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律法師《談初發心》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慧律法師 發佈時間:2010-7-6 20:12:53 简体字 

合掌,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三稱)

好,心情放輕鬆,我們今天來作一個專題演講,【談初發心】。那麼我們都是修學佛道上的初發心者,諸位也是,師父也是,除了諸佛菩薩已經成就以外,初發心可以說是每個修學佛法的人所應當認識的。初發心正我們很容易與道相應,初發心錯了,經過了塵點劫也不會成就的,就像你發射太空梭,那個角度算錯了,雖然差那麼零點幾,你就不能達到目的地。

那麼這個初發心最重要的就是我們應當擁有一顆怎麼樣的心去修行。禪宗講即心即佛,佛就是心;淨土宗講唯心淨土,還是講心;密宗講三密相應,還是心;天台宗講三諦三觀,還是心;華嚴講一真法界,還是這個心。離開心就沒有法,所以心是一切的根本。

【善用心者必能入道】,《大智度論》這樣講。善用心,你會用這個心很容易就入道。多容易呢?一念之間!就像六祖慧能大師聽了一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明心見性,生死就了,他善於用心,他那個心就是本性的心。明心就是見性,見性就是明心。凡夫也有心啊,但是凡夫的心跟聖人的心是完全不一樣的。譬如就凡夫的角度來講,別人對不起我、別人傷害我,他整天要讓我死········觀念裡就是全世界的人都對不起他。聖人的心剛好顛倒,是我修養不好,我容不下他的缺點,不是他對不起我,是我修養不夠。我今天如果修養夠,像佛陀的修養,在這個世間沒有一個人可以動搖我的念頭。聖人的心二六時中處處迴光返照說自己不對,他的煩惱就少了。

我們今天為什麼煩惱會那麼的多,多少眾生這個苦惱無量無邊,為什麼?不善用心,發心錯誤。要學佛,學什麼?學什麼神通啊,學什麼稀奇古怪的,或者是說以為這個法師是萬能的了,好像是什麼都行,這個學佛發心不正。一個女眾扛個大肚子來,「師父,你看我這個是男還是女的。」又不是婦產科,她把法師當作是萬能的,法師也是一個很平常的人嘛,是不是?我們作法師每天就有這種機會,每天都會收到信件的,有的人寫信來感謝你啊,有的人苦惱無量。

有一個人寫信來,眼淚都掉在信上,我看了也很感動,她說她年輕的時候愛上一個男孩子,這個男孩子爸爸媽媽反對,她堅持給他結婚,結了婚以後丈夫對她很體貼,她從二十幾歲跟他打拼,從小生意做到不錯,再做到大事業,現在家裡財產算億的了,她今年50幾歲,結果男的在外面養了女人,她傷心欲絕,她跟他攜手合作痛苦萬千,很不容易熬到今天,而他這樣子對她來說是晴天霹靂啊,她寫信來哭的了,說法師是大慈大悲的活菩薩,我現在應該用什麼心情來面對啊?

其實這個不困難,50了嘛,是不是,我就寫信給她講,沒有丈夫比較好修行,孩子都長大了嘛,對不對,如果說孩子小你要恐懼,50歲了嘛,她說她需要先生來安慰,怎麼樣的來愛她,像我們20多就出家,誰來愛我呢?她說,師父啊,男女這個不容易斷。我說,那我們怎麼辦呢?嗯?50的人了,棺材都快進去一半了。我叫她多聽聽師父的錄音帶,後來經過半年以後,她真的看開了,我問她家裡錢由誰管啊?她說錢由我管。錢由你管就好辦了,(聽眾笑)丈夫出租,有什麼關係呢?對不對?造業造久了,果報自然會現前,你不要替他難過。

