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化解家庭中的各種矛盾

一家人是共業所感,要想改變共業,歸根到底要從淨化自己的業開始,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當自己的福德智慧足以令家人敬重並信服時,才有辦法去改變他人,光煩惱是沒有用處的。

問:和婆婆的關係不好,是自己的業,如何能改觀呢?

學誠法師:春風能吹化寒冰,理解、寬容和愛能夠改變惡緣。家人之間應講愛,而不是講理,不在事項上爭論對錯,而在內心中超越煩惱。即使遇到對方的冷漠對待,若自己做「還債想」,就不會覺得委屈,這樣才能用更大的溫暖去融化它。

問:頂禮法師!我的公婆一直不太喜歡我,這次公公生病我還是從北京飛回廣西帶孩子看望他。雖前幾天彼此很高興,但快離開時,老人還是不想見我,似乎非常煩,我也感到痛苦而遷怒丈夫。覺得做人很苦!

學誠法師:要消除誤解、改變心態,不是一時能做到的,要寬容、耐心、平靜。另一方面,善待公婆,本來是為人妻應盡的責任,心態上不要覺得自己付出了沒有得到回報。

網友:師父,請問和公公婆婆相處最重要的原則是什麼?感恩師父!

學誠法師:把公婆當做自己的父母,以感恩恭敬之心對待。

問:真希望婆媳間的關係也能熟能生巧。公婆要來探親到我家,我緊張不安,我在想是不是我太在意我自己的感覺,說放下的,以為放下的卻未真正的放下!是否在我自己的家,我也需要夾著尾巴做人?

學誠法師:放下保護自己的心,多想想老人的感受和需要,就不會緊張了。不要心存對立。

問:阿彌陀佛!弟子生性不願受人約束,因此對家婆的種種規矩要求很排斥,覺得她從不考慮別人的感受,不但經常惡語相加,還會提出很多自私的要求,所以總是不免會升起嗔恨心,想著分手一了百了。但由於弟子和另一半感情很好,所以一直忍受著,擔心終有一天積怨成疾,弟子很迷茫,不知如何是好,煩請法師開悟。

學誠法師:每個人都是有煩惱的,她的「自私」會讓你煩惱,也是因為傷害到了你的「自我」,從這一個角度來說,沒有對錯是非。覺得自己被她傷害的同時,有沒有想過:我對她是否也造成了傷害呢?一家人相處,重要的不是講理,而是用愛去包容,用感恩去面對。

問:法師,怎麼才能放下別人對自己的傷害?特別是婆婆,對自己母親侮辱的說話,我真對她感恩不起來,是不是我前世做錯了事,這一世要還呢?

學誠法師:面對憤怒、仇恨的心,若同樣回以憤怒和仇恨,冤冤相報何時了?唯有以寬容和愛來對待,才能真正轉業、消業,把自己從痛苦中解脫出來。

問:法師,自從我生孩子之後,婆媳關係就出現很多問題,我發現我越來越討厭她了,特別是她幫我帶孩子後,她一抱孩子,孩子就哭得很厲害,我想抱回孩子,但她不願意,每天都是這樣,我的心很痛,請法師幫我一下,謝謝你!

學誠法師:她也是愛孩子,對嗎?作為母親,能夠給予孩子的最大的財富,是一顆善於感恩的心。母親的嗔心,孩子也是能感應到的。

問:頂禮師父!婆婆嚴苛,全家人都必須按照她的意志行事,我雖隱忍不言,但內心怕受其傷害,而無法對她生起親近之心,這不符合菩薩不舍一切眾生的發心,我該如何化解對她的怨恨?

學誠法師:菩薩不舍一切眾生是修行的果相,現階段不必用果相來要求自己,把握好當下的因為要。平時多觀察、思維她的優點,而不要去反覆串習她的缺點,慢慢讓善法的力量增長,煩惱的力量減弱。

問:師父,婆媳之間有矛盾,當丈夫的該如何調解呢?她們兩個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場上都覺得自己有道理。雖知她們都有我執,但弟子智慧淺薄,也不知該如何化解,而我自己也做不到不生煩惱,想放也放不下,所學的理論到這都用不上了。還望師父指點。

學誠法師:家不是講道理的地方,是講愛和感恩的地方。先從自己做起,理解家人的立場和心情,讓自己心中產生真正的感恩,再用這顆柔軟的心去溫暖、喚醒家人心中的愛和感恩。這也就是通過轉心來轉境的實踐。

問:法師,關心父母卻招來妻子的嫉妒,認為沒有關心她和女兒,和我吵架。如果忍住惱怒,是否增長了她的嫉妒心?該如何做呢?

