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參老法師文殊菩薩聖誕開示

諸位道友,今天是文殊師利菩薩的聖誕日,我們紀念聖誕日的時候,最好的方式是什麼?是接受文殊師利菩薩的教授,就是做一個最聽話的弟子。文殊師利菩薩教我們怎麼做,不是我們剛才大家念,念是回憶,念的目的是什麼?是讓我們去做,那就是最聽話、最孝順文殊師利菩薩。文殊師利菩薩所教授我們怎麼樣做,我們去如法而做。這是紀念聖人最好的方法,聽他的話,照他囑託去做。

那文殊菩薩教我們做什麼呢?囑託我們什麼?教我們第一個是厭離世間。我們自己應當回顧一下,我們對這個世間相是留戀嗎?是厭煩嗎?是要脫離嗎?是要了卻嗎?當然我們諸位道友都是想,有出家的,還有沒出家在家的,四眾弟子都要想離苦得樂。離苦得樂就是解脫,那你就應該照著菩薩教導認識認識這個世界;當你認識這個世界之後,生起一種厭離心,要脫離這個世界,文殊菩薩教導我們認識這個世界的苦,要把這個世界所有一切苦難,乃至咱們認為幸福的,其實也都是苦難都要認識清楚,這樣我們就沒有貪戀心,就能生起出離心。

光出離心還不夠,你還得發大悲心。自己出離了,把我們所認識這個世界的苦難給一切眾生講,讓一切眾生也脫離這些苦難。這就發出離的同時還要大悲,這兩種都要靠智慧,得向大士學習,我們就學習文殊師利菩薩,得有智慧,得有般若。若沒有智慧,沒有般若的時候,你厭離心是不會強的。有了智慧,認清楚這個世界全是苦的。

但是這個苦怎麼來的?是你召感來的。盡管我們每天道友們都在學出離法、都在修行,但是心,我們自己明白,被過去的業,現在所起的惑;因為過去的業果,對你的心,你降伏不了的,知道是苦了,別再召感了。這苦是現在受的果,這苦果怎麼來的呢?你過去造的因所積聚的。我們想離苦,先斷因,別再造了!知苦斷集,知道苦,但是我們的心我們降伏不了它。

我們雖然聞見法了,由過去的善根,今生得遇著勝法,聞到法了。佛法,就是告訴我們怎麼樣離苦的方法;離苦的方法,就是你別再造因了,沒有因就沒有果。現在我們就是不能夠按照大士教授我們的斷集,別再造因了。由於我們智慧力不夠,煩惱斷不了。為什麼斷不了?因為你心裡頭天天還在起惑,起惑是因,還在造業。假使我們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所有這種亂象,都是過去造的業,那我們現在別造了。業是果,那別再造因了。但是現在今天在我們這個法堂之內的道友們,都知道斷集,不造業了。知道是一回事,真正心裡不起念、不造業的功夫還沒到。

要能夠止心不起念,一切的惡念沒有;沒有惡念,當然不會感惡果,也能把過去的惡果,集善因,從善因來消滅過去的惡果,就是現在我們的生老病死。但是你心裡一天的想什麼,那就是起的業。我們想盡在三寶當中,念佛念法念僧,每天都這個。當然這是善念,善念能轉變過去的惡果。如果不能轉變,我們要修行什麼呢?但是你轉的力量夠不夠。

例如我們現在大家念「嗡阿惹巴紮那諦諦諦諦諦...」,「嗡阿惹巴紮那諦諦諦諦諦...」是什麼呢?消滅我們過去一切的惡果,用文殊師利菩薩智慧轉變我們的惑,轉變我們的業,都把它轉成善業。「嗡阿惹巴紮那諦」就是成佛的因,以這個因得到成佛的佛果。但是這是個轉變過程,在這個轉變過程,假使大家功夫用得深的話,從早到晚,你自己觀照你的心在想什麼?

如果你把你的心念束縛到一定程度上,過去我們有的道友用過這樣的方法,我小時候也用過,當你預備一張清淨的紙,起個惡念你點個黑點,起個善念點個紅點,那你就這麼記吧!一天點下來,看是紅點多、黑點多。假使如果你的善念多,惡念沒有了,你的因已經成熟了,容易開智慧,這是一種檢驗自己的方法。如果你能記得到我一天除了給三寶誦經念佛念法念僧之外,其他的念頭沒有,一切貪愛的心都沒有,漸近道矣!這時候你的心跟道相結合了。