什麼叫做無知?無知的定義就是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多無知,叫做無知。他在拚命的造業,人家勸也不會聽的。所以我們的心要能夠掌握住,了生死重要?還是這個男女的慾望重要?你冷靜想想看。有個日本的女孩子問她媽媽:男女的慾望到什麼時候才會停止?她媽媽告訴她說要到化成灰燼的時候。所以說修行這一關是很苦惱啊,在這一關下功夫斷除的叫做修行。沒有在這一關下手斷除的,叫做結緣。 我們之所以有這麼多的苦惱,完全就是因為我們對這個心的悟不深。為什麼佛陀一再的開示,而眾生他不受益,他就是不善用心。

好了,學佛談初發心,初發心第一個要發什麼心?第一個要發決定心。

什麼是決定心?用一個故事來講比較好一點。有一天來了一個比丘尼,她拿了一個厚厚的紅包,非常高興的來供養慧律法師,她說:"我今天要來感謝法師的,法師,我希望你聽了這個故事以後也能夠傳達給眾生,讓他們對淨土法門起深信不疑的心,也可以救救眾生。"我說:"好,那我們洗耳恭聽。"

這個比丘尼在俗家是結過婚的,年紀大了才出家。她有一個兒子留學德國,西德的博士。在德國檢驗身體是癌癥,癌癥在目前來講是沒有辦法的事,醫生宣判再三個月,頂多三個月,那等於判死刑啊。那麻煩大了,他就從德國回到台灣來。他媽媽拿了一套《死亡的藝術》,慧律法師講的,給他聽,他聽了以後法喜充滿,他一口氣就把它聽完,馬上告訴家人:「我要吃素。」從那一天他拚命的念佛,他知道修禪來不及了。 他聽到師父的錄音帶,他發這個決定心,就是要往生極樂世界。念念念,誒,他以前需要打嗎啡,現在不必了,竟然一天到晚念佛忘記病苦了!三個月到了,他告訴他家人:「我時間到了,佛要來接引我了。」然後就洗澡,洗檀香水,把衣服穿整齊。據說他斷氣的時候還一直念佛,一心不亂————這就是彌陀經裡面講的:【若一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亂,七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既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他就是秉持這個理念。

據說斷氣以後那個面貌如生,頭頂是熱的,「頂聖眼生天」嘛,頂部是熱的,不得了,更不可思議的是,火化以後燒出一顆舍利子這麼大,像玉一樣的。人家死兒子是痛苦的事,他媽媽很高興,往生嘛,他去成佛作祖了嘛! 同學們,無量劫來就在今天這一念之間,你相信嗎?你能掌握這一念,就可以掌握無量劫來的生死,我們無量劫來就是不能掌握這個念頭,就沒有辦法。一天到晚你看人家不對,替別人煩惱,就從來沒有替自己煩惱,替自己的生死煩惱。這個人不對,那個對不起我,隔壁的小女孩怎麼樣,她爸爸媽媽怎樣········一天到晚就這些。 三個月的時間,同學們,他不是修三十年啊!他發什麼心修行?決定心。不困難! 有的人要出家,「師父,我要出家。」我說:「好啊。」「你們這裡什麼工作我都作,不過,師父你們四點起床我可能沒有辦法。」我說:「出去!」出家人你六點起來啊?發心出家還怕苦啊?所以我說我們發心出家發決定心,他修了三個月就臨終自知時至,我們有三十年的時間啊。

人之所以痛苦,在於追求錯誤的東西。頭城有一個人對打獵特別有興趣,四十幾歲開始生病,殺業太重當然要生病,果報現前。醫生檢查得癌癥,慘了!每天痛得打嗎啡。他有個朋友剛好是佛教徒,送給他一條念珠,勸他念阿彌陀佛。這個人可能宿世也有善根,回去就拚命念佛了。經過一陣子兩人沒有聯繫了,忽然有一天人家報這人死了,送他念珠的趕快跑他家看,果然往生了。他兒子很驚訝的告訴他:「叔叔,我爸爸往生前,外面佛菩薩排好多,我看見我爸爸拿了一個碗公。」他不曉得那是缽,說是碗公,「裡面裝了七寶,我爸爸在笑,好莊嚴啊,就這樣走了。」

