陰空過。

習氣毛病就是障礙,養成了習慣,懶惰的人什麼都不想做,懶慣了;吃的也是一樣,沒有辣椒不吃飯;抽煙的人可以不吃飯,但不能不抽煙。習慣的勢力牽著你走,所以你們要把習氣轉化,看都不看它一眼,這要靠自己的決心,你要了生死一定要把生死看透。

成佛的根本就在於覺悟,沒有覺悟就不能成佛,沒有覺悟就被境界所轉,貪瞋癡,貪玩、貪吃、貪睡,漸浙養成了習慣,被習氣所轉。我們現在一天到晚做什麼?就是教你轉化,轉貪瞋癡為戒定慧,轉愚癡為智慧。

肯用功的人,觀透一切事物,心裡清淨,道心堅固,怎樣死都無所謂。平時不用功辦道,不修福德,死了變牛、變貓、變老鼠,都是由你的業力去變,是你自己所造的。如果天天看經拜佛,成就人家,這就是福德因緣,沒有福德因緣是不能往生極樂世界的。

只要出了家,就不能有噁心,不能有害人之心,只能有慈悲喜捨心,佈施第一,捨身命成就別人,這就符合佛法,符合修行,變凡心為聖心,變生死為涅槃,轉煩惱為菩提。

若發瞋恨心,哪是出家人的修行境界?我們到外頭尚且要救濟人家的痛苦,怎可使人痛苦呢?

出家人本是清淨比丘,修行辦道,修福修慧,了生脫死,更要依佛的教導,把如來的家業挑起來,不要找煩惱,不生是非,不管閑事,不把自己的清淨福田增加污染。

要把握爭取時間,什麼都是在剎那之間,但你卻不認識這個問題,時時刻刻生煩惱,時時刻刻不安心,不愛惜這個環境,向外頭認賊作父。

所以一定要時時刻刻管好自己,管好自己這個念頭,六祖菩薩講「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性,一切智慧,一切福報都是自己的心,無量光無量壽都是這個心,都是這個念頭,只要一點點念頭動起來,你就做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