學誠法師:憤怒只會引發更多憤怒,如同火上澆油,只會令火越燒越旺;化解嗔心要靠慈悲,如同以水滅火。

問:請法師開示,作為一家之主,又是家裡唯一的男人,正值而立之年,該怎麼處理好婆媳關係?謝謝!

學誠法師:不在事上論是非,多想想一件事背後每個人的用心。常懷感恩之心,著眼於家人的付出而非矛盾;常懷欣賞之心,著眼於家人的優點而非缺點。用自己的包容和感恩,來營造、影響家中的氣氛。

問:和別人都能和氣相處,偏偏總與母親起爭執,並且會很生氣。明知母親脾氣不好,我既做不到平和對待她,也做不到勸解她平和。我的這盞明燈在哪裡呢?

學誠法師:不要只看到母親脾氣不好,自己面對母親又做得如何?我們應該把善意和寬容的眼睛對著別人,把挑剔嚴苛的眼睛對著自己,而不是反過來。

問:師父,父母好像在童年時不是很關心我,也曾傷害過我。感覺自己成人後對父母生不起孝順之心。如何是好呢?

學誠法師:人都有缺點,也都會做錯事,但不代表他就沒有優點、沒有恩德。我們心中選擇保留什麼、忘記什麼,決定了我們生活的狀態。願意做一個快樂、寬容、充滿感恩的人,還是做一個冷漠、挑剔、充滿仇怨的人,全在我們自己。

問:請問法師,面對壞人壞事,我們應該怎麼寬容?寬容會不會成就縱容?學習佛法為了更好融入生活,可面對越來越多的殘酷,難道麻木才是唯一的道路?

學誠法師:寬容不等於放縱,更不等於麻木。寬容,是讓自己的心更寬闊、更有力,而不是容忍惡的存在;寬容,把一切逆境轉化為自己成長的力量,用善淨之業回饋自他,而絕不隨順煩惱以嗔對嗔,用憤怒增長惡業的力量;寬容,是轉變、是昇華,用自己的悲智消化破壞性的力量,貢獻積極建設的力量。

問:法師,家裡有長輩做事很讓人頭疼怎麼辦?

學誠法師:用寬容自己的心去寬容別人,用要求他人的心去要求自己。

問:師父,我該怎樣和價值觀不同的父母、親友相處?

學誠法師:尊重、包容、理解、感恩。勿以自己的價值觀去衡量他人,生起慢心和排斥心。

問:師父,我常常憶念師長的教誨「父母是堂前兩足尊」,可是現實生活中,我的父母有很多事情不管從佛法還是世間法來看做得都很悖理,我實在很難把他們看做佛。難道他們是在示現,磨練我的智慧和包容力嗎?真不敢相信。我心裡很沉重,很為他們的未來擔心,不知道他們會走向何方。

學誠法師:「父母是堂上兩尊佛」,並不是要我們用佛的標準來要求父母,而是要我們用對佛的恭敬心、感恩心來對待父母。父母不是圓滿的,我們自己也不是,做子女的要多憶念父母的恩德,改正自己的缺點、習氣;而不是反過來,只看到父母做得不對的地方,而認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多很好了。

問:法師,最近我內心充滿了恐懼感,常常徹夜難眠。我老家在法門寺旁邊的一個小鎮,父母和叔伯因為奶奶的贍養發生了激烈的衝突,一直都是我父母和奶奶生活,但無端被猜疑、誤解。我擔心他們,卻由於我是晚輩,又是女孩,一時無法調和。我每天都祈禱,怕他們受傷害,該怎麼辦?

學誠法師:好好做該做的事,孝養、恭敬老人。把握自己內心的標尺,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事情,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外境的矛盾上。譬如開車,要一心想著自己的目的地,不要看到路邊的事情就忘記了自己的方向。

問:頂禮法師。我的母親太強勢,她總是在我的面前肯定別人,甚至不顧我的自尊心,希望以此來刺激我做的更好。我知道她的苦心,但我不能接受這種方式。我越愛她,越覺得她在背叛我。我覺得遂了她的心意就是扔掉了我的尊嚴,承認了她的教育方式。於是我本能做好的事也不再去做了,我覺得我在毀掉我自己。賭氣毀掉自己,就是贏了嗎?

