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唯識止觀的三個重點

生命的相貌雖然是森羅萬象,但是從唯識學的角度,把它分成三種相貌,大分「有三種」。就是你修止觀,應該把一切的有為法、無為法分成三種相貌:

第一個是「依他起相」,「依」是依托,「他」是眾多因緣,依托眾多因緣所生起的差別相。

也就是說,這個相貌它自己不能生起,它必須假藉因緣法而生起;而身為「依他起相」,它主要的內容,簡單的講就是現前一念心識,就是整個心識的作用,或者說是八識的作用,都是依他起相。我們這一念心在因地的造業,在果報上的受用,都是屬於「依他起相」。

第二個是「徧計所執相」,「遍」是週徧,不管是時間、空間──過去、現在、未來,不管你到人間、天上、三惡道,它的體性是永遠存在的。存在什麼體性呢?「計」就是執著。就是說,我們身為一個有情眾生,不管白天、晚上,不管過去、現在、未來,你都會對這個法產生執著,所以叫做「徧計所執相」。

那我們會問:是什麼法對我們這麼重要,我們會不斷的去憶念這個法,不管你到天上、人間、三惡道?我們每一個人在心中所想的會有所不同,但是這個法你是不會放棄的,這個法就是我相跟法相,一種真實的我相跟法相的執取,這個法在唯識學的定義叫做「徧計所執相」。

第三個是「圓成實相」,「圓」滿「成」就的真「實相」,這個是諸法的真實相,叫做我空、法空的真理,我空、法空的真理。

這三個相我們簡單的區分一下:「依他起相」是涵蓋一切的有為諸法,有為法都叫做依他起相,你所想像得到的有為諸法,不管是雜染法、清淨法,都是依他起相,所有的因緣果報之法都叫做依他起相。無為法呢,它是沒有造作因緣的,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的,無為法是「圓成實相」。這個時候你會問:那「徧計所執相」是什麼法呢?它是有為法、還是無為法?徧計所執相是一個不存在的法!

在唯識學是不承認有這個法的存在,這個法是無中生有的,是我們自己捏造出來的一個龜毛兔角,它是一個不存在的東西。

所以,我們可以從有為法跟無為法來安立、來判定這三個法:「依他起」的法是虛妄相,它是生滅的,但是你不能說它沒有,它是有為法;「圓成實相」是經常存在的一個無為法;「徧計所執相」是我們自己捏造出來的法。

這樣子講,你知道這個三個關係以後,你在修止觀的時候,就知道什麼東西該斷,什麼東西是該證,什麼東西該轉變。你在修止觀的時候,你所斷的是什麼?所斷的是徧計所執相。就是說你修止觀,你要對治的、你要斷的是徧計所執相,而所要證的就是圓成實相,當你斷了徧計執,你同時就會證得我空、法空的真如理,這二個幾乎是同時的,一個是所斷、一個是所證。

你所要轉變的是依他起,依他起不能斷,而是轉變,把雜染的依他起轉成清淨的依他起。所以我們在修止觀的時候,你能夠掌握這三個原則:所斷的是徧計執,所證的是圓成實,所轉的是依他起,這就是我們修唯識止觀的三個重點。

《攝大乘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