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寺訊】丁酉十一月十三日(2017年12月30日),上一下誠長老舍利於雲居山真如禪寺分揀完畢,得大小舍利子六百餘顆,親證長老一生功行圓滿,戒德莊嚴。經云:虛空有盡,我願無窮,誠祈長老不舍弘誓,慈航倒駕,回入娑婆,再度群生!

悲心無盡 行願彌堅——一誠長老珍貴舍利擷影

悲心無盡 行願彌堅——一誠長老珍貴舍利擷影

悲心無盡 行願彌堅——一誠長老珍貴舍利擷影

悲心無盡 行願彌堅——一誠長老珍貴舍利擷影

悲心無盡 行願彌堅——一誠長老珍貴舍利擷影

悲心無盡 行願彌堅——一誠長老珍貴舍利擷影

天緣已畢,大事完成。

一靈不昧,旋元歸真。

坐斷之際,湛然常寂。

不是無相,爍迦羅身。

——一誠長老

上一下誠長老,法名衍心,又號妙常,湖南望城周氏子。生於1927年3月5日,圓寂於2017年 12月21日,世壽91歲,僧臘68載,戒臘61夏。一誠長老曾任全國政協常委,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中國佛學院院長,世界佛教徒聯誼會名譽主席,雲居山真如禪寺退居方丈等職。

長老一生梵行高潔,道心如磐,戒珠明月,定水澄淵,續拈花之旨,荷宗門法脈,揚叢林清規,闡農禪家風,恆持濟世之念,素懷悲憫之心。肝膽赤誠愛國愛教,弘法濟世廣度群生,德播四方,法流天下,華枝春滿,天心月圓,堪稱一代宗門巨擘,教界領袖,為中國共產黨最親密之戰友,深受教內外人士景仰愛戴。

宿植德本 善根深厚

一誠長老生於農曆丁卯年二月初二,龍抬頭吉日。生具慧根,敏於常人,幼時護惜生命,喜吃素食,從不殺生。年十一歲,長老在家人帶領下,到烏山寺大殿禮佛。見殿內佛像莊嚴寧靜,內心忽生大歡喜,如逢故人,脫口吟詩一首云:今來烏山寺,皈依故佛前,爐內香煙渺,佛光照大千。在場大眾聞之無不驚訝。時一老和尚預言:此人禪緣宿深,日後出家參究,必成大器。1949年,長老年二十二歲,夙願成就,辭別雙親,於湖南望城黃金園鄉洗心庵,禮明心和尚為師剃度,出家修道。

長老上根利智,宿慧浚發,出家即依明心和尚參禪,道行精進,參究勤奮,晝三夜三,功夫不斷。未久心華開敷,性光皎潔,蒙明心和尚親證,傳佛心印,接臨濟宗法脈,法號一誠,字悟圓,時年不過二十五歲。浮生三千,萬法歸一,恍然如夢,圓悟初醒。

親近虛老 重振真如

一九五六年,一誠長老偶見《弘法》月刊登載當代禪門泰斗虛雲和尚以百十歲高齡率眾於雲居山拋磚打瓦,開墾荒地,農禪並重,重振祖庭。以深仰虛公高德,亦覺夙願感召故,長老辭別恩師,登臨雲居,依止虛公修學,全力復興祖庭。此後長老一住真如禪寺五十載,半世昭華,傾付雲居!

雲居山真如禪寺自唐憲宗元和三年道容肇基,千二百年,禪風浩蕩,高僧輩出,先有道膺禪師闡揚曹洞宗風,後有云居曉舜、佛印了元、圓悟克勤、大慧宗杲、顓愚觀衡、晦山戒顯等宗門巨擘相繼駐錫法席。五宗七家,於茲繁興,震旦靈山,禪門聖地,享「一夕開悟四十八者」之盛譽,乃佛陀親自囑咐安樂神守護之道場。

抗戰期間,千年祖庭毀於戰火。虛雲和尚不忍禪門正脈衰頹,以百十歲高齡重振真如。一誠長老初到雲居,虛老相見之下,甚為欣慰。因長老出生雕刻世家,刀工精湛,通曉工程設計,虛老深為器重,命其隨侍左右,為總工程師,負責寺院復建規劃及施工指揮。一誠長老親炙虛公期間,踏實肯干,悍勞忍苦。跟隨虛公發揚「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百丈家風,農禪並重,冬參夏學,行住坐臥,動靜一如。此外亦宗教兼重,知行合一。勞作之餘,在虛公主辦,海燈法師執教之雲居佛學研究苑學習《楞嚴經》、《金剛經》等大乘經典,為日後大轉法輪,普度群生奠定堅實基礎。

一九五六年冬,由虛雲老和尚親任得戒和尚,長老受具足戒,自此之後,長老畢生法效虛公上人,持律冰霜,梵行高潔。一九五七年,虛公觀長老天心月圓,性海澄淵,親證真如,遂安排法子性福和尚為長老授正法眼藏,傳溈仰法脈,賜號衍心,序十世祖;不久又親自代替明本觀一禪師,再授長老臨濟法脈,賜號一誠,序四十五世祖。是時長老於雲居蓮花聖城,傳佛心印,續祖心宗,沐虛公禪風,荷千年正脈,恰洎三十風華,而立之年。