才念佛一兩年而已!我說同學們,你不要一直說:我不會往生,我以前喝酒、玩女人太多了。我們這個短期出家之後,我們全部改過,這不就好嗎?嗯,有人可能在想:這下壞了,我有兩個老婆,回去不曉得該怎麼處理了(眾笑)。所以說,多一個就愈多麻煩,那在聖者來看那是束縛,不是快樂的事情。凡夫如影逐臭,就追求這個東西。聖人不生不滅,永遠保持這顆清淨心。雖然慾望不容易控制,他遠離。所以說人之所以痛苦,在於追求錯誤的東西。佛陀說,沒有智慧,是人生最大的貧窮。我們沒有金錢,但有一顆知足的心,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我們初發心一定要發正確。第一個發決定心,絕不動搖,單刀直入,一句佛號。就像印光大師講的:【老實念佛,莫換題目,敦倫近份,閑邪存誠,深信因果】。 你一定要深信因果,拿捏的准,不要讓人家動搖。我們不聽是非,不傳是非,不說是非,你光學這個就不得了了。學一個眾生歡喜就諸佛歡喜,講話不要傷人。你不是聖人,對錯我們沒有辦法分辨的,你就把每個人都當作是菩薩,唯我一個是凡夫。縱然看到他是錯的,我們都把他當作聖人。個人因果個人負,個人生死個人了,我們用清淨心修行,不能動搖。

第二個發覺悟心,徹底的覺悟,要徹徹底底的覺悟世間是無常,一切法不可得,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希望」是一個無知人的名詞,我們每天都在希望,每天都在盼望。在這個世間你希望得到的,得到了你又能如何?你希望,希望以後得到失望,失望以後又變成絕望,絕望又安排希望,我們都在惡性循環裡面追求。為什麼?這世間是無常的,根本就沒有一種東西是我們的。這世間為我所用,非我所有,都是暫時讓我們用一下的。沒有一件東西是我們的東西。我們來到這個地方如旅遊一樣的,人生六到輪迴就像無限的旅遊,我們今生今世做人如同暫時停在人道的客棧一樣的無常,我們務必要了解。

第二,苦,你要徹底的覺悟這個世間是苦的。

確確實實是苦的,這個世間無一可求。你不覺得做人很難嗎?你怎麼做都不對嗎?你在公司上班,怎麼做的吃力也不討好,你有沒有發現這樣子,怎麼做都不對?有一天有一個人來到他師父這裡無精打采的,「啊,師父,你救救我。我好像怎麼做都不對,我的同事都笑我。」我說:「你盡心盡力了沒有?」他說:「我已經盡心盡力了。」「有人讚嘆你嗎?」「有,少數。」「有人譭謗你嗎?」「也有,少數。」「你每天苦惱什麼?」「我一直為了討好他們,我拚命的盡心盡力,可他們還是很不滿意。」我說:「你研究佛法幾年了?」他說:「我研究兩年了。」我說:「你知不知道釋迦牟尼佛有沒有人譭謗?」他說:「有。」我說:「佛都有人譭謗,那你算老幾?」 「對對對,我怎麼沒有想到這樣子?」現在回去他很自在了,有人譭謗他,他說:「佛陀都有人譭謗,何況我?」是吧?這不就解決了嗎?生命就是一個理念,一個觀念而已,沒有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對不對?轉的過來你就自在,轉不過來你就是不自在。苦,要記住,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子。

空,這世間是空的。

空就是因緣生因緣滅。師父教你一個大智慧,一個無上的法門,一個字,你什麼事都掛上一個「」字,記住!無就是不執著的意思。你回去碰到一些是非,你就告訴自己,無所謂的是,也無所謂的非,是非都是人定出來的,知道嗎?你碰到人家罵你,四大皆空,五韻無我,無!沒有所謂侮辱我的事。今天你做善事佈施,佈施了一了百了,無!加一個無字,沒有所謂的佈施一了百了的事。為什麼?一切因緣法不可得,求其自性,了不可得。百年後這個全部沒有,全部消滅。