學誠法師:心總是卡在與他人的對立中,太過狹窄,就會無路可走。傷害不是來自於外在,而是「我執」。自尊,不是要通過戰勝別人來證明自己的正確,那是煩惱;真正的自尊,是有高尚的理想可期,不放任自己墮落漂流,努力實現人生的價值。

問:師父,家人無論做什麼,想到的就是錢。他們讓我去弄事業,找工作,我真不想那樣失去自我,我不想過為了工作和金錢自惱的日子,我只想過簡單的生活,不去爭取什麼。但是他們確認為我墮落、不進取,要照顧他們的情緒,我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學誠法師:一個人的存在和意義,只有在與他人的關係中才能體現;自我的成就,只有在責任的完成之中才能實現。在家就好好工作,出家就好好用功,都是在履行自己的責任。簡單生活,指的是內心的簡潔和單純,而不是懶散的生活狀態。否則,自己什麼也不做,就依賴家人養著,就是簡單生活了嗎?不為工作而煩惱,是要我們去除煩惱,而不是要我們不工作。

問:頂禮法師!我自幼體弱多病,受健康狀況影響,很多事情不能做,感到很束縛,便對親人產生怨氣。怨氣集聚起來,身體又更容易生病。請教法師,如何放下束縛感和怨氣,走出這怪圈呢?

學誠法師:自幼體弱多病,親人一定付出加倍的艱辛去照顧自己。眼中要多看到他人的付出與恩德,而不是總沉浸在個人的苦樂之中。

問:師父好,我感覺沒有血緣關係又不是夫妻的人住在一起要相處很困難。每個人都有缺點,好像誰都容易對別人的缺點有意見。我老公的姐姐住在我家裡養病,其實我心裡明白她的處境可憐,心裡很多次告訴自己要對她好,可是很多時候還是會有矛盾。前些天大概是自己態度不好,所以她就吃飯時不跟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吃,自己做面條,自己熬湯。我自己想想她實在是不幸的,然後就對她熱情一些,她現在樂意跟我們一起吃飯。可是因為彼此很多觀念不同,我有時覺得她很愛多管閑事,然後自己又生悶氣,感覺非常不開心,我應該怎麼做呢 。

學誠法師:設想一下,如果自己生病住在別人家中,會希望對方如何待自己。

問:法師,我覺得兒時父親對我的打罵和控制讓我至今近30歲都在性格上有縮手縮腳怕犯錯等問題,我該如何調整自己,讓自己自信坦然的面對人和事?

學誠法師:所有的境界,都是我們成長的台階。用學習的心態面對一切,而不是用結果來衡量一切。

問:我每次想到父母就是一種很排斥的,想把自己包裹嚴嚴實實的心情。我總覺得父母有嚴重的偷窺別人心理的癖好。他們從不直接問,他們喜歡猜別人的心思讓人很討厭。我初中上學父母就偷偷跟蹤我到學校看我跟誰玩,還會偷偷和老師打電話問我在學校都干嘛,一下打很久,我都是事後才知道。如果我表現出反感,我覺得他們就會懷疑我心裡有鬼,繼續揪著問題調查,我和誰誰誰走得近了。我就不動聲色,在別處發火。結果我們一家之間就沒有溝通了。師父,我很怕我的父母,不相信他們,他們對我態度也一樣。

學誠法師:正是自己內心的排斥和抗拒,造成了與父母溝通的障礙,而不是父母喜歡去「猜心思」。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兒女,可謂費盡苦心,做子女要學會感恩,不能只關注自己的感受,對父母嗔恨、埋怨。世事無常,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後悔!

問:有血緣關係的親人都因為錢全部眾叛親離。包括至親哥哥。自幼父親離家,母親被生活壓得無法喘息。感覺好像一個人站在地球上,眼前一切好似幻影,孤獨冰涼,又不想讓友人知曉真實內心,擔憂給他人增添煩惱。能走的路很多,卻無路想去。感覺總是哪裡在等待我歸去,卻又不知道是哪?

