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慾招病,斷欲是藥

明朝鄺子元,得了心臟病,神經衰弱之癥,精神時常恍惚欲倒。雖然經過很多名醫的診治,但並沒有顯著的效果,後來遇見保陽子,因他是有道之士,對攝身之道很有研究,所以就誠懇的向他請求除病的方法。

保陽子經過望、聞、問、切後,已瞭然他的病源。於是對他說:「你的心疾,乃是起於煩惱,而成於妄想所致。心裡常受著過去、現在、為來的種種妄想,忽生忽滅熾燃不息的侵襲,因而使精神受耗損。‘被妄想所困擾叫做幻心’,‘能以智慧警悟幻想為妄’,而‘不隨波逐流,立即斬斷而不再想下去,叫做覺心’。人都有妄想,所以‘不必害怕妄想念頭生起,最怕的是警覺太遲’。我們一有妄想的念頭即是病,能即時警覺照見其妄就是藥。但得心空如太虛,一切煩惱妄想即無著處。到了這種境界又有什麼病可生呢?

現在你所罹的病,是由於水火不交所致。大凡見美色而起貪愛,使身體奔逐於聲色之中,叫做外感之欲。夜深睡在床上,念念想得到美女的陪伴,因此淫慾之念如火焚心,叫做內心之欲。凡貪愛於美色,身心二欲就纏綿不斷,最是損精傷氣,因而容易感染疾病。如果能遠離色慾。那麼精氣不漏泄,腎水自然茲生,並可上交於心。不思美色,心中常清朗,即能使心火不致上炎,而可以下交於腎。水火能獲調劑,身心一切的疾病,即可消滅。這就叫善調身心,不用藥而可使病霍然痊癒!」

鄺子元敬聆了保陽子這一番道理,回去後即屏棄一切聲色之樂,獨自按時靜坐於書房,念起即覺,掃空一切妄想。如此繼續不斷,經過一月後,果然他百治無效的心病,竟勿藥而愈。心境明明,智慧轉增,能辨識正邪之道,不為外境所誘惑,並且從此無病克享高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