我們念經的時候是不是善念呢?讀誦大乘當然是善念了,這是念經念的功德。但是經上所說的什麼話,那是教我們做的,不是光念念就完了的。你再進一步把你所念的經,就是佛教授我們,讓我們去做的。經,就是佛跟我們說話,佛跟我們說話教我們怎麼樣做,怎麼樣去斷煩惱,怎麼樣去證菩提。那我們做的如何,這就是進一步了。光讀誦不行,得思惟,思惟經上所教我們做的。就是佛說的話,教我們怎麼樣去做,怎麼樣去想,口裡怎麼樣去說。在你念經時候,你口裡念的大乘佛法,念的佛的教授,口業是清淨的。身業,當你念經坐那個地方,或者跪到那個地方去,身業清淨。問題出在什麼地方?意念,咱們的思想。我自身檢查,我個人是這樣子的。這一部經念下來,回顧一下,好多妄念夾雜裡頭,不是從頭到尾清清淨淨的按佛所說的去觀想。

彌陀經教我們要一心不亂,不但一個時候一心不亂,而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咱們檢查一下子吧!就是你念彌陀經的時候,從頭到尾你中間有妄念,你不是一心。那不是違背佛的教導了嗎?一天如是,不能天天如是。你今天念彌陀經的時候打了些妄想,自己訶責,向佛懺悔。明天再念的時候,應該愈來妄念愈少,這叫有進步了。而念的經,經上佛所教我們做的,我們的思想就照著佛教我們做的去做,那絕對就成功了;成功的意思就是解脫了,了了生死了。

如果你能這樣做的時候,煩惱絕對斷除。如果沒有這樣做,那念是念的功德,你對這部經只有讀誦的功德;讀誦的功德只是人天福報,不能證道。我們念金剛經的時候,金剛經裡頭說的你功德很大很大,但那不是了生死。金剛經所說的最重要的,就是須菩提請問佛:云何住心、云何降伏其心,說我這個心住不下來,怎麼樣使我心能安住?就是不動念。那我們降伏不了,我不能讓我的心,一心的常念佛、常念眾生。常念眾生,就是要利益眾生;常念諸佛,就把諸佛的佛法傳達給眾生,讓眾生依著佛教。那這個心為什麼住不住?所以他請問佛云何住、云何降伏。佛告訴他不住色生心,不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整個金剛經就這麼一個意義,乃至於般若部門全是這個意義。

那我們就檢查我們的心有沒有住?住在什麼地方?怎麼樣降伏?假使說不住色生心,不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沒有境,這個心怎麼生?不生了,無生。這就究竟了,不但一切煩惱不生,一切善念也不生。

就是說我們平常用功念經的時候,你自己問問自己心,在這個時候生心沒有?生的是什麼念頭?心有念,有念就是妄;心到無念,無念就是真,這就靠你自己的功力了。乃至於你禮拜,就是讀誦大乘乃至禮拜的時候,你心在想什麼?像我們最初求的時候,觀想佛像,我禮到文殊師利菩薩,觀想文殊師利菩薩,文殊菩薩加持我。在我們最初開始用功磕頭禮拜的時候,注重有相法門,等到最後你拜到深入的時候,能禮的我不存在了,所禮的相也不存在了,達到無我無人。這就是咱們拜懺時候,「能禮所禮性空寂」,它的體性是空寂的,在這個時候你的心,跟佛的心,跟你能禮的心,所禮佛的心,合為一體。能禮是感,所禮的佛是應,就叫「感應道交難思議」,不可想像了。乃至於沒有能禮,也沒有所禮,為什麼?性空寂,體性是空的。這是高深了,這種境界我們現在還達不到。但是你的心,能禮的心跟所禮的佛,就是你的觀想力跟佛加持力相通了,所以不可思議,「感應道交難思議」!

在這個時候,你為你自己求成佛、求消災免難,效果是非常殊勝。給人家迴向,道友們求你讓給迴向,不論他求任何事物,你應當以無心來應一切有心,效果非常大!這個道理恐怕我們道友一時達不到;但是你最終的目的是達到這——能禮所禮性空寂,能念所念性空寂,能說所說性空寂,一切什麼無能無所,體性是空寂的。

如果大家紀念文殊師利菩薩以這種心紀念,能紀念的心跟所紀念的文殊師利菩薩一心,無能無所,心心相契,這就是不可思議了,這叫「感應道交難思議」!不是我們想像得到,也不是我們妄想去想,你所求的功德是無量的。無論大家讀任何經卷,要以文殊師利菩薩的智來讀經。那怎麼讀呢?就是我們念心經的時候,照!觀自在菩薩照見五蘊皆空。當你無論念哪部經,使你的智慧照。這個照裡頭沒分別。所以過去古德他在短暫時間念經,或在一個小時之中,他念了一部華嚴經,或者念一部法華經,或者是三藏十二部經典,他不是口念,也不是心裡想,他是照!