學誠法師:即使寒冷的冬天,也有梅花傲然開放——看待問題的角度,決定了我們的心態和未來。不要把傷痛記在心中,一遍遍包裹自己;要看到愛和光明的存在,點燃心光,讓自己成為冬天中的暖意,艱難中的希望。

問:父母皆是孤傲極其自我之人,多懷批評抱怨和諷刺之心。家中親情極其淡薄,每個人都很孤獨。家是練習親情建立和維護之所,從未見過家人彼此貼心的我一直在周圍尋找榜樣補課。但家人都很自我的性格只會頻繁發生爭吵。我很厭惡,也很孤獨,師父我該怎麼辦?

學誠法師:或許,是期待和失望帶來的偏見蒙蔽了自己的雙眼,讓自己看不到家人內心深處的愛和關懷;或許,在一個慣於冷漠的環境中,家人不懂得如何去表達愛。讓自己成為一個發光的、溫暖的源頭,用自己的別業來扭轉家庭的共業。

問:請問法師:我的大家族原來還算和睦,現在卻因為給祖輩遷墳鬧不和,而我卻不想因為此事大家族因此而分裂。我要怎麼做才能平衡意不一的局面?

學誠法師:用尊重、包容、接納的心態去對待,多聽少說。

問:法師,親情是根系,因此有份量是嗎?有時候跟家人會鬧情緒,事後自己真的很難過,會不停譴責自己,發生之前會提醒自己不要這樣,但最終還是……總是維持不好親情,真的很苦惱,我也並不想傷害他們。我似乎把親情看的很重,但不知道哪出了錯,又似乎明白,歸根結底,肯定是我自身的問題吧,突然不知該怎麼辦?

學誠法師: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習性、脾氣,不能一味要求對方的言行符合自己的標準。放下「以自我為中心」,多看到對方的付出,體諒對方的用心,時時培養感恩心,遇到境界時就不容易鬧情緒。

問:師父,親人不得不在同一屋簷下,每天相互看著又內心生煩,這是什麼緣份?

學誠法師:這是一段需要去改善的緣。我們如何對人,不取決於別人怎麼對我們,而取決於我們希望什麼樣的關係。希望有愛和溫暖,就付出愛和溫暖;希望得到接納和諒解,就先去接納和諒解。這樣做,不管別人如何,自己首先從怨恨孤獨中解脫出來了。

問:在父母身上最看不到就是謙和!家中永遠是批評挑剔、相互指責對立的氛圍。尤其母親與人交流中永遠都是搶答,自以為是,發言動機無不為彰顯自己的"博學",且多居高臨下,其實多為謬論,實為膚淺,耐心勸導多年無果,對其煩感倍增,無法一起生活,心裡很悲哀。

學誠法師:人都有過失,父母還不是佛,自然也會有,但不能因為父母有過失,我們就失去了對他們的愛和敬,這本身就是兩回事。不喜歡家中互相挑剔、指責、對立的氣氛,那就先消除自己的怨恨和厭惡之心。

問:師父,您好。為何對自己越親近的人,就越容易因為小事而憤怒,難以包容呢?

學誠法師:每個人內心都有許多貪、嗔、癡的煩惱,當這煩惱沒有從我們內心中拔除時,只能一時隱伏,所以對於離得遠的人,我們能夠把煩惱隱藏起來;但藏得了一時,藏不了一世,對親近之人就無法隱藏了。煩惱生起來時,就像火一樣,誰離得近就先燒到誰,所以越親近的人越容易受傷。

問:大師,如果我就是那個被燒到的人,該怎麼辦?

學誠法師:如果親近之人對自己發脾氣,可以這樣想:「他不是故意針對我,只是內心有煩惱,而我正好離得近」,然後心平氣和的應對,對方的煩惱之火碰到柔軟清涼的水,自然慢慢就燒不起來了。否則會認為對方傷害到了自己,立刻反擊,好比一把火點燃另一把火,那就越燒越旺、自他俱損了。

問:法師您好:家中有老人「強勢」了一輩子,到老還「一意孤行」該怎麼辦?

學誠法師:沒有看好自己的心念,就只能看外在;看外在,就時時刻刻在分別、對立、要求別人,於是就會很苦。要注重自己的心念,把握自己的善惡業,才知道怎麼對待周圍的人、事、物。

問:法師,我是一個具備了出國能力的高中生,可父母目前卻不同意我出去,我最近很傷心。我該怎麼辦?