你今天貧窮,你告訴自己沒有所謂的貧窮;你很富有,加一個無,沒有所謂的富有;你很健康,加一個無;你很病苦,你也不必苦惱,沒有所謂得病苦。這叫作空一切法。說法者無法可說,聽法者無法可聞,當下不生不滅,就是我們未來的面目。你就馬上進入涅槃。所以,既不高傲,也不自卑,無所謂的大,無所謂的小,無所謂的是,無所謂的非,無所謂的對,無所謂的錯。保持一個覺悟清醒的心,那就是空一切法,就是無!

碰到一切好的不執著,碰到人家跟你計較,你今天吃虧,沒有所謂吃虧,吃虧就是佔便宜。你今天佔便宜,有一天人家就會來報復你,你今天什麼都要贏,有一天你就必須吃盡苦頭。有一個無,你想想看,世間的修養就夠了。出世間的法就覺悟了,在這個世間,能夠空,那麼求生極樂世界,就在一念之間。 我們有了無常、苦、空,還要有個大菩薩的精神,就是無我!無我就是不自私。同學們,師父教你一個偉大的思想:你什麼事情都不要考慮到「我」,先考慮整個佛教,整個團體,大無我的精神!你任何事情都不要顧慮到自己,你的煩惱就少,為什麼?你沒有時間來自私,沒有自私,處處考慮別人,你的煩惱就沒有。煩惱從那裡來?從一個「我」開始。什麼你今天怎麼對我不滿,我受盡委屈···········無我,你煩惱什麼?處處為別人著想,犧牲奉獻,你想想看,你的煩惱怎麼會多呢?根本不可能。

所以第二個要發覺悟心,要徹底的覺悟這個世界是苦的,空的,無常的,無我的。運用這個智慧在世間,哇!無往不利!

再來,要發大菩提心

什麼叫做大菩提心呢?所謂菩提就是自覺覺他。菩提心定義很廣,覺悟心也是菩提心,慈悲心也是菩提心,簡單講,就是自利利他的心。

發菩提心要怎麼樣發法?第一個,思維佛陀的偉大,拿佛陀來作我們的模範,你才發的起來。你內心裡面常常這樣想,我們無量億劫來還在六道生死輪迴,而佛陀已經超越時空的支配,已經擺脫了生滅法,跳出了六道輪迴,想想看,我們要起仰慕心。

我們要修行,第一個要發感恩的心。大菩提心就是感恩心,無量的眾生、三寶、父母、師長對我們都有恩。既然發大菩提心,怎麼樣能夠持續這個菩提心?我要感恩,所以要好好的修行。如果沒有佛,我們聽不到這個法,沒有三寶、沒有師長,這個法也沒有辦法延續,我們要報師父的恩。師父是我們的法身父母,我們今生能夠覺悟生死,開採我們內在的般若智慧,那都是師父的恩、三寶的恩。

所以我們一定要有感恩心,用這個感恩心,我們就可以持續菩提心。因為如果一個人心存感恩的話,那他內心裡面會充滿著慈悲,內心裡面就想利益眾生,所做一切都認為那是當然我們應該這樣做的。在三寶發心,做的再大的佈施,都認為這是我們必須這樣做的,沒有怨言,你才有辦法講求犧牲奉獻。我感念三寶的恩,我在三寶吃再大的虧都會很高興的對不對?所以菩提心的持續要以感恩心作為一個支配延續。

發大菩提心的第二個就是寬恕心。無知是眾生的常態,每一個眾生都必須經過無知的階段才能夠覺悟。所以我們面對這些無知的眾生,他那一些仇視、嫉妒、恨、貪、嗔、癡,我們都要寬恕。我們對他的行為不能恨,要憐憫他。恨他你沒有機會救他,你明明知道這個是個很惡的人,你合掌就好了,令他歡喜。你不要批評他,也不要跟他敵對。寧可得罪一個君子,不可以得罪一個小人。你內心裡面如果不寬恕他,不寬恕別人你會痛苦了自己,所以發菩提心就是發寬恕的心。

