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擁有美麗的相貌,但是有時事與願違,為什麼?戀愛中的男女,總是借著外在的物質表達內心的想法,但是外在的裝飾打扮無論如何總是一個助緣而已,最主要的因素,中國人說得最好,叫天生麗質,是不是?再怎麼化妝,皮膚黑的怎麼抹得白呢?而有些人就是天生曬不黑,或者已經六十歲了,看起來還像三十歲,我們要研究其中的因素,為何如此?

佛法中的道理非常清楚告訴我們,所謂「如是因,如是果」。每個人都希望健康、有錢、快樂、漂亮、有人緣。得到這一切的方法是什麼? "擊人得擊,敬人者,人恆敬之",很簡單,有六個字「 行為反作用力」。 就像身高、體重,為什麼某人一百八十公分?我只有一百五十?怎麼也弄不高,你不能說這是因為父母的問題,所以責怪父母.這是很不孝的。其實這都是你自己給自己的禮物.

佛教講三世因果,那是因為你累世看不起人,愛嘲笑譏諷議論宣揚別人的生理缺陷,如侏儒、齙牙、斜眼,你宣揚人家的缺點讓無數人知道並嘲笑別人的缺點。所以,你的臉上慢慢長出雀斑、蝴蝶斑、甚至黑痣、黑斑,怎麼弄也掉不下來,讓無數人嘲笑。為什麼?因為你喜歡給別人臉上抹黑啊。那行為反作用力,你的臉上自然長出黑斑。喜歡把別人貶低、狗眼看人低,那你的個子就是長得矮,侏儒,狗眼看人低這句話,就是這個意思;喜歡說人的壞話就長齙牙、爛牙,生個兒子就是兔唇——那就更嚴重了,中國人自古有一句話:破口大罵,那就是你喜歡大罵人!那就是破嘴;不正面評價人的那就等著變斜眼、鬥雞眼吧!

中國人講"相由心生",要想相貌莊嚴美麗,首先應該從自身行為改變,你要眼睛漂亮,(不以噁心張眼低目棄視人。不以欲心眄睞看之,恆以喜心離嗔愛癡直視人)那你從此不瞪人,目光和善。從此不看別人的缺點,多看優點;這樣你的眼睛隨時都充斥著別人的優點,你的眼睛肯定也是你五官中的優點;慢慢的誰都愛看你的眼睛,那你的眼自然是越來越來美麗;嘴巴從此不罵人,哪怕別人冤枉你,也不還口,更不用嘴說別人不好,嘴巴是用來常常讚美人的;那你從此與兔唇、垮嘴角、黑、爛門牙絕緣,你的嘴巴、牙齒也越長越好看;耳朵從此聽到別人說人的不是,聽見到你這裡就是「句號」。亦不到處挑撥離間,那什麼中耳炎、耳鳴耳聾從此與你絕緣;手用來安撫別人的,不是用來打人,推人,殺生的,偷盜的。看見眷屬腰酸背疼,你的手是用來替他消除疼痛,看見動物受到宰殺,你的手是用來救助他們的,從此你的手柔軟色白,人見人愛,什麼手癬,斷指,通通與你絕緣。平常替人掩蓋缺點,佈施漂亮衣服、臥具到貧困山區,替人遮掩陋身,今後感召身體美麗,男子強健、女子纖纖……人見人愛。

小而言之,一時之念想,決定一時之表情,長久之表情,沉澱為終生之相貌。換言之,思想決定表情,表情決定相貌——表情是暫時的相貌,相貌是凝固的表情。心中有一善念,表情即和顏悅色,長期心存善念,相貌必大大改變。心中有一惡念,目光必陰狠毒辣,惡念相續不斷,相貌則形容猥瑣。大而言之,人不能離念想,有念即造因,有因必感果。念偷盜做見不得人的事情則會變得賊眉鼠眼、鬼頭鬼佬(鬼就見不得人);念殺生、報復、瞋怒、嫉妒則感丑陋愚癡;念貪婪、邪婬則感灰頭土面;念善則感相貌光明。我們的相貌會隨我們修行的功夫轉變。你真正有修行,修個三、五年之後,你拿沒有修行之前照片對照一下,不一樣!

你功夫愈深,相貌也愈好。你這修行功夫騙不了人,一看就曉得。相的確是隨心轉,心清淨,身就清淨,相就清淨;心慈悲,相就慈悲,你舉止言語統統都慈悲。

身體的莊嚴、相貌的端好都操縱在自己手上,就看你怎麼修。真正修行人,時間愈久,他確實顯出來跟我們一般人完全不一樣。

譬如相貌,俗話常說: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你們相貌為什麼長得不一樣?心不一樣,你們對於一切事物想法、看法不一樣,所以面貌不一樣。

那麼總結要想改變自己的相貌,應該從兩方面做起:

一、自身的身口意:嘴巴從此不說別人的缺點,不不挑撥離間,不嫉妒、嫌棄、轉而多宣揚讚美別人的優點,不往人臉上抹黑,從此你自己臉上不長黑瘡、蝴蝶斑、雀斑……不罵人,從此不長爛牙、嘴角不長痣 ,更不會有兔唇發生在你或則你的後代身上。 眼睛從此多看人有優點……耳朵聽人說優點,不停說別人的不好……手用來幫助別人,不要用來給人帶來痛苦……

二、對外,利用行為反作用力,平常替人掩蓋缺點:佈施漂亮衣服(人體90%是衣物遮蓋)、臥具到貧困山區,替人遮掩陋身,今後感召身體美麗;幫助毀容的孩子整容,幫助人獲得美麗;佈施佛像入寺廟受人讚嘆,今後你的容貌自然受人恭敬、讚美;多到網上發文教別人怎樣從丑陋變為美麗的文章;每天念「南無妙色身如來」的名號108遍。

不要停留在懷疑,思考的範圍內,要你肯實實在在的去做,我有位朋友聽說這些方法後,只是停留在口頭念念:「南無妙色身如來」的名號。那樣還不行,必須幫助別人加自身轉變。兩年後她就拿照片一對比。翻天覆地的變化。自己的整體還是沒有太大變化,但是五官更加精細了:鼻子沒有那麼踏了;嘴角沒有那麼垮了,眼睛雙眼皮比原來深了,睫毛長長了;原來稀少的眉毛又長出一些了……驚訝之餘,繼續再接再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