學誠法師:這樣一個小小的挫折都過不去,何談能力呢?人的能力,不止是知識、技能,更重要的是控制情緒、調伏煩惱的心智能力。

問:法師您好!父母希望我考研,而我感覺考研太浪費時間,想直接工作,但現在工作也不太好找,我怕父母擔心,請問我該怎麼辦?

學誠法師:父母是希望自己能有成就,有美好的未來。考研或工作,都是達到目標的方法,而不是目標。

問:請問師父,我想出家,但是父母完全不理解。跟家裡吵架了,他們怎麼吵,我心都如如不動,很平靜。我感覺自己這樣好像很無情,您覺得這樣正常嗎?

學誠法師:出家是因為愛父母,乃至愛一切眾生;修行就是教我們學習感恩、培養慈悲。

問:頂禮師父!弟子在家喜歡看法師的講座,媽媽說我總看沒用的東西,希望我多學習知識和技能,增加賺錢的本領,弟子心中也是非常搖擺,感慨世間諸事繁雜,卻割舍不下愛親,不知如何抉擇?望師父開示。

學誠法師:對待不信佛的家人要善巧、委婉、循序漸進,內心不動搖,但態度上要和緩,方式上要善巧,嚴於律己、寬以待人。家裡的環境若不方便學習,可以減少在家學習的時間,最好能定期去三寶地與同行善友一起學習。

問:學誠法師,我的父親很愛抱怨,很愛斤斤計較,又愛抽煙,常常責怪我們孩子不懂事,說自己是因為煩才抽煙的。我嘗試和他說佛的道理,但是他聽不進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這樣下去,我擔心他身體受不了。

學誠法師:人與人之間的影響,是靠心的感染,而非強說道理。佛菩薩想利益眾生,也需要長久與之結緣、為他付出,以心換心,才能贏得眾生的信任;有了信心,講說道理才會有用。家人之間更是如此,家中不是講理,而是講情。多用愛心、敬心、感恩心與父母家人相處。

問:頂禮大和尚!師父您曾講過「慈悲待人,智慧處事!」作為在家人,在日常生活中,悲從何始?智從何來?請大和尚開示!

學誠法師:慈悲從感恩心中生,智慧由思業果而來。

問:請教師父:面對彼此仇視、怨恨十多年卻還生活在一起的父母,學生即看不明白,又煩惱迷茫,作為子女,該如何做?懇請師父開示!

學誠法師:人與人的相遇,宿世一定有很深厚的因緣,或是善緣,或是惡緣。若是因惡緣而聚,就容易互相傷害,若不懂得修行之理,往往更結惡緣,輾轉相報,痛苦無期。作為子女,與父母雙方亦有極深的業緣,當努力以佛法化解矛盾,幫助父母解脫仇恨之苦,以報深恩。

問:法師,當長輩做錯了事,我們怎麼和他們理論又不至於讓他們感覺我們不尊重他們呢?

學誠法師:親有過,諫使更,怡吾色,柔吾聲。諫不入,悅復諫。

問:法師,你覺得孝順是怎樣的?為人子女,應該怎樣做,特別是遇到和父母有衝突的時候?

學誠法師:子夏問孝,子曰:「色難」。

問:我想利用暑假的時間去打工或者支教,但是我爸媽不讓去,他們就願意讓我在家待著,我覺得他們不理解我。

學誠法師:先理解、尊重父母,而不是只要求父母理解、尊重自己。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就是要常常省視自己內心的情緒、念頭,自己的語言、行為,此時此刻心中有沒有煩惱?自己說的話,會不會傷害到別人?

