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清朝探花的前世今生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印光大師 發佈時間:2013-11-11 0:54:58 简体字 

一位清朝探花的前世今生

蘇州人吳引之,是清末探花,才貌出眾。民國十年,朝禮普陀山,會晤印光大師,自稱前世是個雲南和尚。第二年,印祖去揚州刻書,途經蘇州,順便與他會面,以為他還能明白過去生的業因,可見面才發現他已經絲毫沒有這種印象。

八年後,大師在蘇州報國寺閉關。同年十一月,吳引之和李印泉、李協和二位居士一同登門拜見。大師問他:「你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前生是個雲南和尚?」 吳引之打開記憶,向大師講述:「我二十六歲那年,作了一個夢,夢中來到一座寺院,我還知道那是雲南的某地某寺。夢中見到的殿堂房舍、樹木形狀,都很熟悉,而自己正是這座寺院的僧人,醒來後還記得清清楚楚,就把夢境記錄下來。後來我的一位朋友到那兒任職,照著我寫的東西去找,果然有這麼個地方,和夢中的一樣。」

大師聽了,十分感慨:「先生已屆八十高齡,日子不多了。應當趕緊重操舊業,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才不辜負你前生修持的苦功啊!」吳引之卻不以為然地說:「念佛有什麼稀奇?」「念佛是沒啥稀奇,可就是沒幾個人肯念。最不稀奇的事情就數吃飯了,天下倒沒有一個人不要吃飯。你說說看,這種最不稀奇的事,你為什麼還做?」

一席話問得吳引之啞口無言,可他心裡仍不服氣,又扭過頭去問二位李先生:「你們念佛嗎?」「念啊。」吳引之自知理虧,可還是不肯念。不想在那一年的大年夜就去世了,剛好八十歲。他的前生應該很有修持,今生感得功名長壽;可惜這一生只記得一些做人的道理,連佛法都不再相信,真是令人惋惜!

文鈔原文:

又蘇州吳引之先生,清朝探花,學問道德相貌俱好。

民十年,朝普陀會餘,自言伊前生是雲南和尚。以燒香過客,不能多敘,亦未詳問其由。十一年,餘往揚州刻書,至蘇州一弟子家,遂訪之,意謂夙因未昧。及見而談之,則完全忘失了,從此永無來往。迨十九年,餘閉關報國寺,至十一月,彼與李印泉,李協和二先生來。餘問:「汝何以知前生是雲南僧?」伊云:「我二十六歲做一夢,至一寺,知為雲南某縣某寺,所見的殿堂房舍,樹木形狀,皆若常見,亦以己為僧。」醒而記得清楚,一一條錄。後一友往彼作官,張仲仁先生,尚知此人姓名。持去一對,絲毫不錯。

餘曰:「先生已八十歲,來日無多,當恢復前生和尚的事業,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庶可不負前生修持之苦功矣。」伊云:「念佛怎麼希奇?」餘曰:「念佛雖不希奇,世間無幾多人念。頂不希奇的事,就是吃飯,全世界莫一個人不吃飯,此種最不希奇的事,汝為什麼還要做?」伊不能答,然亦不肯念。伊問二位李先生,君等念否?答曰:「念。」伊仍無下語。至十二月三十夜,將點燈時去世,恰滿八十歲。

此君前生也很有修持,故今生感得大功名,大壽命。今生只盡倫常,佛法也不相信了,豈不大可哀哉!

(三編下·上海護國息災法會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