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記這三字,才能興家立業得人脈

曾國藩家書中有這樣的三個醒目大字:「奢」、「逸」、「驕」。

他將其視為衡量人生失敗的標準,若不能將這三字的惡義戒去,人生則墮落必敗!

「家敗離不得個奢字,人敗離不得個逸字,討人嫌離不得個驕字」引自《曾國藩家書》,曾國藩時常將這句話警醒自己並訓誡後代。

一來成就了自己,被世人稱為「千古第一完人」;二來成就了家族,使得曾家後代從未出過敗家子。

「奢」、「逸」、「驕」,三個並不深奧的字眼,卻對於今人如何持家、處世、做人,有著極其深遠的警示意義。

家敗離不得個奢字

詩人李商隱曾有詩曰:「歷覽前賢國與家,成由勤儉敗由奢。」歷史之河,浩浩湯湯,古人富貴皆歸結於「勤儉」之道;而一個富豪氏族的沒落,則源於一個「奢」字。

無論是夏朝的桀、商朝的紂王,還是秦朝的秦二世等統治者,他們奢婬無度、強壓人民、手段殘酷、導致人民反抗或政權更替,最終落得個國破人亡的下場。由此可見「奢」是人事必敗的根因。

古人云:「儉,德之共也;侈,惡之大也」聖人修身、齊家、治國,都離不開「勤儉」之道:諸葛亮把「靜以修身,儉以養德」作為「修身」之道;

朱子將「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當作「齊家」的訓言;毛主席則以「厲行節約,勤儉建國」為「治國」的經驗。

人敗離不得個逸字

《左傳·閔公元年》有一言:「宴安鴆毒,不可懷也。」其意為貪圖安逸享樂等於飲毒酒自殺,不可懷戀。這並不是完全否定「享樂」的積極意義,而是告誡眾人該如何去把握「逸」的度。

人生如溪,一路總有磕絆曲折,幸運的時候,也許能夠無阻無礙,順流而下,這時便可在這一路程安逸下來,好好欣賞沿途的風景,但要審時度勢,時刻準備面對下一段坎坷,這才不至於在突然面對大起大落時措手不及,從而跌入谷底,一蹶不起。

後唐莊宗最初勵精圖治,振興國家,取得成功,而後來安逸享樂,沉溺歌舞,導致亡國。

只享安逸不圖上進的人,永遠都是故步自封的,通常他們在取得一定成就後再也沒有憂患意識,安逸享樂,最後離失敗也就不遠了。

討人嫌離不得個驕字

「滿招損」,驕傲自滿會招來損失,這其間的損失可能並不單單隻是失去物質,也有可能是自身的人格魅力。從來沒有人喜歡或願意和驕傲自大的人相處,因為傲慢是一種得不到支持的尊嚴。

鄭板橋曾提有一聯說:「虛心竹有低頭葉,傲骨梅無仰面花。」君子愛竹,是因為竹子疏朗瀟灑,素有謙謙君子之風;君子愛梅,是因為梅花不畏嚴寒,暗發幽香。

因而為人當如梅竹,人人自然敬而親之,更不可能討人嫌。相反,驕傲是一種顯而易見的愚昧,沒人會為這份情誼買單。

聖人的格言警句,可謂是前車之鑒,尤其在這世事和人際關係愈加複雜的新世紀,我們不得不尋求一種可行的精神,來安撫自己的內心並協助人生的成長。

「奢,逸,驕」 這三個字,應當時刻警惕,謹記於心,才能興家立業得人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