再來發菩提心就是發什麼?無諍!沒有鬥爭,無諍的心。鬥爭是障道的根本,一個人修行,一天到晚鬥爭的話,沒有辦法。就像我們在這個僧團,我們好不容易發一個心來出家,因為一點點的事情,而來跟同參道友敵對,搗蛋這個僧團,你說這個罪過有多重?斗亂僧團這個罪過無量,就算你們在家也是一樣。

所以我們一個修行人、念佛的人,你一天到晚跟左鄰右舍搞得合不來,那你臨命終怎麼知道有沒有跟隔壁鄰居吵架呢?萬一跟鄰居吵架的時候那不是很麻煩嗎?嘉義有沒有學佛的,他開店面很沒有肚量,如果有人摩托車擺到他家前面,他就把它刺破,不然就放氣,人家東西稍微放在他隔壁他就把它弄出去,左右鄰居沒有一個跟他合得來。結果他死後,要跟隔壁鄰居要一盆洗臉水,這是嘉義以前的一個風俗,結果連續問十幾家沒有一個願意給他一盆水,這樣的人有什麼意義呢? 生命這樣有什麼意義呢?他死了不就剩一個軀殼一堆骨頭嗎?為什麼不在有生之年施舍出去呢?人所能留下來的不是錢,是一個字:「德」。德就是慈悲喜舍的代表。眾生只能用一個德讓人家懷念,我們在有生之年為什麼不要施舍?把我們所有的東西統統搬出來與眾生共享呢?

所以菩提心第三個要發無諍的心。無諍就是沒有鬥爭,所以我們要忍耐。可是我們不能用忍耐的心去修行,那會煩惱很重。你內心裡面要忍耐,有一天你忍不下去就會發瘋的。忍耐是粗淺的功夫。要發什麼心?無生法忍的心,無生的心。一切法不可得,畢竟空性,我們要悟,徹底的了解我們的心就是一切法不可得。悟你們懂嗎?所謂無生,就是因緣生因緣滅,它本來就是不可得的東西。你不要勉強要忍耐,法師講的要忍,要忍,要忍耐,不要用這種心,要用無生的心。單刀直入,空一切法不可得,連這個忍耐都沒有,根本不要去罣礙他,你把它放下,用一個很自在灑脫無礙的心去面臨這個世間,悟到無生法忍!所以無諍是入道第一要件。

第四個要發離相的心。《金剛經》講不離相不能成道,《金剛經》講【離一切相,即名諸佛】,你要認識佛嗎?我們每天都在拜佛、念佛,希望成佛。你就是佛,那一種情形下你就是佛?很簡單,離一切相!離一切相不是拋棄一切相,就是當下離相。就是你面臨一切境界而對一切境界統統不執著!離一切相,即名諸佛,著相之人累劫不得見性。

著相就不行。禪宗裡面講的【動念即乖】,乖就是違背的意思。《愣嚴經》講的【歇即是菩提】,歇就是休息、停止,停止一切的妄想,停止一切的妄想就是我們本來的面目。我們一般人認為修行很困難,錯了,修行很簡單,一般人不了解修行真理是唾手可得,就像我們在沙灘上要揀一粒砂那麼容易。就是你不肯,就不肯,會假借很多理由來阻礙我們真理的發展。

要你修行念佛,「我身體不好、我這個人沒有用罪業很重、我現在媳婦都很不孝,我每天要忙自己做飯········」他以為修行是什麼統統放下來,一天到晚把眼睛閉上來,什麼都保持不動,像死人一樣叫做修行,弄錯了,修行不是這樣子的。修行是二六時中即相離相,面臨一切相而能夠自在無礙,不起顛倒分別心,就是我們的本來面目。所以大修行人每天都在過年,天天過年。