照的含義,就是我們大家每天都念心經,念完心經沒體會到照的含義,觀自在菩薩照見五蘊皆空。照!不論觀世音菩薩、文殊師利菩薩、地藏菩薩,無論哪一位菩薩,他不是用的分別心,他用的是文殊師利菩薩的智慧。智者是照,沒有分別。咱們現在有能有所、有取有舍、有求有應。但是以文殊菩薩的智慧說,無能所;無能所才能得感應,感即是應,應即是感。就是道和心,道者就是心,咱們的心,跟文殊師利菩薩的心,跟諸佛的心,合為一體。道交,沒有交,道是通的,這才叫道交難思議。就是你在修行、禮拜、念經、讀誦的時候,都是文殊菩薩智慧,只是照而已!無能無所,無聖無凡。如果這樣來紀念文殊師利菩薩,你是真繼承文殊師利菩薩了。

我們作法會即是沒作法會,作法會是形相,文殊智慧不是形相的。剛才我進來,我看大家念「嗡阿惹巴紮那諦諦諦諦...」,就是諦。諦是什麼意思?文殊師利菩薩心,跟一切眾生心,跟十方無量諸佛心,就是諦諦諦諦...。諦,就是沒有,萬法皆空,唯此一心,心亦不立,就是諦。當咱們念諦諦諦諦諦...的時候,咱們心跟文殊師利菩薩心化為一個了,一也不立,就成為一體了。我不曉得剛才大家念「嗡阿惹巴紮那諦諦諦諦諦諦...」,是不是把你的心進入菩薩的智慧,菩薩智慧就是你現前的一念心。如果你有這個觀照,乃至於說這個想法吧!你有這個想法,你是真正紀念文殊師利菩薩。

這話怎麼講?例如釋迦牟尼佛陞座的時候,文殊師利菩薩當維那師,佛升了座之後,文殊師利菩薩唱個鐘聲偈,鐘聲偈唱完了,佛下座了。佛本來陞座說法的,文殊師利菩薩唱個鐘聲偈,佛並沒說話,佛為什麼就下座了呢?那文殊師利菩薩這個鐘聲偈唱的什麼呢?「法筵龍象眾」,說今天到法會的這些個都是龍相,形容詞,都是大菩薩。「當觀第一義」,什麼是第一義?「諦觀法王法」,要你入理的來審察觀察法王法。「法王法如是」,這就是法王法。佛就下座了。文殊師利菩薩唱個鐘聲偈,佛就把法說完了,佛就告訴與會大眾,你們觀見了沒有,佛的第一諦是什麼?「法王法如是」,這就是法王法。

因為紀念文殊師利菩薩就想到這個偈子,這樣來紀念文殊師利菩薩,那我們就把我們所念的經,乃至每天所行的,你諦觀一下子。諦觀,如實的觀。我們講了幾年華嚴經,我想大家可能體會到吧!說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說到最後是什麼?無說。佛說了演法四十九年,一個字也沒說,一句話也沒說,這就是文殊師利菩薩唱的鐘聲偈,「諦觀法王法」,把佛所說的法你好好觀想一下子,你觀想知道「法王法如是」。是什麼樣子呢?那我們大家再說回來,這個咱進入不了,咱們就從苦集滅道,就是二重因果,一個世間法的因果,一個出世間法的因果。因為這種甚深的義,就像佛說完了華嚴經的時候,眾生沒法進入,佛才從菩提場到鹿野苑給五比丘說,這才從頭說起,說因果法,說十二因緣,逐漸的說到性空緣起。我剛才跟大家講的有些個完全是性空的道理,在體性上沒有言說,也沒有想像的,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但這種義理一切眾生沒法領受,佛再從苦集滅道開始給眾生說。

說到現實的情況,那我們就希望今天紀念文殊師利菩薩,大家給當前社會上的一切眾生消業,求文殊菩薩智慧幫他們消業。眾生是在有門入手的,現在眾生在苦難當中,求佛菩薩加持。眾生達不到最高境界,先給他斷苦吧!求佛菩薩加持,斷一切眾生苦難。例如世間沒糧食吃,希望佛菩薩加持,讓一切眾生都有糧食吃;一切世間沒有水喝,希望菩薩加持,求菩薩加持有水喝。這把它又翻回來了,不是眾生能領略的,得從眾生的分中能領略。

我們這個含義可以回觀一下子,我們現在普壽寺的組織情況。我們從最初來,頭一項不是考了,有很多道友剛考進來,那你還得從戒律入手,先學規矩,學在生活當中你該怎麼樣做,一步一步地又從頭來吧!完了最後才能達到我前頭講的那些話。不是一進門就能懂得那個道理。先從你的行為,口裡說的,不要說妄言、綺語、兩舌、惡口的話;身體所做的,不要做殺盜婬的事;心裡所想的,不要起貪瞋癡念。那就一步一步的來,從頭做起。等到最後了,進入文殊菩薩智慧,你才知道一切法無常。

