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四種人不屬於淨土所攝之機

觀機逗教,真實不虛。淨土一法是何種根機的眾生得以信受?從反面來回答,不屬於淨土所攝之機的,有四種人。

第一種是誹謗佛法的人。有些人由於受世間意識形態的影響,一聽到出世間的佛法他本能地就會生起懷疑,甚至是誹謗之心。

說有阿彌陀佛極樂世界,他會誹謗:哪有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拿給我看看。你怎麼這麼迷信?吃了飯沒事幹,我賺錢都沒有時間,哪會去想這些事情?甚至誹謗大乘佛法非佛說。這些謗法的人所造的業,是下阿鼻地獄的!誹謗佛法,尤其是誹謗淨土一法,斷了多少人的出離之道、法身慧命哪!這種人就不是信受淨土的根機了。

第二種是無信之人。沒有信根、信力,就是一闡提,斷善根的人。說什麼他都不相信,還說:看不見摸不著,我就不相信。甚至對三世因果六道輪迴他也不相信。此種人也不是淨土修行之機了。

第三種就是落在八難的眾生。八難就是障礙眾生聞法修行的八種厄難。前三難是墮在地獄、餓鬼、畜生的眾生,在這三惡道裡受苦都來不及,就無有閑暇,沒有機緣見佛聞法修行;

再就是長壽天難,即生到天上無想天。這無想天是色界第四禪天,壽命很長,五百劫,且心思不動,不能聞佛說法修行;

生到邊地為第五難。主要是指北俱盧洲,那裡眾生壽命很長,一千歲,物質生活富庶,很享樂。既不會生病,也不會夭折,每天過得很滋潤,就沒有出離心,不能聞佛說法修行;

人間的盲聾瘖啞為第六難。雖得了人身,但卻是天生的盲人、聾子、啞巴、六根不具者。障礙其見佛聞法修行;

世智辯聰是第七難。就是雖然六根具足,智商似乎也很高,反應很敏捷,能言善辯,但都是屬於世間知識技能的範疇。這種人邏輯思維過強,分別心太重,所以對於出世間的佛法,對於超然的東西,往往就沒有感覺,不相信,懷疑心很重。就類似於有些知識分子,受科學教育越多,越難具備宗教信仰情懷,越不會來修行,這是世智辯聰;

生在佛前佛後是第八難,即沒有生在佛出世的時代。我們現在屬於佛後,釋迦牟尼佛滅度之後。但幸虧還有末法,還有佛的遺教存在。如果這個末法一萬年過去之後,沒有佛經、佛法的存在,那就更苦了。以上是八難。

第四種是非人。非人不是指鬼神,是指非人行,沒有人的道德行為。身為人是要有人之資格的,就是要有五常——仁義禮智信——的德行、有持五戒的功德,殺盜婬妄酒都不能去做。

儒家文化講做人必須要具備「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這八種德行。如果一個人對父母不孝,大家就會說這不是人;如果做事非常蠻橫無理,沒有廉恥感,別人就會罵,不是人,是畜生,是亡八(就是沒有八德)。

非人,連做人最基本的德行都沒有,就沒有福報。於是就沒有智慧,聞到淨土法門就會排斥。亦或他根本就沒有這個福報來聽到淨土法門。

這四種人都是接受不了淨土法門的教化的。就好比是一棵朽木,想要用來雕器皿、各種像都是雕不了的。朽木不可雕也;又像頑石,雨水是浸潤不進去的。就是剛強難化,剛愎自用,自以為是,聽不進任何佛法的浸潤。所以這四類眾生,沒有受淨土教化的因緣。

除這四類眾生之外,就談到受化之機了。淨土之機,就是能夠至誠相信,好樂求願往生淨土!上者盡形壽,下者每天就念十聲佛號,都能乘托阿彌陀佛的大悲願力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

所以淨土受化之機,條件並不高,關鍵還是「信」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