紹雲長老留給溈仰宗法子的開示:接了法就要有行持

法卷傳法 徒具虛文

所有到我這來接法的人,我都把這個意思和他講。古人是以心印心,心心相印來傳法。現在搞張小紙,寫兩個小文字在上面,就那一張紙啊,寫那幾個字的話,就是法嗎?那張紙那幾個字能了生死嗎?能對機鋒嗎?佛法就在那張紙上面嗎?

現在搞那個叫什麼法牒,我搞搞有時候我覺得好笑,這個又起什麼作用呢?蓋幾個章在上面,寫幾個字,那就起作用了嗎?那就能把他減輕業障了嗎?那就能給他了生死了嗎?那個就能給他弘揚佛法了嗎?

接法要有行持

如果你把這個法接了,你要真能像開山祖師那樣行持。溈山祖師當年在百丈底下就當個典座,燒菜燒飯。後來到溈山去開闢道場,日與猿猱為伍,全靠採拾橡栗充飢,生活極為艱苦。過了十多年吶,後期遇到裴休,才把那個叢林興起來啊!現在光講知道他的法,你能有他的行持嗎?

如果哪怕是能做個樣子的,接了法在這里能住個三年五年的,天天如此實在不變的話,那將來還是能夠擔當弘揚正法這個擔子的人。那你對這張紙的話還有個交待。

法常禪師,“即心即佛”,就四個字,他就在山上住了十七年。

受戒關鍵是要得到戒體,不是戒牒

說到戒牒,你要沒有那個戒牒你到哪兒都掛不到單。事實上有的人受戒,根本沒有得到戒體。登壇的時候,你如果四羯磨還搞不清楚,怎得戒?輕遮重遮?你搞不清楚啊,戒在哪里?佛在世時,護戒神是發過願的,只要你善男子善女人,能夠真正以清淨心,受佛的清淨戒,每一條戒有五個戒神來護持。但是你那個心沒有清淨,你沒得戒體,咋能有護戒神呢?是吧。這就是我們現在修持任何法門難得成就的原因。

慎重傳法

(師父講了接法中的一些不好現象,比如師父把溈山靈佑禪師的《警策文》單獨印出來了,一個人發一張,交代各人要多看。有些人不但不看,還把那張紙印出來,貼在顯眼的地方,讓人家知道他如今接了某某宗的法了。對一些不肯下功夫真正參學,只拿法牒、戒牒當名聞利養的工具等現象,師父非常痛心。)這個傳法我一再申明,你要向這個開宗的祖師他的行持學習,向他的道業學習,你不能接過法卷以後,就當一個資本吶!

傳法這個事我們要剎車呀,不剎車我要為這個事跑到地獄去,不知道到哪一劫才能出來呢! 我這不是叫人家行持啦,不是叫人家了生死,我是領著人搞名搞利。我昨天晚上坐在那里想,非常害怕,怕什麼?怕下地獄!所以講傳法這個事想想呢,還是停止的好。

所以難怪龐蘊居士講啊,寧可埋在地下千年,讓它腐爛。不能一時捧出來,給人作威作福造罪。(龐蘊居士悟道後“江心沉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