人家問:「師父,悟道的人是什麼心?」我說:「悟道的人無心。」「師父,無心又是什麼心?」無心,就是安詳的心、歡喜的心、無上的慈悲心、平等心,無上的喜舍心!沒有一樣他放不下的,包括他的生命、財產、老婆,沒有一樣放不下。臨命終你眼睛閉上,你放不下能如何?你能如何?有人說師父你很了不起,你建這文殊講堂幾個億,然後一下子就改成財團法人,本來是登記我的名字,我說我才不作違背因果的事,這幾億是來自十方的錢,我不把它施舍出來,難道我臨命終這幾億的什麼遺產稅,那麻煩大了,我的名字徒弟不能接收的,變成我家人來接收,十方的錢我死後落入我家人手中,那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對不對?你開玩笑!一個法師作了違背因果的事那麻煩大了。我今天把它全部佈施出去,沒有一樣是我的。縱然有一天我不存在這個世間,他們一樣可以運用文殊講堂,繼續宏法利生對不對?這個就是真正的本來面目,沒有自私自利。如果有一天我被徒弟趕出去,我也認了。當然這是開玩笑的,我的徒弟還是滿孝順的。

所以說離一切相就沒有恐懼.就沒有顛倒,【無有恐怖,無有顛倒,遠離妄想顛倒】,對不對?十方諸佛一切菩薩都是因為這樣而成道的. 你說不是嗎?

同學們,我告訴你,很簡單,修行很重要就是不能離開善知識,要熏習。凡夫啊,修行只有兩個字—— 熏習! (師父在黑板上寫:多多熏習) 熏習的意思就是不能離開善知識,要記住哦,師父講的錄音帶你們要隨身攜帶,不要常常聽那個」愛你如骨恨你入髓」,聽那個幹什麼呢?你有時間怎麼不放師父講的錄音帶?怎麼不唱: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你唱那個西米西米咕咕吧能夠了生死嗎?不搞這個沒有人看,所以你看那些歌星影星變來變去,都差不多,都一樣,人生是一出鬧劇啊!最後是悲劇收場!每一個人都是這樣子!六道輪迴是生生世世,一出一出的悲劇,連鎖的悲劇,你不了生脫死,你就麻煩大了。 要堅定我們的信心,我們發決定心,發徹底的覺悟心,發大菩提心。

大菩提心底下有四種心。一要發深心。深心就是不動搖的意思,我深信佛菩薩的語言,這個世間是苦的,是虛妄的,不值得我們這樣執著,不值得我們這樣追求。深心,徹底的不動搖,一個人信到這種程度就已經入道一半了。你發一個深信不疑, 信淨土法門,信阿彌陀佛 ,信生老病死痛苦,我要發心念佛。華嚴經講的【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這句詩太好了! 信為道源功德母,就像道的水源,一開始你對三寶沒有信心,那你沒有辦法入道。

再來就是直心。直就是不扭曲別人,不歪曲別人,不丑化別人。直心,我們一般來講,比如一個人生氣,她大發雷霆,她就說:「我這個人就直心」,不對,直心不是這樣子,本性才是直心。本性,我們的清淨心,我們的本性不會去扭曲別人的意思。眾生都是透過無明,對自己有利的盡力的拍馬奉承,與自己敵對的就忘記人家的優點,拚命的攻擊人家, 這並不是直心。直心就是保持一顆清淨心。清淨心有什麼好處? 清淨心他不會錯覺, 清淨心他不會扭曲人家,朋友與朋友之間就是缺少這個。兩個人很好,男女朋友在談戀愛的時候,「我沒有你會死,你沒有我也會活不下去啊。」一見面,就左右開弓,親吻,不得了了,吻的淤青啊,結婚之後,就打的淤青,每天都帶蔡司眼睛。(眼睛淤腫的意思)(眾笑)

如果我們擁有一顆直心的話, 直心就不變化, 不扭曲,只有一顆心永遠不變化,那就是我們的本性!簡單講,就是用本性的心去對待一切眾生。我們人很喜歡丑化別人的,你去法院看看,我的徒弟有很多是法官、律師,兩個夫妻吵架,準備要離婚,上法庭,什麼底細都給你挖出來。在利慾熏心爭執之下,每一個人都是小人,沒有幾個君子的。因此,我們要發直心,直心是很可愛的,不扭曲別人,很難啊!

