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念佛來斷除執著

怎樣來成就明白的心呢?怎樣來真正地能夠通過念阿彌陀佛而明心見性呢?我們要能夠通過念阿彌陀佛來巧妙地斷人我執、斷法我執。凡夫眾生對身體有執著,因為心迷昧呀,我們總是說要「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都耳熟能詳,但是逢緣對境的時候,我們總是覺得很無力,總還是會容易生起貪瞋癡,為什麼?

因為貪婪和憤怒是問題,但是問題背後的問題是恐懼心。我們為什麼會貪?因為我內心有恐懼心,我們心迷的時候,總是執著於這個身體才是我,執取少分四大為我,而認為無量無量的外在的四大不是我,認為那個是境界,這個少分的四大才是我,這個就是迷了,有一個人和境的對立,其實盡虛空、徧法界都是我。但是因為迷昧,所以我只執取少分認為這個是我,所以我的內心有恐懼,因為以這麼一個渺小的我來面對一個浩瀚的世界,所以我的內心深處有不安全感,有恐懼心,所以總會去希望多佔有一些物質,認為這樣會稍微有一點安全感,能夠消除一些恐懼心,這個是貪婪的根源——恐懼心。

為什麼會憤怒呢?因為我的心迷掉了,我擔心受到傷害,所以一不順意我就會起憤怒,而憤怒的根源也是因為我有恐懼心。所以要像《心經》上所說的觀音菩薩教誨的無有恐怖啊,要無有恐怖,要能夠成就明白的心,要能夠通過念佛來明心見性,這樣才是解決問題背後的問題,心裡面沒有恐怖了,當然就沒有貪婪和憤怒了,不然的話總會執著於這個身體,我們也說一個《淨土聖賢錄》上的公案好了。

《淨土聖賢錄》上面有講到,宋朝時候開封大相國寺是一個很大的叢林,叢林客堂裡面有一個小照客,年紀當時還很小,照客當然就是客人來了倒倒水呀、遞遞毛巾呀、倒倒茶呀,這樣接待一下。

有一天寺院正在做法會,來了很多香客,有一個做生意賣花的人,他也挑一擔花來賣,賣完以後,這個手很髒,很多泥巴,就跑到客堂去,說借一個盆子想洗洗手,這個照客就很不情願拿一個盆子給他。

這個人就好像在自己家裡面,拿這個盆子就在客堂裡面自己倒水,然後把手放在裡面去洗,把整個一盆水就洗成污水。他又不問自取,沒有經過照客自己就拿那個新毛巾擦手,把毛巾也擦得黑黑的。

這個照客很年輕,所以他就很生氣,就想教訓他一下,拿起賣花人的那個扁擔,一扁擔敲下去,這一下下手很重,把那個賣花的人打死掉了,糟糕了。然後他很害怕,馬上跑了,離開開封大相國寺,一直跑到山西五台山,隱藏在那裡就一直修行,然後他就到了五台山的總持寺修行。

修行很精進,二十年以後,他就做了總持寺的方丈,然後精進修行,因為他覺得自己業障很重,曾經過失殺人,所以他一刻都不敢懈怠,天天精進修行,然後就開悟了,真正明心見性了。

二十年之後,他有一天突然就吩咐禪堂裡面說,今天鳴椎集眾,要上堂說法。那個維那覺得很奇怪,說:「大和尚,今天沒有誰來請法呀?您老人家為什麼要鳴椎集眾,要上堂說法呢?」然後這個方丈說:「今天請大眾來看老僧了卻一段二十年前的公案。」

果然大眾集合以後,突然就有一個士兵闖進來,當時宋朝的大將張浚,他的部隊就駐紮在五台山,然後剛好其中有一部分的軍隊就來遊覽五台山,有一個士兵很奇怪,無緣無故就闖到這個法堂來了,而他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住持,但是很奇怪,他一看到這個住持就彎弓搭箭說要把這個人殺死,這個住持就坐在法座上說:「請你射我」。

這個士兵聽了以後大吃一驚,覺得很奇怪,本來想射死他,這麼說以後他反而就猶豫了,馬上就來問:「老和尚呀,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因為士兵才十八歲左右),但是我一看到你我就生氣,我就想殺死你呢?很奇怪。」

老和尚就講了這麼一個因緣:其實你就曾經是挑那個花到開封大相國寺賣花的那個人,我當時想教訓你,但下手太重了,用扁擔把你打死掉了,所以我們兩個之間有一個惡緣,因此第二世你一看到我就生氣,看到我就想打死我。

所以人跟人的緣分是宿世累生累劫都有的,為什麼我們會無緣無故覺得看到一個人就生歡喜,看到另外一個人覺得不高興呢?總有一些因緣在。這個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不過是因為我們還在迷的狀態,不能夠通達三世因果,所以我們不明白,這個世間其實沒有所謂的「飛來橫禍」,所謂的「飛來橫禍」只是因為我們不明白因果,看不透因果而已。

這樣說了以後,這個士兵恍然大悟,原來我們兩個是前生有這麼一個冤仇,這個士兵的根器非常好,他以前從來沒有念佛,但是他聽說過淨土法門,所以他馬上就說了一個偈子:「冤冤相報何時了?歷劫相纏豈偶然。不若與師俱解釋,而今立地上西天。」然後就大聲高聲念佛,很大聲很高聲地念「阿彌陀佛」。

就念了十來句,手還拿著弓箭,站在那裡就往生極樂世界了。這個住持也在法座之上圓寂了,然後也超出輪迴,也求生極樂。兩個人歷劫的冤仇,前生的這種障礙也都消除了,同生極樂。

所以淨土法門是非常好的,化解一切業障,消除一切障礙,超出輪迴的妙法,正如古德所說的:「世出世間一切理,不外乎心性二字。世出世間一切事,不外乎因果二字。」所以心性因果就可以概括全體的佛法,或者說本體界的無我律,現象界的因果律,就可以概括如來所說的八萬四千法門。而淨土法門的殊勝,就是你執持「南無阿彌陀佛」就圓滿地性相圓融,圓滿地成就了、證悟了本體界的無我律和現象界的因果律,都圓滿地證得了,因此是非常殊勝的。

所以說禪是佛意,戒修佛身,教修佛語,唯有淨土是圓滿地成就佛的身語意功德。律宗通過嚴持戒律來讓自己的行持像佛菩薩一樣,然後以此得解脫,這個是成就佛身功德;而教理是成就佛語功德;天台賢首是成就佛語功德;而禪宗是佛意,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成就佛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