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法因緣生」與「諸法本​自無生」

真本無陰

【佛告阿難:精真妙明,本覺圓淨,非留死生及諸塵垢,乃至虛空,皆因妄想之所生起。斯元本覺妙明真精,妄以發生諸器世間,如演若多迷頭認影。】

迷執故有

【妄元無因,於妄想中立因緣性,迷因緣者,稱為自然,彼虛空性猶實幻生,因緣自然,皆是眾生妄心計度。阿難!知妄所起,說妄因緣,若妄元無,說妄因緣,元無所有,何況不知,推自然者?】

陰本妄想

【是故如來與汝發明五陰本因,同是妄想。】

妄元無因,於妄想中立因緣性─不但所變現的五陰假相是虛妄的,乃至於能變現的這個五陰的妄想,它也是一個沒有真實的起處。

你說妄想從什麼地方來?當然覓之了不可得!妄想從什麼地方來?就是從虛妄中來。如果說妄想是真實的,我們本來就有妄想,那就沒有一個人可以成佛,所以妄想是不真實的,是我們自己捏造出來的。

所以佛陀只好在眾生的妄想當中,安立一切法是因緣生─諸法因緣生;因為你一定要打妄想,那只好說諸法因緣生,從因緣當中勉勵我們要斷惡修善,至少能夠創造一個安樂的因緣。

很多人問說:佛陀說三界的果報─人天、地獄、餓鬼、畜生是夢幻泡影;那這個夢幻泡影到底是有、沒有?你覺得三界果報到底有、沒有?

對!答案是很難講!你要是迷,那當然是有,你要繼續迷惑顛倒、繼續的攀緣下去,它對你肯定是有─夢裡明明有六趣;但是你迴光返照的人、安住真如的人,你要告訴你自己本來沒有、沒有這個東西─覺後空空無大千,所以三界果報有、沒有就看人而異。

佛陀因眾生的堅固妄想,安立了諸法因緣生的這個教法,這是在對治這些外道,因為外道迷因緣生,一切法自然。什麼叫自然呢?一切法是沒有因緣的,你會做人、這個人福報很大、這個人很苦惱…生命只是一個偶然,沒有什麼道理的,這就是自然。

其實:彼無相的虛空,尚且是真實心性當中的妄想所生起的,所以因緣跟自然都是眾生的妄想分別執著所安立的。

佛陀看到我們眾生迷自然之法,所以佛陀只好約著眾生的妄想,而安立諸法因緣生。

佛陀說:阿難!知妄所起,說妄因緣─佛陀為了使令眾生了知五陰是虛妄的,只好說五陰是因緣所生,這是針對人天種性跟二乘種性而安立的。

所以若妄元無,說妄因緣,元無所有。實際上,能生起五陰的妄想尚且不可得,更何況是由妄想所生的五陰的假相,那更是了不可得的,元無所有,更是了不可說。

意思是說:連能變現的五陰妄想都不可得了,何況是所變現的這些枝末的五陰,那更是不可得!更何況那些愚癡外道,還把五陰的相狀當作自然;說因緣生已經是一個不圓滿的教法,何況是自然的法則,那更是顛倒了!所以如來在圓滿的教法當中,發明五陰的根本原因─只就是一念的妄想所變現,在一念的清淨心當中,是了不可得!

佛陀的說法是以二諦說法。

佛陀剛開始面對苦惱眾生,他的大乘善根沒有成熟之前,佛陀只好說諸法因緣生。因為眾生一定要堅固的執著於妄想,認為妄想是真實的,好…那你不能舍棄妄想,那起碼你打好的妄想─你打佈施的妄想、持戒的妄想、忍辱的妄想…所以佛陀在人天教法中、在二乘教法中,講到了諸法因緣生─以世俗諦的角度,安立諸法因緣生。

但是到了大乘第一義諦的時候,佛陀從勝義諦的角度講諸法本自無生─佛陀說本來就沒有五陰、本來就沒有生死。佛陀說諸法因緣生,也說諸法本自無生──你不能說佛陀的教義相矛盾!

佛陀以前說造善可以成就安樂的果報,現在說從真如的角度,根本就了不可得,這有矛盾嗎?當然沒有矛盾,是淺深的問題!

當你的程度還不能夠接受真如的空性,佛陀只好說諸法因緣生;實際上,當你在佛法上,往上提陞的時候,你要告訴你自己諸法本自無生。

所以從世俗諦的角度來看諸法因緣生是對的,但是你要入勝義諦,從真如的角度來看一切法─一切法本自無生。

這兩句話並沒有矛盾,諸法因緣生也對,諸法本自無生也對;一個是從真如的作用上來安立,一個是從真如的本體來安立,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