所以,有時候我們親眼見到的事情也不敢肯定。我常常講一個故事給人家參考,有一次顏回替孔子煮稀飯,孔子在後面就看到顏回還沒有供養老師以前,自己就拿起來吃了, 孔子就對另外的弟子講,子路就去罵顏回:「你怎麼這樣?你替夫子煮稀飯,為何夫子沒有吃,你就先吃呢?」 「哎呀,冤枉了.因為天花板上掉下來一個東西,我把它撿出來,裡面夾著一兩粒的東西,因為要惜福啊,我就咬一咬,看是什麼,我再把它吐掉.」「哇,是這樣的」,然後就去告訴孔老夫子,夫子就召集學生,說:「你們看,我親眼看到的東西都還不准,何況道聽途說?」

所以師父就告訴你,我們不要輕易的去講一個人是非善惡,去衡量別人,去攻擊別人,這是很沒有道德的事情。除非你親眼看到,就算你親眼看到,我們也要當作那是菩薩示現的,這樣子,誰都奈何不了我們。修行能夠用這顆心,不得了!

你們今天是第四天了,再有三天你們就要還俗了,聽了師父的法很法喜,有的人掉眼淚,「能夠出家多好,回去跟老婆講一下,想出家,可是我老婆很凶啊,是有名的!回去兩句話不高興了,‘叭'(一掌),就麻煩了。」(眾笑)有的人想起來會掉眼淚,「為什麼?你怎麼不早出生?要不我早就聽到佛法了。現在有老婆了,麻煩大了,又生了四五個。」如果今天我沒有信佛,我也是一樣啊!師父如果沒有在大學裡面聽到佛學社,也是一樣,跟你們沒有什麼兩樣。我今天如果沒有出家的話,也是差不多生了四五個,每天抱著一個孩子,嘟嘟嘟嘟的(逗他玩),也是搞這個東西,唉,多無聊!

差不多,每個都這樣子嘛!回來「爸爸」,為了叫一聲爸爸,從早上工作,不停的工作,每天都搞這個。沒有學佛就這樣子嘛,要不然你要他作什麼?閑著沒事,就帶老婆孩子去逛百貨公司,再出來就吃漢堡,要不然就肯德雞,再去吃什麼,什麼老李活海鮮······就這樣子。

我今天沒有出家的話,比你們更慘啊!我這個人是很執著的人,一看這副臉就知道,很執著的人啊。不過還好,我在大一的時候,就聽到佛法,我在建國中學的時候,就看到一些哲學的理念,那個時候一心一意要念台大的哲學。後來我爸爸告訴我說,你念台大哲學系,你當精神病院的院長啊? 你養老婆養的飽嗎?給我轉醫學系!後來我轉醫科丙組的,一天到晚解剖,殺青蛙,我前世可能也是一個出家修行人,看血淋淋的東西,很恐怖啊。後來高三的時候,我看不行了,去跟教官吵架,要讀甲組的,我們教務主任,他說:「你有病啊,你高一念乙丁組,高二念丙組,高三念甲組?你以為什麼?你天才啊?」因為我智商154嘛,我認為我很有把握的,到上半學期快結束了,才改甲組,所以我真正念甲組的時間只有三個月四個月而已。到聯考的那一天,我急性胃腸炎就病發。因為從小學開始,每三個月就病發一次,痙攣癥。第一堂考英文,英文是最拿手的,第二堂考國文,我竟然英文幾乎沒有寫,痛的在桌子上打滾,英文結果考18點多,慘不忍睹。從我初中念到高中眼睛閉著都不可能考18分,國文作文都沒辦法寫,痛的沒有辦法,一直嘔吐·······照樣考上逢甲大學,你看是不是天才啊?(自己笑)所以說,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因緣,我很珍惜這個因緣,到台中念逢甲大學的時候,我親近了李柄南老居士,親近了懺公.我內心裡面講:諸佛菩薩自有安排,善哉善哉!要不然上台大,現在已經娶四個老婆了。(眾笑)

