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普陀山靈感故事三則

普陀山自從開山以來,已有一千多年,從沒有聽說過什麼人因朝普陀山進香,遭巨浪落海而死,更沒有聽說有來山進香的香船,在海里翻沉,或溺死了多少香客,這就是感應的威靈。甚至有存心捨身投海,以報佛恩的人都不得死。相反的不是朝山進香的船,往往在海中遇險,好多大輪船的沉翻,時有所聞。現在說幾個來山進香感應獲救的事實,以證我言不謬。

明朝時候有一個信佛的汪居士,他是安徽省人,客居在江蘇昆山王澄老對門。為了要到普陀山進香,三年之前就誠心誠意的吃長齋。到了三年後元旦那一天,一切預備好了,剛要束裝上船,忽然他的店旁起火。有人趕來急報,促其速回救火,恐怕馬上就會燒到自家的店房。

汪居士說:「我積誠三載,今天方才如願去朝南海菩薩,豈以一店易吾去志乎?縱然被毀,吾亦不歸矣。」因此竟命船家颺帆南行,往普陀山進香而去。

迄至汪君朝山進香已畢,返回昆山,但見四面的店屋以及王氏大宅,俱成焦土,唯有汪家的店面樓房獨存無恙,萬人驚嘆不置!這種不思議的感應,不信佛教的人聽了,怎麼能不來信仰佛教呢?

明朝時還有一個姓曹的童子,江蘇江陰人,自幼持戒精嚴,曾發願捨身供佛。自己凡有所積,都轉施窮餓的苦人。萬曆庚戌二月,跟隨姓莊的長老往普陀山進香,到了梅岑山(即普陀)瞻禮觀世音金容後,該童子默禱菩薩併發誓願言:「願捨此身,以報佛恩。」既而舟出海口,船行到大蓮花洋,風濤驟作。

曹姓童子遽合掌躍空,踴身跳入波心,眼見隨波逐浪沉入海中。帶他來的長老無法挽救,又重返山,便擇日與合寺僧眾,廣修懺法,超度捨身的童子。然而奇怪的到了七月中旬,曹姓童子尋至莊長老處。

莊長老驚問其詳,他說:「那天我初跳入海洋時,當時一無所見,不久忽然在下流數步外,見一胡僧,自水上乘一舢板來,口稱:‘吾來度汝!’輕疾如駛,倏忽已及舟山淺沙,攜我投漁翁家,便求寄宿,須臾不見胡僧。其家推詢緣由,經我說出,共相怪嘆,都說這是菩薩顯跡世間。明日他們送我到舟山鎮海寺,從首座披剃,教習諸經咒。今歸故鄉探視,故我仍尋訪長老至此。」

長老喜而留下,攜其還歸故地山庵,父母見兒,悲喜萬分。由是遠近緇俗,翕然皈依,大家從此都念起觀世音菩薩的聖號來了。

再說明朝有一個張老頭兒,他是江蘇蘇州皋橋人,平常崇敬佛教,最喜齋僧。在萬曆辛亥年的春天,將往普陀山朝拜觀音大士,攜帶了一個八歲的小孫子同行。

張老頭兒乘第一隻船,他的孫子忽然看見滿船上的人,手足皆被繩子捆縛,特別駭怕,就在後邊拉住他祖父的衣服,不肯跟他上船,並說明所看見到的怪異。祖父一聽生大恐怖,立刻就捨船登岸,換乘第二隻船。他的小孫兒復言所見如初,又不肯他公公上這隻船,他公公也聽他的話登岸,再乘第三隻船。再問他孫子所見如何?他的小孫回答說:「只見前面兩隻船上的人都被捆縛,這隻船沒有。」

張老兒心猶未決,忽有兩人立船首大呼曰:「勿乘彼船而快來此,此船甚穩!」此時好像有人從後推他似的,遂抱其孫登船。他們剛剛坐好,再看那個講話的人以及推他的人,都無所見。後來,日暮潮至,雲湧山立,前面兩船所裝載的,都是江湖賣技之流,舟人又不善迎潮,即時覆沒,全船的男女,沒有一個倖免生還。

張老者所乘的船,平安無恙。過了三日,仁和縣令出巡江口,檢閱溺死的群屍,每人腰纏中,各有兩大錫錠,小刺刀一把。檢驗以後,知是鉤婬之具。深深的信知闡提無賴,惡貫滿盈,遭此橫溺,惡人自食惡果,所以小兒見此應死之人,皆有死相可畏。老人因有朝山之誠,及平日之善,所以菩薩感應,沒有遭到此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