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出家修行與在家修行的區別在何處?若要出家,應具備什麼條件?

大安法師答:區別在什麼地方?首先從自力的角度來看,出家、在家修行就從淨土法門這一點來看,沒有什麼區別。往生這一點,無論出家、在家,都是信、願、行。只要你具足信、願、持名,都能蒙彌陀願力加持,阿彌陀佛是大平等心,可不會區別你是不是出家、在家,都能夠平等攝受。

但是從所承擔的責任來看,那是不一樣的。出家人建立僧團,是要住持法道,弘法利生,續佛慧命,繼承如來的家業,所以對出家人有更高的要求。那麼我們所有的出家人,要自覺地承擔,一定要有持戒意識,一定要全方位提陞自己的素質。這個出家比丘是四眾弟子的領導階層——領眾修行,我們一定要稱職。這個續佛慧命、講經說法,一定要在智慧、道德方面真正能夠說得出來。

在自己的道德方面,讓信眾能夠心悅誠服,能夠佩服。這樣我們以一種平等的心、謙卑的心去做,自己修行的力量一定要加大,要比居士修得更好。所以責任不同。在家居士就是叫外護,要護持三寶,護持正法的道場,對一些修道人提供四事供養,對承辦利益眾生的法會,都要全力以赴地去做好種種的準備工作。所以出家僧團的內護和居士的外護,共同推進佛法的這個發展——這是四眾弟子共同的事業。

那麼出家要具備什麼條件呢?剛才講由於出家僧團的責任重大,所以對他的素質一定要有嚴格的規定。在古代出家是很不容易的,他要經過考試的,經過考試再給一個度牒:度牒制度——在清代以前都是這個樣子的。從明代這個朱元璋以後——他由於原來是出過家的,因慈悲心,從他那裡就開始廢除了度牒制度,這樣就使整個僧團的這個成分就不純了——龍蛇混雜了。那麼到了清代或者清代後期,這個僧團裡面進入了很多素質很差的、沒有信仰的、賴佛偷生的這些人。所以它對整個佛教形象,對僧團住持法道的力量感大為削弱。

那麼在這個末法時候,無論怎麼樣,佛教的住持還是要靠僧團。那靠僧團,僧團裡面的每個成員是要有要求的,用印祖話來說,他提出兩點。你一個出家人,首先要發自利利他的大菩提心。你菩提心要發得出來,不是說:「哎呀,我在社會上很難混了,下崗了沒有一份工作啊,據說出家趕點經懺還能賺點錢啦,乾脆我也出家吧。」等出家賺了一筆錢,他又還俗了,這些都是敗壞佛教。

然後第二,就是要有過人的天賦。你要住持法道得要有智慧,得深入經藏,對佛經要有理解。如果你一翻開佛經,這個斷句都不知道斷在什麼地方,講什麼一問三不知,你就很難做到弘法利生了。過人的天賦,就是他的記憶力強,理解力強,不僅要聞一知二,不僅要舉一反三,而且要聞一知十,一聞千悟,這樣快速進入佛法,然後進入弘法的前沿,能夠左右逢源,頭頭是道,講得地湧金蓮,天花亂墜。古人都有這個水平,我們沒有辦法達到。一定要有這樣的一個素養,然後又有菩提心驅使,他就可能能做一點弘法利生的事情。

當然還有一個就是:一定要有對佛教深刻的、堅固的信心。現在這個末法時代,出家不容易,整個社會都被這種市場所污染,社會的東西必然會影響寺院。如果他的信心不是很堅定,對佛菩薩的存在,對極樂世界的存在都半信半疑,甚至整個的都不知道,不了解,不去念佛。那好了,他不去念佛,不去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不以這個作為自利化他的通途正門的話,心沒有放在道上一定煩惱現前,煩惱現前他一定會破戒,一破戒他自身的道德沒有,他整個的形象也沒有,這就是佛教目前面臨的巨大的挑戰。

我們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如果萬一煩惱重,信心達不到那個程度,也不一定要出家,在家居塵學道也很好。萬一撞進了僧團,自己煩惱降服不了,那也可以還俗。千萬不要穿著出家人的衣服,去做破戒的行為,那可是地獄的種子,因果非常重大。這些都是我們要加以警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