問:法師您好!有一個困擾很久的煩惱想請教您。我的父母對我佔有欲太強,對我把持得特別緊,要求我一天三餐必須去他們家吃,一有閑暇必須上他們家待著,從小到大天天月月如此,我雖知道孝道,可是我畢竟是過 而立之年已成家的人,我也有我的生活。如果跟他們溝通,他們會指責我翅膀長硬了不想陪他們,我很困擾 。

學誠法師:可以善巧應對,譬如常常帶著家人一起去父母家,或者邀請父母來自己家。體諒父母的依賴心,因為對於他們來說,子女是心中最重的部分,就猶如我們小時候依賴父母一樣。通過各種方法,慢慢幫助父母走出精神的孤獨和失落,而不是用排斥心去反抗。

問:師父,我們不是很提倡發露懺悔嗎?有師兄說,做了壞事,想了壞事,就要發露出來。那麼把別人做的壞事揭發出來,這樣不是可以幫助他改過嗎?弟子說家人的不是,其實是希望他們改變錯誤的做法。師父,弟子在這個問題上有疑惑。

學誠法師:發露懺悔是自發的,自己有這種改過的決心是前提。宣揚他人過失,容易激起對方的逆反心、毀滅對方的自信心,破壞彼此的信任,無異於揠苗助長。凡說話、做事,都要將心比心、換位思考。

問:師父,為什麼弟子對別人、對同修、哪怕是陌生人觀功念恩容易,而對自己的親人卻容易觀過念怨呢?為什麼弟子容易認可、接受同修的批評意見,而對自己親人的同樣的意見卻反生嗔心呢?

學誠法師:做一件好事容易,天天做好事不容易,因為我們內心的智慧與慈悲常常被煩惱的烏雲所覆蓋,煩惱多智慧少,煩惱重智慧輕。師法友團體的意義在於給我們營造一個容易提策善法的環境,幫助我們增長內心的光明,一點點磨去煩惱的垢穢。

問:感覺我們家出現了問題,我不知道問題在哪兒,我都不敢去想他們,我該怎麼辦?

學誠法師:世界上任何人都會有缺點,但任何人也都會有優點,關鍵看我們眼裡能看到哪一部分。容易觀過之人,一味見人不是,則處處可憎,終日落嗔;善於感恩的人,容易發現他人的閃光點,自己活在快樂之中,也能感染身邊的環境,幫助自他進步。

問:師父,如果我誠心待人,寬容以對,不計較不責備,但是卻換來別人的指責和斤斤計較。我該怎麼放寬心呢?一起生活的人總是喜歡抱怨,明明是平輩家人,卻總是以長輩、領導的架勢,一點小事就要受到他的嚴厲責備和冷嘲熱諷,實在讓人心裡不悅,該怎麼想他呢?

學誠法師:一個人揮拳打來,如果自己同樣去抵擋,則兩人都會疼痛;如果一個人揮拳打向虛空,打一打也會沒勁了。

問:老師,如何才能化解心中的恨,比如對父母。不知道是因為自己怨天尤人還是別人真的可恨?

學誠法師:化解心中的恨,莫過於增長心中的愛。一生的時間不長,不要把寶貴的時光用在仇恨上。放不下心中的恨,只是苦了自己的人生,丟了自己的幸福。

問:有一事向法師請教:我結婚後的第98天,我久病在床的公公去世了,我的小姑子污衊我,說是因為我的原因;但是在事後3年,她的女兒在結婚後的第80天的時候,她女兒的婆婆去世了。這也是所謂的因果報應嗎?

學誠法師:因果不是用來觀察他人和解釋世界的,而是用來指導自己的行為的。

問:師父,和兄弟姐妹之間有隔閡,溝通不暢。怎麼辦?

學誠法師:從自己做起,以真誠心、平等心、利他心來對人,少計較人我是非、恩怨得失。

問:眼下的逆境,來自於親人的自私,即使我犧牲、忍讓,又如何化解的了他們心中的私慾?

學誠法師:先化解自己內心的私慾。退一步,海闊天空。

問:法師好!我的哥嫂時不時的會罵嘴,不顧我和母親的感受,我經常會為他們的行為抑鬱好幾天,走不出來,特別難受。怎麼辦?

學誠法師:他人的煩惱我們不去領納,就傷害不了自己。不要把別人的話與自己結合起來想,多注重自己的念頭,做自己該做的事。

問:法師,您好。我在家裡總容易煩,覺得家裡有股怨氣,在外面就反思,怎麼化解好呢?

學誠法師:怨氣,來源於心與心的對立。如果自己的心沒有對立,而是寬容、接納、原諒、愛,怨氣也就無處可存了。佛陀得道之時,魔為了干擾他,指揮魔軍向他射出槍林箭雨,而所有的利器到了佛陀身邊都變為鮮花落下。一個人的心若是沒有煩惱,外在的一切都會化為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