一定道理,造業啦。所以我很相信: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對不對啊?因此,我們不要難過。那個時候,我進入大學時多沮喪,你知道嗎?念了四年,一無所成,沒辦法,找不到頭路,只好投向與佛陀的事業,出家修行。(眾鼓掌)如果你們有信心,聽了師父的法,有所覺悟,願意修行出家的,就應該留下來。因緣不具足的,我等你80歲再來吧。好!今天下課,明天一樣,談這個有趣的心的問題,想要解脫修行,不把這個心弄情楚,是不可以的。希望你們法喜充滿!謝謝大家。

(接上)今天是第五天,一轉眼之間我們這個短期出家的七天,就要結束了,這就可以證明無常的真理,就是在你的眼前。所以學道,就不離當下,這就是無常的證明。佛教講的: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諸行無常,行就是造作。一切身口意的造作,統統是無常的。你相不相信呢?你相信也是無常, 你不相信他也是無常,真理是超越人情的,永遠擺在你的前面,讓你去認識他,而不是你去認同他。你認同不認同,他都是無常的,沒有什麼好討論的。想想看,你們再兩三天就要卸下袈裟,還俗去作牛作馬,以前有一個人畫一個漫畫,畫他的爸爸,一隻牛車,他的爸爸就是牛的位置,拖,拚命拖,他老婆執一隻鞭子,後面還有一大堆小孩子。這個漫畫我覺得非常有意思,你想一想看,你是不是前面那隻老牛呢?!

但是如果有福報的人,他經過五天的熏習,他知道卸下袈裟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他就會繼續在道業上下功夫。「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我們今天擁有了真理,我們的內心裡面就擁有安詳。人生失去了安詳,心靈失去了安詳,幸福就無從建立。

我有一個同學,他也是建中畢業的,他現在作房地產生意,賺了很多錢,他總共有三個老婆,在外表看起來他是非常幸福的,他的太太非常漂亮,他給每一個人都送一套房子,他有錢嘛。但是他凶起來的時候,不得了,整個公司的人都怕他,為什麼?不是以德服人,脾氣太壞了,又抬杠,又驕傲,不允許你辯論,不允許你參考,所以他內心失去了安詳,雖然擁有再大的財富,沒有幸福可言。 象出家人兩袖清風,安貧樂道,他的快樂,比得上千萬億富翁。我今天早上看新聞, 蔡萬霖,資金有多少呢?有三千億台幣,一年賺13億,同學們,你不必要,你只要聽師父一句話,世間都是無常不可得的,你不要動一個念頭去執著,你就值三千億!你要為你們短暫的出家非常的高興,你擁有了一切財富、擁有了智慧,你就擁有了一切財富。為什麼?因為你知足嘛!所以最富有的人就是大家,只要你們肯放的下,一念之間!我就是吃稀飯,也非常快樂。

師父擁有的錢從十方來,財產算起來好幾億,統統貢獻一切眾生,沒有我個人的。我很快樂,我比蔡萬霖快樂多了, 我24個小時裡面都知足,都歡喜,雖然出去沒有什麼勞死來死(勞斯萊斯的諧音)。出去不要掛的太多,那反而是一種殺生之禍。所以,我們想要解脫,想要快樂,師父昨天講的,你這個發心要正確。

下篇:慧律法師《禪》 上篇:慧律法師《2004年新春專訪》 歡迎轉載 聯繫方式 手機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