為什麼?本來就沒有。有什麼常?有什麼斷?因此我們現在大家學的,就知善去惡,那種深義是你修善法才能達到的,不是一下就能進入的。從日常生活起吧!現在很多道友感覺著,特別我們在家道友,乃至我們出家道友,心安不下來。這個心安不下來,指的是不能依著文殊師利菩薩所教授我們的方法去做,就叫心不安。這個不安各有各的境界相,怎麼叫各有各的境界相?我們在社會上,社會的動態,一切生活的情況,使你心不安。但是我們出家道友在寺廟裡頭,在這清淨環境裡頭,該安吧?也不安,這個就是細惑了,比在家道友們心裡頭不是粗惑引起的,說內在煩惱。在家多是外頭的外界煩惱,在我們修道者有他內在的煩惱。

很多道友問我,說:無緣無故的心裡不安,為什麼?我只能說:業障發現。你過去的業障現在它生起了,你想修道,它給你做障礙,所以你心裡不安。那你怎麼辦?你認識它了,安一安吧!當你這個時候,心不安的時候,不要打坐,也不要參禪。做什麼?讀誦大乘,最好的方法就是讀誦大乘。第二個好的方法,磕頭、禮拜,以動制動。當你心裡不安的時候,煩惱來了,這是動態,依著動態的法門,或者拜、讀誦大乘來降伏它。這時候你還去打坐,容易入魔,煩惱愈來愈重,讀誦大乘就減少了。再不出坡、勞動,勞動,有意義的才勞動,出坡干什麼?搬磚運瓦。

過去晉朝時候有個賢人陶侃,他一天早晨起來,就搬一百塊磚搬到外頭去了,晚上回來,他又把一百塊磚搬進來了。別人看見他跟瘋子一樣,什麼事沒有,就搬進來搬出去。有個人這樣問我,他說:干什麼?我說:他斷煩惱。這叫斷煩惱的方法。我們不必來搬磚,你煩惱來了,爬黛螺頂,或者一步一個頭磕上去,或者朝五個台;朝完了,業障也消了,煩惱也好了,你就安定了。

佛跟我們說的法門很多很多,得看你是什麼煩惱。過去大善知識,你一請他,他就知道你應該怎樣用什麼方法來對治你的煩惱。當你一用,把這段克服過去了,煩惱輕了,智慧就長了。所謂智慧長,煩惱輕,有了智慧了,就用智慧一照,它就不現行了。所以我們每天師父們在這住了十年了、八年了、二十年了,為什麼?磨練!過去有這句俗話,「不受磨,不成佛」。這個磨不是魔障的魔,磨練!磨練你的心。我們這有些個老道友,看著很平平靜靜的,他經過一、二十年在佛門中磨練,不容易!

我出家七十八年了,還有兩年就八十年了,我感覺到磨練的還不行,現在就是業障發現了,腿也不聽使喚,手腳都不聽使喚。病吧?沒病啊!沒病,它就指揮不動,沒有以前靈活,我就給定為我自己的業障發現。那業障發現怎麼消?頭幾天我剛把五個台朝完了。怎麼消?朝台啊!自己消不了,消不了怎麼辦?請文殊菩薩幫著消,到台頂上拜拜,特別拜中台說法台。你看,文殊菩薩在那說法,你去聽聽法吧!或者你跟我說:我什麼也沒看見?那還業障障住了,沒有業障你就發現了,文殊菩薩在中台說法不停的了。

我這回朝中台,我回想起如瑞法師帶著我們道友那回全寺爬中台,爬的大家那個汗流,晚上到什麼時候才都回來。我們是走上去的,可沒有坐車,走上去的,走上去,走回來,我們陸陸續續的回來,夜間十點多鐘才有回來。干什麼?咱們瘋了?不是的,消業障!如果大家感覺業障還沒消了,那不能單獨行動,你在家裡頭拜佛可以,乃至念文殊師利菩薩也可以。

今天是文殊菩薩聖誕,大家就消業障念文殊師利,或者我剛才進來聽見大家念「嗡阿惹巴紮那諦諦諦諦諦...」,諦字多念一下,「嗡阿惹巴紮那諦諦諦諦諦...」,念到沒氣了,諦不上來了,就差不多了!「嗡阿惹巴紮那諦諦諦諦諦...」,這個諦就消業障,諦諦諦諦諦...,一直消業障。這是我在西藏我的上師跟我講的,說你要學語言,先不要學,干什麼,念「嗡阿惹巴紮那諦諦諦諦諦...」。這「嗡阿惹巴紮那諦」咒的含義非常廣,所以就不講了,「嗡阿惹巴紮那諦諦諦諦諦...」,就念一個諦。諦是什麼?就是心,文殊菩薩心,我的心,跟文殊菩薩都結合了,跟一切十方諸佛的心結合一起。希望我們今天在座大家,把你的心跟文殊師利菩薩心,跟十方諸佛的心,結為一體,諦諦諦諦諦...。

好,今天就講到這。