志如磐石 不忘初心

一九五九年,虛雲老和尚於雲居山示寂,末後咐囑大眾嚴持戒律,守護祖燈,正心正念,度人度世。長老發願繼師遺志,篤志堅行,奉獻佛教,不惜生命。

未久文革即至,一誠長老被迫下放至雲山墾殖場務工。雖逢逆境,然長老心似磐石,志如峰岩,般般磨難,堅守雲居。長老奉師遺囑,十四載守護祖燈,不忘初心,不計安危。期間遭遇種種非人迫害,皆慈憫為懷,坦然處之。長老隨眾作務,勤肯耐勞,凡遇重苦差事,皆搶於人先。白天務工,攝心正念,夜深人靜,趺坐安禪,形同俗表,質是佛心。暗中抄寫《華嚴經》、《金剛經》等大量經論,累計達四十餘本。

長老秉承佛教慈悲忍辱之精神,於勞務中和光同塵,無私忘我,亦發揮特長,幫助雲山群眾克服重重困難,修建第一條盤山公路,自此天上云居,通途可達。長老亦備受群眾擁護,被尊稱為「工程師」。

無論順逆諸境,一誠長老始終肝膽赤誠,擁護政府,愛國愛教,憫懷眾生。以大無畏之擔當精神,振佛法於危亟之際;以慈悲圓融之禪者風範,勉力周旋,保全法脈。時雲居山真如禪寺為文革期間全國唯一未被破壞之佛教寺院,長老功不可沒,終不負虛公重托。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國家宗教政策得以恢復,一誠長老與悟源、達定、慧通諸師攜手再振雲居,時年寺內千年枯樹忽抽新枝,長老睹之,欣然賦詩云:

樹本無心欲有情,十年浩劫死空心。

三中全會依然活,滿樹新枝報曉春。

復興叢林 丕振宗風

昔馬祖建叢林,百丈立清規,開天下僧眾依規共住禪林,相互成就道業之先河,恩德澤被於後世。文革結束後,一誠長老升任真如禪寺方丈。為延續宗風,重振門庭,長老高瞻遠矚,舉揚農禪家風,重視叢林建設。長老駐錫雲居期間,高掛溈仰鐘板,再訂雲居規約,興建殿宇,安立僧團,率先恢復四大寮口、八大執事之叢林規制,親領兩序大眾上殿、過堂、坐香、出坡,日行四大佛事,風雨無阻。雲居僧團依古規,堅持三年傳戒、結夏安居、冬季禪七,禪關策進。在一誠長老帶領下,真如禪寺宗風丕振,法輪大轉,僧眾農禪並重,自力更生,為天下叢林之楷模,上世紀八十年代即被公舉為「漢傳佛教三大樣板叢林」之一。

本世紀初,一誠長老赴京升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大闡叢林清規,尤重道風建設,至此全國各地寺院皆效馬祖百丈芳規,續雲居虛公遺風,僧團道業精進,道風肅整,自給自養,兼行慈善。在叢林體制下,僧眾身安道隆,遠離商業熏染,持戒精嚴,相互策勵,共荷如來家業。一誠長老曾深刻指出:

「(叢林制度)不僅體現了佛教追求解脫,證得無上菩提之本懷,且含蘊適應中國國情之創新精神,如果從繼承與創新這一時代要求考察,叢林制度之建立,正是這一要求的圓滿體現。因為馬祖建叢林,百丈立清規,其目的在於便利參學,策勵深造,使叢林成為實踐佛理的道場……(是故)叢林制度是完全遵守佛陀制戒精神的時代表現。」

如今,千年叢林體制已融於時代,煥發新生,乃華夏佛教持續健康發展之有力保障,堅強後盾,長老傾付心血興復叢林之德業豐功必將永載史冊,福澤後代!

鍛造僧才 紹隆法脈

一誠長老肩祧臨濟、溈仰二宗法脈,作為一代宗匠,為續拈花慧命,長老尤重僧才錘煉。雲居山真如禪寺千二百年來,宗風浩蕩,高僧輩出,享一夕開悟四十八者之盛譽,法門龍象,層出不絕。長老駐錫真如禪寺期間,遙承雲居唐宋諸祖禪風,軌持明清戒顯大師禪門鍛煉奇術,以虛公參禪法要為核心指南,結合時代需求,首創雲居叢林修學體系。茲體系嚴謹有序而圓融無礙,一路直指大乘涅槃之門,注重行解相應、知行合一。出家眾從登壇受戒到佛學苑研習經教律儀,從禪堂參禪錘煉到禪七及禪關閉關剋期取證,最終得以圓滿三學、宗教兼通,荷擔如來家業,堪為人天師表。其具體表現為如下幾點:

一、弘演毗尼 續佛慧命

經云:戒為無上菩提本。昔虛雲和尚以一百一十六歲高齡,於雲居大開甘露戒壇,傳授三壇大戒,五百餘名衲子彙集雲居,盛況空前,為當時規模最大之傳戒法會。一九八二年雲居山率先開壇傳戒。一誠長老升任方丈後,繼承虛老遺志,宏演毗尼,以三年一次傳戒為雲居山定例。長老興建真如戒壇,完善傳戒儀規,紹隆佛種,遴選僧才。此外,一誠長老多次受邀赴全國各地乃至美國、台灣、香港等海外叢林擔任得戒大和尚。1998年,長老於中台禪寺傳授三壇大戒時曾慈悲開示云:

「戒為無上菩提本,長養一切諸善根,因此我們修行人一定要持戒。因戒才能生定,因定才能發慧,戒定慧三學缺一不可。」「目前人才奇缺,所以要培養人才,戒場裡培養人才是最好的機會。新戒菩薩年輕有為,也很有善根,都是值得培養的僧才。」

二、研習經教 見齊諸佛

昔虛公上人中興雲居,尤重聞思之慧,提倡僧眾研習大乘經論,創辦「雲居佛學研究苑」,禮請海燈法師教授楞嚴、法華、金剛等大乘經典。時研究苑培養大批傑出僧才,一誠長老、傳印長老皆出於此。一誠長老駐錫真如後,繼師遺制,對年輕僧眾進行為期三年至五年之教理培養。每年結夏安居期間,闔寺僧眾集體誦讀《華嚴經》,禮請法師講授經教並學習律儀清規、梵唄唱念等課程。

三、農禪並重 真參實修

禪堂又稱選佛場、般若堂、大冶烘爐。古人云:「十方同聚會,個個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一誠長老軌持雲居戒顯禪師《禪門鍛煉說》,僧眾發明見地後,以禪堂為爐鞴,施以鉗錘,歷煉僧才。長老興建雲居東、西二禪堂,東禪堂每日四支香,為初學沙彌、外寮比丘共修之禪堂。西禪堂為老參比丘長年安住之禪堂,除上殿過堂不離禪堂,一心辦道。每年冬季,雲居山舉辦為期四十九天之禪七法會,大眾屏息諸緣,勇猛精進,一心參究。一誠長老間兼承臨濟、溈仰二脈,禪堂開示雖多施棒喝,然電掣雷霆之際,卻轉見慈悲綿密。「大包河沙界,細卷微塵裡。放出溈山牛,踏倒西來意。」「勸君切莫向外求,個中消息有來由。真如性海常清淨,明月湖中積善流」……

行亦禪、作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禪堂坐香外,長老亦重出坡勞作,強調動中照顧話頭,隨處道場,圓融無礙。長老駐錫雲居期間,平日領眾下地耕作,上山伐木,茶園採茶,寺周修路,大眾以天地為大禪堂,心包太虛,行無罣礙。長老曾在出坡中即興賦詩云:「學稼真如寺,犁雲萬仞峰。禪心隨朗月,高臥彩霞中。」其不可思議之修證境地可窺一斑。

四、禪關策進 剋期取證

「禪關三年,坐斷十方世界; 蒲團一念,頓圓三世古今。」身為一代宗師,一誠長老亦力倡閉關修行,以其為成就法門龍象之捷徑。在長老主持下,雲居山興建禪關,設施齊備,環境適宜,可供數十人同時閉關。僧眾住禪堂滿三年後,可申請入關,獨自靜修。雲居禪關以三年為期,專人護關,一入關房,關主便掩關長住,以悟為期。

從戒壇到講堂、從禪堂到田間,從禪七到禪關,一誠長老以一代宗門巨擘之高度,為當今僧才構建一套完善叢林學修體系,後輩學人由此得以由淺入深,循序漸進,深入真如性海,成就法門龍象。在長老鉗錘厲煉下,純聞大和尚、純一大和尚等…等大批新時代宗教人才脫穎而出,其皆道心如磐,見地如峰,修證功深,行事圓融,各自駐錫道場,演揚宗乘,為華夏佛法昌隆作出重要貢獻。

雲居禪風 垂范千古

「承前啟後是何人,平淡無奇無雜相。般般磨難終不渝,悲願智海傳祖燈!」一誠長老堅守雲居半世紀,五十載如一日,雖經種種磨難而志行篤堅,安忍重重風浪而平和中正。長老荷擔法脈,續佛心宗;復興祖庭,守護祖燈;振興叢林,造就僧才;弘法濟世,普度群生。雖平素寡言謙遜,常以「平常心是道」開示弟子,然其不可思議之慈悲與智慧,非常人可測度,其廣大願行與巍巍德業,亦在平淡中展現無餘。一誠長老作為雲居山承前啟後之一代宗師,其卓彰貢獻必將永載史冊,其高德大行必將垂范千古、光耀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